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契约奇情 > 14、他是谁?(二)
 
  我只是刚转个头,就看见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形物,看着很是可怕,还带着丝丝焦气,就像是猪肉烤糊了一样的味道。而且此时我已经不在废品站的小屋了,而是身处一个尽是浓黑色烟雾的地方,周围黑气沉沉,我什么都看不见

  “桀桀桀,小姑娘别怕,你的身子真不错,借来用用啊”,虽然我看不见那个黑色人的嘴,但是明显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

  “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就用这个打你了”

  “哎呦,这个打我,我真是害怕呀,哎呀,你的东西掉了”

  那黑色人形不停地向我逼近,我胡乱的挥着手中的袋子试图抵挡,却一个不小心脱手甩出去了

  现在是真的欲哭无泪了,这么关键的时刻,我居然连保命的东西给掉了

  “宵小魍魉,也敢在本君面前作祟”

  就在我留着冷汗,不停的后退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是那个古装男人的声音

  此时我倒是求救般的转过头,最起码这个所谓的契主没有伤害过我,而且相比起来,似乎那个黑色人形更让我觉得恐怖

  “你是谁?”对面的黑色人形向后退了一步。问了一句。只是这声音显得分外难听

  “本君的尊号岂是尔等痴佞所知的”,他的嗓音清冷,带着怒意,话落,他直接抬手一挥,宽大的袖袍也随着他的动作飘起,我下意识的闭了眼

  忽然耳边的汽车鸣笛声已经回来,城市的喧嚣也都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我试探着睁开眼,却发现我依旧身处废品站的小屋。程老头的布袋子落在一旁,可是这里似乎没有其他踪迹

  我立刻起身,向后看去。许是刚才被那人所救的缘故,我竟然隐隐的不怕他了。

  此时我到是看清楚了,呃......还是有点古装剧的感觉,男人身上穿着,有点类似汉朝帝王的服饰。

  并且留着一头与现在社会格格不入的黑色长发。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

  那脸倒是好看,纯黑色的眼眸深邃又冷漠,高挺的鼻梁,一身黑色宽袖云纹锦袍,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脚上一双黑色靴子,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不怒自威的王者气息

  就算放在现在,也是可以堪比明星的存在

  “看够了?”那人不悦的皱皱眉,冷声的开口

  “对不起,对不起,我无意冒犯您”,我慌忙低下头道歉,生怕刚刚平静的心情,又因为我的一时嘴快而惹祸

  “本君说过不让你来此地,看来你没听啊”,我不敢再抬头,只听得头顶的声音森森。我身上也开始直泛冷意,觉得冬天来了一样

  “那个.....我.....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此时的恐惧虽然没有刚才强烈,可是心里下意识的恐惧还是存在

  “这个拿着,以后本君不在之时,你若有危险,本君自会感应到”话落,我的脚边落下一枚玉牌,看着样式不像是近代之物,应该有点年代了

  “这是什么?”我捡起地上的东西,冲着面前的‘人’问了一句

  “以后不准再来此地”,那人甩下一句话又莫名的消失了,只留下我拿着一枚不知何物的玉牌发愣。这是什么意思?他给了我这个东西?就消失了?

  就在男人消失的一瞬间,我的身后传来一声叫喊:“锦丫头”

  我回身转头,发现是程老头。不对啊,他不是已经进来了么,怎么可能从门外又进来

  “这儿呢”,我回了一声

  “你是不是傻,让你别进来,还傻愣愣的往里冲”程老头走过来对着我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教训

  “啊....??叔,明明是您进来很久了,我才进来找您的”,我有些茫然的说到

  程老头叹口气,无奈道:“进来的不是我,这里被布了迷瘴,你刚才是被鬼遮眼了”

  “什么?那我看见的不是您?”

  “一开始叫你不要下车的是我,可是下了车以后就不是我了,明白了吗?”

  “不明白”

  我跟听天书一样,实在没懂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下了车就不是了?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地方,除了刚才车里的空间,其他空间基本都是幻境,也就是说,从我下车脚沾地开始,我就已经进了幻境,你看到进院子的我只是一个虚影,懂了吗?”

  “呃....叔....我还是不太懂”

  我确实还是没听明白,这每个字我倒是都听懂了,可是连起来就不太听的懂了。

  程老头白了我一眼,没有在解释,似乎觉得算解释了,我也还是听不懂,干脆省省力气。

  “这是什么?”程老头眼尖的看见我手上的玉牌,直接伸手拿起看了看

  “这个啊,是我刚才进来找你,碰见一个全身黑色的小精灵,然后那个契主出现了,他把那个小精灵变没了,然后给了我这个”

  我老实的回答,虽然不太明白那人为什么不让我来此地,也不让我接触程老头。但是我毕竟是个人,相比起来,我觉得还是程老头似乎更加可靠

  程老头细细端详的片刻,又将玉牌递回给我,意味深长的道:“既然如此,你好好收着吧”

  “啊??叔,你别吓我,这是个什么我都不知道,我要这东西有什么用?”,我确实不太看得懂这个东西,在我眼里,这最多算是个古董吧

  程老头的脸上挂着笑意道:“好东西,你收着就是”,话落,她转身向着小屋走去,似乎不再打算向我解释这是什么

  “叔,叔,你不饿啊,我请你吃饭去吧,不然去我家,我给你做饭也行啊”我连忙抬脚跟上,此时的程老头在我眼里高深莫测,犹如活神仙一般,我怎么能不巴结

  进了小屋,程老头随意的将我早晨提来的水果袋子解开,拿出一颗橘子,又扔给我一颗,才慢条斯理的扒开橘子皮吃起来。

  “叔,您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个契主怎么回事儿啊?”,我将橘子拿在手里,扬扬手中的玉牌说到

  程老头瞥了我一眼,丢进嘴里一瓣橘子道:“你那契主就没留下什么话?”

  “说了,让我不要来您这儿,还不让我找您”,我几乎说个底儿掉,没有一丝隐瞒

  “哈哈哈哈哈,你的契主要是知道你跟我这么诚实,估计气吐血了”程老头似乎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样

  “您看,您是高人,我也相信您,就跟我说说我的事吧,我这天天提心吊胆的,也不是个事儿啊”

  程老头将手里的橘子全部丢进嘴里道:“之前吧,我觉得你算是个嘴甜会哄人的小姑娘,也乐意帮你一把,现在嘛,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也不枉费我来游走一番”

  我听得云里雾里,感情程老头帮我就是冲着我嘴甜会说话!这算是个什么逻辑?我还有五千块钱给他了呢!

  “叔,您看,我是您至亲的大侄女,您总不能眼看着您大侄女整日过得浑浑噩噩的”我继续打着感情牌

  程老头倒是干脆,扔给我一句:“我可没你这么大的侄女”

  纯粹油盐不进的老头啊!不过倒是更加深了我的好奇,关于这个契主,看来程老头知道些什么

  “叔,亲叔,要不这样,您说怎么样才能告诉我,只要您说出来,我尽量去办”我试图用交换条件来换取我想知道的

  程老头白了我一眼道:“你不是说请我吃饭么,走吧”,话落,他直接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我紧随其后出了废品站的门,先将程老头安置上了车,这才走到驾驶座上车

  “您老人家来点什么?我尽量让您吃的满意”上了车我边倒车,边询问

  “随便,都行”程老头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随便?您老人家敢说,我可不敢这么做啊!

  我仔细的开着车,沿途看着每一家饭店的名字,试图找一个比较有特色的的饭馆

  “行了,再转悠一会天就全黑了,小精灵该找你做朋友了”程老头似乎在车上坐的烦了,有些不悦的开口

  我看看天色,有些不好意思,这会已经下午了,等于折腾一整天了,但还不至于天黑。

  “叔,那要不就这家吧”我将车停在一家名为享味饭店的门口,对着刚从车上下来的程老头说道

  程老头神色怪异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反对,而是对我道:“只要你觉得没问题就行”,说完,他抬脚进了饭店正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