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元魔录 > 第五章 路遇
 
  楚寒离开五日后。

  那座洞府外方圆数里一阵的光华流转,不多时,所有幻术禁制一一烟消云散,露出了本身焦黄的土地。

  此刻,一名身着紫袍的中年人,正面沉似水的盯着眼前洞府外那层莹白光罩。

  中年男子身形伟岸,方正的面容上留着三缕长髯,倒背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周身上下流露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

  忽然间,中年男子祭出了一件七八丈大小的铜锤法宝,自高空急坠而下,迅猛的劲道连带着附近虚空都发出“嗡嗡”的震鸣声。

  铜锤碰触光罩的瞬间,爆发出了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周围的石土也被卷成一圈圆形气浪向外扩散开来。

  莹白光罩忽明忽暗的闪烁了几下便“砰”的一声四分五裂。

  中年男子见状收了法宝,一挥袖袍,一道光华闪出,洞府石门连同四周岩体,便如同纸糊一般尽皆碎裂。

  不多时,男子便从洞府密室之内激射而出,放出庞大神识,在其所能感应到的最大范围仔细查找着所寻之人。

  就在其神识扫过楚寒曾滞留了片刻的某处之时,略微停顿了一下,便掠过的朝更远处探去。

  楚寒离开当日,曾在那处土地上遭遇了一只一级妖兽银蹄兽的袭击。

  那银蹄兽虽然等阶不高,攻击威能也不如何强悍,但不知被楚寒身上的什么东西所吸引,不断骚扰使其无法前行。

  楚寒本想以雷霆一击灭杀这只妖兽,奈何此兽竟然精通土遁之术,不得已费了好大功夫才成功将其斩杀。

  所幸耽误时间并不算太长,再加上距离当时已过了四日,自身以及躯体气息消散殆尽,不然被这位大长老锁定了逃遁方向,那其想逃出生天可着实千难万难了。

  而中年男子方才进入洞府后,敏锐的发觉到了一丝魔气和一股使人从心底里生寒的气息,其猜想寒姓修士或许偷偷修炼了某种大威能的魔道功法,但心中又隐隐觉得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其将神识扫遍了自己所能触及到的范围,在毫无结果之下,思索了片刻后冷哼道:

  “不管你是修炼到紧要关头而无法奉召,事后惧怕本座问罪而逃,还是出了何意外,既然魂牌未碎,那么不论你藏到何处,本座也要将你揪出来。”

  说罢,便化作一道虹光,朝着远方破空而去。

  ······

  而此时的楚寒,正奔向一片密林,进入其中,脚步却不觉缓了下来。

  其举目远望,翠绿的林海连成一片,花草树木郁郁葱葱,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草木芬芳。

  阳光也如一缕缕金色细沙,穿过层层叠叠的枝叶,洒落在芳草之上。

  楚寒却无心欣赏此处美景,翻手拿出一本册子,仔细的看着什么。

  “不错,这里就是南戍丛林,穿过此处,不久就应该到南郡城了。”

  楚寒收起地图,在丛林之中疾驰了一阵,忽然三道黑影接连从其身旁不远处快速掠过。

  “咦”。

  一道轻咦声在最前方那道黑影之上发出。

  随后三道黑影尽皆停了下来,现出两男一女三个人来。

  靠后是个俊朗青年和一位貌美妇人。

  青年一身华服,手持折扇,一副浊世佳公子模样。

  妇人身着洁白宫装,秀发高挽,一双媚眼勾人心魄。

  最前头一人,却是个一袭道袍的中年道士,身后还背着一柄桃木剑。

  楚寒一看三人全都停下脚步望向自己,警惕之心大作,神识一扫,发现那三人竟全是修士。

  华服青年修为和其差不多,炼气期六层的样子。

  貌美妇人修为稍高,大概炼气期七层左右。

  而最先发现他的那名道士,一身修为异常浑厚,以达炼气期八层巅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踏入九层之境。

  楚寒心中暗道不妙,若这三人有什么心思,对其出手的话,恐怕其真的毫无招架之力。

  旋即其心念一转,抱拳施了一礼,率先开口道:

  “在下楚寒,不知三位道友在此驻足可是有事?若真如此,在下这便速速离去。”

  “哦,原来是楚小友,贫道三人只是途经此处,看到小友独行,想要结交一番罢了。”中年道士自然看穿了楚寒心中所虑,面含微笑的温和道。

  “贫道法号云合,乃是前方南郡城一介散修”。

  云合道人先是自报了一下来历,接着又指了指身旁青年介绍起来:

  “这位是苍云山穆家穆华贤弟。”

  华服青年微然一笑,双手执扇抱拳,冲楚寒点了点头。

  “这位是……”。

  “奴家江怡,来自清风谷江家,见过楚小哥。”貌美妇人出言打断云合道人,敛衽一礼后自行介绍起来,说着还媚眼如丝的向着楚寒轻眨着眼睛。

  楚寒此刻哪有心思注视江怡抛来的媚眼,急忙抱拳还礼道:

  “云合道长,江仙子,穆兄,在下有礼了”。

  其实楚寒何曾想结交什么人,更何况还是几个半路杀出的不知根底之人,谁知道他们暗含着什么鬼心思。

  元烨传授其功法前,最先告诫其的就是,修炼一途,无论天赋多高,所修功法多强,法器法宝多犀利,都逃不过弱肉强食这一铁则。

  修士间动辄斗法厮杀,取人性命,杀人夺宝之事更是层出不穷。

  不论魔族、龙族,还是人族、妖族,或者其他大大小小的种族,强者为尊,便是最高法则。

  而想成为强者,最重要的便是活着,而活下去的基础,就是在没有足够实力之前,小心谨慎,尽可能的避开一切潜在的危险。

  所以楚寒此刻只想早日赶到南郡城,尽快了解一下修士间许多其不懂的东西,打探一下滋补神魂之物的品类。

  还有储物戒内那些玉匣玉瓶内的材料丹丸,到底是何用途,最好再用其余杂七杂八的东西,换些可以精进法力的丹药,然后找一处隐蔽之所,静静闭关修炼。

  而眼前三人,穆华和江怡并未给其太大压力,只有那云合道人,似乎有意释放出了一丝灵压,让其深感此人绝难对付。

  所以楚寒心底极不情愿,可又不得不拱手一一还礼。

  云合道人神识早已将楚寒里里外外扫了个遍,观其年纪轻轻便有炼气期六层修为,而且衣着谈吐皆是不俗,手指之上还戴着寻常修士难得一见的储物戒,便以为其是哪个宗门或者大家族出外历练的子弟。

  再有方才神识扫过楚寒之时,竟有那么一刹那,使其蓦然升起一丝心惊之感,云合道人不知这丝感觉从何而来,只猜想或许是楚寒师长赐予其的大威能保命之物,所以对其也不敢过分小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