阅读薛忆沩小说时的狂喜-为他人作序-友朋序跋-再复迷网
为他人作序
您的位置:首页 >  友朋序跋 >  为他人作序
阅读薛忆沩小说时的狂喜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阅读薛忆沩小说时的狂喜
 
此次到岭南大学中文系“客座”,系主任许子东按既定项目的要求,让我和他及德国汉学家顾彬共同开设一门“中国当代文学”课。我因早已“返回古典”。这回只好临时抱佛脚,重新阅读一些当代文学代表作,也借此补课,浏览一下刚问世的作品。在阅览中,我读了薛忆沩的中篇小说集《通往天堂的最后那一段路程》(广东花城出版社),读得如痴如醉,“心潮澎湃”,陷入了狂喜,於是便想说话,想推荐给真爱文学的朋友也读一读。
 薛忆沩这部小说集,被收入刚刚出版的林贤治、肖建国主编的“中篇小说金库”第一辑之中。这一“金库”,时间跨越现、当代共十一种。第一是鲁迅的《阿Q正传》,最后一种是薛忆沩《通往天堂的最后那一段路程》。中间选有柔石的《二月》、蒋光慈的《丽莎的哀怨》、萧红的《生死场》、路翎的《洼地上的战役》、王蒙的《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湛容的《人到中年》、张贤亮的《绿化树》,张承志的《北方的河》、王安忆的《小鲍庄》、林白的《回廊之椅》、“金库”的编委是丁帆、王彬彬、孙郁、陈思和、肖建国、林岗、林建法、林贤治、洪子诚、钱理群、章德宁、谢有顺。编委之一、我的好友林岗告诉我,第一辑所选的十二个作家,有一个圣人(指鲁迅),十个名人,只有一个“凡人”。这个“凡人”是薛忆沩。只有他还没有被充分发现,还没有赢得超凡大名,但他非常优秀,非常精彩,非常特别。
於是,我立即进入对薛忆沩的阅读,集子中除了《通往天堂的最后那一段路程》之外,还有另外三篇小说:《一段被虚构掩盖的家史》、《历史中的一个转折点》、《首战告捷》,除了第一篇,这“另外三篇”恐怕只能算短篇小说、我一口气读完,读后只觉得“凡人不凡”,金库编者能把薛忆沩小说视为近百年来中篇金库中的一块金砖,眼光也不凡。今年真是我的好岁月,第一个月就让我品赏到文学的真金子,就经历了一次类似阅读《尤里西斯》(乔伊斯)、《灵山》(高行健)那种沉浸於密集诗意语言的极乐体验。
这几篇小说的主人公都是革命者。无论是〈怀特大夫〉、〈将军〉还是〈黄党长〉,都是身怀革命理想(全部献身于革命),全都是有真性情的革命战士。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非常个人化的革命经历,但其个人,不是孤芳自赏、独往独来的个人,而是背负着中国现代革命大历史的个人。换句话说,这种个人,是历史大变动和个人命运紧连一起的生命存在。这种存在,既有个体的人性深度,又蕴含着国家的历史深度。薛忆沩也在《告别革命》,只是他并不是用逻辑说明告别的理由,而是通过命运的展示揭开残酷的革命斗争难以兼容个人深性的永恒密码。
忆沩小说触及的是文学的经典母题即战争、爱情、死亡,既有“伊利立特”式的“出征”,有“奥赛罗”式的“回归”,但其叙述却是充分现代的。他不讲故事,也不塑造人物性格,通篇只见浓郁之情表述的丰富的内心,表述时又是那样充满哲学。我阅读中的“狂喜”,正是来自这些既有形上意味又有数学般准确的诗化语言,不管读哪一篇,我都感到忆沩小说超俗语言的魅力。
小说是一门艺术,但真有“艺术意识”、“形式意识”的小说并不多(多数只有小说观念)。忆沩的不寻常,就在他的艺术意识特别强。小说语言写到如此精粹、如此沉炼、如此拥有密度,真是少见。
听林岗说,残雪、艾晓明及德国汉学家彭吉蒂曾推荐过薛忆沩,可惜推荐的声音只有少数的“局内人”听到。今天,我写此文,虽是步先觉者的后尘,但也有我自己的心跳、但愿能有更多读者与我共鸣,让薛忆沩金子般的文字不再寂寞!
 
 
写于 二0一0年二月三日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