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六章:汉军雄风
 
  中午时分,汉军抵达陇山旧城外围战场。

  对于麾下的将士,魏延早就如臂指使,但现在面对张郃,他仍需要激励士气。这些士卒都是在黄巾之乱后成长起来的后生,没有经历过大汉荣耀洗礼,纵然在他的训练下已成为精兵,仍比不上真正的汉军。

  “汉军将士们!”

  魏延站在临时打起来的点兵台上,面泛赤光,与逝去的关云长相仿。他平日多余同僚交恶,然而对自己的兵却颇为关爱,真正做到了爱兵如子!

  “你们都是来自汉中的良家子,亦或是荆州的勇士,应该都听说过关云长将军的勇武忠义。”魏延指着自己道:“我就是关将军教导出来的兵,现在带你们来击破曹贼,拜将封侯!”

  “哈哈哈。”此言一出,本来就战意昂然的将领和士卒们,纷纷大笑。汉军铁律,非军功不侯,一旦立下功勋,田地、奴仆和爵位统统都有了。

  等众人安静下来,魏延又道:“还有,老夫的都亭侯爵位也是当年追随先帝击败曹贼所封。

  台下开怀大笑的将校兵卒都严肃起来,尤其是荆州出身的士卒,更是向魏延投去了敬畏的眼神。”

  他们背井离乡,加入汉军,既是为了抵御残暴的曹贼……也是为更好的活下去。

  仁义、勇武,这些在乱世中崩溃的道德在汉军里重塑,让所有人都肃穆起来。

  魏延继续道:“丞相北伐,已取三郡。关中在望,曹贼前来送死,正是你们建功立业,封妻荫子的大好机会。破曹贼,分田地!”

  “破曹贼,分田地!”

  不少士兵也跟着喊出了这句话。

  “破曹贼!”魏延大喝。“跟着我,死战!”

  “死战!”汉军旌旗晃动,全力向魏军杀去。

  这就是兵法上所说:为将忘家,逾垠忘亲,接敌忘身,必死则生,急胜为下。百人被刃,陷行乱陈;千人被刃,擒敌杀将;万人被刃,横行天下。

  魏延或许不曾读过尉缭兵法,但所作所为已暗合兵家要旨。

  出战前,分肉飨士,让所有士卒吃得饱。出战时,鼓舞士气,让所有士卒甘愿殊死血战!

  就让曹贼再领教一番汉军的威仪吧!

  “马岱。”魏延又下令道:“我去引出张郃,与他交战,你带人直击曹贼本阵大营!张郃远来,城下贼军最多不超过五千,他大部未至,正是吾等破敌良机!”

  “诺!”

  副将马岱领命而去,魏延分出一军精锐,直奔张郃将旗所在。

  “雷鼓,出击!”

  ………………

  曹军大营,张郃早就严阵以待。

  “将军,蜀狗来袭!”

  眼看敌军将至,张郃还好,账下牙门将王昌、夏侯茂等已经战战兢兢,被汉军气势所摄。

  曹(魏)军上午并未攻城,因为主将张郃已经料到汉军增援人马会至,故而已先行立下防御阵势。

  下一刻,曹军大寨外,一个个汉军挥动兵器,越过壕沟,鼓噪杀入!第一波汉军有上百人,身上披着黝黑的铠甲,肩扎红色披风,手持戈矛,阵势严整,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移动的火焰洪流。

  这是真的的汉家威武之师!

  “是汉军来袭!”

  因为魏延的队伍勇猛严整,加上那面红色旗帜,引发了张郃久远的回忆,曾经他也是站在这面赤色的龙旗下奋战,深知纯粹的汉军有多厉害。

  张郃奋然起身,大喝下令道:“击鼓,列阵,右营与我出战魏延!”

  主将如此镇定,曹军大营立刻有序运动起来,飞石箭雨齐发,长矛刀盾成阵,向来敌杀去。

  “列阵,列阵!跟着将军杀贼!”

  曹军的反扑从战鼓响起开始,从点点轻声变成了沉沉铁锤!

  每一通战鼓,就有一营将士投入厮杀!每多一通战鼓,就有另一营身披甲胄,挥舞长戟的关中大汉杀出营寨。

  在张郃带领下,奋勇向前,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反击!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这一刻张郃部下爆发出的战力,丝毫不在汉军之下,因为他本身也是在汉军赤龙旗下成长起来的将领,甚至曹军的缔造者曹操,亦是成长于那一面汉旗下。

  纷乱的厮杀和咆哮掩盖了战鼓,惨烈的战斗惊得战马嘶鸣,魏延同样身先士卒,不顾生死,直奔张郃而去。

  箭雨刀枪之下,所有人都变成了野兽,面容狰狞,彼此撕咬!

  明犯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

  汉承秦制,以六郡良家子为军,破匈奴、击西域,汉之威武,百战始有成。

  王昌、夏侯茂面色惨白,想起了父辈对汉军的描述,他们每一个人都充满自豪,扬威大漠,称雄绝域。现在他们遇到了父辈一样的对手……

  汉军是龙,亦是虎!

  他们是令鲜卑诸胡闻风丧胆的幽州铁骑!

  他们是令匈奴百万铁骑烟消云散的大汉羽林!

  他们是败而不溃,缓过气就卷土重来的骁勇虎贲!

  而魏军,一代枭雄曹操费尽一生精力打造的建安风骨,唯才是举制度,已被九品中正制所替代、所吞噬!

  ——军中将领开始渐渐充满没有经验的世家子弟。

  军前争斗胜负未分,张郃与魏延各带精锐尚在厮杀,汉军副将马岱突然从另一面杀出,率领着一群虎狼之士,一股脑杀入曹军寨中!

  王昌不通武艺,擅长的是喝酒做赋,之所以来张郃军中,是为了积攒军功,回去外放出任一州刺史。

  他是第一次直面这种刀刃互砍的惨烈厮杀。

  “汝等匹夫,快给我挡住蜀寇!”

  面对生死危机,王昌也隐约明白,打仗,还得靠张郃等宿将。

  谋取功劳易,上阵杀敌难。

  “我也曾熟读兵法,从军历练!”王昌这么安慰自己,俊脸阵阵发红。

  而且不是有张郃在吗?他为什么挡不住蜀寇的冲击?

  另一侧守寨的曹军根本没有强烈的作战意识,阵前沟壑被突破,弓箭手匆忙射出的箭矢未能起到阻敌效果。

  很快,没有大将统领的恶果体现显露出来,连续两道营寨被突破后,马岱领兵直接杀入曹军阵中,面前再无有效阻拦。

  副将夏侯茂不敢露面,被陷阵之士突入的曹军,简直就像是一群羔羊,成了被屠杀的对象,或三三两两的结阵抵抗,或者仓皇逃溃,失败已在所难免。

  马岱像是回到了跟在兄长马超身后的时候,他手持长枪大杀四方,收割着一条条曹军士卒的生命。有个曹兵士卒挺矛刺来,被他一枪崩开顺势贯穿对方前胸,立时毙命。

  “杀!杀!杀!”

  马岱所部汉军高呼奋战,面前曹军的大营已是混乱不堪,短短半个时辰,大部分曹军已经开始溃散逃离。

  尚有奋战的曹军精锐自发集结,可惜夏侯茂当先骑马遁逃,王昌的鼓动起了效果,如此以来,让缺少主心骨的曹军左营更加混乱。

  至此,马岱所部大获全胜,冲乱曹军营寨,从后面向张郃包抄过去!

  ……………………

  “营寨就这么没了?”张郃难以置信,他留有三千人守大营,这么个把时辰就被攻汉军攻入,简直是天大笑话。

  当了解到是王昌怂恿夏侯马带领骑兵策马先逃后,不由破口大骂!

  “夏侯渊虎步关陇,骁勇善战,生子若犬豚耳!”

  平生征战数十年,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力,不再是像在武皇帝曹操麾下那样可以放手征战,大喊“跟我冲”。

  他做了主将,领的兵多了,受的掣肘也更多了!

  为了取胜,他只带五千先锋精锐突袭,手里大戟挥动,轻易的就击破了南山马谡部的汉军大营,斩首数千。

  到现在,与魏延拼杀时,大戟士进退自如,对攻丝毫不落下风!

  能与汉军精锐对抗的,也只有相同的精锐。正面对抗,他并无任何差错。

  然而副将夏侯茂、王昌的逃跑,让曹军乱了阵脚,大营兵马溃散,后路被抄,逼迫的他不得不退兵暂时撤离。

  赫赫大戟士,决不能虚耗在此!

  张郃大喝一声,长戟横扫,连续挑飞两名汉军勇士,穿透他们的甲胄,染血的戟刃再度刺向下一个士卒身体……

  片刻后,张郃便亲执大旗,收拢兵士,稳住阵脚,然后命亲卫牵来马匹,部署撤离事宜。

  嗖嗖嗖,箭矢如雨,像是不要钱一般洒向曹军阵中,百支千支。在张郃身边,不少为他举着盾牌挡箭的士卒倒下,哀嚎四起,甚至连他的甲胄上,也中了一箭。

  “撤兵!”

  张郃翻身上马,挥戟破阵,冲破汉军阻拦,扬长而去。

  低矮的城墙上,高建望着魏延冲阵叱咤的威武之姿,第一次对汉军有了深刻的认识和感触。

  “北伐曹贼!绝不容失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