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巫噬天地 > 第四章武馆比斗
 
  教场上,一群少年围坐在两旁,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等着看师傅和秦肆比武。

  常威武馆在云澜城也算得上是屈指一数了,不比那些所谓的江湖门派差,平时也不是没有人上门讨教,可多是一些年龄大的宿老,像这么年轻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赖甫”

  “秦肆”

  两人互通姓名后,按照规矩秦肆先和对方搭了手,两人看似握手,其实暗中就已经交起了手。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手腕一动,秦肆心里大概就知道对方的底了,算个好手,可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赖甫这边心里则是震惊秦肆的力量,稍微转动了一下有些疼痛的手腕,知道今天来了一个狠角色,却不知道秦肆已经收了大部分力道。

  两人初交手,就以秦肆占据上风为结局。

  赖甫不敢托大,率先出手,用的正是被秦肆刚才所说的花架子招式。

  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相同的招式不一样的人使用却大不相同。

  一招莽牛撼树,双手握拳成牛角状,对着秦肆上三路打去,一瞬间仿佛真的化身成为一头蛮荒莽牛对着秦肆撞去。

  “师傅加油!”场外弟子纷纷给赖甫打气加油,对他充满信心。

  要知道赖甫在江湖上也算是一个二流高手,虽然听着不那么高大上,可大部分武者一辈子也就不入流而已。

  秦肆看到对方出拳眼睛一亮,看来自己刚才有些看走眼了,不过就凭这可还不够,一出手就是军中擒拿手。

  擒拿手有很多种,分大擒拿手和小擒拿手等等几种,秦肆使用的则是小擒拿手。

  小擒拿手以小巧变化取胜的擒拿手法,招式细巧,变化多端,可在有限的空间内作无穷的变化,虽然比大擒拿手少了些气势和杀气,可对于比斗却更适合。

  秦肆手臂如灵蛇探步,缠,绕,绞,打断对方的招式,手如鹰爪扣在对方肩胛骨,另一只手顺势锁住对方喉咙,仅仅一个回合就轻松取胜。

  “承让了。”秦肆收回手臂放开对方,面带微笑说道。

  如果放在以前,秦肆想要拿下对方,可没法这么容易,如今他巫族血脉已经觉醒,虽然不能动用,可也让他的实力直接增辐几倍。

  围观的武馆徒弟皆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嘴巴张的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众人本以为可以看到一场精彩绝伦的比武,谁想到秦肆就这么干脆利落的赢了比斗。

  赖甫失魂落魄的愣在原地,“怎么可能?”他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个回合自己就败了,败的还如此彻底。

  赖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脑子一热居然运起全身内力对着秦肆就是一掌。

  秦肆也没料到对方会输不起,被一掌结实的打在胸口。

  场外的弟子看到这一幕全部愣住,这一掌打下去,秦肆不死也得残啊。

  可预想中的结果并没有来临,赖甫夹杂着怒火的一掌犹如打在老牛皮上一样,发出一声闷响后,自己反而被震了出去。

  咔嚓

  赖甫右手臂直接被反震的脱臼,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

  秦肆胸口剧痛,脸色苍白,一股内力随着掌力进入他的体内,就像脱缰的野马,到处乱窜破坏。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回去练武!”常旭炎带怒气冲冲的大步走了过来,大声驱散围观的弟子。

  看到秦肆紧闭双眼站立不动,常旭炎狠狠瞪了赖甫一眼。

  刚才两人比武,从震惊秦肆的身手,再到赖甫偷袭秦肆,他一直在远处看着。

  “你可真是出息了啊!与人比武输了,居然还偷袭,要是赢了我也不说什么,可丢人的是你又输了!”常旭炎一张老脸气的通红,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师|父我错了!”

  赖甫自知理亏不敢顶嘴,转而有些不安的看着秦肆,“师|父求您帮他疗伤,弟子一时糊涂用了全部内力,弟子恐怕……”

  秦肆的身手和气质皆是不凡,如果因为自己失手打死对方,恐怕会给武馆招来麻烦。

  “哼!真替你丢人!”

  常旭炎骂完,抬手运转内力对着秦肆胸口拍去,一股炙热的内力涌进秦肆体内,帮他活血化瘀,清除体内的内力。

  秦肆却是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入定状态,就在那股内力在他体内暴走的时候,他居然进入了内视,这种境界据说只有武者到达先天才能拥有。

  随着内力在他体内搞破坏,血脉深处突然出现一丝极其细小的金色血液,正是隐藏在他血脉深处的巫族血脉。

  巫族血脉刚一出现,直接就对着那股内力杀去,刚一接触内力就被吞了大半。

  如果不是秦肆想要研究那股内力,恐怕巫族血脉早就把内力吞噬光了。

  “这就是我体内的巫族血脉吗?果然现在还很弱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全身血液替换成它。”

  秦肆想到当初嬴政身上的那股气血之力,深黑色的气血仿佛可以吞噬天地。

  “可惜这内力太少,否则我就能研究一下内力的奥秘。”

  如果别人知道了秦肆的想法,一定会骂他疯子,他这样如同在玩火,每个人的内力都带着自身的生命印迹,进入别人体内就会因为生命印迹不同发生冲突,破坏对方的身体。

  而他倒好居然嫌弃内力不够多,如果赖甫知道他嫌弃自己内力少,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在给他一掌。

  就在巫族血脉把最后一丝内力吸收时,突然从外界又涌入一股更加深厚庞大的内力。

  秦肆虽然进入入定,可对外界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感知,感受到这股内力纯正平和后,秦肆开始大胆的研究起来。

  “咦!”

  常旭炎看着秦肆一副见鬼的模样,这个年轻人居然在主动吸收他的内力,对方明明不是内家高手,却能牵引自己的内力,实在古怪。

  “既然你要吸,我就看看你能吸多少。”接着就加大内力输送到秦肆体内。

  秦肆感受到源源不断的内力,心里可乐开了花,他已经对内力的存在有了些头绪。

  “这小子太古怪了,不能在给他输送内力了。”常旭炎感觉自己都要被掏空了,赶紧撤开双手停止输送内力。

  秦肆正吸的过瘾,突然发现内力没了,内心稍微有些遗憾的睁开眼。

  刚睁开眼,秦肆就看一张老脸恨不得贴在自己脸上,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自己。

  秦肆受到惊吓,条件反射的伸出拳头对着老脸就是一拳。

  “啊!你个混小子居然敢打我!”常旭炎发出一声惨叫,捂着黑眼圈气的乱蹦。

  秦肆这才意识到,面前的这位老者可能就是刚才那股内力的主人,

  “不好意思老前辈,晚辈不是故意的……”

  “好了好了,我徒弟输了比武还偷袭打伤你,而你也打了我一拳,这下咱们两清了。”常旭炎摆了摆手打断了秦肆的话。

  “前辈,刚才多谢前辈了。”秦肆指的是常旭炎给他输送内力疗伤。

  “小子既然两不相欠,赶紧滚蛋吧。”常旭炎捂着眼睛没好气的开始撵人。

  秦肆听到对方下了逐客令,赶紧说道“前辈,我是来拜师的,我希望可以见到常馆主。”

  “我就是馆主,不过我不会收你为徒的,武馆的规矩你应该都知道,只收二十岁以下身世清白的人,像你这种带艺从师的我不会收。”

  常旭炎人老成精,哪里看不出秦肆的想法,只是他感觉到秦肆身上有着一股血腥气,手底下少说得有几十条人命。

  这种人不是弑杀之人,就是背负血海深仇之身,常旭炎可不想惹麻烦上身。

  “馆主,我……”

  “赖甫,死了没?没死送客!”

  赖甫捂着手臂一脸歉意的看着秦肆。

  “唉!罢了,既然馆主不收我,我也不强人所难。”秦肆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既然对方拒绝,又何必舔着脸去求。

  好在这次也不是没有收获,通过刚才对内力的研究,巫族血脉不光强壮了一丝不说,他心里对内力的了解也多了几分。

  秦肆转身就要告辞,这时从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爷爷,我回来了。”一个少女刚到大门口就喊了起来,怀里还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常旭炎听到孙女回来,顿时没了刚才那副生冷面孔,变脸似的换成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唉?是你!恩人,你怎么来我家了?”常幼双惊喜的看着秦肆。

  “是你啊。”秦肆微笑着回应。

  没想到这里是他们姐弟俩的家,看她喊常旭炎爷爷,她的身份也明了了。

  “恩人,你是要走吗?”

  “对啊,我刚刚拜访了常馆主,现在正要离开。”

  “爷爷,你怎么可以让恩人就这么走了啊。”常幼双说着就拦住要离开的秦肆。

  常旭炎却是一脸懵逼,不明白孙女所说的恩人是什么意思。

  ……

  “爷爷,你就答应秦大哥吧,他可是救了轩轩一命呢。”常幼双抱着她爷爷的手臂撒娇道。

  常旭炎被她闹得没办法,无奈道“行行行,我答应还不成吗。”

  自己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对自家有恩,可看到宝贝孙女一脸花痴的看着秦肆,常旭炎老脸顿时发黑。

  绝不能让这小子接近我孙女,可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这……

  “有了!他说他想学内功心法,我交给他就是,不一定非要收他为徒……”

  心里有了主意,常旭炎轻咳两声,“小子,我这里有两本内功心法,一本是我祖传的《烈阳决》,乃是玄级功|法,练成之后内力犹如烈焰一般,可以焚毁敌人内脏。”

  “另一本是我无意中得到的神秘功|法,我估计最起码也是天级绝学,我觉得你与这本书有缘,换做平时我铁定不会拿出来,不过你要是执意学习《烈阳决》我也会传给你。”

  秦肆心里考虑片刻,《烈阳决》他已经算是体验过了,杀伤力还算不错,如果不是巫族血脉,他可能会身受重伤,这本功|法让他很动心。

  可他听出了常旭炎的话外之音,对方想让他选择另外一本不知名的功|法。

  这种事就得看人品了,运气好说不定真的能得到一部奇学,运气不好得到的可能只是一本破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