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开局长生万古,苟到天荒地老 > 第1317章 婚书
 
第1317章 婚书
第1317章 婚书
他本来要去主峰,云阙。
现在倒是在飞剑上不慌不忙的欣赏起了各族古建筑,那些铭刻的天地法纹倒是给这些建筑增添了一抹玄妙气息,让人一看就感觉底蕴不凡。
“我说怎么看自家宗门都有一股暴发户气息...”陈浔微眯,又学到了不少,内心暗叹,“原来不止是岁月的沉淀,还有这些东西的加持。”
半日后。
陈浔姗姗来迟,云阙主峰浩广不已,主脉弟子不下数十万,那位伏十太上自成仙后似乎相当喜欢收弟子,门下足足上百位。
元成思算是一代弟子,入门较早,陈浔等人就算是二代弟子了,得叫伏十太上师祖。
此峰浩渺无边,厚重无比,宛如擎天巨柱,高数千丈,清晨之时,云瀑亦如海浪般侵袭而来,而此景却像是灵气喷发,令修仙者受益匪浅。
云阙主峰更是艳羡伏十教众多支脉弟子,若能在此地悟道,修为一日千里也不为过。
此峰真灵筑巢,镇守一方,天地异象更是从未断绝,光是踏足此地便令人心旷神怡。
那条笔直的浩广山路上,各族弟子来来往往,他们似乎在讨论着什么,气氛显得有些热烈。
“没想到,没想到啊...!”
“祭天大典之后,中天神州的顾家竟要与我伏十教缔结道义之交,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我教的威望恐怕会在太乙大世界空前鼎盛。”
“中天神州顾家嫡女,听闻可是谪仙之姿,身负仙韵圣体,才智、天赋、气质无双!”
仙韵圣体!
此话一出,周围各族修士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此圣体,妥妥的先天仙人圣体啊...拥有这体质的生灵,无一例外,只要不夭折,皆证道成仙,比传说中的道体还要更为恐怖。
说是圣灵根压制了此体质的上限也不为过。
陈浔压低着自己做的草帽默默走过他们身旁,嘴角还挂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微笑,看来这个远古时代相当注重特殊体质。
在他们那个时代,特殊特质早已为辅,从未听说过什么仙人体质。
当然,这个远古时代的仙道发展有限,仙道资源更是有限,过分依赖特殊体质也显得相当正常,每个仙道时代皆有自己的特色。
就在陈浔默默走过他们身旁时,这些各族弟子的谈论还未停下。
“呵呵,你们还不知道吧,顾家嫡女已入中天神州太古学宫,她不过才年仅十岁...可真是仙道大兴之世,竟出现了这么多般的仙道妖孽。”
“太古学宫!这不是那位顾神宇五百岁就修道有成的仙道圣地!曾经三千大世界的不少仙人年少时可都是从那里走出的...”有弟子汗毛倒竖,眼眶暴涨。
顾神宇五百岁就从太古学宫走出,那已是打破了太古学宫的万古岁月记录,堪称前无古人,如今又来一位年仅十岁的顾家嫡女?!
这中天神州的顾家是祖坟被人炸了冒浓烟还是怎么的?!
这一代的子弟怎么一个比一个离谱...要逆天了不成。
这些弟子也皆是伏十主脉,光从他们的言语中就可看出那见识是何等广博,完全就和三千大世界的普通修仙者不在一个层次。
中天神州顾家,此族并不是什么大种族的后裔,反而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种族生灵,运族!
此族的生灵分布得相当之少,其天赋有些玄妙,说是可集气运,往大了说,可集天地气运,万族气运,取其一缕天机。
往小了说,吹牛谁不会!
万古岁月也印证了那么一个事实,运族的天赋完全没什么卵用,顾家还是靠着剑道闻名于太乙大世界,走得还是灵气仙道这条路。
太古帝族还吹嘘自家族人先天不灭,我族修士三千大世界尽可去得,但该被围杀而死还得死...而且死得一个比一个惨。
在这个近乎全员恶灵,联系不便的远古时代,你若是不会吹嘘自己,仙途会崎岖很多。
主打一个不管你信不信他们吹嘘的话,但自是会有修仙者信的。
比如陈浔老祖才刚来到这个远古时代,别人吹嘘什么,他还真信那么三分。
这些谈论的弟子也越走越远,只有些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
“不过顾家嫡女与我教尊位伏天的欧阳伯晓缔结连理,倒是门当户对,诸位师弟,就别在那里可惜什么了。”
“呵呵,哎...”
“罢了,罢了。”
……
他们隐隐约约的声音渐渐飘入陈浔耳中,让正在偷听,面带微笑的陈浔笑容霎时间僵硬在了脸上:“啥...啥?!”
“六师弟!”上路前方,二师兄古稷一手负背,一手拿着一张红卷轴走来,他神色古板,眼中似有责怪之意,“怎么来得如此之晚,让为兄一阵好等。”
陈浔僵直在了原地,犹如被一道灭世惊雷劈中。
二师兄古稷已走到陈浔身前,还将这张红卷轴交给了他。
陈浔犹如一位年迈的老人,双手颤颤巍巍的打开了这张红卷,上面用金色的字体镌刻着两个相当刺眼的古文字—
婚书!
“六师弟...”古稷古板的面庞难得流露出了一丝笑容,正欲恭贺一番。
此刻,哪知陈浔面色骤然大变,目光阴沉道:“二师兄,代我去中天神州的顾家退婚,若你们不去,本...我亲自去太古学宫退婚。”
“嗯?!”
古稷神色一怔,看了四方一眼,连忙把陈浔拉到山路一旁,肃穆道,“六师弟,此乃教门之令,又不是让你现在完成婚约。”
“这是谁流传下来的时代糟粕?!”
陈浔目光冰冷,言语中带着一丝怒意,“听闻那顾家嫡女芳龄十许,我们连面都没见过,强行如此,恐怕只会毁去修仙者道心。”
“二师兄,你知道,我身份乃是堂堂天地异灵,无法诞生子嗣,这不是平白毁了顾家那位小姑娘将来,谁想出来的?!”
找死...
陈浔义正言辞的朝着自己二师兄质问,那无形间散发的气势让这位合道后期的二师兄都忍不住倒退了一步,惊异的看着自家六师弟。
好恐怖的威压!
“师弟,你从炼虚中期突破了?”古稷目光一喜,好快的修炼速度,他神经也是相当大条,竟然更为关注此事。
“嗯。”陈浔沉声道,“二师兄,是师尊么,我去找他理论。”
话音未落,他就欲动身,却立马被古稷拦了下来。
他神色一沉,朝着陈浔轻轻摇头:“师弟,当初祭天大典之后,乃是顾家老祖与我教太上决定。”
“呵!”陈浔冷笑一声,踏马的,一群远古时代的老登在本道祖这倒反天罡了不成!
莫说区区一劫仙人,就算是那顾仙皇来了也没用。
此时,就在古稷来到陈浔身旁时,周围已围上来了不少各族弟子,闹哄哄一片,原来这位戴草帽的男子就是欧阳伯晓,他们方才还没注意到此人。
原来正主在这...不少弟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欧阳伯晓,那可是中天神州的顾家,你如今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成。”此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围观的主脉弟子中传来。
这是一位合道期的苍翎幻族修士,同样是主脉弟子,按照辈分来说,已算得上是陈浔师兄。
他面含挑衅之意,不服那伏天尊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还希望将此事闹得大一些,让大家看看这欧阳伯晓做事究竟有多荒唐,闹到退婚最好...
至于欧阳伯晓身旁的古稷,他是一点没放在心上,元师叔的徒弟在伏十教内从无背景可言,几乎都是孤儿。
就算有些背景的那位池皓听说也和这欧阳伯晓不对付,教门内谁都看得出来。
他话音落下的一刹那,空气似乎变得寂静了些许。
其他看热闹的弟子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手臂,目光一震,那里怎么有些微颤...
“噢?”陈浔现在的神色变得很是平静,缓缓看向了那位合道期师兄,就连四方的风声也静了。
苍翎幻族的修士冷冷一笑,丝毫不示弱的与陈浔对视而去。
轰!
四空元气刹那间暴动,仿若有惊雷炸响,天地风云在这一刻突变,陈浔的声音刹那之间消失在了原地,快,快到了极致...!
快到了超出了合道修士的神念反应极限!
甚至快到了超出云阙山脉的地脉反应速度。
在这位合道师兄的体内还未下意识祭出法力护盾,一只大手就已按在了他的天灵盖上。
突然!
四空灵气与元气发出刺耳的爆鸣声,无尽古木落叶飘飘,杀意凛然。
陈浔此刻已出现在这位合道期师兄眼前,那道淡漠的目光俯视着他,亦如在俯视一粒天地尘埃般。
他一个抬腿竟掀起排山倒海之力,滚滚汹涌元气汇聚肉身,骤然朝着这位合道期师兄的下颚砸去,那快到了恐怖极致的激啸声甚至快要将空气撕裂!
嘭!轰!
此刻,山路地脉似乎才反应过来,一条条龟裂般的缝隙遍布四方,掀动起滚滚烟尘。
嗤...
点点鲜血飞溅在陈浔脸上,这一刻包括古稷在内的四方弟子尽皆傻眼,而这发生的一切竟比他们神念的速度还快,乃至才看清!
那位合道期师兄被一只大手死死按在空中,他七窍流血,牙齿翻飞,翻出了死鱼眼,凄惨异常,甚至连一声哀嚎都无法发出。
“方才...发生了什么...什么情况...?”有弟子惊恐得缓缓倒退了几步,只感觉被一只大手死死按在了头颅,这还是修士么!
“炼虚期一招将合道期修士肉身破防了...太古,太古凶兽么?!”
“这是什么怪物...!”
……
这一刻,四方弟子眼中都染上了一抹挥之不去的难言恐惧,就连陈浔二师兄古稷也惊愣在了原地。
他怔怔的看着那道山水黑衣背影,从未感觉到六师弟是如此陌生,陌生到让他都已感觉心悸的地步。
此时,四空如同死一般寂静,就连半空飘飞的落叶也莫名被轻轻斩断,其上脉络全失,诡异绝伦,让众多子弟只觉被扼住了喉咙,浑身森寒。
山路之上。
陈浔微微抬头,淡漠的看向这位满是鲜血的师兄,问道:“小子,我是谁...”
合道期师兄五官已被一脚打得扭曲,他每一根毛发都在散发出恐惧之意,双唇更是颤抖不已,更不敢不回答。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哪怕死了,这位恐怖绝伦的师弟也会将他从坟墓中挖出来质问他!
“伏...伏,伏天!”
最后两个字他像是用尽了最后残余的力气喊出,说完后便彻底昏死在了过去。
啪...
陈浔放在他天灵盖的手掌摊开,这位合道期师兄筋骨碎裂仿若一滩烂泥死狗般的倒在了地上。
而那平平无奇的倒地声却像是一柄重锤锤入了四方弟子的心中,那扬起的尘沙宛如屏退阵法一般让围在一旁的弟子又颤颤巍巍的倒退了数十步。
陈浔冷漠的眼神扫过四方,轻轻抬指抹去了脸庞上迸溅的血迹。
他魂龄二十,从前在界域宗门害怕宗门暴力,如今来到这个远古时代同样如此,但怕的是这灵虚圣州,万族并行的伏十大教不够暴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