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三章:气运增长
 
  脱得生死大难,高建只觉心头压力一松,面对死尸,几欲呕吐,连忙死死咬紧牙关,稳住气息。再默看功勋系统,大为欣慰。

  姓名:高建

  命数:人豪10(才冠十人曰豪,百人曰俊,千人曰英,倍英曰贤,万人曰杰,万杰曰圣。)

  气运:火德13(扭转生死危机加5,斩杀敌军3名增运3)

  官职:屯长(下属50人,正常34人,伤者7人,阵亡9人)

  生存技能:无

  体质检测:12(激发勇力4)

  战斗技能:1级(基础刀盾杀法圆满)

  统帅技能:1(《将苑》获得上篇,未入门)

  “足下就是高六?”何山看着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年轻汉军屯长,忍不住心中嘀咕,完全不像那个敢于在道上设伏,向叔父请援兵的勇士。

  “不错,高建虽只是个屯长,但从来不曾怕过曹贼。”高建已镇定下来,拱手致谢道:“承蒙阁下来救,某感激不尽。”

  “好说,某乃何山。”见对方隐藏豪气勃发,终于认识到这的确是个勇士,何山赞许一声,将俘获的一匹战马牵到跟前。“这是某的俘获,赠与阁下,……咱们交个朋友?”

  高建接过马缰,翻身骑上马背,勉强骑乘,径直试骑了几步,感觉还行,就收下好意。

  “这柄长刀随我十年征战,须臾不离,现赠与何贤弟,今后你我就是生死兄弟。”高建以佩刀回赠,道:“劳烦带路。”

  何山大喜,接过长刀,自动于前方引路。

  “咱们去见我叔父。”

  言罢,两队人马一起往陇山镇行去。

  ……………………………………………………………………………………………………………

  “曹贼围了南山……”王平听完高建带来的消息,眼中精光一闪,厉声道:“你说南山上没有水源?只有山下有一口泉水?你,你让我如何相信……马谡熟读兵法,再草包也不会不晓得水源的重要。”

  王平反应如此激烈,倒也在预料之中。毕竟他能从一个山民出身,爬到汉军中牙门将的位置,统领一军,至少是有相当的领军才能。此刻听说马谡军驻扎之地缺水,立刻就断定大事不妙。

  高建忍不住苦笑,马谡肯定知道水源的重要性,可他还是出于某种考虑上山驻扎,因此才会招致大败,造成失街亭大祸,遗笑千古。可惜的是身在局中,谁又能看穿迷雾呢……至少现在,马谡是蜀汉国中仅次于丞相诸葛亮的俊才,若是此番立下大功,日后必定是下一任大汉丞相。

  “小子,何故怪模怪样?”王平怒气填胸。

  “王将军勿要动怒。”高建郑重道。“我只是照实而说。魏将张郃精通兵法,围而不攻,不出三日,南山上的汉军必败。到时这陇山镇也必会遭到猛烈进攻。”

  “你所言不差。”王平控制住怒火,平静下来。“你既能看破危局,提前逃至此地,有什么挽回败局的法子吗?”

  “用兵之道,只可料敌从宽,不能小觑敌人。”高建直接说道。“如今这个局面,结果无非两个。一个是退,一个是进。”

  王平心中一动,道:“若是要退,我这两千无当军将士足以自守……可是,要想立功,进又是个什么说法?”

  “要进,就当立刻向丞相处求援兵,坚守此地,与曹贼堂堂正正战上一场!”高建淡淡道。“若能坚守两月,陇右五郡尽数归汉矣。”

  “北伐兴汉,正该如此。只是马谡那边真的守不住吗?”

  “这就要看将军的判断了。”高建笑着道。“现在将军敢向丞相索要援兵吗?”

  王平忽然拔刀砍翻桌案,高声道:“大丈夫为国出力,何计个人得失?巴郡男儿,敢做敢为!”

  “好。那请将军拨一队人马给我,前往丞相处搬兵。”高建不慌不忙。

  王平略一思索,立即回刀归鞘,正容道:“何山跟你去,换马急行。离这里最近的是柳城,高翔领三千兵马在彼处驻守。”

  “即便是三千兵马仍是不足。”高建答道,“张郃总督五万步骑,到时来此地争夺陇山镇的决然不会少于两万众。”

  “还有!”王平稍加思索,咬着牙答道。“魏延将军在街亭后方三十里山谷还有八千精锐,吾让文吏代写手书一封,汝去请他来此增援!”

  “这仍旧不够,守街亭要道终是不足。”高建幽幽道。“此番北伐,丞相意在陇右五郡,魏将张郃必然倾全力来夺街亭,抄我军后路。”

  “你还有何话要讲?”

  “我刚才在路上已仔细想过。”高建坦然道。“广魏郡和陇西郡未下,丞相要全取两郡,最快也要月余时日,还要从后方运粮。别的地方也就罢了,若是街亭有失,粮道不济,就会功亏一篑。因此必须向丞相处请援兵……”

  “你是要老夫夸大军情,说街亭守不住?”王平反应过来,恶狠狠盯着他。

  “非是谎报,若丞相处无后续援兵,街亭早晚守不住。”高建摇头。“将军要为国立大功,就得早做决断,马谡不足为凭。”

  “汝一介屯长,可以夸大军情。吾为国家上将,岂能不持重用兵?”王平道。“请陈司马去丞相处禀报此地军情,高屯长同何山去魏文长处搬兵,我意已决。”

  “如此,我等这便出发。”高建、何山和陈昌各自下去准备马匹,草料。

  ……………………………………………………………………………………………………

  南山之上,马谡顾不得伤亡,催动大旗,号令各营奋力朝山下冲击,直奔张郃大营而去。

  “将军大人,您处罚我吧。”魏军大寨里,丘元全身铠甲染血,披头散发,向张郃跪地请罪。“属下无能,中了蜀狗埋伏,麾下儿郎尽数折了。仆冒死杀出血路,只想告诉将军要留意十里外的蜀狗大营,别面被前后夹击。”

  张郃冷哼一声,啪啪啪,狂抽丘元十鞭子,将对方脸上打的血肉模糊。

  然后才投鞭于地,道:“损了三十骑何足道哉?本将此行有精骑两万!吾恨的是你用兵不慎,失了胆魄!听着,再与你三百骑,去监视陇山镇的蜀军动向。汝要是再敢浪战中计,提头来见!”

  丘元神色激动,刚要谢恩,确听到上喊杀声如潮,抬头一看,蜀军大举下山——原来马谡企图一举冲跨魏军山下大营!

  张郃已翻身上马,铁甲兜鍪,手持钢枪,巡营发令:“紧守大寨,不得出击!”

  但见魏军箭矢如雨,战鼓轰鸣,死死守住阵脚,将蜀军拦在山脚处,进退不得。

  “还不去执行军务!”张郃稳住局势后,转回来呵斥道。

  丘元复又向张郃拜了拜,然后便去后营挑选三百精骑奔陇山镇而去。

  这一次他要洗刷耻辱!

  马谡在山上看的心惊肉跳,入眼处汉军已开始后退,连阵势都散乱起来。

  对他而言若不能一击攻破魏军大营,被逼回山上,那就是死路一条。即便侥幸逃回去,如何面对丞相?他永远也不想知道这个答案。

  马谡摇动将旗,摧兵下山死战,奈何久劳无功,大队止不住的往山上退却。

  “不许退,不许退,给我杀过去!”

  他状若疯狂,提剑连杀七八名逃兵仍旧起不到半点作用。

  “蜀狗败了!”张郃在营中看到机会,立即下令。“前军给本将出击,将所有贼军赶回山上!蠢货,不许上山追!近者用刀,远的用弓箭!”

  马谡怒不可遏,亲自带队下山,刚冲到山脚,还未临近魏军大寨,只觉眼前寒光一闪,一支粗箭迎面射来!

  “要死了吗?”

  叮!汉将黄袭挥刀格开箭矢,自己却被领一支箭射掉半只耳朵,血流如注。

  “将军,快撤!”黄袭忍着痛,上前将马谡拉回来,道:“曹贼乃是精锐之师,咱们冲不动。快撤回山上,勿要再做牺牲。”

  “哈哈哈……冲不动,原来如此。”马谡哈哈大笑,笑的心肺都快吐出来了。他知道这一退,再没有大破张郃的机会,等山上水源耗尽之时,就是全军溃败之日。

  丞相啊,北伐终究成了一场空梦!

  熟读兵书千卷,到头来临战不如一个大头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