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二十三章:拓跋落幕
 
  拓跋秃檀在绝望中见到一线生机,立刻带领着麾下武士鼓起最后勇气冲锋,他看到了远到而来的大魏国援兵,心中大喜!

  张郃自百里外飞兵而至,恃勇冲阵,抵达战场后就发出了凌厉一击,因为按战场上此时双方的交战局面,汉军不可能有援军。

  战局中意外再度发生!

  当面竟然又分出一支两千人的汉军,列阵以待,并且有一面安远军的将大旗出现在魏军视野中!这面大旗不是在南山被砍倒了吗?

  冲锋之阵被遏制的魏军士卒,心中都不约而同的升起疑惑。

  甚至就连主将张郃,也发出一声长叹,道:“败军复立,还如此严整,汉军犹有余力,诸葛亮之才,胜我十倍。”

  高建站在一辆马车上,望着正在鏖战的杀场,目光落在那面陌生而熟悉的将旗上——右将军张!

  他深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是个劲敌,南山初见,自己不得不仓皇逃命,如今再遇,要同对方堂堂正正一战了!

  “傅佥、马五、李丛、雍豹你们四个分两拨去支援关兴,轮番上阵,防守反击,敌住张郃,要让魏军不得寸进!”

  高建沉着下令。

  现在双方都是最好的生力军,不同的是汉军只需要拖延时间等鲜卑狼兵被歼灭就是一场大胜。至于大破张郃,同等兵力下,想都不要想。

  “不能放过张郃!”

  右将军高翔劝谏道,尽管他这个右将军只是名誉职位,实际上平日里最多掌兵三千。

  “这厮是先帝忌惮的大将,若擒而杀之,都督便能立下不世之功,当有封侯之赏!”

  “张郃非常人也,纵然不敌,他还不会逃?再说,现在的局势,歼灭鲜卑狼兵才是首要。”

  高建拒绝提议,反而下令道:“仲云公,着你带人将汉旗插满两侧山坡,动摇胡人军心。”

  高翔不再劝阻,俯首领命,去执行军令。

  用兵之道,在于虚实相间,派主力阻击张郃之兵,乃是实,山坡插旗威吓鲜卑之法为疑兵,是为虚。

  此战打到现在,拓跋秃檀的部落覆灭,已是早晚的事情。

  高建这个异军突起之将,截下来援的张郃,封死了鲜卑武士的最后逃生之路。

  “张郃匹夫,果然厉害。”

  关兴从前线退下来,右臂鲜血直流,恨恨道:“若非傅佥、马五相救,俺几乎折在那厮手中。子尚兄,你足智多谋,快想个办法,压一压张郃的嚣张气焰?”

  “好啊。”高建笑道:“你带人喊风大风大风,擂鼓助战就行。”

  “就这?”关兴包括周围的亲随,都觉得这是在胡闹。

  高建脑子里想的是曾经看过的电视里秦军作战场面,口上却解释道:“大风起兮云飞扬,一句高皇帝之歌,足壮军威!”

  “对啊!”

  关兴马上有所领悟,挑选出数十个大嗓门军士,爬上山坡大喊。

  “张郃匹夫,鲜卑杂胡已灭!”

  然而这一招虽然未曾起到效果,但下一刻随着战鼓擂响,汉军高呼“大风大风”,士气高涨,齐头并进,战局上终于发生了一丝变化。

  士气,向来是可鼓不可泄。

  张郃所部从百里外奔袭而至,凭的是一股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锐气,突然被阻,士气本就跌落了一丝。现在汉军突施攻心之计,士气不免又下落一层。再加上张郃临阵斩将的意图,被汉将的轮番出击战术瓦解,魏军在进攻的步伐,不由得慢下来,多数已经意识到落在包围圈里的鲜卑武士救不出来了。

  在高建带领安远军阻敌一个时辰后,派去马岱、王平军中的信使终于返回,还有何山也跟着折返后阵,带来王平调拨的五百精锐。

  无当飞军,虽然只有五百,但也是一支强大的力量!

  “子尚兄!”

  比起在陇山镇中相见,何山面带风霜之色,神情振奋道:“叔父让我来支援你!”

  王平之意很清楚,派出收拢的五百精锐,过来听后差遣。

  高建也不客气,直接问:“你这五百人可曾与张郃部交过手?”

  虽然无当飞军也是步兵中的翘楚,但用来对付张郃亲手训练出来的魏军精锐,仍是胜负难料。

  何山拍着胸脯道:“当然打过。张郃匹夫凶的很,但我们巴西男儿也不是吃素的!交给我,今儿非杀个痛快不可!”

  是个能打仗的料子,高建心里称赞,见到山坡两侧已经遍插旗帜,足够迷惑敌军,便开始思量下一步打算。

  他抬手朝前方一指,决断道:“你带领麾下无当飞军,直扑张郃所在,记住,两强相斗勇者胜!”

  “诺!”何山转身发令,又是五百精锐加入对张郃的作战序列中。

  ……………………………………………………………………………………………………………………………………………………

  另一端的主战场,汉军帅旗处,看到突来的张郃被拦住,诸葛亮放下心来,号令汉军全力进攻,红色赤龙旗如若火焰一般铺开,将鲜卑武士一一吞噬。

  观敌士气,察其进退,料敌之变,以此用兵,可定胜负。

  除了张郃意外到来,诸葛亮已经算到拓跋秃檀的每一步举动,所以早分兵将敌军包围的铁桶似的,眼下只需要将汉军的围猎速度快一点即刻。

  “拦截张郃的是哪个将军?”诸葛亮向传令的斥候问道,要有确定的消息。

  刚从前线返回的斥候头目伍班拱手道:“是安远军都督高建,他率领的两千人与马岱、王平汇合后,并无参战,刚好拦住了张郃。”

  “高子尚……”诸葛亮想起来费祎对此人的介绍,受命于败军之际,柳城克敌,左寨诱敌,现在又临阵设疑,天赋不在姜维之下,是个可造之材。

  按伍班传回来的消息,高建在祁山道两侧的山坡上,广布旌旗,用疑兵之计对付鲜卑狼兵,临阵对冲,用实兵来阻击张郃,可谓是虚实并用。

  “他是个会用兵的。”诸葛亮赞赏的用羽毛扇点了点,随即又想到:“只是,出自马谡部下,有些麻烦!”

  于是抬起羽扇下令道:“去告诉吴班、张苞,两个时辰内结束这场仗,要让拓跋鲜卑匹马不归!”

  军令如山,丞相一言,前线大将吴班、张苞连忙亲自上阵督战。

  鲜卑狼兵在重围中,本来处于崩溃边缘,现在汉军主将亲自临战鏖战,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动摇和混乱,继而全面败逃。

  短短半个时辰,拓跋秃檀分出的两千后卫全部溃败,继而波及到正在突围的主力部分。

  胜负终定!

  “鲜卑狼兵腹背受敌,士气崩溃,败亡不远矣。因此,我等的大敌只在对面的张郃!”高建面色沉重,若非己方是以逸待劳,还真不一定能顶住魏军的猛攻。

  与关兴说话间,从祁山上冲下来的郭淮部兵马,也被另一队汉军击退,并且奋力向山上追杀过去。

  “那是何人?如此勇猛,真是个英雄,你看!”高建指着逐敌上山的汉将。

  关兴抬眼望去,只见一名汉将健步如飞,远着枪戮,近则剑刺,无一合之敌,逆势而上,勇不可当。

  论地势,汉军属于仰攻,但在那个汉将身先士卒情况下,杀得敌军节节败退。

  旌旗所到,挡者披靡,几乎杀进了祁山堡!

  “是姜维,他的配得上英雄之称。”关兴幽幽道,却又长叹一口气,虽然佩服姜维,但他更欣赏高建这种来自成都的季汉嫡系将才。

  当当当!当当当!

  前方魏军中忽然传来一阵鸣金之声,接着张郃率领的魏军如退潮的海浪,倏然远去。

  当进则进,该退则退,不以荣辱为念,张郃冷静的可怕!

  这就是魏国的五子良将啊,他们生于大汉崩溃之前,成长于战火之中,可谓是大汉最后的余辉,但偏偏有成为大汉中兴的阻碍。

  对比魏军到汉军特性,不由想到塑造了这两支军队的帝王,曹操和刘备,都秉承了大汉的英雄之气,难怪曹操曾与刘备青梅煮酒,自诩道:“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

  这对互为对手知己的英雄,各自都镇压了一方作乱的塞外诸胡,仿佛在对外宣告:明犯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

  所以曹操临终之际,仍旧派出儿子曹彰北击乌桓,征讨东部鲜卑。只可惜,其子曹丕不孝,采纳了利于世家的九品中正制,致使如今大魏高门林立,胡风盛行的局面。

  张郃察知郭淮在山上据守,被围的是鲜卑武士后就果断退兵。

  高建想明白因由后,也不追击,只是挥手收拢兵马,救治负伤士卒。

  咚咚咚!咚咚咚!

  汉军合围之势全面落下帷幕,拓跋鲜卑犹如一汪陷入火海似水,终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杀上去,打起旗帜,全军冲锋,砍下拓跋秃檀的狗头!”

  张苞挺着丈八蛇矛,杀气迸发,不在任何勇将之下。

  主将吴班亦是露出笑容,对左右道:“让儿郎们放开手杀,吾早一步去向丞相报捷!”

  日照当空,胡运衰竭。

  “俺要死啦。”

  战场即将落幕,拓跋秃檀发现身边的武士越来越少,他已经预料到自己的命运。

  他极不甘心,因为在魏国,已经能看到鲜卑崛起的曙光,所以才带领八千骑接受陈泰的招抚。

  又过片刻,汉军全面扫荡斩杀还在顽抗的鲜卑武士,已经快杀到他面前。

  自己虽然完蛋了,但拓跋部不能亡!

  一念至此,拓跋秃檀唤来金发小将拓跋蒙逊。

  “头领!”

  金发小将武艺高强,箭无虚发,更是曾经射伤高建,他勉强稳住神智跪下道:“咱们向汉军投降吧,末将愿做使者!”

  “投降,晚啦。从用汉儿祭天的那刻,俺就必死无疑。今日大败,罪责在我。蒙逊,你割了俺和大巫师的头颅,去向汉军请降,能活几个是几个。”

  拓跋秃檀惨笑道:“俺少时,先可汗勇冠万夫,以为能随意劫掠汉人,结果遇到了白马公孙氏,几乎全军覆没。俺投了刘虞大人,才逃得一命。到现在,魏国代汉,俺以为汉人被赶到了蛮荒之地,不足为惧,未料到又是自找死路。你身上有着一半汉人血脉,去投降或能活命。记住,只有暂时做汉人的狗,来日你才能重新做回草原上的狼王。”

  把弯刀横在脖颈前,拓跋秃檀感慨道:

  “数十年前,鲜卑铁骑横行塞外,威压大汉,令刘氏天子惧怕。我以为自己能继承檀石槐大汗的威名,不想却招致灭族之祸……拿着我的头颅,去吧!”

  檀石槐,勇敢健壮,富有谋略,于汉末之际,一统鲜卑各部,在弹汗山建立鲜卑王庭,声威不在昔日匈奴冒顿单于之下。

  “男儿血,英雄色……”拓跋秃檀双手用力,弯刀狠狠划过,一篷鲜血飞溅,就此气绝身亡。

  ——这位转战千里,试图重建鲜卑王庭的塞外豪雄就此落下帷幕。

  大巫师萨吉亦跟着自刎。

  “可惜啊,我看不到鲜卑儿郎占据中原的日子啦!”

  拓跋蒙逊虽然悲伤,但却毫不犹豫的割下两颗须发苍苍的头颅,高高举起道:“我投降,我刘蒙逊愿降!”

  就在这时,从东西两面围过来的汉军已经杀到跟前,开始最后的扫荡。

  东面一马当先的,正是挥舞丈八蛇矛的张苞!

  “拓跋秃檀已死!”

  “大巫师已死!”

  大战落下帷幕,战场上流血漂橹,伴随着刘(拓跋)蒙逊带领的最后一批百来个鲜卑武士投降,余者尽数为汉军俘虏或者杀死。

  但随后,吴班下达了格杀令,因为丞相要的是让鲜卑匹马不得归!

  “丞相,杀俘不详,这些鲜卑俘虏驯服后可以组建骑兵。”

  立功归来的姜维出声劝阻,他身上仍沾着丝丝血迹,这是杀敌时迸溅的,自己并未受伤。

  诸葛亮却顾不得庆祝胜利,因为张郃出现在这里,那魏延到底在哪里?

  听到姜维求情,便随手示意,将残存的六七百俘虏压下去看押。

  现在的局面是,张郃暂时退走,郭淮缩入祁山堡当乌龟,一时半会不会再有战机,剩下的只有早日退兵会汉中。

  好在汉军大胜情况下,魏军决计不会再度来追。

  “伯约,你带八百骑出祁山道向西北搜寻魏延信息,接应他到此汇合。”

  “丞相,若是张郃中途拦截……”

  诸葛亮却不在意,笑着道:“莫担忧,张郃军势已衰,不会轻易再起战端,相反会退回上邽。你只管去,回来少不了功劳。”

  “诺。”姜维不辞劳苦,点齐兵马转身就走。

  而高建处,他还未来得及去面具丞相诸葛亮,突然有一个神秘人到访,带来了马谡的消息。

  “请足下救马幼常性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