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十一章:初试啼声
 
  四月初三,柳城郊外之北,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山丘上,曹魏将旗高立,仿佛是一夜间拔地而起的参天大树。

  那面绣着“陈”字黄底黑字的主帅大旗,毫无疑问,代表着颍阴侯陈氏一脉的地位,代表着颍川世家的荣耀。

  陈泰今年二十八岁,少年得志,出身经学世家,却保持着军人作风,腰板挺得笔直,声如鹤唳,深为四方羌胡所信服。

  他三年前曾巡视并州,身先士卒,北击匈奴,立下大功,今趟作为曹魏天子特使,便不再冒险,而是改为居中指挥,非但可将战事尽收眼底,还能视情况将兵力投入最需要的地方,渐渐有了将帅之才。

  此刻,陈泰立在风中,目光盯着远方绵延不绝的混乱战场。

  可以看到,这片战场的西北面城墙,羌人的勇士前仆后继,汉军守卫兵力节节收缩,定然不能长久。

  “蜀寇败矣。”

  一个亲随面露喜色,恭维道:“张郃做梦也想不到,侯爷会先他一步建功!”

  陈泰摇头,道:“这支蜀寇是马谡的败军,即便是打败他们,也是张郃此前的功劳。只不过……”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不言,响起了父亲的叮嘱。

  贵为曹魏三公大臣的陈群在儿子临行前,犹自郑重道:“刘备雄才,宽仁有度,能得人死力,治军骁勇,百折不挠,不可小觑。”

  令老父一生佩服敬仰的刘玄德,留下的汉军果真如此不堪一击吗?

  “城门撞开了!”

  “城门撞开了!”

  就在陈泰还有些迟疑的时候,柳城的北门被撞开,羌人豪帅伐弥被前方传来惊呼声吸引了注意力。

  “城门撞开了!”

  “杀进去!”接着,阀弥一声令下,三千轻骑卷起风雷,直奔过去。

  “轰隆隆!”

  陈泰触目所见,羌人轻骑犹如决堤的洪水,滔滔浊浪发出巨大的声响,灌入城中。

  号称骁勇善战的汉军,如今只是一股蜀地贼寇!

  伴随着柳城城门陷落的杀伐之声,更大的欢呼响起。

  “大魏万胜!大魏万胜!”

  城外千军万马山呼万胜,羌人勇士打着魏军的旗帜冲锋,入城后必然会有大笔收货。

  陈泰捻须沉思片刻,道:“派人去找到伐弥,让他提防汉军反扑,谨防伏兵。告诉他,羌人要像狼一样,凶猛机警。”

  无数的马嘶鸣,整个城池都仿佛要陷在铁蹄的践踏之下。

  伐弥纵马抢入城中,兴奋地大喊道:“三日不封刀,杀光抢光!”

  谁知羌骑刚进入柳城不久,前面道路上陡然有数面矮墙,阻住去路。正疑惑间,忽然杀声四起,就听到前面有人大声嚷嚷道:“不好啦,汉人有埋伏,快跑……”

  “大汉天兵在此,杀,杀,杀!”无数汉军杀出,把羌骑分割包围,每一会儿整个柳城都陷入混乱厮杀的火海中。

  …………………………………………………………………………………………………………

  时间倒退到一个时辰前,柳城之内,高建在定下放弃城门,在内设下埋伏计策,便开始逐步实施。

  高建看着功勋系统显示的界面上,火德气运在燃烧,心里自语道:“我既来此,当中兴大汉,青史留名!”

  “我这一生,就从此与前世告别,做一个领兵打仗之将!”

  “汉室中兴,从此刻开始吧!”

  他霍然转身,掀开一面用汉军龙旗遮住的灵位,朗声道:

  “诸君!数百年前,定远侯班超率三十六骑出关,踏破西域,宣告天地:明犯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

  后世小子高建,领兵至此,恰逢羌人犯我疆土,杀我汉军,于是有百姓感慨,说若是定远侯尚在,岂能叫胡虏猖狂!

  我于此地立誓,定远侯虽殁,但汉军威严永不磨灭,绝不容许胡骑肆虐,每一代人中,必有英杰重续汉之荣光!

  今日!”

  高建拔刀出鞘,下达军令:“咱们就在这柳城之中,杀羌胡个片甲不留!”

  “将归附曹贼的羌人,杀个片甲不留!”

  右将军高翔亲自领兵,发动陷阱,围住冲进城的羌骑,劲弩、飞石齐发,长矛急刺,大刀砍杀,杀得羌骑七零八落,抱头鼠窜!

  很快,羌人骑兵主将伐弥也负了伤,他不顾肩膀鲜血直流,挥舞着弯刀,向外面冲去。但只看到汉人士卒不断涌出,一个个举着铁盾,用连弩攻击,将没多少甲胄防护的羌人成片射杀。

  “杀出去,在陇右,我们羌人才是强者!”

  伐弥狠狠斩断两支箭敢,握着弯刀的右手,已被汗水浸透。

  这注定是一场惨烈的拼杀,就在羌人骑兵纷纷聚拢起来,要与汹涌而至的汉军决一死战时,却愕然发现,汉军并不靠近,他们无法正面冲锋。

  周围的箭雨好从细雨眨眼变成暴雨,汉军分四路围攻过来,城门被封死。

  高建挥刀不住喝令进攻,瞧见敌军全部进入埋伏圈,当即大喝:“全军出击!”

  咚!咚!咚!

  毫无征兆,总攻的战鼓雷响,成排的汉军勇士进击,刀枪如林,落下就是一大片的死尸。

  进城后,突然发觉中计,无数羌族的勇士纷纷勒住受惊的战马,嘶鸣着调头狂奔,争先恐后的往外逃。

  嘭嘭嘭!

  一骑又一骑马匹被射倒,将上面的骑士狠狠的摔落到地面。

  “第一队,向左包抄。”

  “第二队,向右包抄。”

  “第三队,断敌后路,其他人跟我从正面进攻!”

  高建扬刀不断下令,旌旗摇动,汉军阵势如行云流水般变化,将敌人分割围杀。眼前的功勋系统忽然冒出一种奇妙的变化,统御技能急速闪烁,推动着他窥测出敌人弱点,布下杀招。

  于是乎,羌人骑兵越挣扎,陷入的越深,无论怎么周旋进退,都无法脱出困境。

  汉军的进攻向烈火一般熊熊燃烧蔓延,逐渐将整个柳城笼罩。

  “轰!轰!轰……”城头上巨石和羽箭射落,击伤、拦住了外围大量蚁附爬墙,前来救援的羌人士兵,整个城头也陷入激战,好像是一片片血雾从天上掉落,硝烟弥漫,封住了陷入城里的羌人骑兵的最后生路。

  高建静静的看着这残酷的一幕,他知道,这是自己第一次营造破军杀将的格局,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而马谡,最后一次见到汉军大胜,想到自己就要步入死亡,眼中泪光隐隐,却强自收住,化作一声长叹。

  ——看不到汉室重兴的那天了!

  唯有小侄子马秉雀跃着,“羌骑已崩,此战,胜啦!”

  “披铁甲兮跨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同敌忾兮共生死,与子征战兮心不怠。”

  “踏燕然兮逐胡儿,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汉德昌兮照四方,与子征战兮祭苍天!”

  曾经有一场空前的大胜,燕然勒石,树立了汉军的无上荣光,这歌声勾起了很多人的回忆。

  匈奴?氏羌?

  在严整汉军战阵前统统不堪一击。

  如此想着,黄袭趋步走进,恭恭敬敬的在高建面前下拜顿首,尽管对方是个年轻的不像话的临时都督。

  “高将军,射声校尉黄袭,前来禀报军情!”

  “讲吧。”

  高建嗓子略显沙哑,但整个人的气势却前所未有的强大,双眸熠熠生辉,俨然是一颗即将升起的璀璨将星。

  “羌人已败,大部覆灭,尚有四五百骑被困城中,是否招降?”

  高建想起北伐缺粮的实际情况,狠下心来,说道:“豪帅活捉,余者全部斩杀,不留俘虏!告诉兄弟们,首级砍下来,拿回去立军功。你知道的,咱们军粮不足!”

  黄袭听罢,回身督战,大叫道:“杀!”

  很快下面的士卒也反应过来,大喊道:“割下羌贼首级,拿回去记录军功!”

  顿时,更多的箭矢飞出,长矛大刀齐齐涌过去,中军争先恐后蜂拥而上。

  柳城的街道上立时变成了人间地狱。

  那些羌族骑兵被困住重重陷阱中,奔驰不得,如何是汉军精锐步卒的对手?只有少数武艺精湛着,下马后还能执刀顽抗,但很快也被淹没。

  惨叫声不断,浓重的血腥气四溢。许多汉军士卒都杀疯了,腰带上挂着血淋淋的人头,仿佛汉初学自秦军的虎狼之师复活了。

  伐弥不幸死于乱军之中,弟弟伐同被俘,冷冽的看着惨烈的场面,大叫着挣扎,但被绑得太紧挣脱不得。

  高建问道:“他在说什么?”

  一个通晓羌语的士卒上前道:“都督,他说人头不好吃,求将军饶命哩!”

  周围汉军听了无不大笑,李丛拍马匹起哄道:“俺觉得他是在说,都督已经立下这么大功劳,少献一颗头颅行不行?”

  高建没有笑,刚才考量到缺粮,一怒之下命令不留俘虏,但现在也被眼前的血腥状况震惊,脸色变得苍白。

  血腥的厮杀仍在继续,充分展示了什么叫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挥手示意将伐同压下去,吩咐道:“好好看管,不要杀他。”

  汉军一路杀过去,两千多氏羌轻骑被斩杀,街道上、房屋里尽是无头尸体,场面极其残酷。

  城内厮杀持续到黄昏,进城的羌骑尽数被杀,城外爬墙救援的氏羌步卒也被击退,留下成堆的尸骨。

  高建却不准备罢休,他挑选出尚能厮杀且会骑马的精锐,共得三百轻骑,于是亲自带领,策马扬刀,打开城门,出城反击。

  “大汉天兵在此,杀!”

  轰隆隆!

  马蹄溅起火星,落日下,汉军铁骑向羌人部落横冲直撞过去!

  杀戮再起。

  …………………………………………………………………………………………………………

  陈泰与数十个亲随已经打马退出十里,望着溃退下来的羌人部落,他恼怒之余,也被激起了斗志。

  “守城的汉军将领已不是马谡,倒也有趣。”陈泰笑着对亲随道。“去,打听一番城中汉军将领是谁?就说我要与他一会。”

  “侯爷放心,卑下这就去办。”一个亲随领命,打马离去。

  陈泰正在观看,忽然又一个亲随骑马奔过来,说道:“侯爷快走,汉军骑兵追过来了!”

  陈泰顿时大怒,冷然道:“我送他个大功还不知足,强弩之末也敢追来?列阵!”

  哗啦啦,百余真正的大魏虎豹骑散开,布成弧形阵势,严阵以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