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十八章:祭天金人
 
  象棋,在普通人手中仅仅是消遣娱乐项目,在帝王将相手中能看到家国天下。

  楚河汉界,原本就起自汉朝。

  秦朝末年,公元前202年秋,汉高祖刘邦与西楚霸王在荥阳对峙,双方订立盟约,以鸿沟为界,鸿沟而西者为汉,鸿沟而东者为楚。

  汉高祖虽在垓下之战,用韩信谋略,以十面埋伏计打败项羽,统一天下,但是楚河汉界之名却流传后世。

  棋盘山纷飞落子,连下五局,最终还是费祎更胜一筹,笑呵呵道:“威公,我这一个月的酒钱,你可不要忘了。”然后努努嘴,得意洋洋的向对方示威。

  杨仪气的面色涨红,却莫可奈何,只能认栽。他若有所悟,这象棋里隐藏着算术……甚至还有兵法。

  有这种感觉的还有诸葛亮,观看费祎和杨仪下棋后,便可以断定,发明这棋局者,必然通晓一定兵法。

  还未及询问此事,账外却有传令兵来报:“马将军到!”

  费祎与杨仪闻声后,皆是神色一正,进入处理公事状态。

  被称为“马将军”的,汉军中只有两位,一位是奋威将军马忠,目前在戍守成都。另一位是平北将军马岱,正追随魏延在街亭险关与张郃交战。

  出乎费祎意料之外,突然到来的是马岱,他身材高大,风尘仆仆,但一双眼却透露着前所未有的锐利气息。

  “丞相,某同王平领四千精兵以潜行至三十里外,半日内就可截断魏军退路。”

  从数百里外回师,马岱依旧中气十足,雷厉风行。

  ——让魏延部星夜回援,这才是给郭淮安排的杀招。

  从接到马谡战败的那一刻,加封魏延当凉州刺史时,费祎带去的密信,就是让魏延让阻击张郃后,做出此种安排。

  “魏延本部,战况如何?”诸葛亮听取马岱的汇报后,又询问起来魏延与张郃的胜负。

  马谡不敢怠慢,照实而言道:“魏文长与张郃连番大战,互有胜负。现在双方仍在百里外纠缠,想来又是个平局,只要破了郭淮,张郃决计不敢再追。”

  这一席话话说的有理有据,诸葛亮颇为认可,在让魏延总督北路人马时,就知道以他的能力足以挡住张郃。

  将破敌计策安排妥当,吩咐亲卫取来美酒,给马岱解渴。

  连喝两盏烈酒,马岱才放松下来,意外瞧见别具一格的象棋,不由问道:

  “楚河汉界,难道这就是淮阴侯韩信传下来的兵战棋?”

  “你见过这种兵战棋?”

  “没见过,但听说父亲提起过。据说高皇帝一统天下后,淮阴侯韩信谋反,被吕后下狱。淮阴侯临死前,在监狱中创出这种兵战棋,教给了一个狱卒,以传其兵法。淮阴侯族灭后,马姓狱卒将这兵战棋传给子孙,到先祖马援那一代,才发扬光大,为汉室立下赫赫战功,伏波将军之名彪炳青史。”

  马援,字文渊,东汉开国名将,四十五岁才归降汉世祖刘秀,而后从军征战,西破陇羌,南征交趾,北击乌桓,官拜伏波将军,留下‘男儿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的豪言壮语,激励着一代代大汉良家子从军报国。

  汉末之时,西凉军阀马腾就是伏波将军马援后人,马岱从小就听着伏波将军的传说长大,自然见过这兵战象棋。

  费祎是个见微知著的明白人,看了马岱一眼,也不推辞,只是平淡道:“不错,这象棋的确传自淮阴侯,乃安远军都督高子尚所献。待将军战罢郭淮,立功归来,费某为你引荐此人。”

  四百年过去,汉室几经磨难。但淮阴侯韩信的威名仍旧广为流传。既如此,那这象棋也可顺势拿出来,宣扬一番,用以提升汉军士气。

  诸葛亮也道:“此子在柳城立功不小,待马谡一案调查清楚,吾当亲自对他考教而用之。”

  丞相一锤定音,旁边的杨仪也是大赞高明。

  马岱随后起身告辞,表态说道:“丞相,某去营中等候消息,见到天灯就立刻进兵!”

  天灯,军中又称之是为明灯,汉军往来传递军情常用。

  诸葛亮也道:“善,吾在此坐看将军再立大功。”

  ……………………………………………………………………………………………………………

  高建在左营大寨里,镇定如常,让人杀猪宰羊,犒赏壮士,并且亲自与底层士卒同食,让大伙十分感动。他甚至不顾左肩受伤,亲自操刀烤羊肉串,把烤熟的羊肉赏给杀敌勇敢的普通士卒,引起阵阵欢呼。

  在高翔的记忆中,汉军里,上一个这么厚待士卒的将军是关云长,与面前这个年轻人神似,战时不怒自威,平日对士卒和蔼可亲,为众军所拥护。

  他会是另一个关云长吗?

  高建连番操作后,本来就士气高涨的汉军更是人人憋足了劲,忽然有个年轻的小伙子问道:“敢问都督,咱们何时出战?我等愿上阵杀贼!”

  “是啊,俺们都等不及啦,不杀魏贼,怎对得起这烤肉?吾等愿战!”不断有人应和。

  最后连高翔这样的老头子都热血澎湃。

  一通请战后,众人心意相同,纷纷走出营寨,以刀击盾,齐声喝道:“吾等愿战,请都督下令!吾等愿战,请都督下令!”

  千人叱咤,声震寰宇。

  高建很满意汉军奋发求战的士气,提刀登上台阶向士兵们回话。但见他刀刃向下一压,霎时间整座营寨变得鸦雀无声。

  “战机将至,兄弟们无需急迫,明日俺高六带你们立功!”

  这场仗,诸葛亮之所以拖延这么久,以守为攻,是因布置杀局,诱敌深入,捕捉魏军的鲜卑胡骑主力。

  现在,高建清晰的察觉到整个汉军营地火德气运大涨,必然是丞相安排妥当,获胜在即。

  他独立点将台,心中暗道:“察气运,知火德将兴。飨士卒,亦收军心矣……对曹军反动反击,一举破敌,总攻的良机,快到了!”

  “立功,立功,立功!”汉军三呼乃止,士气大振。

  ……………………………………………………………………………………………………………

  五月初一,祁山之下,魏军大营,拓跋部所在地,一座占地十丈见方的祭坛上,矗立着尊丈八金人,威严刚猛,仿若天神下凡。

  拓跋秃檀腰配宝刀,头上扎着两串辫子,脸上金须浓,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残忍的气息。

  “郭刺史到!”有传令兵唱喏。

  拓跋秃檀猛地转身,换上副和善面孔,满脸推笑。

  “我父,您若是有军令,直接吩咐就是,何苦亲至?您是大魏国高官,来参加我部祭天大会,儿子深感荣幸,那个荣幸……”

  拓跋秃檀身边的鲜卑武士,都是金发碧眼,鼻梁凸出的大汉,放在汉人里也是一等一的雄壮之士。

  如今见得上万户大人对魏国高官如此谦卑,认郭淮做阿父,许多人都感到愤慨,虽碍于主人平日里的凶威,并不敢造次,但各个都拳头握的紧绷绷的!

  郭淮今年三十五岁,瞧着这个可能与己几乎同岁的鲜卑酋长伏低做小,以儿子自居,他得意之余,不由多了几分警惕。

  这是个狡如狐,凶如狼的家伙,现在的服软只是在等待时机,一旦魏国衰落下去,就会悍然反噬,狠狠咬掉几块肉。

  陈玄伯(陈泰字)啊,尔等世家的养胡兵作战策略真的没有后患吗?

  郭淮这一刻再次响起老父临终前的愤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们怎么可以招降匈奴、赐予土地?

  可如今,自己却不得不靠招揽的胡人来与汉军作战。

  黄天在上,胡人将来若是失控了呢?他仿佛看到未来有无数魏人拜服在金发碧眼的杂胡脚下……

  可惜这些他都管不着,如今大魏治下,许多世家都以蓄养杂胡奴隶为荣,驱使他们打仗、放牧,而他们自己就可以放声谈玄论道,发扬名士风度。

  郭淮久处边地,不知道的是,在中原各地,九品中正制渐趋盛行,士大夫自命风流,空谈治国风气开始蔓延……,连他亲弟都以此为荣。

  他强自按捺住胸中杀意,面上不动声色,让拓跋秃檀开始祭天。

  “献祭金人,开始祭天!”

  呜呜呜,号角长鸣,似狼嚎如虎啸!

  八十八个汉儿童男童女被押上祭台,在金人面前任由宰杀,就像是宰牛杀猪一般,然后大巫师以小儿的心头血来献祭金人。

  哭声一片,血腥气扑鼻而来!

  高台上的大巫师载歌载舞,唱着含糊不清的曲调,然后把收集来的鲜血以金杯盛了,分给参与祭天的鲜卑贵族,让他们饱餐饮用。

  嘚嘚嘚……!

  郭淮牙齿咬得直作响,他现在才明白:塞外胡族风俗,金人祭天,是效仿上古魔神,以人血来祭祀……

  “苍狼神庇佑!苍狼神庇佑!万胜!万胜!”

  恍惚间,只见得鲜卑武士纷纷高呼,拔刀割面,口吮鲜血,山喊万胜!

  这已不是猎狗奴仆,而是一群视魏人如羊的恶狼在苏醒,张开血盆大口,要择人而噬……要么吃敌人的骨肉,要么喝自己的血。

  “明日决战!”郭淮撂下一句军令,带着随从离去。

  他回去后,把自己关在营寨里,奋笔疾书,向魏主上奏章,大意如文:陛下明鉴,养胡兵助战之策不可行!胡人不是忠诚不变的猎狗,他们身上流着狼的血,不能长久怀柔!否则,长此以往,魏人都不会打仗了,那整个大魏将士都会被胡人推倒,发生天翻地覆的剧变!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道声音。

  “将军,祁山堡守将杨甘到了。”

  郭淮猛然惊醒,冲动散去,叹息一声,将未写完的奏章投入火炉,待其焚烧殆尽,才发出回应。

  “让他来见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