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三十二章:李严落幕
 
  《春秋谶》有云,代汉者,当涂高也。

  尤其在黄巾起义之后,此预言更是广为流传。是故,先后有李傕、袁术图谋篡逆,如今曹丕篡汉,所用伎俩更是如出一辙。

  虽然在蜀汉朝堂上,不因言罪人,但像韩非子、商君书、管子等一类涉及君王权术的典籍,还是禁制臣子学习的。

  于是高建从向府离开,闲话道:“咱想多学些兵法,只可惜涉及管子篇章,向老先生不愿多讲,可是其中有什么忌讳?”

  黄崇讥笑道:“大哥有所不知,昔日彭羕被马超告发谋反,便是因为其人多学王霸之术,心大志广,才萌发种种事故。”

  言罢,还将庞统在时,品评众人的隐秘趣事一一道来,也不管什么忌讳。

  “今后咱们都注意点。”高建心中升起一股警惕。

  回到自家府上,玉秀瞧见郎君和弟弟归来,后面还跟着个大汉,当即重点灯火,到开灶烧菜做饭。她虽是个朴素持家之人,但现在家中钱粮尚多,就不再节省。而且高建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当然要好生侍奉。

  “罗飙见过嫂子。”那生面孔大汉倒也知礼,显然是个粗中有细的汉子。

  黄玉秀听了很受用,端上酒菜道:“大兄弟多喝两杯。”

  高建心中一动,让罗飙和黄崇坐下,笑道:“来,咱们兄弟不醉不归。”

  “喝。”罗飙粗豪答道。“咱们在军中一见如故,羽林军中的好汉,就哥哥你还算数得着……别的不说,下次北伐用兵时,可得带上某!”

  “还有我。”黄崇也凑热闹。“大伙一起在北伐中建功立业,光大门楣,只是曹魏势大,不可不慎。”

  高建无奈点头,道:“下次用兵,我把你俩都调到军中。”

  “黄兄弟说的不错。”罗飙忽然又开口道。“看这次北伐丞相用兵,便知想要建功,须得以少敌多,经历一场血战。”

  “我晓得。”高建接过话题。“敌强我弱,确实需要出奇制胜。”

  “两位哥哥,大凡用兵者,当以军情为先。”黄崇进言道。“咱们要建功立业,得先组建一个商号,贩卖蜀锦,积蓄钱财,打探消息。”

  “阿弟的意思是?”高建略加思索,放下酒杯,问道,“你说说具体要贩卖什么货物。”

  “在商言商。”黄崇道。“譬如,凉州的马匹、蜀中的锦缎,南中的陶器,只要将之连通起来,获利绝对不浅。”

  高建愈发觉得组建商队是个好主意。

  其实,他被黄崇说动,一是形势所迫,如今魏强汉弱,要出奇制胜,商队是个不错的路子。二是心中不安,自家毕竟与那些所谓的大汉忠臣不同,要是让诸葛丞相发现有异,铁定会被诛杀掉,就像是遗计斩魏延。

  晓不晓得什么叫三分天下诸葛亮,算无遗策?知不知道蜀汉为何能用一州之力威压曹魏?卧龙(诸葛亮)仲虎(司马懿),俱是能改易天下的绝代人物。

  譬如蜀汉朝堂,李严真要不开眼,妨碍北伐大业,收拾掉他也不过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然,这些话都无法明说,眼前嘛,还是喝酒吹牛的好。

  饮到酣处,黄崇醉酒忽然打翻一盆汤溅得高建满身都是,让他狼狈不堪。

  玉秀瞧见了,斥责弟弟两句,掏出手绢来给高建擦拭,心疼道:“好啦,好啦,你们既然都喝醉了,就各自去休息吧。”

  罗飙和黄崇哈哈一笑,先后离开,各自寻客房安歇。

  屋内只剩下二人,玉秀满脸通红,高建心思渐乱,美人以身相许,当此局面,自己又怎能无动于心?

  况且,她已是自己娶回来的妾室。

  事已至此,这日晚间,玉秀自是亲身侍奉,高建也理所当然然把这位玉秀美女变成了高夫人。

  正是:秀色可餐人如玉,花开时节六月初。春风十里婷袅袅,卷上珠帘宗不如。

  轻风拂晓,高建第二日居然觉得精神倍增。

  “阿秀,且在家中好好过日子。”高建笑语叮嘱,“我会尽快建功立业,让你享受荣华富贵。”

  “我只希望你和阿弟平安归来。”玉秀不再多言,看着高建和黄崇、罗飙三人远去。

  就在这天,高建等返回羽林军,开始全面戒严训练,只待北伐点兵。

  ……………………………………………………………………………………………………

  六月初十,下午时分,羽林军的大营里,旌旗凛冽,

  咚咚咚!

  忽然间,战鼓骤响,一队队甲士汇聚,有天子使者持诏书到来,宣告旨意。

  费祎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竟是尚书令李严的儿子李丰,面色惨白。

  “天子诏曰:……

  尚书令李严,诽谤丞相,图谋不轨,令羽林军将其拿下问罪。顾念李家子丰,为人忠厚,于国有功,免除李严死罪,贬为平民,发配梓潼!”

  “关兴!高建!着令即刻出发!”

  高建与关兴一道,点齐一千军士,往李家府邸而去。半个时辰后,忽然得报李严踪迹全无。

  “什么?”费祎大吃一惊。“李严几时外出的?”

  “尚书大人到城外军中大营去了。”在李家搜寻无果,赶到尚书台后,守门小吏战战兢兢道。

  李丰面色愈加难看,倘若他父亲造反,那就不是流放的罪名,而是灭族之祸。

  “从实讲来。”高建一把揪住门吏,喝道。“走了多久?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尚书去召集城外大军,说是奉诏讨贼,把尚书台的大小官员都带走了,只留下我们两个看门的。”守门小吏见到圣旨和羽林军,害怕到极点,把所致到的全讲了出来。

  “城外大营有多少军队?”高建反问,他决定要快刀斩乱麻。

  “常驻大军一万三千,还有两千北伐归来将士,全都是汉军精锐,现由马忠统领。”费祎咬牙一字一顿道,汉军调动凭借的是虎符。

  李严既然敢逃亡军中大营,必然也已经窃得了兵符。大伙都城一旦发生兵变,那就是巨大的政治地震,影响深远。

  费祎先是茫然,继而怒火中烧,喝令道:“关闭城门,戒备李严这贼子,调兵来勤王!”

  高建连忙打断他,大声道:“护军不必如此!须知,城外大军俱是汉家精锐,只要派出使者晓以大义,李严必能手到擒来!”

  就在这时,远远有人飞奔而至,却是城外军中大营主将马忠派人来报:“费护军!尚书李严说城中有人欲谋害陛下,邀我发兵攻城,还请速速决断!”

  费祎问的此言,不再犹豫,立即道:“关兴!你带五百军士去通知蒋琬,全城加强戒备,但不要声张!高建,李丰,你们跟本官去城外大营,我倒要看看他李正方有何能耐搅乱大汉朝堂!”

  高建大手一挥,罗飙大起令旗,五百羽林军扈从着费祎,向城外开去。

  ……………………………………………………………………………………………………

  “臣奋威将军马忠,拜见天子使者!不意李正方胆大包天,窃夺兵符,我已经将他拿下!”城外之行,出乎意料的顺利。

  高建护着费祎甫一抵达大营,宣告天子圣旨,居然就引发了马忠主动投诚,把李严扭送到帐前,尚书台其他官员俱都在列。

  “李严……”

  饶是高建在这之前认为此人不足为道,然而却改变了看法。

  但见刀光之下,李严却仍旧面不改色,就像是一个输得起的名士,毫无气馁之态。

  “丞相!”自缚双手,脸带污泥的李严大哭大笑。“诸葛亮,我李正方败啦……但某从未想过祸乱大汉,否则!”他转身睥睨马忠,冷哼道:“狐笃,老夫若是早用虎符拿下你,绝不会招致大败!”

  马忠,乃是巴人出身,姓狐名笃,加入汉籍后,改名马忠,字德信,自从担任将军之后,就很少被叫原名了。

  令高建惊讶的是,马忠听到这里,居然点头,道:“以李尚书的足智多谋,若真要除掉马某,当是轻而易举。”

  不过……

  “不过,尚书大人既然知道丞相早有安排,又为何要出此下策,搅乱局势呢?”马忠蹙眉追问。

  “我之所谋,岂是尔等可知?”李严不再理会,转身对费祎道:“老夫要去先帝祠,是生是死,你们随意处置。”

  费祎也不为己甚,抬手道:“某这就去回报天子!”

  高建则半是看押半是护送跟着李严往先帝祠堂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