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的剑渴望鲜血 > 110.际遇无常
 
  从姜筠的反应来看,这位萧山剑派真传弟子与熊萍萍的关系不只是相互认识那么简单。

  两人之间肯定有些故事。

  许非眨眼间脑补出一大段江湖儿女爱恨情仇的老套情节。

  虽然心里有点好奇,可他不是喜欢八卦的人,既然姜筠没往下说,他也就没再追问,而是将目光转向站在萧山剑派真传弟子身旁的两人。

  左边那人身穿一套黑色练功服,发色乌黑,身形笔挺,双目炯炯有神,怎么看都不像是上了岁数的人,但他脸上深入沟壑的鱼尾纹和法令纹暴露了他的真实年龄。

  右边那人穿着复色格子衫、深色牛仔裤和灰色运动鞋,背了个双肩电脑包,拖着一个大号行李箱,看年纪他不过四十出头,可发际线已大幅后退,头顶几乎秃成地中海。

  就在许非猜测两人身份时,教练转头对这边说道:“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马宝国马教授,冀州武术协会副会长,南都大学体育学院客座教授,南都警局特别顾问。”

  “这位是施瑾瑜施先生,萧山剑派当代掌门亲传弟子。”

  “这位是……”

  施瑾瑜替教练为那名身穿格子衫、牛仔裤和运动鞋的半秃男子做出介绍:“梁涛,我师弟。”

  “噢!失敬。”教练朝梁涛行抱拳礼,尽管极力掩饰,还是没能藏住心里的惊疑,毕竟从外貌来看,梁涛至少比施瑾瑜年长十岁。

  大概是看出他的惊讶和疑惑,梁涛开口解释:“我四年前才开始练剑,入门最晚,辈分最小。”

  教练更加惊讶。

  看梁涛的岁数,大约四十出头,四年前也该有三十五六,到这个岁数才开始练剑倒不奇怪,人近中年,总会找个兴趣爱好,或是当作精神寄托,或是当作宣泄压力的渠道,譬如他那位老同学,以前是羽毛球运动员,退役后就玩起了全甲格斗。

  可是,到这个岁数才开始练剑,还能拜入萧山剑派,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施瑾瑜笑道:“我这位小师弟天赋异禀,根骨清奇,比我更胜一筹,只可惜他从小学编程,从没碰过剑,直到四五年前,我才在无意间发现他的天赋。”

  “师兄,不可惜。”梁涛洒然一笑,“种一棵树最好的时机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不管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开始了就不可惜,人生没有弯路嘛。”

  施瑾瑜瞥了他一眼:“头发还没掉完呢,别学和尚说话。”

  听到这里,教练不禁有些唏嘘,据说程序员大多在三十五岁之后考虑转型,但想来这位梁先生自己都想不到他会摇身一变,成了萧山剑派真传弟子。

  人生果真是际遇无常。

  另一边,许非时刻关注着身旁众人的表情,他注意到在教练提到施瑾瑜的身份时,窦欢和周国斌神色骤变,这让许非感到奇怪。

  昨天夜里,许非用手机搜索过萧山剑派,可他一连看了几页搜索结果,只看到萧山旅游景点介绍、萧山游行攻略、萧山景区评价和一部名为《萧山隐士》的纪录片,纪录片采访、介绍了一百多位逃离城市,隐居深山的隐士,但这些隐士的故事与萧山剑派毫无关联。

  因此,许非想当然地以为,只有姜筠和熊萍萍那个圈子里的极少数人才知道萧山剑派,可从窦欢和周国斌的反应来看,他俩显然也对这个名号有一定了解。

  “看来还真是我孤陋寡闻。”许非心想,之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向李解请教一番,认真学习搜索引擎的正确使用方式。

谷</span>  这时,教练朝许非递去眼色,然后朗声说道:“都别愣着了,窦欢,带他们去更衣室,抓紧时间把衣服换了。”

  “好!”窦欢兴奋极了,嗓音微微发颤,他没有立刻带队去更衣室,而是凑到教练身旁小声说道,“要不,我让杨鹏飞、钟文彬他们也翘课过来吧?挂科可以重修,高人指点的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要是我不喊他们过来,他们得恨我一辈子啊。”

  “也行。”教练点了下头。

  “谢谢教练!”窦欢眉飞色舞,朝周国斌和许非等人招手,“来,跟我去换衣服,拿装备。”

  到了更衣室,许非动作麻利地换上姑姑为他定制的剑道服,很快引起了窦欢的注意。

  “咦,你这剑道服不错啊。”窦欢围着许非转了一圈,两眼发亮,“哪买的?”

  许非正想给姑姑的网店打个广告,就听见曹一鸣大喊一声。

  “卧槽!你们快用手机搜索‘施瑾瑜’这个名字!”

  陈小小和吴子轩反应最快,他们围到曹一鸣身旁看了眼他的手机,用不同的语气喊出相同的话语。

  “卧槽?”

  “卧槽……”

  看见他们的反应,许非好奇地拿起手机,搜索施瑾瑜这个名字。

  之前教练介绍时他就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过,搜索页面刷新后,他才恍然大悟。

  施瑾瑜,冀州数学天才,十六岁以满分成绩摘得国际数学奥赛金牌,保送华大数学系,十八岁转攻计算复杂性理论,最后在毕业前夕突然决定退学隐居,彻底消失在公众视线中。

  当年施瑾瑜退学隐居的新闻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一度引起广大家长对儿童心理教育的高度重视,让许多所谓的育儿专家赚得盆满钵满。

  那年许非才八岁,十年时间过去,他早就把这起轰动一时的新闻忘得干干净净,直到此刻才想起。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搜索结果,许非深感羡慕。

  数学天才半路跑去练剑,练成了萧山剑派当代专门亲传弟子,这样的天赋着实令人艳羡。

  “老天真是不公平啊。”窦欢长叹一声,周国斌等人纷纷点头附和。

  许非没吭声,过去他是最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现在情况恰好相反。

  几分钟后,众人穿戴好护具,回到训练室内。

  陈小小、吴子轩和曹一鸣三人只是象征性地提起一柄竹剑,然后就站到一旁,周国斌则满怀期待地看向教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