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十六章:反客为主
 
  拔寨徐行,步步为营,诱敌来战而破之,此乃反客为主之计也。

  费祎也已看明白,郭淮急速战,否则无法向魏主交代。然则其人却偏偏畏惧汉军,只能多种试探,不敢直接冲营,已落在下风。

  汉军统帅诸葛亮就稳妥许多,只以最简单最有效的战术,坚壁严垒,先守后攻,待敌来战。

  自从昨日被费祎相互介绍后,高建与关兴就彼此熟识了。

  由于汉军营垒越筑越坚固,魏军不敢贸然进攻,只加紧派遣轻骑试探,一时间大战未起,小股厮杀倒是不曾间断。

  于是,高建便向关兴讨了先锋职位,积累自己的武勋。

  关兴看到高建奋勇作战时,也大为佩服,赞许道:“整兵束甲,明金鼓旗帜,率军陷阵,此勇将之材也。”

  营寨之外,又是一场小规模试探。

  百余鲜卑勇士,如狼群扑至,弯刀劈砍,狼牙箭激射。汉军则出动一屯(五十)步卒迎敌,刀盾结成圆阵,长矛居后刺杀。

  叮!高建举盾横刀,整个人像是一团烈火,点燃汉军士气,将一个胡骑利刃荡开。

  双方激战正酣!

  天地一片苍茫,不知何时风起云涌,电闪雷鸣,大雨呼啸而至,很快在地面上汇集成一滩滩泥水,改变了战场态势。

  兵对兵,将对将,忽然一个手持狼牙棒的独眼蛮汉拦住去路。

  “你就是汉将高建?”

  “正是你高太爷!”高建哈哈一笑,心想我的威名已经穿的如此远了?

  轰隆!

  狼牙棒破空当头砸落,那独眼蛮汉的喝骂声才传出来。

  “受死吧!”

  这一棒力道极盛,带着凌厉的杀气,周围的空气似乎突然被抽空了一般,让人避无可避。

  高建大吃一惊,举盾硬挡,哪知刚挡住,盾牌就被砸落,只觉肩头剧痛,狼牙铁棒继续劈头打来。

  他一咬牙,右手挥刀格挡,人急退两步,才逃得性命,只是左肩伤口流血不止,负伤不轻。

  这人好大的力气!

  “不堪一击,你也配称汉将?可笑那郭淮点名要取你人头,今日合该我拓跋力牧立功,哈哈哈~”

  高建横刀在胸前,守住门户,厉声道:“盾阵防御,放箭!”

  军令一下,马五、雍豹各自连发三箭。拓跋力牧不防汉军另有埋伏,挥动狼牙棒磕飞箭矢,但只挡得五箭,被第六箭透过缝隙射入右肩,兵器被雍豹挑落于地。

  “蛮夷之辈,也敢猖獗!”高建趁机挥刀,“咔嚓”一声,割下拓跋力牧头颅,喝道:“杀上去!”

  下一刻,四十多个汉军齐齐反击,当面的鲜卑勇士纷纷溃退,留下二十多颗人头。

  高建大感战场残酷,半晌才定住神,收兵回营。

  他正要裹赏,哪知刚入军营,就听到有人传令:“左营关兴部拔寨撤兵!都督高建率部坚守!”

  诱敌!

  高建只觉浑身一凛,冷汗直冒,虽大略尚未想明白,但已晓得自己所部被当成了引诱魏军进攻的鱼饵。

  天降大雨,若待地面布满泥泞,更不利于魏军。

  鲜卑铁骑必然抢先来攻!

  关兴部的军士已经飞快的集结撤退,从事先预留的通道往中军营垒而去,时间虽紧迫,但依旧井然有序。

  “是谁教丞相行此计策?”

  关兴并未觉得不妥,反而笑着说道:“战机已至,子尚兄不必担忧,丞相调我去中军埋伏,这大寨就给你来守。愚弟给你留一百架元戎弩,五千支铁箭,以此守寨,可保无忧。”

  所谓元戎弩,又被称为诸葛连弩,能发八寸铁箭,一次可不间断发射五十支,乃是丞相诸葛亮亲自召集季汉全国大匠,改进的连弩,专门用来克制魏军精骑。

  高建取过一架连弩试了试,只觉堪称冷兵器中的机关枪,威力无穷,这才放心。

  “多谢安国贤弟,如此大恩,容我来日再报。”

  关兴笑着离去,只叮嘱他注意伤势,改日勤练武艺。

  费祎走过来,轻声道:“子尚,是杨仪向丞相建议,放弃一座营寨,让你坚守,引魏军前来攻打,我军自后包抄。”

  “哦?”高建诧异,道:“杨仪是何等人物?”

  费祎沉吟道:“杨仪是襄阳人,精通《九章算术》,早年在荆州刘表幕府做门客。后来,先帝占据荆州,他前来投靠,为关将军部功曹。丞相北伐,因为其人善于调度,用其才来筹措粮草,升他做了长史。”

  “可曾听说过他擅长兵法?”

  “未曾!”

  高建冷哼道:“这就奇怪了,能预先判断出我军胜负,在丞相的计策上更进一步,用左营来当诱饵,非深通兵法,为人激进者不可。”

  “这就是说有人借助杨仪的名头,来为难你?”费祎也反应过来,冷静道:“我可断定,杨仪本事没有此等本事。”

  费祎是丞相府的中军护军,本身也算是丞相派一员,熟知各人性格特长,仔细一想便知这条计策非是杨仪所能想到。

  “可能是魏延连累了你。”

  “魏延与杨仪有什么矛盾?”

  “有十多年的积怨了。”费祎说出一件往事。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杨仪在襄阳投奔关羽关将军,因为有才,被派往蜀中见先帝玄德公(刘备字玄德),时魏延在先帝账下任牙门将。

  一日,忽闻荆州使者到,出于职责前去查看。那时杨仪还年轻,生的矮胖肥硕,连走路都一摇一晃,颇为滑稽。

  魏延见了十分不喜,大骂道,哪里来的饭桶,敢冒认荆州使者?

  杨仪素来持才傲物,当时也跟着骂,吾杨威公肚皮虽大,吃的是满腹经纶,装得是江山社稷,岂是你一介匹夫能比?

  魏延骂人不过,气不愤动手暴打杨仪一顿,幸得马良从旁路过,这才将两人劝开。

  不过“杨饭桶”之名也被造谣者广为流传,与魏延自此结下冤仇。”

  想到杨仪那厮虽然聪明过人,但越忙越好吃,肚子越来越大,简直同孕妇差不多。

  费祎也忍俊不禁,笑着道:“子尚,改日你若是见到杨仪,可千万要忍住别笑,否则就和他结仇了。”

  “放心。”高建不在意道:“我从不以貌取人,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他心中也在称奇,杨仪那般容貌长相,能被刘备和诸葛亮两位人杰信任,看来本事绝对不小。

  “若魏军来攻,这营寨能守得住吗?须知丞相军法森严,一旦有失,你性命不保!”

  “文伟先生放心,想攻破营寨,取我性命,郭淮他还不佩!”

  高建狠狠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转身对马五、李丛、雍豹下令:“你们分兵拒守,战第一场。让高翔、李盛、黄袭打第二场。咱们,就在这儿,跟曹贼大军拼命!”

  费祎见他气定神闲,安排的有条不紊,于是放心离去。

  “子尚,好生守城。我去丞相那里打探消息,战后为你请功。”

  ………………………………………………………………………………………………………

  费祎走后不久,魏军就开始大举进攻。

  鲜卑族尚白,数千勇士集结成军赶赴战场,远远望去,雪白大旗之下像是一头头白狼在奔跑,秩序井然,只片刻就奔到汉军营寨前。

  这是带着狼群属性的强兵啊!

  高建心头凛然,以前认为只要汉军才是天下强兵,现在看着鲜卑狼军,其凶悍程度着实令人吃惊,乃是大敌。

  “以前,是坐井观天,小觑天下英雄啦。”他对自己说,不过这些家伙纵然日后能祸乱汉家山河,但遇到诸葛亮布下的军阵,只有死路一条。

  名成八阵图,功盖分三国。

  ——诸葛亮的本事岂是鲜卑蛮夷可比?

  崩!崩!崩!

  成千上百支羽箭从汉家营寨中飞出,源源不断,与那漫天大雨想必,毫不逊色!

  即便有小股披甲勇士,侥幸挨过箭雨,也被一排排长枪刺来,戮死在地上。枪刃若是折断了的话,就有力士换上大刀出击,刀刀断头。

  鲜卑狼兵就这么一个个、一队队、一片片的被射杀、刺杀、砍杀,战死在杀场之上。

  大雨如注,却洗不尽地上的血腥。

  “嗬嗬,嗬嗬,嗬嗬——”

  鲜卑勇士爆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并非只有汉人不怕死,刚投靠曹魏的塞外勇士,也从不畏惧死亡。数千大汉同时举盾握刀冲锋,又发起新一轮的进攻。

  左大营的兵马空虚状况暴露后,数千人分成二三十个百人队,鱼贯冲阵,他们身上的甲胄齐全,盾牌有力,带着前所未有的疯狂发起决死冲锋。

  恶狼出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苍狼神!哇!冲冲冲——”很快,十余个悍勇的鲜卑族士兵竟然突破一段营垒,杀入左营大寨!

  “苍狼神——”

  “苍狼神——”后续的鲜卑狼兵前仆后继,蜂拥而至,冲向汉军大营……剩下的就是短兵相接,生死各由天命!

  汉军中军大帐,诸葛亮总览整个战场。

  鲜卑胡骑的冲击力这么强?左军营寨的厮杀之惨烈,的确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郭淮迫于大雨,全军出击攻打汉军营垒,战场节凑已落在汉军手中。

  “丞相,末将所部可以出击否?”姜维早已将铁甲换成皮甲。

  “伯约,不用急,此战你要好好体会用兵之道。”诸葛亮轻轻摇了摇羽毛扇,仍在等待最佳的时机。

  既然见识到了胡骑的凶残,那就一个都不能放过。为了大汉,必须将他们全部斩杀于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