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二十六章:女儿之心
 
  外面的天色已大亮,风吹落雨打的窗户哔哔啵啵作响。

  “我要挣钱,出人头地,风风光光回家乡……”躺在破旧床塌上,高建满头大汗,从噩梦中挣扎醒来。

  庄周梦蝶,蝶为庄周乎?红尘滔滔就像一条静静流淌的光阴长河,醉梦里他竭力挣扎,企图摆脱平庸,终究是随波逐流。醒来后依旧倍感凄凉,风雨交加,凡夫照旧是凡夫。

  好男儿最不甘是平凡!

  幸好现在有一个功勋系统时刻在鞭策着、监督着他做出改变。终有一天自己要出人头地、拜将封侯,自平凡走向卓越!

  高建深吸口气,感觉到一种振奋的力量,从重生后开始的被迫练武,到现在甘之如饴。

  他起身洗漱更衣,然后来到庭院中举石锁打熬力气。待筋骨舒展开后,又取过横刀和铁盾,在风雨中挥舞,霎时间幽冷可怕的光泽好似一片铁水钢海,无声无息中自身武技更上一层楼。

  就像虎卧荒丘,龙隐蚁穴,吞吐风云以壮其志!

  “六哥儿,吃饭了。”

  高建被人唤醒,收刀转身,映入眼帘的是昨日的女邻居。

  这个少妇叫黄玉秀,早年出身官宦世家,没落后嫁给张家的一个仆人,可惜她丈夫范安在几年前死在了南中之战。

  因为范安与高六同在张府效力,彼此又是邻居,之前的屯长高六便常常以粮饷接济范家。

  “我去换衣服。”高建机械的应了一句,转身到屋里更换干净的衣服。

  玉秀打着伞,盯着高建的背影,低声自语:“他不一样了。”

  高建很快换好衣服,也撑开一柄雨伞,两人并肩而行。

  主食是羹汤和馒头,还有一罐鸡汤,这显然是特意做的。在这个年代,成都百姓虽然免于饥荒,但普通人家是没有这等奢侈饭食水平。

  高建也不推辞,坐下来大快朵颐,玉秀和家里两个孩子一起吃了,然后便起身收拾碗筷。

  范家两个孩子是范安前妻所生,如今正是六七岁半大小子,喝过鸡汤后仍不过瘾。

  “鸡汤,鸡汤,俺还要喝鸡汤!”

  嘭嘭!内屋的大妇范氏打了两个孩子几巴掌,喝骂道:“不要脸!滚出去!还不去做工!”

  这妇人语气恶劣,显然是别有所指。

  高建哪里受得了这个,起身便走。

  玉秀跟着起身道:“我送你。”

  高建忙道:“不用,用不着。你在家歇着,免得生出事端。”

  玉秀坚持相送,走出一程,忽然轻声道:“张家只是看起来光鲜,六哥儿要立功就得直接投靠相府。”

  她提着个篮子,里面放着些做女红的工具,平日里都是到张府充当婢女,赚些钱粮补贴家用。

  高建看着这女子,她侧面的身材很好,脖颈白皙,就像是一朵落入凡尘的白莲花,正在痛苦挣扎,需要等人搭救。

  “你不信?”玉秀察觉到高建的目光,不由抬头反问。

  高建沉声道:“我信,阿秀要要某做什么?”

  玉秀咬着牙,凄清的秀脸上露出决然之色,道:“要你娶我,要你提携我阿弟,让他重振黄家门楣。”

  这不是个一般的女子,她擅长的是察言观色,抓住机会,看似柔弱,内心竟然怀有不逊于男儿的志向。

  玉秀屏住呼吸,直盯盯地看着高建的脸,目光亮晶晶的,等待着裁决,神色中有哀怨,又带着倔强和期待。

  “不怕看错人?”高建平淡反问。

  ”阿弟曾给你看过相,说六哥若不横死,必能成就一番功业……何况你,又对我怎么好。”玉秀嘴角露出笑容,显是对她阿弟的本事颇为信服。

  她又问,“你既然活着回来,想必已是时来运转。”

  看相算命,又是该死的看相!

  高建头也不回的离去,不想被这个女子操控,淡然道:“丞相北伐,人尽皆知。要建功立业,自然是要投在相府门下。我要去做事了,告辞!”

  玉秀冷笑,在身后道:“高四眼,你心里还觊觎着张家大娘子……不怕被千刀万剐?”

  她能看出以前的高六心思,满腔打算被拒绝后,不由恼羞成怒。

  高建霍然回头,傲然道:“你不懂……某要取富贵,会自己去杀场搏命!”然后又摇头道:“最多给你一个小妾位置,我高建不受任何人要挟。”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要将世人都踏在脚下。

  玉秀听懵了,她望着高建负刀打伞没入风雨中的背影,非但没有气馁,眼睛里反而泛起亮光。女人啊,也如同漫天细雨一般,有盛衰枯荣,终究要落于大地,寻觅个归宿。像高建这种人,一旦出现在面前,就要牢牢抓住。

  阿弟出仕的时候到了!

  ……………………………………………………………………………………………………………………………………………………

  张府的一处别院,黄三静静的站在屋檐下,仰天长叹道:“好一场及时雨。”

  他很年轻,虽生的矮小貌丑,却志大才高,常以凤雏庞统自比。

  黄家本是蜀中豪门,却因家主叛汉降魏,而一朝败落,阖家遭难,变得一贫如洗。更难堪的是,当时他只有十三岁,姐姐为养活自己,嫁给一个张家仆人。

  黄三仰面观雨,只觉凄风冷雨隔断了他的雄心壮志,就连春雨楼头,张府画栋,都显得极其忧愁。与常人不同的是,他胸怀屠龙剑,只待有缘人。

  凤雏于飞,非梧桐不栖。

  “崇弟,你说的若不横死,就贵不可言的高六,从战场上回来啦。”黄玉秀不知何时站在弟弟身旁,微笑着说道。

  黄二,大名黄崇的矮小少年,猛地转身,道:“不可能!他面相太凶,四眼聚煞,短命鬼一个。我这本事可是从庞巨师那儿学来的。”

  黄玉秀叹道:“你个呆子,难道忘了父亲曾说过,不能死读书吗?”

  黄崇点头,略显意外的说道:“也许他身上发生了我不知道的变化。”

  黄玉秀拍拍弟弟的肩膀道:“你去探探他的底细。咱家要重立家业,或许这是个机会。”她把自己的心思全部抖出来,凭的是一种直觉,女人的直觉。

  就在黄崇难以抉择之际,姐姐取出几根高建的头发,供他卜卦。

  嗤嗤嗤!

  黄崇熟练的取出一块龟甲,和着头发煅烧,推算天意,他眼中带着一丝疯狂,希望这次不要太衰。

  “乾卦,初九,哈哈,潜龙勿用,是该我大显身手了!”

  黄崇抹去卦象痕迹,对姐姐说道:“神灵助力,日昭昭兮将出!”

  黄玉秀同样露出喜色,道:“这么说,我应该嫁给他?太好了。”她这些年受尽苦楚,眼下就如同一个溺水之人,只能尽力抓住每一根稻草。

  “姐姐是这世上最贤惠的女子,高六能取你是他的福气!”黄崇信誓旦旦的说道,“小弟去去就来,定然给阿姐促成好事。”

  他撑开姐姐带来的伞,就这么走入风雨中,此去定要拨动江山,一如当年的伏龙凤雏!

  为姐姐的幸福,也为黄家门楣,凝聚了十八年怒火的第二代凤雏就此入世。

  “男儿生来心如铁,试用手,摇天裂!”

  ………………………………………………………………………………………………………………………………………………

  雨天,费府。

  此时,高建正在后堂无聊的撸花猫,可能是考虑到面见天子,费祎便让他今日过府一叙。

  至于今早,黄玉秀的诱人提议,则让他觉得手中的猫咪也不可爱了。

  怎么说呢?他其实是有点动心的,只不过碍于面子和刚萌发的野心,不好拉下脸同意,就暂时呆在费府,读《将苑》和逗猫。

  然而,花猫终究比不过小娘子,欺负起来没啥乐趣,高建很快就想要离开,忽然门外响起了费祎的声音:

  “子尚,随我去相府一趟。”

  高建精神一振,毕竟诸葛亮是出名的赏罚分明和注重礼法,此时过府,十有八九是准备敲定封赏名额,上报给天子。

  坐上马车,奔赴丞相府的时候,外面风雨渐注。果不其然,一到相府,便能看见各级官吏进进出出,从无品小吏到大官,已经在忙碌的做事。没办法,谁让李严在此时抽身,暗蓄阴谋,把所有政务都推到了丞相府。

  两汉四百年,相权仅在皇权之下。曹操的大汉丞相之名为何如此响亮?除了他本身的权势,丞相一职本来就分量很重。

  实际上,蜀汉的相府大权丝毫不轻,唯一不同的是,丞相诸葛亮是忠于汉室,忠于天子。凑巧的是,入门时,又碰见了关兴。

  “安国兄,一起进去吧。”高建笑着道,毕竟两人并肩作战过。“瞧你这喜上眉梢的样子,说出来让我也长长见识。”

  两人相见,彼此寒暄几句便安静下来。反倒是费祎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府衙内一时喧嚣沸腾起来。

  这也难怪!

  要知道,丞相府作为蜀汉公认的政治中心,诸葛亮以下,就是四大名士主政,其中以往有马谡,现在马谡除名,仍有三位大人物。

  第一位是蒋琬,治《尚书》,平日里相府大小事务,悉听裁决,下理朝政,上禀天子,同时能让双方都满意,可谓是调理阴阳之才。

  第二位是费祎,通晓《易经》,过目不忘,决断明达,据说一人之速胜过十人之才,处理具体事务还在蒋琬之上。

  第三位是董允,虽不治经典,但为人公正,明辨是非,做事勤恳,亦是不可多得的干才。

  现在,丞相诸葛亮在汉中的情况下,费祎归来自然会让许多人恭敬等候。

  于是乎,蒋琬起身相迎,温酒设席,费祎倒是毫不客气:

  “公琰兄,小弟这次回来是处理马幼常后事,还有就是上报奖惩名单,为下次北伐做准备。”

  蒋琬面带微笑,率先举杯,和声道:“你我同是相府属官,此事易耳。且饮三倍,再定大事……第一杯,当为天子贺!”

  蒋琬、费祎、董允三人一起举杯,其他人哪敢怠慢,纷纷一饮而尽。

  “第二杯,为丞相贺,汉军大破曹魏,成功还归!”

  众人哈哈大笑,跟着举杯。

  “第三杯,替文伟接风洗尘,咱们共论大事!”

  众人依旧无可推辞各自饮了。

  三杯酒下来,众人热情高涨,处理起公务来,速度不觉加快三分。

  到这个时候,费祎才与蒋琬、董允一起去处理军政要务。

  高建和关兴也被唤来旁听,因为涉及到成都城内用兵之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