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顾唯城唐心 > 第15章 畏罪自杀
 
这场沸沸扬扬的贪污案开庭前两天,前任市长畏罪自杀。

唐心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狠狠的愣了一下,她不觉得一个爬到那么高的位置上的人心里会那么脆弱。

那么这件事到底是顾唯城插了手还是白少亭插了手呢,唐心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无论是谁动手这件事都不会是什么好兆头。

两天之后唐心在电视上看到了一条新闻,唐氏掌门人将要捐出一半家产给慈善机构.........

唐心心里咯噔一下,爸爸为什么突然就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她不是心疼那些钱,她只是突然涌上了一点儿不好的预感,这么大的决定很显然早就想好了开始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宣布这件事?

她打电话过去,那边冰冷的语音提示电话已关机。

她顿时手足无措,想都没想直接给顾唯城打了电话,几乎是刚刚打过去电话就被人接了起来,唐心咬着自己的拳头深深的吸气,语无伦次的说了这件事。

顾唯城在那边儿一边安慰她,一边吩咐自己的秘书给唐氏公司那边儿打电话。

或许是男人低沉舒缓的声音起了作用,唐心的心绪渐渐的平稳了下来,五分钟后那边儿传来消息唐氏公司的电话打通了,但是唐白拒绝跟顾唯城说话。

唐心心中的石头落了地,自嘲的笑了笑自从怀孕后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了。

他们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对方的呼吸声,浅浅的呼吸声通过电话送到另一个人的耳朵中缠绵的不像话。

唐心轻声道:“订婚时间快到了吧!”

顾唯城道:“大后天,糖糖你要相信我。”

唐心道:“你想假戏真做吗?”

顾唯城道:“我连假戏都不想做。”

唐心笑了一下挂了电话,嘴角有点儿得意地笑,想骗我?做梦吧,想让我听话?除非我不姓唐。

唐白把电话打过来,还是那么温柔的慈爱的话语,以往会觉得唠叨的唐心现在只有握着话筒傻傻的笑。

唐白说,糖糖,别人不要你的,爸爸永远都要你,唐家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唐心说,爸,只有我不要别人的份儿哪有别人不要我的份儿。

唐白笑道,死丫头,哪天爸不在了你可怎么办啊。

唐心说,爸爸说过要长命百岁一直陪着我的。

唐白在那边儿笑的合不拢嘴。

接下来的两天唐心能明显感觉到有人跟着她,但是跟踪的人似乎没有什么恶意,唐心眼珠子一转就知道是谁搞的鬼了。

顾唯城为了让她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儿也算是费尽心思了。

可是这点儿把戏在唐心这儿什么用都没有。

唐心曾经学过擒拿术,趁那两个人不注意的时候两招就拿下了这两个大汉,把人五花大绑扔到了仓库里。

可怜那两个人做了那么多年的保镖没出过什么差错,竟然栽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手里,根本不管什么雇主的吩咐,索性大叫道有本事咱们面对面的来一场。

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吧,唐心啧啧两声一板砖把两个人砸晕了过去。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新娘看起来贤良温顺,新郎卓尔不凡风度翩翩,伴随着婚礼进行曲两个人款款走来。

搀扶着新娘的是白少亭本人,他是为了表示对顾氏的重视不得不亲自过来。

大家都明白这场婚姻是为了什么,不过是因为白少亭这个人能让顾氏起死回生罢了。

顾唯城握住了沈恋的手,白少亭说:“我这女儿可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

掌声想起来。

顾唯城点点头,他想起了当初在娶唐心得时候,因为是隐婚没有多少人参加他们的婚礼,在接过唐心的手的时候他却紧张的冒冷汗,他知道他答应的是什么。

他知道唐白同意把女儿嫁给他,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所以他回答的郑重其事,他知道自己的话分量有多重,有多真。

他的脑海中一直在回放当初结婚的时候的每一个流程。

事情已经过去了四年,可是他现在仍然能会想起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甚至每瞬间的心情。

神父问:“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他当然愿意,他从小就把这个女孩子当成另一半来看待甚至没有把对方当成妹妹的迷茫期,他想要的从来都是她。

他费尽心思的赶走她身边的每一个异性甚至同性,他要他的眼睛看到的都是他,不管她变成了什么样子,他都要她的目光中看不到别人。

唯一遗憾的就是大学时他曾经被人算计差点儿失去她,可是那又怎样,唐心必须是属于他的,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

他抬起头,引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脸,那张脸不是他的小姑娘。

“不愿意。”

几乎是条件反射,拒绝的话脱口而出。

但是没有人去关注他了,他们的目光聚集在了门口出现的女人身上。

门口的女人逆光而立穿着一身白色婚纱,手里拿着捧花,摆明了要抢男人的架势。

“他不愿意。”唐心重复了一遍,笑语盈盈的走过去。

沈恋目光狠狠的盯着她,尖利的指甲扣进了掌心。

观众们还处于震惊中回不神来,要知道抢婚这种事情在影视剧受那个虽然用烂了,但是现实中可是堪比大熊猫般稀有的存在啊。

大概是抱着八卦的心里观众们眼睁睁的看着唐心走上前去给了顾唯城一巴掌。

顾唯城示意她赶紧离开,唐心又立即甩了他第二巴掌。

她瞪大眼睛看着顾唯城道,我唐心绝对不是躲在男人身后的废物,我要与你比肩作战。

顾唯城立刻甩了她一巴掌,但是在唐心发作之前一把把人搂进怀里,拍着她的后背道:“糖糖.......”

沈恋给台下的人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人上前来拉唐心,但是被唐心一脚踹了下去,她拿出了一个红色的本子道:“各位看清楚了,这是结婚证。”

翻开之后赫然是两个人的大名,唐心,顾唯城。

众人唏嘘不已不明白这两个人是要搞什么?

白少亭的脸色黑的不能再黑了,他倒是不在乎他们婚姻是否属实,他在乎的是今天的面子都要被丢光了。

“沈小姐,四年前我能做到的,今天我也能做到。”

“唐小姐今天你可不一定做得到,唯城一定不知道四年前发生过什么吧。”

沈恋最后的底牌就是这件事,她不惜与唐心同归于尽。

她希望在唐心连上看到一丝慌张,但是没有,唐心仍然在笑,细白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捏着饱满多汁的花瓣,很快就有艳红的汁液滑落下来。

唐心笑:“四年前发生过什么啊?我的公公婆婆死于车祸?还是你的孩子胎死腹中?”

沈恋颤抖着手,目光求助的看向台下,白少亭拄着拐杖站起来,声音威严,说出的内容确实赤裸裸的威胁:“贤侄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要本末倒置啊!”

顾唯城道:“白爷您的恩惠,顾某一直铭记于心,唐心,下去!”

唐心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唯城:“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下去。”

“你敢骗我?”

陆景一步跨上台,一边儿对大家道歉,一边儿拖着唐心下去。

唐心转身就看到了沈恋得意洋洋的目光。

婚礼继续进行。

“糖糖,你一个孕妇就不要过来胡闹了好不好?”

“我没胡闹,他明明答应我跟我一起并肩作战的。”

“我的姑奶奶,他要是需要你做这种事情还是个男人吗?”

他们刚刚走出教堂大门,就听到了里面一片哗然,桌椅板凳的移动以及女人得尖叫声,间接还有枪声。

唐心问:“里面有妇女和孩子你们就动手了?”

陆景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他接着说:“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宾客,都是K的人。”

“他果然还是动用了那部分力量,他曾经说过永远不会低头永远不会用这些人的,是我的错。”

顾家祖辈根本不是靠什么正经生意发家致富的,所以他们世世代代都有这部分权利可以继承。

男人对权利得追逐简直是天生的,每一个继承者都在暗地里扩大势力,他们享受这种开拓领土的过程。

可是轮到顾唯城的时候,不能说他没有野心只能说他恨自己的父母也打心底里恨这一切,恨他得祖父,他曾经说过永远不都不会跟一个顾家人和解,所以他要让这部分所谓的力量自生自灭。

可是现在他为了唐心违背了自己的初心。

唐心当时的意思就是她可以用另一种办法为自己报仇,完全不需要顾唯城做出这样的牺牲。

当时得顾唯城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糖糖,如果我为你作出这样的牺牲,你会不会恨我少一点儿?”

唐心从来就没恨过他,她只是怨他,但是那点儿怨也早就消散了。

陆景道:“他也不是完全为了你,白少亭跟顾家本来就有仇,当年顾家老爷子挡了他得财路,两边儿不是火拼过一次两次了。”

唐心当然知道,她清楚顾家得每一棵树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那你知不知道,顾氏其实早就已经成了一个空壳子,就算是送给白少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陆景微微眯眼:“难道那个收购了顾氏大部分股份得人就是顾唯城自己?”

唐心笑:“变聪明了啊!”

陆大少爷没有为这一句夸奖的话感到开心,只是感到一阵阵的冷汗,这个人城府太深了。

能把白少亭坑了的人,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就只有顾唯城了。

不远处传来警笛声,陆景脸色一变,拉着唐心就跑。

唐心握住他的手腕:“不用跑,是我报的警。”

陆景一脸不可置信:“姑奶奶,你这是要把你男人一起害死在里面?”

“不,我要让他们同归于尽,唯城哥哥可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被逼婚我这个正牌妻子来救他还不行吗?我相信陆市长一定会明察秋毫的。”

陆景在心里哀嚎一声,想这两个人可真是天生一对,太腹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