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银色尾翼 > 第20章:陈墨的觉醒
 
  “乓!乓!乓!......”

  蹲在地上的强尼举起了戈兰德步枪,努起了嘴开始逐个点名,堵着两翼战壕通道口的莱茵军士兵被他逐一射杀,那些倒霉蛋还在对外侧的陈墨和温特斯一行人射击,丝毫未发觉死神已经在他们的背后挥起了镰刀。

  “叮!”

  在打出了第八发子弹后,戈兰德步枪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漏夹自动被弹射而起,而枪身上方的弹仓也空了出来。

  事实上,这种声音虽然清脆悦耳,但却是非常危险的——这相当于告诉敌人:我枪里的子弹打完了,你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对我开火了。

  强尼赶紧往草地上一趴,用右手取出了一发满弹夹,然后将这发满弹夹放到托弹板顶部,把大拇指按在满弹夹最上面一颗子弹,用力地压入弹仓,然后用手掌“啪”一声把拉机柄拍回了原位。

  强尼正欲继续射击,一枚冒着白烟的M24手雷突然滚落到了自己面前,他赶紧抓住手榴弹准备甩出去,手榴弹却在手中已经炸开了。

  强尼的奇袭让阵地里的敌人阵脚大乱,陈墨和温特斯抓住这个时机带人冲进了交通壕,开始对着火炮阵地发起了最后的强攻,一举拿下了火炮阵地。

  但是拯救了他们的英雄却已经倒下了。

  琼脸色惨白地对着阵地里的战友们吼道:

  “医护兵!!!!!医护兵!!!!!该死的医护兵在他妈的哪里!?”

  琼抱着被炸断了手臂的强尼,鲜血正从他断臂口的血管汩汩地往外流,手榴弹的碎片插进了强尼的头部,他的眼睛也被弹片给戳伤了,什么都看不见。

  强尼嘴角溢出了鲜血,断断续续地问道:

  “琼.....琼,是你吗?琼?你在哪?琼!琼!!”

  琼紧紧握住了强尼探出的左手,满脸泪水地回应道:

  “是我!好兄弟!是我!你很快就能回家了!你会获得一枚蓝心勋章,你的伤不严重!你别怕......”

  琼抬头四顾寻找医护兵的身影,却发现医护兵依然没有赶过来。

  他取下钢盔用力往地上一摔,对着阵地咆哮道:

  “你们他妈的都是一群死人吗!?医护兵在哪里?!再不过来老子毙了你!!”

  佩戴着红十字袖章的一名军人爬上了空地,一边平举着双手一边安抚着情绪失控的琼:

  “放轻松!放轻松!把他平放下来,抬起他的双腿!快!”

  强尼抖动的右手伸进了自己的怀里,从怀里掏出了一封染满了鲜血的信,断断续续地说道:

  “琼.....这......我写给我老婆的信......”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痛哭流涕的琼给打断了:

  “你他妈的自己交给她!我才不会帮一个不会死的人带信回去!”

  医护兵先是在强尼的大腿上扎了一剂止痛针,然后掏出了硫磺粉,向他头上和断臂处的伤口撒去。

  医护兵把纱带在强尼的断臂上缠了几圈,用力地封紧了断臂的截面,接着开始准备处理头上的伤口。

  医护兵的手在空中停滞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两枚弹片直直地插进了强尼的太阳穴。

  琼正欲催促医护兵不要停下来,然而他顺着医护兵的视线看过去,瞬间明白了医护兵为什么愣着不动了。

  医护兵摘下了钢盔,低声说道:

  “还是再给他打一剂止痛针吧.....”

  琼垂下了头颅,他的肩膀轻轻耸动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是让强尼不那么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的唯一方法,他知道强尼已经没救了。

  他把强尼抱在自己的怀里,柔声说道:

  “强尼,不怕......我们很快就回家了,很快,很快......”

  强尼像个孩子一样,用细细的哭腔呼唤道:

  “琼.....你在哪......这里好冷,好黑......我好怕......”

  琼用力抱紧了强尼,轻声说道:

  “我在这,好兄弟,我在这呢,你别怕。”

  然而强尼已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他发现自己孤身一人沉入了黑暗的海水里,而自己的上方是被阳光映射开来的海面。

  他无助地向上划着,想赶快游出海面,而自己的身躯却不受控制地向着海底缓缓沉去。

  “妈妈......妈妈......”

  强尼低声喃喃道,他的那颗搏动逐渐减弱的心脏慢慢停止了跳动。

  站在一侧的陈墨看到了这一幕,他怔怔地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陈墨的内心涌上了一股五味陈杂的情绪,里面混杂着悲伤,痛苦,麻木和沉重......

  “为什么?我......我......我什么都做不了......”

  陈墨抓拉着自己的脸自言自语着,他看着眼前牺牲的强尼和哭嚎的战友,微微睁大了自己的双眼。

  陈墨终于开始明白了一个事情——

  在战争中,第一个被扼杀的就是真理。

  自己必须要在这场战争中成长起来,不然被扼杀的不止是真理,还有自己。

  陈墨的意识开始慢慢清醒过来,从这一刻起,他融入了这个残酷的世界。

  陈墨沉下脸慢慢站了起来,转身向着火炮阵地走去。

  他没走出几步,前方就传来了榴弹炮炮管被TNT炸药引爆的轰响,换做往常陈墨早就吓得往地上一趴了,但是这次他却不为所动,冷静地顺着战壕跳进了火炮阵地。

  温特斯对着营部指挥所的方向打了一枚绿色信号弹,通知辛克他们已经完成了预定任务。

  他收起了信号枪,押着一名被俘的莱茵炮兵军官走上前来。

  温特斯用枪顶着炮兵军官的后背,对着陈墨问道:

  “老陈,你觉得怎么处理好?”

  陈墨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他们还要继续前往卡玛尔大桥执行任务,不可能带着战俘继续前进。然而随意枪杀战俘是违反军法的,他必须为此做出一个决定。

  他还没有开口回答,琼就提着点45手枪怒气冲冲地跳进了火炮阵地,他举起手枪就准备让那名炮兵军官血溅三尺,却被陈墨一把抓住了手臂,往旁边用力一拽。

  那名莱茵军官惊恐地高举起双手,絮絮叨叨地用莱茵语对着四周的人开始求饶,温特斯挥着手示意他闭嘴,然而那名莱茵军官唯恐自己停下嘴巴就会当场被枪毙,声调一下提得更高了。

  莱茵军官双手合十跪在地上,用生疏的西鹰语结结巴巴地求饶道:

  “西鹰!我.....我大大的喜欢!西鹰!肉夹汉堡!英魂神像!魁梧!美丽!”

  他发现四周一行人注视他的眼神越来越冰冷,他哭着继续说道:

  “我喜欢!西鹰文化!去......去他妈的皇帝!去他妈的莱因哈特!我喜欢西鹰!”

  温特斯看着莱茵军官那副嘴脸,他捂着额头喃喃自语道:

  “真是个白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