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元魔录 > 第十八章 玄虚公子
 
  “师兄,就是那个家伙,这两日和三公主走的很近。”一名白衣少年指着不远处的楚寒道。

  只见在其身边,还站有一名高挑英俊的少年人,只是此人虽然看似英俊,但却面含邪气,一身红袍,甚是惹眼。

  “此人是何来历,打探清楚了吗?”红袍少年强忍着怒气问道。

  “没有,只在几家店铺掌柜那得知,这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甚至连世俗银两都不知为何物,不过身上宝物似乎倒有不少,身家丰厚之极,别的暂时还没打探清楚。”白衣少年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你是干什么吃的?就这么点可有可无的消息!为何不接触一下探探底细?”红袍少年呵斥道。

  “师兄,不是师弟不想接触,只是许家二煞中的许烈,一直在暗中跟着这小子,师弟根本没有机会啊。”白衣少年见状连忙解释起来,他可深知眼前这位师兄手段有多毒辣,背景有多雄厚,生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于他。

  “梦璃此次出来所带侍卫本就不多,而贴身侍卫只带了许烈、许炎,居然为了这小子将许烈派了出去,这绝不仅是简单的监视!”红袍少年语气一沉道。

  “是啊,而且昨日师弟隐约看到,三公主在仙人居楼上将一枚玉佩抛给了这小子,虽然不知具体为何,但像极了信物定情!”白衣少年见此急忙又点了把火。

  其实此物原本是一对,沈梦璃身上还装有另一半,合而名叫“灵犀佩”,据传乃是上古仙人以一对通灵之宝玉炼制而成。

  此宝玉本名“心玉”,天生便是一对互生之物,通灵之后形影不离,且法力高深,即使仙人也很少有能力捕捉者。

  后在机缘巧合之下,被仙人之中的顶尖大能,在这两块宝玉**之后而法力大损时,布下绝强法阵的情况下,才成功将其捕获。

  后来被此仙人炼制成三对“灵犀佩”,传说若是伴侣间佩戴一对,不止双修事半功倍,更能使双方心意相通,修炼合击秘术,更能拥有移山倒海之威能。

  只是在岁月流逝下,这三对玉佩散落仙界各处,偶尔才有此物现世的消息,而凡界这对是如何流落下来,并到了沈梦璃手中,这就不得而知了。

  “什么!”红袍少年闻言目中燃起烈焰,双拳紧握,忍不住的对着走出不远的楚寒爆喝道:

  “站住!”

  楚寒刚从仙人居走出之时,便感到有一道目光在紧盯着他,他此时心情烦躁,便也不去理会,只想快点离开,可没想到还未走几步,那目光主人便忍不住的开口了。

  他装作没有听到,自顾自的继续向着前方缓缓走去。

  见楚寒闻言没有反应,还不等红袍少年有所动作,白衣少年便想着在其师兄面前表现一番,于是快步追上前去,五指弯曲的用力抓在楚寒右肩之上:

  “小子,说你呢,我师兄让你站住,你耳朵聋了?”

  楚寒心情本就不佳,被这少年一抓,心中怒意更是瞬间爆发,左手猛然举起,搭在白衣少年的右手之上,没有动用法力的狠狠一扣。

  “嘶。”白衣少年疼的倒吸了口凉气,被紧扣着的右手也不由得从楚寒肩膀上松了开来,结结巴巴的吐出两个字:

  “你……你……”

  楚寒这时依然紧扣着白衣少年那只手,缓缓转过身来,接着使劲一扭,只听“咔嚓”一声。

  “啊!”白衣少年躺在地上,抱着那只断手,满地打滚,发出阵阵杀猪般的嚎叫。

  红袍少年见此,恢复了些许冷静,缓缓走上前来,冷然道:

  “兄台好手段,只不过在此动武,就不怕被此城守卫队将你击杀?”

  说着,扔了一瓶丹药给仍躺在那里犹如死猪的白衣少年。

  “呵呵,楚某不曾使用法力,即便守卫队来了,亦不能拿我怎样,而在这外城,即使官府前来拿我,阁下以为这对我等修士有何意义的吗?”楚寒呵呵一笑,并不将红袍少年之语放在心上。

  “好好好,且不说我,兄台知道我这被你断手而躺在地上的师弟来自哪里吗?”

  楚寒冷笑不已,他心中纳闷,为何他见到的人中,十个有八个都是在威胁他,这让他很是郁闷,只得淡淡道:

  “楚某不管你二人来自哪里,有何靠山,也不想知道拦截楚某所为何事,只要在此城,阁下若是没有胆量向我出手的话,那就请让路吧。”

  红袍少年闻言怒极反笑道:

  “哈哈哈,很好,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可以,玄某可以让路。”说着,指了指地上的白衣少年,接着道:

  “也可对此事既往不咎,但只要兄台做到一件事。”

  “哦?说来听听。”楚寒也很奇怪这两人到底所为何事。

  “以后离沈梦璃有多远就给我离多远,否则,我会让兄台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红袍少年神色阴沉道,其面部也升起一层青黑之气。

  楚寒心中苦笑不已,早就知道和沈梦璃有所瓜葛,必定会节外生枝,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来的这么快。

  但不知道他是真的对红袍少年的威胁之语反感,还是心底根本不想放下沈梦璃,所以嗤笑一声道:

  “听此话意思,阁下是在威胁楚某咯?”

  红袍少年嘴角扬起一抹阴笑,鄙夷的望着楚寒道:

  “没错,所以你现在最好有多远便滚多远,玄某可没耐心再跟你废话下去。”

  楚寒听罢,淡笑着摇了摇头道:

  “阁下让我离她远点,那楚某就偏要和她纠缠,你能如何?”

  “你找死!”红袍少年此时已是怒不可遏。

  “还是那句话,有胆量你就在此动手,楚某可不知会在此城逍遥多久。”楚寒淡然道。

  “想当缩头乌龟?玄某可没胆量在此动手,若是你有胆量,就随我上生死台!”

  其实,若是红袍少年宗门内极其疼爱他的那位长辈在此,和南郡城主交涉一番,掳走楚寒这么一位没有背景的低阶修士,本不是什么难事,但由于他此次是在得知沈梦璃在此后,才偷跑出门的,所以身边本就没有高阶修士跟随。

  而楚寒要是真赖在这南郡城中不出的话,那他对楚寒还真是毫无办法,这才不得已的想用激将法,想激楚寒随他前去,只要上了生死台,那他就有诸多手段可以施展了,更有信心将楚寒直接灭杀。

  “生死台?阁下的小命不值钱,楚某性命可金贵的很,实在没有兴趣陪你玩这种把戏。”楚寒当然看穿红袍少年所想,讥笑着嘲讽道。

  “好好好,小子,有种你就永远别出此城,不然本少爷要你生不如死!”红袍少年此时是真的狂怒异常。

  “小爷我就是不出,而且还要每日去找梦璃逍遥快活呢!”楚寒又一阵的火上浇油,想激红袍少年出手,借助南郡城的力量除掉这个已经深深得罪,并且明显来头不小的大敌。

  可红袍少年并不傻,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丝要出手的意思,只是在听到楚寒直呼沈梦璃芳名之时,怒骂道:

  “住口!你是什么东西!梦璃也是你叫的?你知道她是谁吗!”

  “玄虚!”

  就在此时,还没等红袍少年接着说下去,便有一道不大却又不容忽视的清冷声音传来。

  只见沈梦璃带着许家二煞,自仙人居内款款而出。

  沈梦璃没有再理会红袍少年,径直走到了楚寒身边,轻呼道:

  “楚大哥。”

  而许家二煞却走到红袍少年面前,拱手一礼道:

  “玄虚公子。”

  这位名叫玄虚的红袍少年,看到沈梦璃对楚寒居然如此亲密,不禁目眦欲裂,却还是强忍着没说什么,转身便向远处走去,而那位白衣少年,此刻早已爬起,捂着断手,小跑着跟随玄虚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