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五章:入城小触
 
  天将晓,周围一片寂静。

  去打探消息的张林悄悄潜行归来,大致禀报了曹军军情,道:“少将军,请下令吧。”

  魏家部曲构成的八百精锐已经陆续的汇集整齐,甲胄兵刃在手,等待着进一步的号令。这些士卒都是魏延从军二十年来挑选培养出来的悍卒,各个久经沙场,甲胄齐全,是一支拥有强大凝聚力和杀伤力的军队,用来冲阵自是所向披靡。

  魏昌非常清楚,这些勇士是魏家立足的根基。父亲魏延的意思很明白了,街亭不容有失,派出这些精锐就是要给王平坚守下去的勇气。

  眼下的局面也清楚了,曹贼(魏军)大将张郃击破马谡所部后,乘势进兵,先锋五六千精锐将陇山旧城团团围住,四面强攻,若无援军,不出三日,关口必然陷落。

  他唤来牛元、牛方两兄弟,道:“你们俩,各带十名善于使盾的兄弟,护住赵先生,保他毫发无伤。我要你们跟着大队冲进城中。”

  牛家兄弟躬身领命。

  魏昌又召集六个百人将,郑重道:“等接近曹贼后,一齐点亮火把,放火后立即冲阵。出发!”说完第一个迈步。

  高建和何山各自披甲执刃跟着进军。

  大约半个时辰后,众人到达魏军围城部队外围。

  魏昌深吸口气,手掌握紧刀柄,猛然大喝道:“点火把,突阵!”

  轰!四百支火把亮起,照亮周围一片虚空,跟着一阵箭雨破空射出。箭矢破风的厉啸响起,瞬间射倒数十名魏军士卒!

  因为距离很近,曹军无法躲避,中箭士卒惨呼倒地,其余被惊醒的基层军官连忙示警,招呼同袍迎敌。

  “杀!”高建亦是铿然拔刀,另一手执盾,踏着血污,迈步向前急冲。

  何山与他几乎同时挺着铁矛杀入阵中,而那些魏家部曲也各自挥动兵刃杀入阵中,他们早已见惯了厮杀和死亡。

  随着火把亮起,整个曹军大营东南方向杀声大作,八百汉军如林而进,与曹兵猛烈撞在一起。

  曹军是远来,虽号称精锐,但终究比不过魏延百里挑一训练出来的精兵,很快被杀得溃散下去。

  在骇人的喊杀声中,无数刀枪戳刺砍杀;有的命中,有的落空,有的甚至剧烈碰撞甚至折断。每个人都要面临密集的枪尖和刀刃,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和金铁交鸣声,这时候能够依靠的只有更勇猛的冲阵、更有力的劈杀。

  高建左手铁盾撞开一根长矛,右手横刀砍下,将身前曹兵的头颅斩落。继而又揉身直进,长刀挥舞,劈向另一个曹兵胸口。

  那曹兵从侧面掩杀而至,刀尖嗖地就刺过来。

  高建面不改色,身子稍侧,随即盾牌向外撞击,刀盾相碰,那曹兵身躯一震,空门大开,被回旋的刀刃开膛破肚,喷出大股鲜血。另一边何山铁矛或挑或扫,杀开一条血路,与高建的步伐一致,连续冲破曹军三座营寨。

  陇山古城里,王平站在低矮的城墙上,观看着这场厮杀,很快便发现来援的汉军虽然数量不多,可论精锐程度远在曹军之上。

  “这一战,还有得打!”王平按刀而立,对自己说。

  眼看快要接近城门,张林劝谏道:“少将军,曹军在有序的调兵,入城恐怕不太容易!”

  “我知道。”魏昌喘了口气道:“张郃乃是久经沙场的宿将,现在他肯定已经准备好精锐,准备给咱们来个致命一击。”

  想了想又道:“留下五十名校刀手,我来断后。你先把赵先生护送入城。”

  张林脸色一沉,大声道:“少将军,你的安危最重要,还是让属下来断后吧。我带着兄弟们挡住曹军反击。”

  此人地位虽然卑微,但说起话来倒是坚定不移,置生死于度外,显然是替魏昌打算。

  魏昌平静的反问道:“张曲长,我既然上了战场,早晚要与曹贼猛将交手,不必管安危,不必分时日。”

  张林神情激动,还待再劝,对于他来说,保护魏昌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魏昌不待他说话,又道:“家父生于荆襄,追随先帝后,殊死奋战,方有今日之功。为人子,怎能贪生怕死?”

  高建在一旁原本准备先进城,现在听了魏昌的话,对他不由刮目相看。

  何山叫道:“快看,曹贼精锐压上来了!”

  此时此刻,入城之战已进行到最后阶段。

  夜色处于更黑暗的时候,张郃传令各营严守大寨,自己亲提大戟,领着百名大戟士向汉军夜袭的队伍杀去。

  火把驱散黑暗,将敌我双方照的清清楚楚。

  王平举着火把,登高远望,见来援的汉军已至城下,确认过后,立即开门,引他们入城。

  很快张郃的将旗也出现在视野中,被所有人看到。汉军后部,高建、何山和魏昌带领五十精锐校刀手甲士反向立阵。

  “汉军勇而持锐,这是要与我战上一局场。”张郃提着大戟斜指前方,道:“与我冲阵,斩其将,搓其锐!杀!”

  “右将军张郃?”

  高建心中凛然,对魏昌道:“是张郃亲至,注意他的强攻!”

  “立盾!”

  “长矛结阵破敌,刀斧准备!”

  轰隆隆!

  汉军魏延训练的校刀手武士与冀州雄兵大戟士狠狠碰撞在一起,双方都是重甲步兵,刚一交战都是死伤惨重。接战紧紧两个回合,双方各有十多人倒地身亡。

  张郃身材高大,手持大戟轻轻一抖,寒芒颤动,发出嗡嗡异响,像是猎食的苍狼一般,向前猛地扑击而出!

  这一抖一刺蕴含着某种特殊的发力技巧,整合了全身之力,咔嚓斩断两柄长刀,继续向魏昌咽喉划去!

  锵锵锵!刀戟相交,火星四溅,哪怕魏昌臂力强大,也几乎握不住刀柄,整个壮硕的身躯都向旁踉跄歪倒,就要丧生在这一击之下。

  张郃挥戟,迅猛霸烈,威力无匹,恐怕魏延亲至才能拦下这一斩。大戟锋芒闪电劈至,就带割下魏昌的头颅!

  远来蓄力临近袭杀的绝招,张郃自问,就是张飞再世,也能给他几分颜色看看……对面这小将,只有一死,别无生路。这一击他心里都为自己叫好!

  然而高建突然出击,铁盾猛撞,长刀横扫!

  砰!张郃一击无功,愤怒之下,大戟回转,第二路杀招直奔横加拦截的主而去。

  盾牌被挑飞,生死关头,高建抛开畏惧,大喝道:“杀!”双手握刀高举,硬撼张郃的杀招。一击之下,虎口开裂,全身剧震,不得不向后退却。

  当!亏得何山挺矛杀至,拦住了张郃第三击。

  魏昌缓过气来,与何山、高建一道看看勉强敌住张郃的大戟袭杀。

  “传令压住阵脚,缓缓后撤入城!”张林适时发出号令。

  张郃一轮突阵斩将无功,眼看汉军渐渐退到城墙下,就不在追击,收兵回营,准备天亮后重新部署攻击。

  城头上的王平部蛮族士兵齐声欢呼,或用刀拍击盾牌,或高举长矛,呜呼嚎叫,手舞足蹈。

  “传令各营加强防备!”

  王平压制住喜色,下令时声音沉稳。随后便下楼,去看望来援人马将领。

  入城后,高建忍不住伤痛呻吟道:“张郃的武技,真是出神入化。”

  “着实厉害。”魏昌也心有余悸,方才差点丢了脑袋。随后重重立誓道:“咱日后要好好勤练武艺。”

  “哼。咱早晚要把张郃身上捅他七八个窟窿。”何山叫道,不过底气稍显不足。

  “将军大人!”

  “将军大人!”

  “将军大人!”

  王平一路所到,蛮族将士纷纷行礼……能将蛮族士兵训练的与汉军相差无几,足见他的手段之厉害。

  “叔父。”何山收起兵器,就要说明柳城所见所闻,却被止住。

  “坐坐坐……都不要拘谨。”王平装束严禁,身穿甲胄,却没有架子。他接见了高建、魏昌一行,对于魏昌这个魏延的长子,显然是认识的。

  相对而言,高建此时到不怎么起眼。

  “王将军!”魏昌郑重道。“家父已尽起大军来援,随后就到。末将这八百人马,也听将军吩咐。(入城时损伤有四五十人。)”

  此话一出,王平哈哈大笑。

  “俺晓得了。这回咱们上下一心,肯定能挡住曹贼,不负丞相厚望。”

  安然入城的监军赵直也跳出来,道:“各位忠心耿耿,为国立功,某定会向丞相给你们请功。”

  “多谢赵先生!”

  陇山旧城里,众人士气高昂,对抵挡魏军再无担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