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银色尾翼 > 「番外篇17」东线-地狱之门(唉......)
 
  陈墨先是握紧匕首,对准眼前的石墙表面其中一块砖头反复横刮了一会儿,在发现表面并无异样变化之后,他放下匕首,将耳朵轻轻靠在了石砖上面。

  陈墨就保持这样的姿势维持了将近十分钟,整个人就如同石化的雕塑般贴在墙上一动不动,直至急性子的普莱斯感觉实在难以忍耐了,他正欲开口询问,温特斯却抢先对着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众人就这样又等待了约三四分钟,陈墨方才把身子从砖墙上离开,他凝视着眼前的砖墙,淡淡地说道:

  “嗯.....里面有非常细微的风的流通声,这边极有可能就是一个潜在的出口。”

  雷泽诺夫一脸疑惑地问道:

  “不是,你说这种地道下面.....还有其他可能通往外面的通道?可是我什么也听不到,而且这附近可是严丝密缝的石室啊。”

  陈墨耸了耸肩回道:

  “应该是这样的,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怎么利用这一点离开这里,继续往下走结果也是一样,这条地道很明显是被特殊设计过的,就算留有标记,那也没有什么用。”

  他转过头来,对着哈利说道:

  “加兰德,给我。”

  哈利愣了愣,他先是扭过头看了温特斯一眼,见到温特斯对着他点了点头以示默许以后,方才取下背后的加兰德步枪递给了陈墨。

  陈墨接过加兰德步枪,他抚摸了一把步枪的前沿,一边用手掌感受着木质纹理一边淡淡地自言自语道:

  “上次用这枪的时候,大概还是一年多前吧。”

  随即他像表演操枪典礼的卫兵一般麻利地翻转过了步枪,一只手抓住步枪的枪管,另一只手握紧枪托,以极快的速度精准地砸在了眼前的几块砖头的表面。

  在连着一阵“砰!砰!砰!......”的敲击声结束之时,他把枪转直了过来向后退去,对着墙边的普莱斯和麦克塔维什说道:

  “向后退一点点!可能有危险!”

  麦克和普莱斯赶紧向后撤了几步,然而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发现被手电筒集光的墙面什么变化也没有,陈墨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

  “果然还是需要最后的临门一脚啊。”

  说罢,陈墨突然一个猛地抬腿对准刚刚敲击过的墙面区域狠狠踹去,在陈墨的左脚落地之后,只听得一阵“咔哒哒”声从墙面中传了出来,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刚刚陈墨敲过的砖头一个接一个地从墙体里面移了出来,就好像方正的齿轮一般开始运作了起来。

  然而这还没完,等到这一块块砖头全部整齐地伸出到一个水平面之后,这几块被敲击过的砖头就如同钢琴上跳跃的音符般开始逐个回缩了些许尺寸,如同波浪般连着滚动了一圈,随后一个接着一个又缩了回去。

  陈墨倒是摆出一副一点都不意外的表情,他盯着波动的墙体拍了拍手,淡淡说道:

  “嗯.....果然和挪威的阿克什胡斯古城的内堡机关差不多一样,同样是令人难以理解的智慧,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人类所造出来的,不过不得不说这机关真是巧夺天工。”

  众人仍在目瞪口呆之时,墙体在“吱呀”一声中,突然顺着中间往两侧翻开了来,两面分离的墙体如同打开的大门般缓缓向内开启了过去。

  一阵呛鼻的尘烟从敞开的门缝中滚了出来,大家赶紧捂住口鼻防止吸入这尘烟,哈利则急不可耐地从包里试图掏出防毒面具,唯有陈墨拍了拍手说道:

  “别担心,只是普通的石灰,这座地下设施的主人不管是莱茵人还是其他人,可没有蠢到会在唯一的家门口搞毒气。”

  陈墨拎起墙角的42型伞兵步枪,向上方的阶梯撤了几步,他举起伞兵步枪定定地瞄向尘烟逐渐散去的敞开门户,高声喝到:

  “大家先散开!没有毒气并不意味着没有埋伏!”

  闻言大惊的众人赶紧举高手中的家伙推搡着向着外围撤去,陈墨望着被挤得举不起冲锋枪的温特斯笑道:

  “迪克,你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啊,还是那么有趣。”

  温特斯顾不得驳斥陈墨,他扶着墙向后腾了几步,赶紧把手电筒一并托到冲锋枪的枪柄处,定睛望向了开始隐现出物体轮廓的敞开之门。

  当烟尘逐渐散去之时,雷泽诺夫突然用罗斯语大吼道:

  “好像是个人,准备开火!对面的人,听好了!举高双手,敢有其他动作立刻开枪!”

  陈墨眯着眼望向渐渐稀薄的雾气,只见一个魁梧高大之人直直地站立在敞开之门的正中央,那身姿就如同一名庄严的卫兵般挺拔且有威严感,在蒙蒙雾气中更显得有一种摄人心魂的压迫感。

  然而雾中之人并未理会雷泽诺夫的警告,随即温特斯用西鹰语把雷泽诺夫的话再次完完整整地复述了一遍,结果雾中之人仍以高傲的姿态屹立在大门中央,犹如忠诚的卫士般毫无惧意地保卫着这座门。

  眼看雷泽诺夫就要按捺不住扣下扳机,陈墨厉声呵止道:

  “别开枪!这似乎不是人!”

  雷泽诺夫扭过头望了一眼陈墨,他依然把食指紧紧地搭在扳机上,但是已经不像刚才那样随时准备把食指向后压去了。

  当蒙蒙雾气在几束手电筒的光照下逐渐挥散成流烟向着外围散去之时,大家方才逐渐看清楚这名“卫兵”的真身。

  这是一座身着盔甲手持宝剑的金属立盔之像。

  只见这身着银色甲铠的雕像就如同中世纪的士兵般笔直地屹立在门中央,这雕像从上到下包括护腿都被银闪闪的哥特式板甲所覆盖,雕像的头部也被严实保护的全闭合板甲头盔所包裹。

  而那雕像双手并拢在一起,将一柄金色剑柄蓝色剑镡的长柄宝剑安插于两腿之间,锋利的刀锋在光照下闪耀出了令人胆寒的银光来,陈墨一眼就辨认出来这把剑正是大名鼎鼎的骑士剑,而看这剑的样式还是属于国王阶层的君王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