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巫噬天地 > 第十五章初闻遗迹
 
“大师兄,你帮帮我好不好嘛~”那颖儿对着面前的大师兄撒着娇。

  白柚岚可不吃这她套,以往小师妹闯祸自己多是因为她撒娇最后被师傅惩罚,这次他可不敢再乱出头。

  再说了他对自己的小师妹还不了解嘛,打小就娇生惯养的,一定是她在外面惹了麻烦,没打过别人才来求自己。

  看着无动于衷的大师兄,那颖儿眼珠转了转,“大师兄,他就那么轻易折断了我的佩剑,你就不心动嘛?”

  果然,听到秦肆居然轻松的折断那颖儿的佩剑,白柚岚顿时来了精神。

  “你说真的?他很轻松的折断了你的佩剑?”

  “是真的,我爹说他可能是横练高手,而且最低也是超一流高手,大师兄你要是怕了就当我没说。”那颖儿用起了激将法。

  她这个大师兄可以说是一个武痴级人物,要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到了超一流高手,被誉为清风剑阁百年不遇的天才,是门派的骄傲。

  这样的实力同等年龄之下,整个大乾也不超过十人,白柚岚可是有着“清风剑客”的称号。

  白柚岚哪里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可他不在乎,自从突破到超一流高手后,整个门派除了师傅外,已经没人是他的对手。

  自己总不能整天找师傅切磋吧,每天没人陪练的白柚岚都快憋疯了,这次听小师妹说有个疑似超一流的高手,不免有些心痒难耐起来。

  “我去帮你出头,不过不能打杀人家,毕竟一定是你有错在先。”

  白柚岚语气自负的说道,还没见到秦肆就用一种胜利者的口吻说话,他有这个资格,他被誉为“清风剑客”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以他如今的实力已经隐隐超过了他师傅。

  “谢谢你大师兄!不过你得打断他的手,谁让他折断我的佩剑的。”那颖儿心里已经开始想象秦肆跪地求饶的画面了。

  “那就依你,谁让他欺负我的小师妹。”白柚岚才不管秦肆有没有错,弱小就是最大的错误。

  ……

  秦肆此时还在找着落脚的地方,没办法镇里的客栈居然都住满了,街道上经常可以看到手持武器的江湖人士。

  就在他出了镇子想找个破庙对付一晚时,一个身穿白衣长相帅气的青年拦住了他。

  “你就是折断我师妹佩剑的人吧?我给你个机会和我打一场我饶你一命,然后自断一臂这事一笔勾销。”来人傲气的说道。

  秦肆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那个之前被他折断佩剑的少女正站在白衣男子身后瞪着他。

  “你想死嘛?”秦肆问道。

  “你说什么!”白柚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想死嘛?”秦肆再次问道。

  这次白柚岚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呵呵,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你是第一个,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打断你全身骨头!”

  白柚岚拔出吟风剑,他要让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认识到自己的厉害。

  “白驹过隙”

  白柚岚出手直攻秦肆要害,风吟剑笔直刺向秦肆。

  秦肆屹立不动,冷冷的看着他,在风吟剑即将刺穿他的脖子前伸手夹住了剑尖。

  白柚岚脸上闪过一丝不可置信,怎么可能,自己虽然没有动用全力,可也不是寻常人能如此接住的,对方居然仅凭两根手指就夹住了他的风吟剑。

  白柚岚想要抽回武器,却感觉自己犹如蜉蝣撼树一般,任由他如何发力,秦肆都巍然不动。

  “想要?给你。”

  秦肆手指发力就要折断风吟剑,可没想到风吟剑居然韧性极高,剑尖居然跟随手指卷动没有折断。

  秦肆屈指一弹,风吟剑折了一个弯也没断掉,“好剑。”秦肆忍不住赞到。

  白柚岚顿时恼羞成怒,他什么时候受到如此侮辱,这个愚蠢的人居然把武器还给了自己,岂不知这将是他最愚蠢的决定。

  动了杀心的白柚岚不在保留,风吟剑随风飘荡,化作幻影朝着秦肆眼鼻喉攻去。

  秦肆终于从原地动了起来,整个人带着山崩的气势一拳朝着白柚岚打去。

  任你剑法超绝我一拳破之,风吟剑击打在秦肆身上居然冒出一丝丝火花出来,如今秦肆练皮圆满,浑身皮肤在钛极金身和巫族血脉的加持下硬如金铁。

  白柚岚又惊又恐,急忙催动身法拉开距离,堪堪躲过秦肆的一拳。

  “这人好强悍的横练功夫,简直举世难寻,如果他能帮助破除遗迹里的阵法,那这次定能成功进入遗迹。”白柚岚心思急转,收剑入鞘。

  “兄台住手刚才都是误会,在下清风剑阁白柚岚给兄台赔罪,不知兄台高姓大名?”白柚岚拉开距离冲秦肆拱手。

  秦肆本不想饶过对方,可见到此人轻功了得,自己无法第一时间击杀对方也停了手。

  “在下赢战。”秦肆说了一个化名,毕竟他被大乾武运阁通缉。

  “原来是赢兄,刚才一切都是误会,颖儿还不给兄台赔罪。”白柚岚眼神警告的看了那颖儿一眼。

  那颖儿噘着嘴不情不愿的说道,“对不起。”说完就转头向一边生起了闷气。

  秦肆根本懒得听她说什么,在找麻烦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了。

  “赢兄,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赏脸到酒楼一叙。”白柚岚也不顾得那颖儿生不生气了,毕竟还是遗迹的事情重要。

  秦肆本想拒绝,可白柚岚突然说道,“赢兄不必着急拒绝,此事欢呼一桩天大的机缘,我想请赢兄一起探索遗迹。”说道最后,白柚岚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秦肆一愣,不知道什么是遗迹,白柚岚见他不明所以连忙说道,“赢兄遗迹里可是充满了灵药和机缘,这里人多口杂,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

  秦肆这次没有拒绝,事关机缘他也想得到,毕竟一个不算灵粹的血色曼陀罗都让他进步如此之大,更何况那些充满机缘的遗迹。

  白柚岚领着秦肆来到一座酒楼,要了一个包厢,两人分了主次落座。

  “我看赢兄不似云州地界的人,难道是齐州来游历的?”白柚岚开始打探着秦肆的来历。

  “我确实是从齐州来的,不过我不是齐州人,还是说说遗迹的事吧。”秦肆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白柚岚看打探不到什么消息也不在问,转而讲述遗迹的事情。

  随着讲述,秦肆原来才知道自己之前算是坐井观天了。

  原以为这里已经处于末法之地的边缘,没有什么过于强大的存在,可听到白柚岚的诉说后才知道大错特错。

  远不提大乾国,就算秦肆之前所在的乌金城也不过是齐州的一个小城,里面根本没有多少高手,一个一流高手常旭炎也算得上名流。

  秦肆目前的实力已经达到超一流,勉强算是盖压一方,可远远算不上无敌,据白柚岚所说,先天宗师和超一流简直是云泥之别。

  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先天宗师已经可以算是修士的起点,半只脚迈入了超凡,而超一流也只不过凡人里稍微大点的蚂蚁。

  秦肆在知道大乾皇帝居然是大宗师后,有些讶然,自己原本还妄想着横推一切,可听到光武运阁最少就拥有十几名先天宗师后就有些偃旗息鼓起来。

  不过秦肆随即又振作起来,自己最大的底牌巫族真身可不是白给的,他有自信如果动用巫族真身先天宗师他也能一战。

  至于遗迹,则是远古那些修士离开潜龙星后留下的,随着多年的发掘,这些遗迹已经越来越少,多是处于人迹罕见的地方,这次清远镇之所以聚集这么多武林人士都是因为这里出现了一个遗迹。

  而遗迹虽然有很多机缘,可也充满了危险,里面甚至还余留着修士部下的阵法和一些外界已经绝迹的精怪。

  这次的遗迹是一个江湖小派发现的,结果无意中走漏了风声,吸引了大批武林人士前来探索机缘。

  可这么多人都败在了遗迹的入口处,那里残存着一个阵法,虽然岁月的流逝让阵法危力十不存一,可也不是这些武者可以抵挡的。

  懂得阵法的人现在基本没有,就算有也不是谁都能请来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有人可抵住阵法的攻击强行摧毁阵法。

  这也是白柚岚愿意和秦肆化干戈为玉帛的原因,无非是看中了秦肆强横的肉身而已。

  白柚岚本以为秦肆是哪个大家族出来历练的传人,可没想到对方对这些武林中的常识一概不知。

  “赢兄难道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白柚岚开着玩笑问道。

  秦肆也知道漏了馅,解释道“白兄不知,我师门隐世多年,早已不和外界来往,直到如今我师门才让我入世历练。”

  白柚岚听到秦肆提起师门,心里了然,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对方是哪个隐世门派的弟子,否则怎么会有这一身实力。

  其实他哪里知道秦肆哪来的师门,如今他还被武运阁通缉,师门也是他随口编的瞎话。

  “不知道赢兄师门叫什么名字?家师也算见多识广,说不定和赢兄门派有些故交呢。”白柚岚想进一步探出秦肆的虚实。

  “哈哈,我师门早已隐世多年,恐怕令师也难知晓,既然白兄好奇我告诉你就是,我师门叫巫门,不知道令师可曾听说过?”秦肆为了打消对方的疑虑满嘴胡诌道。

  “哈哈……这个还真不曾听说,可能赢兄师门隐世太久了……”白柚岚打着哈哈,心里却对巫门这个名字上了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