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契约奇情 > 7、契主
 
  “唉,念你也是个孝顺孩子,这样吧,我只能试试,但是不一定有效,若是不成功,你可不能怪我”,老头听见我的话,似乎有所感的说了一句

  我一听还有点机会,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走到老头跟前道:“没事儿,后果我自行承担,怪不到您头上”

  “契主七日内现身这件事有违规矩,所以这件事可以作为谈判条件,但是若是契主一意孤行,那我就没办法了”,老头顺手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道符给我,又道:“你回去将这道符连同写你生辰八字的纸一起烧了,契主自会现身,不过谈不谈的来,就看你自己了,谈成了,你再来找我,谈不成,你也不用再来,找我无用”

  我千恩万谢的接了这道符,小心翼翼的收进包里。这可是我现在唯一保命的办法了。好歹我也做了这么多年的HR,谈判的技术应该还是有点的。

  这不就是相当于掌握了对方的把柄,然后换自己活命的机会。至于老头说的谈成了来找他,估计是有将这个把柄拿捏的办法

  “高人,您看给您该结多少善缘?”,我也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只不过听说这些人都不喜欢提钱,而是说缘

  “行了,你走吧,我就当积德行善了”,老头摆摆手,似乎很不耐烦我再呆下去

  我看着桌上有个微信二维码,直接掏出手机扫了一下,转过去五千块钱。如果这符真能保我一命,五千块钱算什么。若是真保不住,就当我也救济一下贫困老人了

  老头的手机倒也是智能手机,直接传出收款五千的提示。我笑了笑,对着老头道了别,准备抬脚出门,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老头忽然出声:“姑娘,其实此事并非你想的那样,只是我能说的就这么多,剩下的你自己参吧,还有别叫我高人,叫我程叔”

  “好,谢谢程叔,我先走了,日后若还有机会,我一定登门道谢”,我重新转身道了谢,又道了别才走出门

  这老头倒是奇怪,这么久都没有纠正称呼,在我临走的时候纠正了称呼。日后见不见且两说,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用。但是登门道谢这句话,我是发自肺腑的

  我恍惚的上了车,将车发动,倒着开出小巷,又掉个头,这才驶离了这乱糟糟的废品站,回到了车水马龙的主街之上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我跑了一天,惊恐之下也不觉得饿,这会倒是想开了,生死有命。

  大概思想的包袱卸下来了,肚子也跟着松了,这会儿倒是有点饿了

  我随意就近找了一家小饭馆,将车停下,走进去吃点东西。此时已经过了饭点,饭馆里的人不是很多,我看了看上面的菜单,要了简单的炒饭。现在对于我来说,吃饭也不过是个程序了,起码在我这个人关机以前,所有该运行的程序还是要运行的

  蛋炒饭倒是上的很快。就在我准备吃的时候,门外进来一个年轻男人,只是在经过我桌前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我的包,顿时我包里的东西哗啦啦散落一地。

  “真是对不起,您看看有摔坏的东西没?”年轻人似乎很是不好意思,急忙忙从地上将所有东西捡起来放在我面前

  “没关系,没有坏的”,我客气的回了一下,毕竟人家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心思计较这些小事,何况包里无非装了纸巾和口红而已,还有钥匙,没有什么值钱东西

  “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都怪我不长眼睛”年轻人似乎很是抱歉,一直站在我面前道歉

  “真没事”,我盯着面前的蛋炒饭,再不吃就真凉了,何况我现在确实很饿

  “哦哦,耽误您用餐了,不好意思,要不这饭钱我掏了,就当给您道歉了”,年轻人的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反正更加抱歉,说着就要去扫码付账

  我有点哭笑不得,这又不是什么大事,真的不值得这么抱歉。不过这人倒是挺有礼貌的

  “真不用了,你忙你的吧”,我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似乎面前的年轻人觉出我的不耐烦,倒也不再纠缠。只是歉意的笑笑,去了另一张桌子坐下,似乎也是来吃饭的。

  我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匆匆的吃完,付了账拿起包走向饭馆外的车旁。现在我急着回去处理程叔交给我的那张符。

  一路上,我尽量在遵守交通规则的情况下。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直接回家上楼,连鞋都没来得及换,直接冲进家门,将阳台的窗帘全部拉起。

  此时,外面的天全部黑下来,我心中七上八下,因为这些事情确实超过了我的认知范围。可以说超出了自然科学的范围,可是这件事的确是存在的,现在首要条件是要解决这件事

  我将一直背在身上的包拿过来,在包里翻找程叔给的符纸,却发现怎么都找不到了。不对啊,我明明记得放在这里的,怎么会不见了?不可能啊,我明明放进包里的

  忽然我记起刚才在小饭馆的事情,或许是刚在掉落的时候,将符纸弄丢了?坏了,现在过去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问题是我压根都不记得刚才饭馆是在哪条路上。怎么屋漏偏逢连阴雨,什么糟心事儿都赶在一堆了

  “桀桀,小姑娘丢东西了”,一阵阴诡的笑声在我身后响起,我瞬间像触电一样,头皮发麻

  此刻我连头都不敢回,这房子里就我一个人住,虽然租的是两室一厅,但是我只住了一间,我也没有跟人合租,现在平白多出个声音,又这么诡异,我真的快吓晕了

  “啧啧,丢东西的小姑娘好可怜”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让我觉得我恨不得打晕自己,实在太恐怖了。阿弥陀福,阿弥陀福,现在也不知道拜谁有用,先拜吧,不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就在我冷汗直流,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的头顶传来一声冷厉的男声“滚”

  两道声音截然不同。顿时我身后的声音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来这声滚是说给身后那个......呃.....神秘物的吧!

  可此刻我哪敢有闲心看热闹,这些都是什么,我不用猜都知道,只是这真的超出我的预想,我紧紧的闭着眼睛,捂着耳朵,缩在阳台的角落。假装听不到,假装看不到

  “听不到,看不到,听不到,看不到”,我不禁念出了声音,企图掩盖过其他声音,此时阳台静的可怕,连楼下的车声都听不到,各种城市的嘈杂都听不到,仿佛处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

  可就算如此,耳边还是传开一声“别怕”,那声音清冷,有着几分威严。我已经很努力的不去听这些声音,可还是听到了

  只是这个声音似乎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只是说了别怕,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其实我很想看看,但是恐惧占据我全部思想,我一直闭着眼缩在角落道:“对不起,我无意冒犯您,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您走吧”,声音里的颤抖,我自己都觉得止不住

  “你不是想见我么?”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让我浑身汗毛竖立。这是我的所谓‘契主’?

  我有些颤抖的放下捂在耳朵上的手,因为我发现似乎就算捂着也没什么用,不想听的都能听到。

  我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强撑着扶着阳台的护栏直起身,转过身子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人’,暂且这么认为吧。一身古装,脸上颇有不耐烦之意。正是昨日到今天我一直看见的那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