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三国建武 > 第二章:生死时速
 
  高建猛然止步,长吸口气,因为识海中的功勋系统气运值在急速变化,火德5直接下降到1,甚至在不停闪烁快要熄灭。

  “后面有追兵。”他冷静断定缘由。

  “追兵?必然是魏军精骑。”行军司马陈昌惊讶,“高将军,你能杀退曹贼否?”

  “曹贼主要目的是围困南山,前来追击的精骑数量必然不多。”高建瞪着眼答道,“吾于此地设伏,足以杀退曹贼。此外还有一个法子,就是在迎敌之外,另派人以陈参军的名义前往王平将军处求救,如此可保无虞。”

  陈昌默然不语,五十个步卒,能挡得住魏军精骑一冲吗?这小子是要拿自己当人质,让王平派兵相救。

  “参军以为如何?”高建忍不住催促,时间紧迫。

  陈昌再度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年轻人,狠心留下来,能得到诸葛丞相兵法的人,应该有点本事吧?

  “第一什、第二什到树林两侧埋伏,见到摇旗杀出。”高建面色一变,突然号令麾下分出二十人预作伏兵。

  “这么急?”陈昌不解问道。

  “敌军快追上来了!”高建道,“彼是骑兵,剽掠急速,从我们后面追来,最多一盏茶的功夫,肯定会杀到。”

  “如此可怎么办?”陈昌是真的怕死,自身手无缚鸡之力,家中长子陈范尚未成年,断然不能死在此地。“难道真要按这小子所说,拿名刺去搬救兵?”

  “兄弟们!”高举选好一处相对狭窄地段,排兵布阵,刀盾在前,弓箭居后,大喝道,“曹贼追兵从后面追来,这是上天让吾等立功,破贼就在今日!”

  众人心下一凛,但旋即跟在屯长身后列阵。

  “好,临危不乱。”陈昌终于镇定下来,“高将军不愧是丞相兵法传人,此战必胜。老夫不才,愿与诸位同仇敌忾!”

  “马五!”高建将陈昌的司马名刺交与他,吩咐道:“速去王平将军处请援!”

  “卑下领命。”就这样马五沿着山道向前急奔求援。

  战争!终将到来!

  五十名步卒,二十个埋伏,三十个在道路中央列阵迎敌,哪怕是在丛林路上,面对曹魏精骑,仍旧是胜算渺茫。

  想要活下来,就只能杀人!让敌人痛哭,让他们害怕,让他们闻风丧胆,让他们知道汉之武略!

  高建提盾横刀,站在队伍最前方,看似镇定,实则汗水已经湿透衣甲,他毕竟从未打过仗。

  一盏茶后,魏军精骑追至,纵马直奔而来!

  丘元策马狂奔,在他看来追击一小队蜀贼算不上什么大功,因此毫不在意,还和下属有说有笑……

  直到遇上在道路中央严阵以待的敌军,才恍然惊觉:似乎有点棘手?

  “冲上去!杀!”魏军精骑纷纷拔刀,驾驭战马冲阵。

  ……………………………………………………………………………………………………………

  “你说陈参军遭遇魏军追击?”陇山古城,破旧的城镇中,正在磨刀的王平问道,面容波澜不惊。

  “的确如此。”马五按刀参拜,接着道。“我家屯长让某来通报军情。”

  “一个小小屯长还能设伏应敌?还要某发兵接应?”王平冷笑,若非遭遇排挤,他麾下儿郎何至于单独宿营于此。

  “陈参军让某转告将军,北伐关乎丞相大计,将军与马幼长(马谡字幼长)恩怨战后自有朝廷定夺,眼下军情紧急,请尽快发兵接应。”马五想起屯长高建的叮嘱,加了这么一句。

  “放肆!”王平忽然扬刀架在马五脖子上,冷笑道:“马谡言过其实,又自负其能,陈昌白面书生一个,哪里会有向某求援心思?你适才所言,到底是何人所教?从实讲来,否则某就以曹贼细作之名斩了你!”

  “是,是屯长高六让某这么说。”马五只能据实一一道来。

  “好汉子,某就允了你所请……吾之铠甲何在?”王平收刀在亲兵帮助下开始着甲。

  他并未亲身出援,只是加固营寨防御,另派人马前去接应。

  “无当军两千儿郎,竟然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高六子的屯长吗?”王平面目狰狞,他本是汉化的板楯蛮人出身,最重勇武,现在派一屯人马去接应高建部汉军,偏生无一个主动请战的,由不得不发火。

  “叔父!您是板楯人的英雄,族中儿郎上下都归您调度,但是去救一队汉人步卒……大伙不愿!”发声的是一个同样年轻的蛮人。

  王平铜铃似的大眼一瞪,就要打人。

  这个年轻的蛮人忽然转变态度,闪身而出,请命道:“叔父既要救人,何山不才,愿领兵出战,杀曹贼!”

  “杀曹贼!杀曹贼!”一时间,蛮人士气倍增。

  王平这才满意点头,目送侄儿何山带了一屯精锐出营。

  就这样,高建所期盼的援兵,竟然从山林两侧绕行,直插魏军的后方而去。

  ………………………………………………………………………………………………

  “蜀狗竟然有伏兵?”丘元的双眼充血,然后截住个逃兵,一刀砍死,呵斥左右道:“你们都给某回去,大魏铁骑,怎会战败?”

  “都伯!”另一名仆从丘三上前,挽住主将马缰,道:“咱们还没有败,快聚拢人马再战!”

  “说得好!”丘元安抚好战马,扬起血淋淋的马刀,重新聚拢到还活着的二十三骑,激励士气道:“这可是张将军给我等的立功机会,怎能灰溜溜的逃回去?诸君,与吾一起杀敌!”

  那些个魏军骑兵纷纷勒马举刀,然后再度准备冲锋。

  丘元大为满意,这才准备再度策马冲阵。

  然而下一秒,更悲剧的事情发生,他们背后忽然一股矛雨袭来,混合着蛮人的怪吼,又是六七名骑士落马身亡,登时让这位大魏骑军都伯大人冷在当场,如陷冰窟。

  这怎么还也第二波有伏兵?

  蛮人突袭?

  “哪来的蜀狗?”

  “为何在后面?!”

  一连串的疑问电光火石般涌上心头,丘元来不及细想,刚回头就看到数十步外,一名虎背熊腰的蛮人投出一根短矛,又将一位魏军骑士击落下马。

  眨眼间,那名魏军骑士便捂着胸口,倒地流血身亡。这还不算,还有另外二十多个蛮人怪叫着挺矛杀至。

  “杀回去!”情急之下,丘元顾不得再立功,也忘记了马速,只能招呼残存的骑士向着来时的路狂冲过去。

  那名雄壮的蛮人已经再度拔出一根短矛,见到魏军回马,不由一怔,投出的长矛稍微一偏,擦着丘元的脸飞过,钉在地面上,溅起一蓬血污。

  死亡擦肩而过,丘元只觉亡魂大冒,肝胆俱裂。

  “曹贼休走!”另一侧高建瞅见魏军后阵混乱,当即提刀赶来,方才两轮激战,五十名步卒折损十多个,险些守不住阵脚。

  战场上瞬息万变,此时魏军被前后夹击,已经崩溃,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屯长!”马五赶过来,发箭射杀了一个魏军骑士,然后跟着冲上来的袍泽一起继续冲杀,“不要伤了马,这是宝贝!”

  “听到没有?快抢战马!”何山以长矛刺杀魏军,一边张口呵斥部属,道:“你们这些败家子儿,曹贼要杀,战马也要看护好。这场厮杀,咱们赢了。”他一边冲杀一边高呼大叫。

  丘元奋起余勇,趁着蛮人不欲伤马良机,杀出重围,逃命遁去。

  高建指挥士卒一边围杀,一边大喊:“器械投降者免死!”

  他木盾抬手一砸,长刀架在一个魏军骑士脖子上,俘虏了一个活口。

  “牵好战马,割下曹贼骑兵首级,咱们回营。”何山得意洋洋,分派下属,临时又改变了注意,“人头和战马不要全拿,分他们一半。”

  高建和何山就这么在战场上相逢,此战斩首二十八颗,获得完好战马七匹,俘虏一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