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契约奇情 > 8、谈判
 
  “那个,我真的无意冒犯您,我不知道会有这些事,求您了,我家中还有年迈的老人,就算您要我的命,也请您稍微等待些可以吗?”,我用颤抖的声音尽量礼貌的说到。至少那个领域不是我所可知的。客气点总是没错的

  那‘人’很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才冷冷的开口道:“少说这些废话”

  我此刻心内哀嚎,我真的都快哭了。刚才就说这么一句话,几乎是用尽我身体内仅存的勇气。人在面对超出未知事物的时候,恐惧往往会大概率征服理性

  此时我哪还记得什么谈判法则之类的,现在只要不立刻要了我的小命就行了,我没那么多要求。

  我看着面前的古装男人,五官倒是真的很不错,只是那眼里的冷漠和脸上的不耐烦,让我意识到,这不是一次正常的谈话,我这是在用命谈啊

  “您看这样行吗,您先解了这个什么契,等我办好一切事情,我在主动找您结契行吗?”,这句话不是骗他,我知道这‘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可我还有爷爷奶奶,至少我得安顿好他们

  对面的‘人’挑挑眉,说出了一句让我近乎绝望的话:“契约已成,无解”,那清冷的声音,几乎将我全身的血液都变冷一般。此时我觉得周身寒冷无比,仿佛置身寒冬腊月一样

  此刻,我心中不停地默念,冷静,锦歌你一定要冷静,不能慌,慌了可不是没脸了,是没命了。你的爷爷奶奶还等着你回去呢

  “这位....呃.....您怎么称呼”,事情已经这样了,索性豁出去了。我大胆的问了一下对方的名讳

  男人脸上的冷意一直未曾退去,而是很不耐烦的说道:“本君没空跟你闲聊,有事就说”

  本君?君?这个称呼倒是让我有些意外,这个君到底是什么意思?

  “呃,那个,这位君主,我确实就是个普通人,之前我不知道会引起这么一系列的麻烦,所以盲目无知的结了缘,您看,我这样的人太过普通,也没什么闪光点。您看要不这事儿就算了?”我尽量用着平和的语气说到,天知道,我心里的恐惧已经接近极限了

  “算了?本君的阴契岂是你能说算就算的”,那个男人反问一句,有些恼怒的猛然将宽大的袖子甩起,继而两手背在身后,立刻我整个人都悬空了

  此时的情景完全是魔幻剧里才有的景象,我生怕下一秒,他直接将我悬在窗外“对.....不起......对不....起,我为.....我的.....无知向您道歉”,我连忙道歉,我不知道那句话惹怒了他

  “哼”,那人冷哼一声,袖袍再次挥动,我直直的跌在地上,摔得生疼,这下我甚至连口都不敢开了,整个人处于一种惊恐之态。

  “不要再做什么愚蠢的事情了,今天本君饶你一次,下次你就自求多福吧”,那个人的语气冰冷,直接说完就消失了,我惊的半天嘴都合不上

  那个人一消失,耳边的汽车声,各种建筑的施工杂音都传了进来。我长舒一口气,跌坐在地上,心理的恐惧也略微有了平复

  刚才与那人对峙,我尚且能保持一分平静,可现在那人离开了,我反而不能平静,浑身的冷汗已经流到肉眼可见了

  我颤抖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着通讯录,找出今天沈警官帮我存的程叔电话。

  此时我连手机都拿不住了,颤悠这将电话拨出去,我也顾不得这会儿已经多晚了

  电话的盲音响了一阵,对面的程叔接起电话。我慌忙压制着恐惧道:“程叔....我...我是下午去....找过您的...那个姑娘”,可是无奈,太过惊恐的情绪已经让我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哦,你说吧”对面回了一句

  “我想....过您哪儿....去一趟.....您....现在能见我.....一面么......求您了”尽管我已经尽量克制了,可还是说不完一句完整的话。现在我能想到帮我的人,只有这个程叔了

  对面沉默了一会,才道:“算了吧,你连话都说不完整,我过去吧,你把地址给我”,程叔有些苍老的声音传过来,让我觉得有些莫名的安心了

  我立刻将地址报给程叔,然后迅速回到床上,用被子将我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房间的所有灯光全部打开。哪怕我在被子里已经被闷的呼吸有些困难,我也不敢将被子揭开,起码在程叔来以前,我是半步都不离这张床了

  就在等程叔来的时间里,我觉得仿佛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太过漫长,除了床头的钟表在滴答滴答的走着,整个房间听不到任何声音,我连呼吸声都尽量控制

  叮咚.......

  大约很久之后,我也没有看具体的时间,门铃忽然响起,我整个人被吓得一激灵,我有些不敢去开门,因为我不知道来的是不是程叔

  “姑娘,是我”程叔的声音在敲门声过后响起

  我立刻将被子扔开,跑出卧室去开门。程叔的最后一句声音,仿佛是我的救命稻草一样。

  我将门打开,看着门外略黑的老头,差点眼泪都下来了,立刻招呼道:“程叔,您来了”,话落,我立刻让开身,请程叔进门

  程叔大概是看着我的样子有些可怜,开口询问了我一句:“姑娘,你这是怎么回事?”,他边说,边跟我进了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顿时被这么一问,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我活了26年,这才真真正正感受到死亡对我的威胁。还有以及我对未知范畴的恐惧

  “叔,你救救我,我刚才碰见了两个未知生物”,我实在不敢说出那个字,只能隐晦的说出来,相信程叔是听懂了

  我居然莫名的觉得沈警官带我认识的这个程叔非常可靠,大概是从小就接受有困难找警察教育,此时连带着也觉得程叔这个人异常可靠,所以才敢不假思索的告诉他我家的地址

  程叔倒是镇定许多,示意我先不要慌,他从随身的口袋中居然掏出一枚铜镜。虽然我不清楚有何用处,但是我只能认识它的材质是铜镜

  他拿着铜镜在我房间中绕了一大圈,这才重新坐回客厅的沙发上道:“你是不是把我给你的符丢了?”

  我现在看程叔的眼光简直跟看神仙一样,他进门到现在什么都没问,就知道我丢了符的事。这只能说明程叔是真的有点本事的

  “对,但是我不知道丢在哪儿了,怎么?丢了这符的后果很严重?”我惊慌的问了一句

  “倒也不是,只是我通过圆光镜发现有拾遗鬼的气息”程叔解释了一句

  听着这句解释,我更是不淡定了,真的是有未知生物啊!

  “叔,还有什么,刚才我家里似乎有两个未知生物”,我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程叔

  程叔有些疑惑,又将铜镜拿出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重新坐下后,这才对我说道:“两个?没有啊,我只看到一个,你是不是太害怕,看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