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十二章:大风起兮
 
  陈泰抬头望着落日下的西南方,眉头紧皱,看到羌人部落联军败退的景象,勃然色变。

  局面乱哄哄的,地面微微颤动,让卓立在土丘上的骑士隐隐不安。

  但见尘土飞扬,似有千军万马奔腾而至!

  汉军来,从天降!

  高建当先勒马,铁甲劲装,手擎长刀,与陈泰隔着一段距离对峙。

  “敌军精锐剽悍,不宜浪战。”

  陈泰的亲随分出一位作为使者,骑着白马上前,扬声问道:“大魏颍阴侯陈泰在此,汉军将领可留姓名?”

  “大汉都督高建是也!”

  高建反手将长刀向下重重一劈,三百骑当即缓缓后撤,整个阵势也是引而不发,使敌人无隙可乘。

  陈泰亦不追击,看着高建等退去,沉吟道:“沉毅多智,此子绝非普通都督,日后必是魏之大敌。虎豹之驹未成文,而有食牛之气;鸿鹄之鷇羽翼未全,而有四海之心。哈哈哈哈,有趣,有趣!撤兵,现在留给张郃去头痛。”

  ……………………………………………………………………………………

  被冲散的氏羌普通步卒,人数虽众,但根本没什么战力,现在被汉军铁骑一冲,更是混乱不堪,溃散的东一波西一片。

  于是,当高建率领铁骑回打,连环突驰,快如闪电,无数羌人士卒纷纷闪避逃命。

  不怪他们,毕竟放眼天下,步卒能在骑兵面前维持阵型对敌的,只有汉军、魏军两家精锐。

  氏羌人如同被烈火焚烧的蚂蚁群,滚滚四散,狼狈奔逃,逃一个是一个。

  “羌人联军已败,收兵!大伙回城庆功!”

  高建收刀,停下无谓的杀戮。

  汉军退去,厮杀渐止,大地无言,伏尸无声,唯有残弓断剑在风中颤抖,好似死去的亡魂在惨叫,又像是对战争的控诉。

  街亭关后,陇山镇处,王平、魏延得知柳城之战汉军获胜的消息时,已经是五天后四月初八了。

  刚刚与张郃部苦斗一番,损失惨重的魏延站在城头,听闻马谡任命高建为都督,取得大胜,斩首五千,获得战马千余匹的情况下,不由大喜,汉军士气亦得复振。

  “竟然能在城内设伏,且俘获了上千战马,好小子果然是个将才。”

  至于先前战败逃回的马谡,魏延已经选择性的忽视了,他从费祎处得知丞相的撤兵计划后,就明白马谡这次肯定要被用来平息北伐失利的众怒。

  “那个提前报讯,又在柳城击败曹贼的屯长,是何来历?”费祎饶有兴趣的问道。

  费祎,字文伟,生于荆襄,长于益州,乃是刘璋旧部。其才气过人,既能料理各类政务,又长于游说之词,虽有好酒及色的种种缺点,但深为先帝和丞相诸葛亮赏识。

  此时的费祎年约三十,已多次出使东吴,不辱使命,连孙权都赞扬他道:“文伟天下俊杰,堪为蜀汉肱股之臣。”

  因为出身荆州和长于益州,费祎既能在东州派中说得上话,又于荆州派交好,可谓举足轻重,所以才被派到街亭向魏延传达军令。

  对高建颇为了解的何山立即道:“他原名高六,是成都人氏,早年曾为刘璋部下,其人骁勇,亦通兵法……”

  “若他真是个将才,我自当向丞相举荐。”

  费祎虽表面上不在意,实则将高建之名暗记于心,自家人知自家事,论与丞相的亲疏关系而言,他绝对是排在马谡和蒋琬之后。

  要想有所建树,就必须引军中将领为后援。

  柳城之战后,汉魏两军的士气发生了较大变化,首先是魏延得授凉州刺史后,总督陇山旧城里所有兵马,奋力据守,挡住了张郃连番不断的进攻。其次,魏国天子使者陈泰笼络了大批羌胡轻骑,分夺路袭扰汉军粮道,迫使汉军撤离速度加快。

  而魏延,则要等到下一步的撤军文书后,才能放开关口离去。

  “魏将军、王将军、马将军,费某要去柳城一趟!”

  到现在,因为北伐撤兵在即,马谡的南山大败,必须给丞相一个回复,费祎便计划往柳城一行。

  马谡改如何处置,才是他接下来要处理的大事。至于北伐曹魏的后续局面,需要丞相重新谋划。

  ……………………

  四月初十,费祎的车队抵达柳城。离城十里,就下令车队继续前行,费祎本人只带一队亲随,绕道北面,勘察数日前的战况。他蹲在地上,看到地上纷乱嘈杂的脚印、污血和残尸,陷入沉思。

  “这里的确有大量羌胡败退逃跑的痕迹。”

  见微知著,费祎又分别探查了几处地方,很快就推断出当日的战况。可以肯定,在数日前的那场大战里,氏羌大军是先败于城内,然后在城外遭遇骑兵冲击,彻底溃散。由此可见,屯长出身的高建的确是个将才。

  “走,咱们进城。”费祎有所决断后,便进城去见马谡。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马谡重伤难愈,寿命最多不超过一月,但智慧依旧,冷冷道:“费文伟,你抢在丞相之前来见我,可是准备联合蒋琬与杨仪争锋?”

  费祎眼里闪过一丝惊诧,似乎没料到马谡重伤之余,仍能够洞若观火,他立即掩饰过去,摇头道:“非也。我来此是奉丞相之命,问责马兄南山战败罪责。”

  即便来之前有其他心思,此刻也决不能向马谡透露。

  “战败之罪?”马谡惨然一笑,道:“吾自以命相抵!”

  费祎一愣,随即道:“幼长兄,何至于此?”

  “不必多言……汝可禀明丞相,两月后将我斩首示众,在此期间可用军法之名,将益州本土将军尽数诛杀。”

  “你这是以性命来布置杀局,值得吗?”

  马谡平淡道:“我自有计较。”

  事情还得从一天前说起,故交向朗通过侄子向宠传来急讯,让他先逃回成都,躲避一段时间再做打算。因为丞相已命蒋琬回去处理朝中大事,还收了天水俊才姜维当弟子,让两人交好,显然是为剪除他的影响。

  所以马谡干脆就布局,将本土派的将领尽数诛杀,而高建凭借柳城战功,正好可以填补空缺,为将来崛起做准备。

  两相对比,丞相固然大公无私,但杀机落在马氏一门上,那可就大大糟糕。于是马谡就准备引费祎为外援,布下后手。

  过去一心为公,马谡对阴谋诡计不甚在意,但现在濒临死亡,不得不多番筹谋。

  “费文伟,论才华胆识,你都不在蒋琬之下,可惜丞相钦定的下一个接班人是蒋琬蒋公琰。”

  “你想让我做什么?”

  “蒋琬文有荆州元戎派支持,现在武略上又多了天水姜维的支撑,你决计斗不过他。而恰好,我这里有一位将器之才,可以推荐给你。届时,你文有东州派支持,武有益州本土派高建呼应,丞相百年后,足以在朝堂上占据一席之地。”

  费祎想了想,迟疑片刻道:“我承认,高建是个将才。可他怎比得上丞相亲自挑选的“幼麟”姜维?”

  “正是比不上,才需要你的庇佑。否则,将来不过是另一个魏延而已。”

  费祎倏然一惊,道:“这次我会如实禀报所有将士的功过,至于如何处置,自有丞相定夺。”

  然后便结束了于马谡的交谈。

  …………………………………………………………………………………………………………

  安远将军马谡畏惧军法处置,先于执法人员一步,向益州逃亡!

  第二日,高建忽然听到一个震动全军的消息,他更是被惊的目瞪口呆。

  “这下丞相是不斩马谡都不行了!”

  “怎么可能?”他始终无法相信,马谡会在明明有机会不死的情况下出逃。

  而后见到了费祎,对方似笑非笑,对他道:“你仍旧暂代都督职务,统帅全军撤退,不得有误。”

  “我不相信马将军会逃,胜败乃兵家常事。请费大人另觅贤能,我要去寻马谡将军。”高建并未直接答应领授职务。

  “加快向南撤兵速度,我要明日就出发。至于马谡之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高建默默的下去整军,但他并不开心。因为,从这一刻起,马谡的命运几乎已经注定了。

  四月十二日,高建一声令下,三千五百多的汉军放弃柳城,拔营南下。城中的一千余户口,也被强令迁往汉中……这是汉末三国时期,争夺人口的常见错失。

  汉军龙旗飘扬,大队人马南下。

  放眼望去,有一面都督的旗帜,数面校尉的小旗,都神采奕奕,各自统领五六百人马,雄赳赳气昂昂展示这威仪。

  高建到没有多少得意,他最后望了一眼柳城,闭目查看识海中的功勋系统,发觉一切状态安好,才放心转身离去。

  “终有一天,我要继承汉武雄风,统兵北伐,中兴大汉!”

  耳边忽然响起一阵歌声,这是费祎教随从所唱的高皇帝大风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春风十里,杨柳青青,谁又是大汉新一代的猛士?无人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