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十四章:祁山再战
 
  杨仪是诸葛亮的亲信,所以清楚,丞相诸葛亮是何等人物!

  诸葛亮,字孔明,号卧龙先生,少时好《梁父吟》,常以管仲、乐毅自比。青年出山,追随刘备,作《隆中对》,三分天下,佐汉中兴。中年掌权,官至汉丞相武乡侯,出师北伐。

  《梁父吟》歌颂的是春秋时齐国宰相晏子,二桃杀三士,智谋无双。管仲则是战国时齐国宰相,辅佐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乐毅为战国时燕国上将军,攻取齐国70余城,威名卓著。

  如今在季汉朝堂,能与诸葛亮抗衡争权的只有一人,便是尚书令都乡侯李严。

  李严,字正方,荆州南阳人,在大汉士人眼中,可谓干才,虽德行不足,但为何能与丞相诸葛亮争夺朝堂控制权?

  因为李严同样是先帝托孤大臣,主掌朝廷内外军事,而汉军北伐,他在朝中主掌大权,所以诸葛亮也不得不忌惮三分。

  而与之相反,眼下的诸葛亮,虽手握汉军六万精锐,但既要劳心军旅之事,又要担忧朝堂上李严兴风作浪。

  出兵前,诸葛亮曾叹气道:“李正方终归是先帝托孤大臣,若能相忍为国,则是汉室之幸。”

  出兵后,诸葛亮如履薄冰,季汉的兴复重担落在肩上,压力重于泰山,他开始夙兴夜寐,经常摊开地图,手指划过一条条道路,一座座城池,规划战略战术。

  目前是四月下旬,从陇右三郡迁移的百姓,已陆续抵达汉中,须得尽快安排好屯田事宜。

  大汉的战争机器在轰鸣启动,北伐大业绝不容中断!

  诸葛亮也很清楚,自己内外都有强敌,北伐必须立功。

  “郭淮,亮已撤走大军,只留六千步甲,兵弱人少,不知你可敢前来突袭?”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

  四月下旬的上邽城,温暖的春风吹来,柳絮漫天飞舞,犹如郭淮的官运一般沉浮不定。

  “将军!”一个亲卫叫醒了郭淮。

  郭淮者,字伯济,并州阳曲人,军功世家出身,早年举孝廉出仕,曾做过魏征西将军夏侯渊的行军司马。

  汉中大战时,夏侯渊战死,郭淮力荐张郃主军,立下功劳,自此平步青云,他一生之功业,皆起于对抗季汉。

  “又是军情?”郭淮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怒。“下去!”

  “伯济兄何必如此?”陈泰从外而至,身穿披甲,腰悬长剑,优雅与武略并重,疾步来到郭淮面前,笑道:“今蜀军大部已撤,诸葛亮独自断后,兵不满万,现在正是破敌良机!”

  “的确是良机。”郭淮再不能假装不知,陈泰的到来无疑使将了他一军。

  但诸葛亮的才能,决然不容小觑!他自知不敌,在不得不战的情况下,于是道出心中无奈,说道:“军心不稳,上邽城中颇多人有归汉之心,若贸然出战,恐城池有失,请侯爷明察。”

  讲到此处,郭淮暗自窥视着陈泰的脸色。论家世地位,他远不如对方,更何况陈泰持天子节杖,有生杀大权。

  “不必担忧。”陈泰收起笑容,对郭淮正色道:“吾已经鲜卑拓跋部招来八千胡骑,让他们冲击蜀军大营,足让诸葛亮手忙脚乱。”

  郭淮皱眉道:“似乎可行,不过胜负难料……”

  陈泰露出狡猾冷酷的笑容,道:“天下皆传我陈泰对塞外胡族采取怀柔之策,岂不闻将欲取之,必先与之?一时怀柔,是为了来日设局诛灭外族,长久安定地方。当下局势,让鲜卑铁骑攻蜀,胜则是你我之功,败则不过发出些抚恤罢了。”

  “吾之平戎策,对于鲜卑胡族,招抚为表,损其根基为上。”

  “城中人心浮动之事,交给陈某来办。郭将军带兵出战即可,否则你如何向天子交代?”

  郭淮默然,很明显,必须出城打上一仗,不得不战。

  实际上,他也想到了另外一层,陈泰这是要一箭双雕,坐收渔人之利。

  ——这是世家大族惯用的伎俩。

  兴平元年(194年),蜀汉先帝刘备为豫州刺史,颍川陈氏举家相投,陈泰之父陈群被任命为别驾,举茂才(即东汉秀才)。

  建安三年(198年),兖州牧曹操势大,颍川陈氏一分为二,陈泰父子这一支投靠曹公,现在做到三公大位,声名显赫。

  而陈氏另一支,以陈到为首,追随刘备,现今在蜀汉官至永安都督,同样位高权重。

  如今的局势,郭淮出战,若胜,陈泰有定策来援之功,若败,亦有安定城池之力。

  陈泰只需一纸诏书和言辞,就将鲜卑大汗和郭淮玩弄于鼓掌之上!

  “世家子弟都是吃人不吐苦头的豺狼。”

  郭淮很想大骂陈泰一顿,但如今的陇右局势,他连失三郡,罪责不小,又不得不按对方的计策行事,甚为憋屈。

  “请转告天子,郭淮……生是大魏之臣,死而无憾!

  郭淮强行压住愤怒,陈泰布好杀局,他不得不低头做棋子。幸好这一次有八千鲜卑铁骑,兵力更胜当初,此战当能大胜。

  “伯济兄且慢,此战须得小心一个叫高建的汉将!”

  “汉将?高建?”

  “陷绝地而不惊,遇危难而奋勇。他,配得上汉将之称。”

  “汉将啊……”郭淮心生感慨,他想起了父亲郭缊,那个毕生奋战在雁门关前,至死仍以汉将自居的高大身影,他坚守的又是什么?

  光和七年(184年),黄巾起义爆发,其后天下大乱,中原各路诸侯混战,匈奴于夫罗部南侵,郭缊亲赴雁门从军,收拢士卒,抵御外族侵袭。

  然而,三十年苦战,天下风云变幻,郭氏一门在雁门关耗尽心血,等来的却不是汉室中兴,而是曹魏代汉,诏书至日,郭缊当夜吐血身亡。

  魏主曹丕念其忠义,于是大力提拔郭氏兄弟。这些年来,郭淮官职步步高升,但现在突然又闻汉将之名,一时间感慨万千。

  “此战关系到郭家一门荣辱,绝不容失败!”

  自己还有退路吗?

  郭淮放下所有顾虑,披上铠甲,拿起环首刀,向陈泰告辞。

  “我自率领两千军马并鲜卑铁骑,出城与蜀军决战!”

  既然汉室火德已衰,那就彻底剿灭他。

  ……………………………………………………………………………………

  四月二十二日,汉军六千步卒在丞相诸葛亮的指挥下,护送数万沿着祁山道缓缓而退,魏军亦匆匆出动,向汉军杀来。

  这场迟来的野战一触即发!

  而高建还未见到诸葛亮,就接到军令,在费祎协调下,自率柳城撤下来的两千六百余众,集结到一处指定的营寨处,而统领这支队伍作战的将军,乃是左护军关兴。

  关兴,字安国,汉军已故名将关羽次子,继承了汉寿亭侯爵位,年方弱冠(二十),武艺不凡,与张飞之子张苞并列,深为丞相诸葛亮器重。

  大军安营扎寨后,高建提刀列于阵前,指着东北方向,对着自己的麾下,马五,李丛,与将军高翔、李盛、黄袭等说道:“敌人就在那里!十里开外!”

  众将随着他的刀锋望去,隐隐可见到一面面飞舞的旗帜,魏军的精骑转眼就会杀至!

  “兄弟们,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

  高建浑身杀气沸腾,仿佛看到了结局,看到了汉军追亡逐北的场景。

  “这一战,我带你们斩将夺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