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腹黑老公别太作慕初笛霍骁 > 第4047章 林微微篇11
 
除非是有人故意找媒体的。

贝斯特此时想到的就是小提琴家了。

不过他没有证据。

但是不管怎样,现在他得先把人给带走。

贝斯特对这里很熟悉,再加上他是熟客,跟老板很熟,所以老板也很配合,让他们有机会逃走。

他们是离开了,但是这些媒体还是追着过来。

贝斯特跑到气喘喘的,“他们说的都是怎么回事,什么家暴?”

这年头,家暴可是一个很严重的词汇。

他是相信林微微的为人的,只是,就算是误会,也希望不要跟这些词扯在一起。

“我知道你的为人,误会也得要尽快解释清楚,别说这个圈子,现在社会都容不下家暴的人。”

都会被戳脊梁骨的。

特别是他们这个自以为高傲的圈子,如果一旦被这个污水给染上了,那么就不会有什么前程了。

虽然林微微不清楚事情,但是说她家暴林母的话,大概也是林母的一些手段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他们总是会对她使上一些手段的。

以前林微微都会忍着,毕竟她需要忍着,可是现在,她没有这个必要了。

“今天谢谢你了,抱歉影响了你的食欲,下次我请你吃饭。”

见林微微不怎么在意,看来也不像是什么大事,好像有把握可以解决的。

贝斯特就放心了,“那行,下次你请我。”

林微微没有回家,直接回去练习。

看到她回来,其他人都表示很惊讶。

可林微微不管他们异样的眼光,直接回到自己的训练室。

“我的天啊,林微微这都还回来?她的事情不是都已经上热搜了吗?她怎么好意思回来,如果我是她,我肯定不会回来的。”

“微微好像一点都不担心,那会不会只是个意外?”

“哪来这么多的意外,如果只是一个意外,为什么都没有人出来解释?”

“莉娜来了,不如我们问问她,她昨天有跟莫特先生一起去的。”

莉娜一进来就被同事给围住,他们都在问她林微微的事情。

莉娜咬着唇,故装不好回答。

迟疑了许久之后,说道:“微微也不会是故意的,你们可不要以为林夫人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就误会她。”

“什么,原来林微微还不是亲生的,那怪不得了,我就奇怪了,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女儿,竟然把自己的母亲给推下去,那不是亲生的就能够理解了。可如果不是亲生的话,那林微微是个私生女?”

音乐团很讲私隐的,所以没有人知道林微微是个私生女。

如果不是发生这次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知道的。

莉娜这是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她惊讶地无捂住自己的嘴巴,连忙解释道:“不,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我刚才只是说漏嘴的,我真的是猪,我为什么连这点事情都能说漏嘴呢。”

“反正你们千万不要误会,微微绝对不会是故意的,还有林夫人身上是有伤痕,医生也说过有可能是家暴,但是林夫人也说了不是微微的,你们千万不要误会,不然林夫人会更加难做的。”

莉娜急红了眼,眼眶都湿润了,好像马上就会哭出来一样。

在场的人见她这样,基本可以断定下来了。

林微微不是林夫人的亲生女儿的话,还是私生女,那么跟养母之间的关系肯定不好的。

再说了,莉娜特意强调了不然林夫人会难做,那林夫人平时肯定也不好过了。

如果不是林微微家暴的话,林夫人怎么会日子不好过呢。

他们真的没有想到林微微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而且,人也这么狠毒。

“那我觉得肯定是她了,平时电视不也是这样演的吗。”

“那她还真的挺狠的,做了这样的事情,还敢回来。”

“对,你没看到她刚才的态度吗,根本不当一回事呢,也许人家已经想着要怎么逼自己的母亲出来了。”

一个低着头玩手机的同事马上说道:“没错,你猜对了,林夫人真的出来澄清了。”

“但是我怎么看这个澄清好像是在害怕某人所以才出来说的呢。”

“你看林夫人多害怕的样子,如果不是被家暴,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那也太可怕了吧,这样的人放在我们团里,我一想到我就会毛骨悚然了。”

“我也是,我就怕那一天我说错了什么话,也被她推一把呢。”

“我也是。”

他们都在议论纷纷,然后被人点醒了一点,之后他们都觉得如果留林微微在团里,会很危险。

然后集体去找老板了。

莉娜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顺利的,她垂下眸子,眼睛里闪过了喜悦。

她自己一个人对林微微有意见,老板不听。

那么现在所有人都对林微微的存在有意见呢,难道老板这也不管。

老板能够承受失去林微微,但是绝对承受不了失去这里那么多音乐家的。

这里的每一个都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

这也是莉娜为什么在刚才突然提醒他们,因为她知道这些人对林微微也有意见。

而且有几个早上还说过林微微的坏话,只是被贝斯特给怼回去了。

他们当时没了面子,现在肯定会把面子找回来,而且也把这件事的过错给推到林微微身上,哪怕不是林微微出来给他们难看的。

所以她刚才只需要点了一下,那些人就会顺势来推波助澜了。

莉娜也跟着大家,但是她不敢走在前面,她慢慢地走在众人的身后。

林微微不知道自己早就被阴了一把,那些人都去找莫特先生了。

还有微博上都炸开了。

她的手像跳舞的蝴蝶,在每一个键盘上都飞跃着。

很久没有弹琴,虽然不喜欢,但是有些歌曲却能够表达此时的心情。

音乐是能够让人陶冶心情,平复心情的。

林微微的手在弹琴,但是脑子已经在琢磨今天的事情了。

贝斯特找了过来,他看着林微微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练习,他都醉了。

“我的天啊,外面都炸开了,你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弹琴?”

“你知不知道现在公司外面有多少媒体蹲着,如果不是莫特先生加强了安保,他们早就冲上来把你给融掉了。”

贝斯特也是听莫特先生说了才过来的,他还以为刚才在店里的阵仗就会把林微微给吓到,他以为她都回家了。

发生这么重要的事情还不回家呆着吗?

如果是他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琴室的门被打开,贝斯特一头红毛直接冲了进来。

他气吁吁的,看来是跑着过来的。

她跟贝斯特才刚道别,以为他都已经回家去了的。

林微微停下手,说道:“你不是已经回去补眠了?”

刚才贝斯特是这样说的。

贝斯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的宝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关心我为什么会在这?”

“你为什么在这才对呢。”

“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你都不回去处理一下吗?”

“就算那些是误会,也尽快解释清楚,不然人言可畏啊。”

贝斯特见林微微这么淡定,他都替她急了。

“下个月就要表演,我生疏了好久,不在这应该在那?我家没琴可以用。”

林家的琴不属于她的,她也不会去用。

所以能够练琴就只有这个地方了,相比冷萧别墅里的琴室,她宁愿回来练习。

“不,我不是指这个,我是想说,你家的事都烧到微博上了,现在全网都在骂你,都翻你的旧事了,你怎么还能够这么淡定呢,你一点都不在意吗?”

“我怕再这样下去,今晚你离开的时候就会被人扔臭鸡蛋了。”

贝斯特上网看过,那些人真的骂得很可怕的,吓死人的那种。

他也下场跟那些人对骂过,发现自己太过绅士,骂不过去。

于是,他很生气。

然后,上某宝找了个骂人业务,专门去骂那些人。

现在那些人都被骂得不敢出现了,贝斯特才舒服了一点。

可是还有很多那样的人的,贝斯特都处理不过来。

原本他还想看看林微微有没有什么需要,比如是骂人业务的推荐,他觉得自己已经是这门的老司机的,能够给林微微推荐了。

却没有想到自己给林微微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

他担心林微微回去的路上遇到什么事,所以给莫特先生打了电话,没想到莫特先生却说林微微还在训练室里练习。

他这才急忙忙地赶过来,就是怕林微微出什么事。

虽然他们是相处了一小会,但是他觉得林微微还挺合他胃口的。

适合做朋友。

“算了,不要练习了,我送你回家吧,我知道媒体都蹲在什么地方。”

他刚才冲上来的时候就足以到那些人所在的位置了,所以等下离开的时候,也稍微能够躲避一下。

林微微见贝斯特比自己还要急,加了自己微信好不停地给她推送一些名片,还说要送她回家。

热情到不行。

可以说是认识的人里面,对她最热情的。

她低头看了一下贝斯特给她推的都是什么名片。

骂人专属。

能够骂到对方封号。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骂不出。

这些都是什么鬼?

贝斯特见林微微存在疑惑,他连忙解释道:“哦,这些都是可以替你去骂人的,我都用过,使用感很不错,他们骂人都很厉害的。”

“特别是能够骂道对方封号,特牛,封好几个号了,我刚才就是靠他们才把人给骂赢的,我觉得你肯定很需要。”

不,我一点都不需要。

林微微心想。

“好东西都不需要?我亲自检测过的哦,不信我给你看看。”

贝斯特把刚才微博上的都翻出来给林微微看,他以为林微微是不相信那些人的战斗力。

“不过我告诉你哦,那可不是我骂不过那么些人,只是因为我绅士,我懒得跟那些人计较。”

贝斯特解释了一轮,然后翻出了之前的记录给林微微看。

是的哦,不跟那些人计较,然后跑去某宝请人来骂。

真的是信他的鬼了。

实在是不可相信啊。

林微微也看了一下那些人骂的,也的确是厉害,看来真的是一分钱一分货,有时候花钱还是有道理的。

不过她还真的不需要这个业务,而且她看了一下那些帖子,顿时脑子里有了别的想法。

“是不是很厉害?”

贝斯特问道。

林微微点点头,“的确厉害。”

“是吧,我没有介绍过吧。”

贝斯特嘚瑟地说道,他恨不得林微微马上加那些人然后去骂回来了。

“不对,你怎么把名片都给删了?”

“不是要加的吗,删什么,这是什么操作方式?”

他连忙阻止道,该不会是连怎样是加人怎样是删掉都搞错吧。

其实要他先给钱请人去骂也不是问题的,钱没有所谓,小钱而已。

不过他得要征求林微微的意见,他就是担心自己这样做会让林微微难做。

“我暂时不需要。”

“哦,是不是觉得用自己的名义不好,那没事,我替你请,我来请几百个。”

“钱都不是问题。”

贝斯特豪气地说道。

林微微当然知道钱不是问题,这点钱对贝斯特来说不算什么。

但是,也不需要。

“怎么,你还要拒绝?”

贝斯特就想不通了,林微微这拒绝什么,什么都是自己替她做了,她都什么也不用做。

林微微盯着贝斯特看了片刻,贝斯特被她这样看的浑身发毛,“干嘛,这样盯着我看干嘛。”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我是长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好看,好吧,你看也可以,但是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有点瘆人呢。”

“替我给钱请水军,送我回家,还替我去骂人,我说你该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

虽然林微微觉得不太可能,不过这句话也是有一点点刺探的意味在。

她觉得跟贝斯特相处还挺舒服的,觉得这人还有点意思。

希望他不要真的对自己有意思。

贝斯特似乎被人狠狠地打脸了一样,“卧槽,是什么让你这样想的,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

“老子也是你能肖想的?”

他见林微微半眯着眼睛,眼神似乎不太友善。

于是连忙解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也很好,非常好,很值得喜欢,但是我真的没有喜欢你,怎么说呢,你应该也知道他们怎么说我的吧。”

林微微当然是知道的,因为贝斯特很少在团里出现,再加上他怼天怼地,看到不爽就骂一顿的性格,导致他在音乐团没有朋友,而且有了很多谣言。

那些谣言都在说贝斯特的性取向问题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贝斯特竟然会跟她主动提起这件事。

在林微微看来,他们并没有那么熟的。

她刚才也只是刺探性地问一问容易。

还真没有想到会得到贝斯特真心的回答。

换了是其他人,贝斯特才懒得理,但是对方是林微微,他跟林微微相处里,觉得林微微这个人不像那些人说的那样,看着艳丽有心计的模样,其实内心特别的纯和真。

而且这件事对贝斯特来说也不算什么秘密,他平时不提是觉得没有必要把自己的事情往外说。

再加上这个音乐团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听他去说自己的事情。

所以贝斯特一直都没有说,但是现在林微微都怀疑自己对她有意思了,这当然是要解释一下的。

“那现在我告诉你,是真的。”

他一点都不介意在人前说出这些事情来。

不过他看到林微微除了一开始有点吃惊之外,并没有别的让他厌恶的反应,他倒是挺开心的。

似乎好像自己只是说出了一个小八卦一样。

“哦,那就好,可千万不要喜欢我,我现在只搞事业,不搞情爱。”

经历那么多,林微微真的什么爱情都没有兴趣。

“哦,还没有想到,我们微微竟然是个事业心那么强的女性,那为什么之前演出还会出错呢?”

“该不会是被陷害了吧。”

贝斯特一开始只是开玩笑地说说,不过当他看到林微微的表情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可能是说对了。

“草,该不会是真的吧,什么人啊,竟然敢搞事情。”

“在我们音乐团都敢搞事情,我一定要把人给揪出来,宝,你知道那人是谁不?”

怪不得林微微这么认真的人,竟然也会在演奏上出错。

之前莫特就一直夸林微微,甚至维也纳那边有一个名额,他都打算给林微微的。

如果不是之前的演奏出错,名额就在林微微手里,林微微现在就在维也纳了。

不过林微微没有去,这个名额也没有给其他人,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保留。

反正贝斯特一个大男人,之前也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事情。

但是他没有想到,一个音乐团那么十来个人,竟然也搞了宫心计。

别看他很少回来练习,但是他对音乐是认真的,真的喜欢音乐。

古典音乐在他的心里可是有着不可磨灭的地位的。

是他心里的白月光。

竟然有人在他的白月光上蹦跶,还染黑了他的白月光,他实在是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

于是,他想着让林微微给他详细说明一下,等他有机会把这个人渣给抓出来。

他想着如果是在音乐团里发生的,那肯定是音乐团的人。

不过林微微没有让他发散思考的机会,她说道:“不是音乐团的人。”

她当时是受伤严重,不是音乐团的人做的。

毕竟这个音乐团那么出名,一荣俱荣的,如果音乐团出现纰漏,那就会是音乐团的问题,拉低音乐团的地位,同时在音乐团里的人的名声和地位也会被拉低,所以绝对不会有人做这样的事情。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没有人会子挖坟墓的。

她当时会出错,是因为冷萧不知道在哪里翻出了林茵茵以前做过的一个专访,专访里提到了林茵茵曾经骨折受伤,但是她为了演出,还是忍痛弹奏了一曲。

而那一曲,更是成为了经典。

因为有了这个名头,所以成为人人歌颂的经典。

冷萧那天不知道抽什么风,知道她第二天就要上台了,他说,跟林茵茵的状态是一样的。

他认为林微微像林茵茵,就要连韧性都一样相似,所以,在当晚,把她的手给折了。

手受伤之后,第二天她发烧了,这种情况必须得要去医院的。

但是冷萧说,“你的脸好红,原来是这个样子,她当时就是这样忍受痛痛上台表演的,真的好美。”

“微微,你也会那么美的对吧?”

这不是询问,那是要求。

林微微没有被送去医院,而是被送了上台。

当时她还记着冷萧手里有白婧在,为了白婧,她也忍着。

毕竟冷萧要的是一个跟林茵茵一样的替身,如果她做不到,那就会轮到白婧。

她的手已经受伤了,就没有必要再让多一个人来承受这种苦了。

于是,林微微忍痛上台了。

她是一个很要强的人,音乐不是她喜欢的,但是,她也不允许自己对不起那些来看表演的观众。

所以,她一直强撑着。

她不允许自己做不到。

不过途中因为他们曾经改编过曲目,但是没有来得及跟林微微说,导致在一个音节上她弹错了。

当然当时临时改动的也就那么一个音节是跟之前不同的,可是,没有人站出来替林微微说。

他们大家都知道改动的内容,没有人相信林微微不知道。

这里面是肯定有猫腻的,但是林微微当时状态实在很差,也没有时间去管这件事了。

因为她的出错,所以她不像林茵茵了。

为此,她回去还承受了冷萧的惩罚。

发着烧,手受着伤,却要在寒冷的冬天,没有冷气之下,穿着表演的红色吊带礼服,一遍一遍地弹奏,直到再也不会出现差错,冷萧才放过她。

没有人知道,在被传媒批评,被网友骂的时候,她承受了怎样非人的折磨。

所以,只是在网上被骂一下,林微微觉得简直就是太幸福的事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