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顾唯城唐心 > 第9章 不可避免的恐惧
 
唐心没想到进来的是沈恋,顾唯城显然也没想到,因为唐心很明显的感觉到了顾唯城那一瞬间的僵硬。

她微微笑了笑,顾大总裁啊,你该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办了是事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沈恋也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了一副这么香艳的画面,愣了愣,但是看清楚唐心得脸得那一刻,她的神情中还是出现了不可避免的恐惧。

唐心暗笑看来她给这个女人留下很深的心理阴影。

“表小姐也在啊,唯城,我们要带着表小姐吗?”

她明知道唐心的身份还是叫她表小姐,无非是在试探唐心有没有说那天的事情罢了。

唐心笑了笑,搂紧了顾唯城的脖子,声音甜腻:“哥哥,你们要去哪儿是啊。”

沈恋抢先道:“我们要去参加一个宴会,是白爷举办的呢,听说场面非常浩大。”

顾唯城声音冷漠:“别管我们去哪儿,你在家好好带着,别再乱跑。”

话是对唐心说的目光却看向了沈恋,沈恋被那目光看的心里咯噔一下,不禁想到是不是唐心说了什么,或者是顾唯城知道了什么?

但是待她仔细看去,那眼神中什么都没有。

唐心撇嘴:“哪里有家啊。”

顾唯城瞪她:“你要是在乱跑就把你送回唐家。”

“沈姐姐今天可要好好伺候哥哥啊。”

沈恋笑着说一定会的啊。

唐心吻了吻顾唯城的额头,捧着他的脸,目光痴迷:“那我等哥哥回来,有个文件需要哥哥签字呢。”

顾唯城抓住她的手:“别胡闹。”

“没胡闹啊,哥哥玩得开心点儿啊。”

沈恋脸色都要滴下墨来,心理嫉妒的要吐血,面上却只能配合得笑。

顾唯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沈小姐,抱歉我今天有点儿事,麻烦你帮我给白爷道个歉吧。”

“可是........”

“改日我登门拜访。”

沈恋看他一眼无可奈何的点了头,暗地里狠狠的瞪了一眼唐心,唐心翻了个白眼权当没看见了。

“你跟这个白爷很熟?”

“有点儿合作关系。”顾唯城很明显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唐心却忍不住担心,她怕顾唯城因为沈恋被白爷那个老狐狸利用了。

“为什么不去了?”

顾唯城无奈的看着她,之间在她脸上的纱布上留连:“因为有个小狐狸用离婚威胁我啊。”

唐心的脸一下子红了:“我不是威胁你。”

言下之意是她是认真的想要离婚了,顾唯城脸色有些难看,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所以我要留下来上你啊,直到你忘了这件事。”

“顾唯城你实话跟我说,你跟白爷没有什么太大的瓜葛。”

白少亭这个人心狠手辣,在黑道上摸爬滚打了数十年,没人敢动他,也没人斗得过他。

她希望他们所有的瓜葛也都围绕是沈恋这个女人。

“唐心你相不相信我?”

唐心语塞,相信他什么?相信他能斗得过白爷还是相信他是爱着沈恋的?

顾唯城你就是个瞎子,你看不到我有多么爱你,却宁可相信这一个婊子。

“如果你公司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爸会帮你的。”

顾唯城笑了,他揉了揉唐心的头语气宠溺:“谢谢。”

多少年没这么尴尬过了,唐心话都不会说了,只能紧抿着唇瓣。

顾唯城看着唐心脸上刺目得纱布,攥紧了手指,糖糖,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唯城哥哥一定会为你报仇。

“干爹........”

“啪——”

女人身体直接飞了出去,直接撞到了屏风,滑落下来时嘴角已经见了血,女人却仿佛没有痛觉般神色冷漠的爬起来。

“这点儿小事都做不好还脸回来见我?”

沈恋嘴角扯出一点儿笑意:“我得到了一点儿东西。”

男人年纪已然不轻,但是戾气很重,那是用鲜血浇灌出来的气势,一双眼睛如鹰隼般锐利,唇薄如纸。

那双手接过那一张纸看都没看直接撕碎,冷哼一声:“蠢货,你真的以为他还信任你?让你拿到那么重要的东西?”

沈恋脸上闪过不甘心:“干爹——”

“如果你再聪明一点儿四年前就不是那种下场了。”白少亭闭上眼睛慢慢道:“不过这一次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把姓秋的卷了进来。”

沈恋低下头,眼睛里满是仇恨。

.........

没有人想得到唐心还是想要离婚。

陆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口咖啡就喷了出去:“你还想离婚?难道你真的不爱他了?”

唐心淡定的擦着喷到自己身上的液体:“是啊,我不爱他了。”

“你敢立刻嫁给我,我就相信你的话。”

天知道陆大少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都要跳了出来,结果对面的死丫头愣了足足半分钟之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开什么玩笑,陆大爷,你为什么非要相信这个?”

唐心抹去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她自己都不相信这样的话,如果可以的话她也好想找出不爱他的证据来。

陆景骂了一句脏话,咬牙切齿的喝光了滚烫的咖啡,那股热流差点儿让他跳起来。

“景景,我不得不离开他了,你知道我........”

她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笑容一尘不染,让陆景一阵恍惚。

他拍了拍胸脯还好这丫头没有多想什么。

“糖糖,其实每个人都多少有点儿心理问题,你不要想太多了。”

“陆景,我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你不用安慰我。”

陆景语塞:“糖糖——”

唐心轻握着咖啡杯,目光望向窗外,窗外是行色匆匆的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的。

她转过头认真的看着陆景,眼底有笑:“你知道吗?我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心都要跳出来,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心痛的要死,每一个晚上我都辗转反侧需要借助安眠药或者酒精才能入睡,可是现在好像安眠药都不行了,我好怕哪一天就醒不过来了。”

唐心没有哭,但是陆景却觉得她哭了,泪水流进了心里,因此他也就知道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让唐心转身看他一眼了。

可是奇怪的是这个认知并没有让他感到难过,他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如果我死了,我不能忍受再也见不到他,景景你明白那种感觉吗?”

陆景不明白,就算是是对唐心的喜欢也只是喜欢还没到那种思念成疾的程度,他从来不觉得一个人会对另一个人有那么深的感情。

暮的想到一个词,情深不寿,多么残忍。

唐心目光落到了那一杯一口没喝的咖啡上,神色柔和:“景景,你相不相信我离开他也可以过的很好?”

陆景不相信,但他还是配合的点了头。

不但配合的点了头,还被迫答应帮助这个小魔女满世界的逃命。

顾唯城满身杀气的站在那辆限量版的跑车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落地玻璃窗后面言笑晏晏的两个人,手中的文件几乎被捏碎。

随行人员冷汗抖落下来了,他们搞不清楚这位喜怒无常的总裁究竟在看些什么,或者在思考些什么。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不明白大家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顺着总裁的目光往那边儿看去,眼睛一亮惊呼一声:“哎,那不是唐经理吗?”

众人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打破尴尬的话题,纷纷符合,开始把话题往唐心身上引。

有人说这个唐经理年轻貌美能力出众,有人说唐经理被一个高富帅追,有人说唐经理似乎被人包养过.......

那个小姑娘羡慕的说,那天唐经理被一个捧着玫瑰的帅哥拦住,本来一开始唐经理是拒绝的,但是那个帅哥太霸气了上去就把人强吻了,然后一脸娇羞的上了跑车,这简直就是偶像剧才能出现的情节嘛。

顾唯城冷哼一声,把那份文件甩到人事部经理脸上:“给我把唐心开了。”转身指着那个小姑娘:“还有她。”

人事部经理一脸懵逼的看着总裁伟岸的身影慢慢远去,捂着自己的脸到道:“总裁是认真的吗?”

鉴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免费的劳动力唐心一点儿没客气,一下午恨不得补回了四年的东西。

或许购物真的能让女人心情好,唐心心中的郁结少了一点儿,一开心还给劳动力买了一支雪糕。

陆景几乎是哭着谢主隆恩的。

好不容易送走了那位大佛,一转身就撞到了顾唯城,陆景简直欲哭无泪这俩口子是要玩死他才肯罢休吗?

顾唯城好整以暇的看着狂喝水的陆景,等他喝得差不多了才开口:“我们顾氏遇到了点儿麻烦,希望陆先生能帮我们一把,这个恩情我顾某一定会记在心上。”

陆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说这个啊,条件反射性的啊了一声。

顾唯城敛眸,气度沉稳:“跟唐心无关。”

陆景笑了笑,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整个人的气势一变:“你确定跟糖糖无关?”

顾唯城点头。

陆景在心里说好险好险,还好他之前留心过这次顾氏的这个所谓的危机否则他一定要栽了。

这男人太聪明了,他明明提到了唐心却又说跟她无关,红口白牙的提高了可信度。

“那我就不能帮你了啊,再见。”

“陆先生,陆叔还在家等您的消息呢!”

陆景刚刚挪开凳子的屁股又坐了回来,,双腿交叠:“顾唯城你真的很聪明,可是你不知道糖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的妻子想要什么就不用陆先生操心了。”

顾唯城的手子桌子底下交握,他知道唐心想要什么,她想要远离他,这样的要求他怎么可能答应?

当年的他用尽了手段把人拐上床,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手?

“好,算我多嘴了,如果哪天糖糖不见了你可别来找我。”

“不可能有那么一天的。”

陆景冷笑一声:“我也这么希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