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巫噬天地 > 第十章螳螂捕蝉
 
  山雾还没完全散去,何正峰就已经断定是山魁来了,原因就是这是他让老道引来的。

  还没等几人反应过来,一块石头呼啸着朝几人砸了过来。

  轰隆

  石头撞在一颗大树上,大树直接被拦腰砸断,溅起的木屑弄得众人灰头灰脸。

  “小心!”秦肆大声提醒,一拳打碎一块飞来的巨石,巨石被击碎后,朝着四周飞射出去。

  何正峰瞳孔一缩,这小子好强的肉体,幸亏提前下了毒。

  一头高大的山魁带着十几头山魁冲向了几人,其中领头的那个,眼里居然闪过一丝人性化的狡黠。

  “分散开再打,这里施展不开。”何正峰率先跑了出去,引着几头山魁朝一边跑去。

  其他几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全都各自引走几头山魁,只有秦肆被那头山魁头领盯上了。

  “刚好可以好好打一场。”

  秦肆主动朝着山魁头领攻去,山魁头领眼里闪过一丝人性化的狡黠,居然掉头就跑,根本不愿意和秦肆打。

  “搞什么?”秦肆看着逃跑的山魁头领,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秦肆失去对手倒也乐得自在,他没有去追山魁头领,而是借着山雾偷偷来到其他人的战场。

  ……

  常旭炎此时正带着四头山魁绕着圈子,等确认后面只有四头山魁后停了下来。

  “得赶紧解决它们,然后去采摘灵药。”

  常旭炎可不傻,几人分开战斗无非就是想摆脱众人独自去采摘灵药。

  “尝尝我的烈焰掌!”

  常旭炎两手犹如烧红的烙铁,一掌落在一头山魁胸口。

  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直接从山魁胸口散发出来,然后直接内脏被焚烧而死。

  花费了一些功夫,常旭炎率先解决了跟来的山魁,转身就往山魁的老巢赶去。

  ……

  梅三娘一身功夫都在暗器和轻功上,相比其他几人在山里的制约,她反而是速度最快的。

  几支梅花镖随手被射入山魁的眼睛,不消片刻山魁就倒地身亡。

  “何正峰啊何正峰,跟老娘玩毒,你还嫩了点。”

  和秦肆一样,她也没有第一时间去山魁的老巢,而是偷偷躲了起来。

  ……

  老酒鬼此时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不知道是他倒霉还是怎的,追他的山魁最多。

  依靠着一手醉拳,最终解决了七头山魁,虽然没有受伤也搞得非常狼狈。

  靠在一颗树上,老酒鬼狠狠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出来吧,难道还要我请你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附近?”何正峰从角落走了出来。

  “说你蠢吧,你设了这么一个局,说你聪明吧,你又在酒里下毒,我老酒鬼喝大半辈子酒,鼻子一闻就知道这酒里有毒。”说着又把那壶毒酒往嘴里灌了一口。

  “知道又如何,你以为我只有毒酒吗。”

  何正峰运起内力朝着老酒鬼攻去,老酒鬼虽然看着脚步不稳,可每次都能巧妙的躲避何正峰的攻击。

  醉酒提壶力千钧,老酒鬼手提酒壶,看似软绵无力却暗藏杀机,两人相识多年早就知晓对方招式,何正峰避其锋芒转为游走。

  两人打了十几个回合,老酒鬼一脚踢在何正峰腰眼上,直接把他踢飞了出去。

  “看来这些年你只顾着勾心斗角了,功夫还是那么差。”老酒鬼面色讥讽的看着他说道。

  突然一只小手从老酒鬼的腹部穿过,老酒鬼不敢置信的看着腹部的手掌,嘴里流血,“怎么可能……什么时候……”

  随着手臂抽回,老酒鬼无力的倒了下去。

  何正峰站了起来,来到老酒鬼跟前说道,“只要能赢勾心斗角又怎样,有时候脑子比武功好使多了。”

  ……

  梅三娘藏在一处山壁后面,看着面前不远处的一个血池,里面生长着一株曼陀罗花。

  “看来这就是灵药了,这老家伙也来了。”梅三娘看到常旭炎从一边悄悄的摸了过来。

  常旭炎也看到了曼陀罗花,发现四周没有山魁后,赶忙来到近前。

  “这是血色曼陀罗!难怪城里老传闻有僵尸袭人,还是先等等……”

  常旭炎确定自己是第一个到来的后,找了一个地方隐藏起来,静悄悄的等着其他人。

  没过多久,何正峰拖着老酒鬼的尸体走了过来,抬手把老酒鬼的尸体扔进血池,曼陀罗花随着风摇摆,底下的根系朝着老酒鬼的尸体缠去。

  随着吸收老酒鬼的血液,曼陀罗花变得越加鲜艳起来,一股令人神迷的香气也散发出来。

  “在等等,等我把剩下几个人都抓来,你就能成熟了。”何正峰贪婪的看着曼陀罗花说道。

  隐藏在一边的常旭炎,看到老酒鬼被喂养曼陀罗花后心里一惊,“何正峰你居然想用我们喂养血色曼陀罗!”

  常旭炎望着多年的老友沦为养料,一时怒火攻心,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

  “何正峰!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我们几个相交多年,你居然拿老酒鬼喂养灵药。”

  何正峰被突然出现的常旭炎吓了一跳,可随即笑了起来,“常旭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刚好省了我去找你。”

  常旭炎哪里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何正峰预谋好的,烈焰掌带着愤怒就像朝何正峰拍去。

  可身体突然传来一阵无力感,整个人瘫软在地,指着何正峰说道,“你居然在酒里下毒!”

  何正峰不消多说,直接把他拖到血池旁边,曼陀罗花好像感觉又有新鲜的血液,花枝轻轻摇摆起来。

  “别怪我,灵药根本不够我们分的,等我成了先天宗师,你们也算死得其所了。”何正峰掏出一把匕首朝着他胸口扎去。

  呛的一声,几枚梅花镖飞了过来打飞了匕首,其中一枚射入何正峰的肩膀上。

  看着肩膀上的梅花镖,何正峰面目狰狞,“梅三娘滚出来,否则我就杀了他。”何正峰用手掐住常旭炎的脖子。

  “你想杀就杀呗,我才不管。”梅三娘虽然这样说,可还是走了出来。

  “何正峰,我们几个相识也有二十多年了,今天你确定要为了一株灵药残害多年老友吗?”梅三娘藏在袖子里手紧紧的抓住几枚梅花镖。

  “梅三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飞镖有毒,我早就有了准备,倒是你居然真的傻乎乎走出来。”何正峰看到梅三娘出现,直接拔掉肩膀上的飞镖。

  飞镖根本没有伤到皮肉,何正峰在里面穿了一层内甲,他早就防备着梅三娘的毒镖。

  几人里梅三娘用毒天下无双,号称就连先天宗师都能毒死,老酒鬼醉拳刚猛为人却细密,只有常旭炎脾气暴躁最是单纯。

  所以一开始,毒酒就是为常旭炎和秦肆准备的。

  何正峰最忌惮的就是老酒鬼,所以一开始就配合血婴击杀对方。

  “三娘快跑,别管我。”常旭炎见何正峰居然毫发无损大声喊到。

  梅三娘没有管他,而是不停的击射出一支支毒镖阻挡想要近身的何正峰。

  仗着内甲何正峰只是护住头部,任由毒镖射在胸口,只要他能近身,梅三娘的毒镖就无法对他起到多大作用。

  “怎么可能!你是什么时候下的毒?”何正峰突然感觉胸口一阵发闷,神色惊恐的说道。

  “呵呵,当然是在你给我们喝毒酒的时候,不过为了不被你发现,我下的毒必须配合梅花镖上的毒才能生效,刚才打在你身上的毒镖已经激活了你体内的剧毒。”梅三娘看了一眼摊在在地的何正峰嘴里不屑的说道。

  早在几个人喝酒的时候,她就在几人的杯子里悄无声息的了下了毒,不过这种毒必须要和毒镖上的毒结合才能起作用。

  虽然何正峰的内甲阻挡了毒镖,可毒镖上的毒死却被他无意中吸入,剧毒一触即发,何正峰脸色发紫的倒在地上。

  “三娘小心!”常旭炎看到一个小女孩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梅三娘身后大声提醒道。

  梅三娘心生警兆,刚要用轻功逃跑就被一双惨白的小手从后面抱住。

  伴随一阵剧痛,一对獠牙刺入她的脖子,紧接着就瘫软在地。

  “真是精彩啊!”老道拍着手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

  “谢魁赶紧救我!”何正峰喊出了他真名。

  老道看也没看何正峰一眼,只是一脸痴迷的走到曼陀罗花跟前。

  “何正峰,你知道吗?我给你当了那么久的狗就是为了今天,为了控制我你给我吃了这么多年的毒药。”

  “只要我得到了灵药,不光能解除体内的毒,还能步入仙途,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