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大山孩子集 > 第七章 生命的境界
 
    假使这个世界是给我们用来玩耍的,那么我们是否会在生命的高度中给世界一个奇迹?在有生之年为生命而追逐,或者我们只是为了观赏生活的境界……

  有些人、有些事可以瞬间抹掉逃脱背后的凌乱,于是开怀在烟雾迷惘的路途之中。而有些人和有些事总会自己一生的牵绊,冥冥之中定格了所有的空域,任凭你怎么摸索始终也难以逃离这些红尘中的平凡,于我们的欢乐抹平一地,或是交集着一处不可勃发的悲伤离合,这便是生命。

  生命是无知的,因为我们每个人本来都很平凡,如果说我们可以用话语来表达什么是生命我想本来就是不可言喻的。因为生活有太多的评论来演绎着冰粉色彩的这个世界,尽管生活教会了我们许多东西,却也难以抵挡生活与人们的关系。——“幸福和欢乐是生活的表面,悲伤与痛苦才是人们的本来。”

  只是,我们笃定了生命中给的迷茫,冲破了围墙的枷锁而努力的去生活。

  无意之开始体会这句话的含义,于是想着是否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思考生命给我们带来些什么。

  不过,大千世界人们只知道生命境界自我体验,却不知这种境界给我们的额外奖赏。我也不知为何人们都会去寻求这个高度,但是人们确实是难以控制欲望的衍生,总会在一个境界之上走着那些不平凡。而我们生命的境界像是人们的矛盾,只是矛与盾的相遇那一场。

  「生命给了许多奇迹,我们都用它来生活」

  你眼角的措辞出卖了期望已久远处的风,是它把你弄得泪流满面所以就有了现在的僵局?

  田野边的花花草草摇晃了情绪,不知为何他们开始走向了自己的生命。而你,在踏步繁华墙角的那一刻,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此生的流年阅数,只是后来、后来才发现你早已经远离了大山之下的生活。

  风吹的眼角是你泪滴搁浅的故事,生命给了你许多奇迹,你用奇迹来生活。

  1、生命的延续

  不止不休的脚步是否要继续?

  停驻这雕刻般的寒冷情绪

  在无言以对的岁月了沉淀

  恰似流水一样让结局永垂不朽

  然后,在季节的源头恣意放纵

  了结为我余生留下的脚步痕迹

  四周泥泞包裹着华丽外壳

  无名之处的端倪衍生了孤单

  似乎一开始注定是一种漂泊

  而漂流在人为何针扎在痛苦之中?

  谁,就这么放弃延续生命的存在

  是多少年的梦想追逐演变?

  是你我停不了的脚步前行

  是你我历经的风雨霜雪

  这种遥遥无期的选择怎么会是一生的牵绊

  在流云的顶端寻找命运的归属

  我生下来本就有的牵绊

  这也是生活强给的孤独

  所以,一开始就相信了命运的存在

  尽管余生是那么的多余……

  2、山岩下的种子

  萌发的种子开始在梦里针扎

  梦是个什么东西呢?

  当然我不得而知你怀揣着什么梦想

  我命运的归属早已消散在梦里

  而人生只是幸福和美满的表面

  不知历年的苍茫和幻想如何

  悲伤和痛苦才是生活的本来

  3、如己如已

  诺言天荒地老的曾经容颜

  流云的爱退却后变迁

  早复一日的流年刻模成血

  如己如已的诺言是否还继续?

  所有的花草鱼虫世界沉默

  天地恩赐的奖赏难以颜容

  阳光给了我们什么

  为何眼里回应你的不是希望

  在这四季的歌声里多舛荡漾

  来年?依然衷述情肠

  4、让我沉迷你的梦

  ——还想着频乱不言的昨日琐事,

  还是难以忘了昔日的温存情怀?

  浑然不觉你在我世界里潇洒已久

  我不是到命还在延续着什么

  是什么牵绊了这开端的历史

  在醒后的苍穹之下窒息了世界

  是否?我只是路过的一只盛放

  只开始着这个梦的源头

  是这还没有醒来的愿望跳投

  还是只为了完整的结局了结

  5、玩笑生活

  相遇道无言,寸草寸生年年,繁华转身不见?

  相知切无言,花开满地绵绵,今朝酒醉无牵?

  相爱忌无言,踏土几步炎炎,昨日忧伤重现?

  相守莫无言,落叶漫天连连,年华病过无念?

  「生命给了多少奖赏,我们都忽视了它的存在」

  你耳朵听到的语充满了欺骗,在世人的周围之中播散了许多谎言。因为人们荒诞的凡尘泱泱决立,在没有去恭维它存在与否的价值是不是值得欣赏。

  所以不知何时开始不再关注人们是否会对世界有最好和最坏的评价,就算在荒漠的年轮里硝烟战火不可磨灭,也只不过是世人自欺欺人的结局。如此,而已……

  生命本来就给拉我我们许多的奖赏,在生命的境界里根本不在乎我们会对它做出什么贡献。

  它就像水一样,时而温柔让你不舍唾弃,时而疯狂又让你胆颤一生。

  如果说是自我忽视了生命的存在,那么生命无论放在何处都是无从意义。当然它可以给我们开许多的玩笑,总会在不经意之间横空一道巨响让人防不胜防,但同时他也会对我们微微而笑,在许多时候给了人们温暖和向往,让流年掀起股股热潮,像含花待放一样满丛芬芳。

  然而,我们就像这花一样,从开始到结束经历着这些无可逾越的过程,相望在生命境界的江湖之巅。

  1、微尘

  古刹棱角矗立这封化已久的恩怨

  绘画的情绪惹了历史的尘埃

  不知为何相遇在倾斜的古都之上

  你演绎着生活微秒细节

  我错觉感受着温暖的表演

  如果是你倾斜了我的思绪

  为何?你又像微尘一样,触手可及

  ——那次偶遇你偶然的表演

  细雨飘杂着孤独孤倾下,在无声息的季节里默哀

  我相遇在你转角一处欢喜,像流云一样时而宁静

  微妙语言是恒温多年来的快乐,像你一样沉醉

  像我一样痴迷,痴迷着红唇过后的余味

  于是,总有那么一种丧心病狂想厮杀的冲动

  在转折不是转折的世界里悼哀撩人于世

  2、忘记的劫难

  逃离远处大风作祟的生活

  向往,是在高空飞翔的自由

  然而粉身碎骨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像是注定了的一样

  在缘起缘灭的地方残殇

  难以启齿的辩解是什么?

  我寻找的不是忘何时归属

  是变迁的死亡如何继续

  而在你膜拜的繁华身后

  早已忘记了忠告的诺言

  ——欲念的耳朵

  3、疗伤

  就这样默默的将你淡忘

  只会偶然记起情长

  就这样默默的自我疗伤

  只是偶尔念读和凝望

  就这样分道扬镳爱了一场

  就如此默默的远航

  就如此记在心上

  ……

  4、祈祷

  ——这个世间总会有一个人为你祈祷

  而总会有一个人将你遗忘

  会有一个人让你感受久别重逢的温暖

  他会为你祈祷,虔诚箴言用心的祝福

  在那一刻里安放着自己的尘埃中欢喜

  而那一刻却无从心锁的嫣然自得无故

  在最后的那一刻才愕然回首自诩尐轮

  「生命笃定了许多迷茫,我们会用一生的时间来解围」

  或许每个人都已久开始了自己的生活,为期待已久的画面而刻苦的奋斗,在自我的世界和世界的世界里完美或不安分的滑翔。

  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向往着美好和幸福的空间,在很多时候幻想着眼前乍现的风景;我们每个人都一样为了生活的自我领域高度,可以在那个世界里安放紫的青春和历史。

  然而,我们每个又都不一样,所有的宣泄和表达都在雕刻着岁月的轮廓,像风霜茁茧的历程中描述着难以想象的面容。

  所以,很多时候总会刻意为自己做一个赌局,宁愿辉煌这一刻也不会保留全尸,而后在经历着沧浪的尐度轮回中迷茫,在磨难中慢慢成长,在成长中渐渐老去……

  或许这些会是我们不经意之间脑海中描绘的画面,就像渐行渐远的笔直道路上徒步,刚开始觉得很慢,但走着走着不经意回头才发现其实我们已经走了很远。

  生命给了我们意想不到的不可预料,又给了我们一颗不残缺的内心去想这个世界。

  正如我们——很多时候,我们明知道会输得很惨,可就是因为一颗不甘的心而选择了飞蛾扑火,在最后的头破血流才恍然大悟,原来生命给了我们许多奇迹,也给了我们一个赌局。

  或许,这就是生命故意强加给我们的赌局,我们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解围。

  「允许你走,允许我来」

  你狂放的倾城表演

  与我的窗台前

  难舍别恋

  曾经谁说过不用流泪的眼

  凝殇在纬度缺角成往日云烟

  在最深沉的你的影子里

  追忆如海市蜃楼涌现

  定格许久在天空流云

  滑过生命痕迹

  徘徊了多少年月的沉淀季节

  你轮转了满地尘埃

  我记着如诗画面

  就像是诗一样

  续写着春天繁峙一帘

  笑容狰狞着我面孔的梦魇

  在什么地方

  开始回想朝暮从前

  请允许我的纠结

  是山脚拐处留恋

  你繁花落尽过后的是哪一年

  我是等着惊鸿一瞥后述说的语言

  正如你远去的踪影消灭

  正如我想让世人都知道

  我爱你……

  ——倘若偶然恰到好处,我便是你的晴天

  谁安稳那抹嫣红嘴角的寒温

  让凛冽的岁月奖赏我们恩暖

  熬着季节煽动的冷风触来

  谁在桥头一方等待

  那年谁说微笑上扬的嘴角含花怠殁

  是你错过今日的良辰美景,错过了月圆的初衷

  我走了,让岁月埋没我和你的历史践踏成殇

  寒冬走了,是惶恐不安的状态惊吓了所有故事

  冬天就这样过去了,春悄然而来

  我们视野呈亮了方圆寸土

  慢慢地,满心欢喜了一个世界埃尘

  如流水一般,东流不可收拾

  宛若心头的那一团火,正在释放我们的青春

  就是这样,我们风华正茂

  开始了快乐与烦恼的青春年华

  于是,我在远处定格了你的线条

  在炎夏里饱享季节越过后的变老

  悲秋让人诚惶诚恐,它也是偷偷而来的

  乔木、落叶,叶黄……

  它告诉了我年轮的哀伤与欢乐

  于是,我开始改写宣纸上的笔迹

  用心的为你绘画细致的眼角

  让各种姿态完肤得体,让我请问这你嘴角

  季节岁不显老,而我们的皱纹渐渐被埋葬

  就像四季一样,谱写着生命的骗子我们不可逾越

  慢慢的,我们仿佛可以听到生命的碎片声响

  而我们渐渐地明了生活的轨迹如何去处

  像是远望这孤灯世界里,只剩下孤单声韵

  而它又告诉了我们,生命笃定了许多迷茫

  我们将用一生的时间来偿还……

  唯一值得用语言表达的可能只有生命?只是我们的有生之年太过于短暂,如果能从人类的开始一直延续,或许这个大我的世界就不会消失。

  不过,对于这些都是太过偏激的舆论,人总会在死忙的瞬间消失了所有踪迹。生命本就是一直在延续,不同的是在于我们内心平衡不了这些平凡。

  于你,笔下挥洒不了所有的故事;于我,写不尽流年的风华方泽海域城池,大山湖泊与凡尘的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