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最强弃仙 > 35 丹房掠杀
 
  苏柚的身后,跟着的那名男子,面上戴了个狰狞的面具,在如此闷热的丹房里,全身还包得严严实实的,没有露出丝毫肉来,更不用说看得清原本的相貌来。
  夜殊只能依稀在他间或闪烁一下的眼眸中,看出来是个活人。
  见了苏药师,童青慌忙上前行了礼。在丹盟中,苏药师好比是最高的统领者,只是她寻常并不会出现在公共丹房里,今天却是极其稀罕的出现在公共丹房,而且她身后的那名男子,一看就不是丹盟中人。
  苏柚颔了下首,她其实并不认得童青是谁,她座下并无丹童,其他药师的丹童,她自是不会只是随意看了两人一眼。
  在看清了夜殊后,她转而问道:“你就是那日的那名丹童?这几日我要在公共药房炼丹,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入内。”
  夜殊偷眼瞅着苏药师,她依旧是一身的白衣,面上毫无表情,样貌说不上美也说不上丑。
  童青诺了声,心想,那还得给新来的丹童再安排一份差事。
  苏药师忽又发话道,指了指夜殊:“你留下来,协助我。”
  童青一听,惊诧道:“苏药师,她还只是初级丹童,按丹盟的规矩,还没有资格协助你炼丹。”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说成就成,”苏药师也不多说,转身即走,夜殊踟蹰了会,再看了看一脸难色的童青,勉强离开了公共丹房的童青,最终还是咬牙留了下来。
  公共丹房各类炼丹的器具一应俱全,除去火阵外,还有各类丹鼎,从木制到铜制再到说不清材质的丹鼎,一字排列开。
  用来盛放各类灵草灵药的抽屉,足足摆满了两面墙,攻击近五百个抽屉,每个抽屉口,都贴上了标签。
  在苏药师准备丹方的时间里,她命着夜殊记下了其中几十口抽屉。
  随即又取出了一把铜秤,让夜殊称取药物之用。
  苏药师开始炼制丹药,她给出了几张丹方,再给了夜殊一副防毒的天蚕手套,让夜殊分别取了药,夜殊一看,全都是各种剧毒的药草。
  而且这些剧毒的药草,在市面上并不多见,稍不小心,就会被炼成了药渣子。
  夜殊配好了药后,就听苏药师说道:“待会火阵开启后,你立时往里面添加各类药草,绝不可轻易错了分量或是类别,否则...”
  苏药师声音陡然变冷,即便是在如此闷热的公共丹房。夜殊的周身,骤然冷得让她骨子发僵。
  夜殊小声地答应了,心中暗道如此重要的活计,苏药师为何不干脆赵一名高级丹童,再不成,找了分药更擅长的赵闵月也成。
  苏药师找上夜殊的缘故,却正是因为她是新晋的丹童,尚未在丹盟里拉帮结派,也没有像岳小鸣那样,背后有莫药师那样的人支持着。
  再加之夜殊那一日在丹童测试中,看似泼皮无赖的一番作为,却也暗地里让苏药师探清了她的本性。
  苏药师白衣飘飘,袖口很长,左右手全都掩在了衣袖下。
  夜殊留意到,苏药师的左手和右手,胖瘦比例不均,左边的手是成年人大小,而右手,却只有孩童粗细,就如一跟削光滑了的细竹竿。
  右手上,佩了个看不清模样的黑环,苏药师口中念念有词,衣袖随着手一起晃动。
  那枚黑环颤悠着动了起来,先是分成了两段,在靠近手腕部位,多了几点红光。
  黑环上显示火燎着烧起了一圈红云。
  火光一起,夜殊总算是看清了苏药师手腕上的黑家伙,那是一条火蛇兽。
  夜殊有些明白了,为何苏药师的炼火能力要强过丹盟的其他药师。
  炼丹师中,用火阵炼丹为最下,用火兽炼丹次之,最佳的炼丹方式,自然是用真火炼丹。
  可惜真火难求,即便是道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真火用作炼丹之用。
  好在道天另一门拿手绝活,就是阵法,她设计了火阵,再取了效用次于真火的地火为引,设计出了琊寰洞府的那一口道天火阵。
  普通人自是没有那样的妙法,所以火兽就成了不少界内中高阶修者的次好选择。
  火兽因属性的缘故,大多凶猛无比,一般的丹师除非是有了过硬修为,否则很难驯服一只火兽。
  那只火兽的模样,和夜殊早些日在乱葬岗驯服的那条地龙有几分相似,只是形体更小。
  它口中露出了两口獠牙,喷出了一簇火来,那火色泽如墨,火势却很猛。
  一瞬就点燃了数口火阵。
  苏药师在旁说道:“火璇草一株,迷谷子十粒,青霜叶三钱...”她每念下一味药,速度就会快上几分。
  夜殊初时还有几分犹豫,再过了片刻后,她索性弃了秤取用的药秤,直接取了一味药,也不称取,径直投进了丹鼎中。
  每投入一味药,都会被黑火烧成了一坨药液,苏药师迅速地将几种药液融和在了一起。
  药液先是不规则的形状,随即才浓缩成了丸状,随着火势的变化,药液中,杂质一点点被溶解,最后形成了一粒粒圆润富含光泽的丹药。
  密封的丹房内,两人的手下都是源源不断地动作着,唯独那名戴了青色獠牙的男子,屹立在旁,动也不动。
  泼墨似的火,色泽古怪,寻常人莫说是接近,就是看了也是心中发慌
  ,更不用说,将药草一分不短,一丝不乱地丢进了丹鼎中。
  苏药师炼好了几颗丹药,在空隙之余,忽是留意到了旁夜殊的动作,见了夜殊的动作时,她也略有了几分错愕。她也是第一次见了有人能完全不靠药秤直接投药的。
  火阵中,火势时高时低,每当火势变弱时,那黑蛇就会跟着吐出了火,补全了那一处火势。
  夜殊的手和眼,在丹鼎和药阁间来来回回,丝毫不逊色与苏药师。
  苏药师手间也不见停下,取出了大量的药草,一一投进了丹鼎内。
  夜殊看的一瞬不瞬。一旁的面具男子没有任何动静,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干系。
  几口丹鼎,齐齐打开,从每个丹鼎处,都飞出了五颗丹药。
  虽是毒药,丹香却又有一股香气。苏药师手中执了五口丹瓶,每个丹瓶里各是收入了一种丹药。
  那条黑蛇炼完了丹后,立时弹了回来,咬在了苏药师的手腕上。
  苏药师的那张比宣纸还要惨白几分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
  她呻吟了一声,在五个瓶子中,各取了一粒药,让他服下了。
  含了剧毒的丹药,男子吞下之后,周身颤了颤,他倏地掐住了自己的脖颈,发出了阵痛苦的嘶吼声、
  夜殊喉头一紧,强压下想要挪动的脚步,脸上还是顾自做出了一副镇定的神情来。
  嘶吼之后,男子开始剧烈地喘气,像是要窒息了般,又过了片刻,男子停止了动作,只是他面具下的眼,已经变成了死灰色,他狼狈地趴在了地上,身体如痉挛一般,不停地抽搐着。
  苏药师也不发话,在旁兀自看着。
  很快一股,黑氲氲的黑气盘旋在了面具男子的身上,就如无数条小蛇,不停地翻滚着。
  夜殊轻舔了下嘴唇,察觉到了那道一直注视着她的视线。
  “怎么,你怕了?”苏药师不知觉已经站在了夜殊的身旁,她的右手,已经搭在了夜殊的肩上,那条黑蛇游了出来,在了夜殊的耳垂旁一探一探着。
  夜殊鼻尖上,迸出了丝冷汗,她忽是意识到了,那个青面獠牙的男子是什么人了,是那名右手受伤,身为男子,却怀有了阴鼎之体的考核丹童失败的少年。
  “不...不怕,”夜殊只觉得喉咙里止不住一阵的发痒。
  他怎么成了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好孩子,你该害怕才对,见了如此的情景,害怕才是你这样的年龄该有的反应,”苏药师边说着话,边阴测测地吐了一口气在了夜殊的耳蜗里,她霍然尖起了嗓子:“说,你是何人?”
  “苏药师说笑了,我只不过是丹盟的一名普通丹童,还是你亲自考核了我,”夜殊动也不动,眼里一片坦荡。
  “普通的丹童,能轻易地却分出几十种药物,又能不用药秤就能准确地测量出药量?”苏药师哼了一声,指尖一划,像是一把钢刀。
  她指尖划过,并没有见到血红之色,再是一惊。
  夜殊察觉到,她落在了自己的颈侧的手,冰冷的没有一丝人气。
  刚才的用火,对她而言,一定也很耗损身体。
  那头火兽,是地龙,火属的地妖龙。地妖龙吐出的火,名为邪龙火,是用来炼制毒药的最好火种,只是这条地妖龙在背苏药师强行驯服后,还需靠了精血来喂养。
  苏药师每炼化一次丹药,用一次火兽,苏药师的精元就要耗损几分。
  “苏药师想多了,小的不才,家里是经营酒楼的,自小就学会了些庖者的手艺,别的不会,掂斤两的手法是纯熟的很的,”夜殊倒也没说谎话,她重生前经营小长生客栈时,为了防止被酒楼里的伙计乃至外头的菜贩肉铺子坑了,徒手掂斤两是会一些的。
  再加之她重生后进入了易百楼,几个月里,齐正和封三水让她在楼里学透了庖丁解牛大法,小的骨头大到生肉,每一处都要求分割的恰到好处,对于斤两的把握也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庖者?苏药师将信将疑,正思索着夜殊的话。
  丹房之内,陡然生了变故。
  本是匍匐在地上,呻吟叫苦着的面具少年,暴喉了一声,一股黑浊之气,从他的喉咙里翻滚而出,他面具哐啷着碎在了地上,额头生出了一个角来,他的四肢如野兽般,撑住了地面,无数的刚毛和鳞片自他的腹部背部钻了出来,黑色的长甲。
  苏药师瞳孔一缩,手中立时放开了夜殊,衣袖再度鼓起,那条黑色的地妖龙,身形一闪,张开了血口,往了面具少年扑去。
  那条小蛇不过拇指粗细,此时张开的大口,却足以吞下一个人的头颅,它獠牙森光闪闪,毫不顾忌面具少年变异后的鳞甲刚毛披覆的兽身,獠牙上喷洒出来的毒物,立时浸入了少年的体内。
  他还没站立稳固的四肢晃悠着,身子一斜,倒在了地上。
  
  苏药师神情稍缓,刚要收回地龙。
  忽见一道冰寒之气,从她身侧飞出,“叮”地一声,不偏不倚,射在了那条黑色地龙的七寸处。
  凶戾无比的地妖龙,顿时萎靡着,被钉在了墙体上。
  苏药师大变只觉腹下丹田处,一口腥血涌动,口中呕出了一口黑血,竟是晕死了过去。
  眼看苏
药师昏了过去,夜姝再是一闪,那条游到了夜殊的脖见的火妖龙,尽管是被钉死在了墙上,见了夜殊,地龙立时亮出了獠牙。
  黑色的蛇首才刚探到了少女细腻的皮肤上时,忽是察觉到了什么,逃命似地闪开了,夜殊冷哼了一声,食指和中指猛地一夹紧,珑火甲上瞬间燃起了一团霞光闪闪的火来。
  黑色的地龙疯狂地扭动着身子,奈何这团至今属性不明的赤色霞火,以焚天烧海的威猛之势,将地龙活活烧死了。
  地龙死后,一颗红色的晶珠落到了夜殊的手上。
  “地龙之魄,镶嵌在灵器上之后,该灵器可具备火属之力,”夜姝微微一笑,再是走到了那名面具少年面前。
  她伸手往了少年的鼻下探了探,少年已经没有了呼吸,他只怕早已被苏药师用了特别之法,改制成了一具毒药人了。
  夜殊想了想,还是留下了这具和傀儡兽无异的药人。
  等到一起都处理好后,夜殊免不了将苏药师搜了个身,苏药师的身上,也有一个储物袋,里面除了丹药之外,还有一块黑色的形如金属,又如瓦片的碎片。见了这块碎片后,夜殊体内的鼎息莫名地活跃了起来。
  “白弥,你有没有逼供的好法子?我想问问,这块碎片是打哪来的?”夜殊可没有什么逼供的好法子,但她听说过,妖族有些非常的手段,能审讯犯人,可惜了现在莲落不在,不过白弥也是妖,他必定有法子能问出些个中的隐情来。
  ~谢谢“念念bbdd”的粉红票和平安符,谢谢“读书的水人”的平安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