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知道我很值钱 > 第七章 出了点意外的宝石人
 
  善逸天生就有过人的听力,甚至可以听到人的心音,所以,他听到旁边几个女孩子的对话真的是无意的!

  是什么照片啊?好好奇!为什么叫做「人间的矢车菊」?到底是什么,好好奇!

  不过因为节目演出快开始了,小兰和园子也没有继续多聊。

  留下善逸,有些抓心挠肝的好奇,你们倒是继续说呀!

  善逸其实不是好奇心特别强的人,他在那天训练听到了自己师傅宇髄天元的电话声。(我这里设定善逸虽然一开始是和桑岛先生学的雷之呼吸,但挂名在宇髓名下做继子)

  他不是故意要听的!虽然他听力很好,但是不想让他听到完全可以避开他的,但宇髄天元当着他的面讲电话,不是默认了他一起听吗?!

  宇髓天元;还真不是,我只是忘了。

  宇髄天元那时候确实没想太多,反正以后都是要认识的人,也没那个必要不让善逸知道。

  当然,讲完电话自然也不会给听到电话内容的善逸解释,而善逸也不主动问,所以,他其实一直在好奇,昨天见到早见未央的时候,知道对方不是人,善逸还阴谋论过是不是要除掉他(早见未央:???)

  咳,不过看当初雏鹤的态度就知道了,早见未央不是什么危险生物,虽然不是人,但也可以相处,而且他长得好好看,虽然不是女孩子,但真的好看,逐渐脸红jpg.

  善逸还在七想八想的,台上已经有主持人上去讲话了,节目还算丰富,除了歌舞,也有人表演话剧和魔术,当然,最后是紫藤大学的特色节目,表演剑术,纯粹是观赏性质,让人觉得不明觉厉,虽然看不懂,但是觉得很帅气。

  其中表演一个舞蹈的时候,早见未央还被炭治郎给介绍了一下熟人,台上跳舞的少女身着樱粉色的衣裙,身姿曼妙,身体非常柔软,可以做很多高难度的舞蹈动作。

  炭治郎介绍她是和祢豆子关系很好的学姐,名字是甘露寺蜜璃,如今是一个舞蹈演员,因为还是学生,出演并不多,但跳舞特别棒。

  早见未央仔细看了看台上的少女,一头樱粉色是长发,发尾却是浅草色,眼睛是很有青草气息的绿色,早见未央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

  “炭治郎,紫藤学园的学生是不是有很多渐变发色啊?”早见未央发出疑问。

  “也没有啦,其实很多人都是黑发的,我家的人发尾都是有些红的,算是遗传,天生就是渐变发色的是伊之助,炼狱前辈一家都是,时透兄弟,还有忍前辈。”炭治郎这么一数发现好像还不算少?

  早见未央;???你是不是数漏了??

  听了两人的对话,善逸也插了进来,语气还很郁闷,“我头发本来是黑色的,都是有一次爬到树上被雷劈了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早见未央:天,天选之子!?

  一边的伊之助完全被零食堵住了嘴,没有加入他们的话题,早见未央觉得对方可能是有些怕生,和自己不熟所以一直话不太多。

  不过他现在更关心的是,“被雷劈了没有事吗?”

  “没有,就是晕过去了而已,醒过来头发就变成金黄色了。”善逸挠了挠头。

  “对啊,感觉特别不科学,当初真是吓到我们了,不过还好善逸没有什么事。”炭治郎则是见证了善逸“染发”过程,心有余悸。

  “那甘露寺小姐呢?她的头发是染的吗?”早见未央并不觉得有人会把自己的头发染成樱粉渐变绿。

  “蜜璃前辈以前也是黑发的,但是据说她连续八个月每天吃170个樱饼,所以发色就变成现在这样了。”炭治郎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段时间他们也被对方分给了不少樱饼。

  早见未央,早见未央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吐槽为什么能吃这么多樱饼,还是该吐槽樱饼吃多了会变樱饼发色。

  “你们,安静点。”坐在他们几个人前面的黑发男子突然转过头来,一金一绿的异色瞳,仔细看在他的脖子上还缠着一条白色的蛇,正冲着他们吐信子。

  几人连忙道歉,看到他把头转回去,善逸小声对着早见未央解释,“那是伊黑小芭内前辈,是蜜璃前辈的男朋友。”

  早见未央点头,他们刚刚竟然在人家男朋友旁边讨论人家的发色真是太失礼,之后的演出,几个人时不时会聊上几句,一直看到了节目结束。

  散场之后,大家碰面也没有再继续逛校园祭,毕竟是都是些男孩子,对于这些兴趣并不是那么大。

  早见未央告别刚认识不久的小伙伴之后,依旧选择了打的回去。

  ——————

  紫藤大学的校园祭还有几天,但早见未央对此的兴趣已经没有了,便也没有再去,倒是家里没看完的小说让他特别感兴趣,就一直在家里当一个阿宅。

  那天在紫藤中学拍了照之后,就一直没有什么工作,早见未央想,大概是因为他是新人,没什么名气,所以,他现在好闲的。

  因为没有人类的生理需求,早见未央甚至都不出门了,在家看了不少小说,然后又对漫画这种东西有了兴趣。

  人类不是有句话嘛(不知道有没有)人就不应该闲着,要随时保持一定的忙碌,否则身体会锈掉!

  虽然宝石人的身体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但他现在正在努力学习当一个普通人类,当然要向人类靠拢(?)

  早见未央想给自己弄个兼职,最近比较感兴趣的身份是作家和漫画家,总之,相当天真的早见未央觉得自己看过小说和漫画,大概努力一下自己应该也可以做到。

  然后,早见未央被名为现实的东西教做人了,他得承认,他太菜了,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写文和画漫画,那得要是被选中了,有天赋的人才做得到的事情(被现实打击到失智的憨憨宝石人的夸张发言)

  早见未央揪了揪自己的头发,觉得自己就算是秃了也写不出啥来,虽然作为宝石人,头发也是宝石,不像人类那样一揪就掉一把。

  至于漫画,更别提了,明明他握刀(雕刻宝石的一系列工具刀)的手从来不抖,但画条直线都画不直,一开始还觉得是笔的问题,事实证明,是他太菜了的问题。

  总而言之,早见未央知道了,自己之前的行为是自不量力的表现,算是身体力行的学会了一个词。

  而且,他也发现了,他对人类的世界依旧不熟悉!还没有出过城,爬过山,玩过水(这里不包括他的洗澡水)的宝石人,完全想象不出来,站在悬崖边是什么感觉,被小溪的水流过脚面是什么感觉。

  早见未央看了看自己屋里堆起来的小说和漫画,陷入沉思,他才来这个世界一个多月,怎么心神都被小说和漫画这些小妖精勾走了呢?!

  早见未央觉得这样不行,据说人类宅久了会有社交障碍的,他还要学会怎么当一个人类呢,不和人类接触交流怎么行?社交技能就算没有点满也不能障碍啊!

  认真自我反思了的早见未央觉悟了,并来了一趟说走就走的出门。

  早见未央出门的时间是凌晨的五点左右,虽然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却也有些蒙蒙的灰亮,偶尔还有晨起锻炼身体的人从他身边慢跑过去。

  这体验还算新奇,他以前出门都是在上午八点到晚上八点的时间里,人比较多,不过大家都形色匆匆,好像有做不完的事情。

  漫无目的在路上游走了一圈的早见未央,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没有记住自己是怎么来的这里了。

  不是什么大事,等车多一些的时候打车回去就是了,不慌。

  对于目前的早见未央而已,他对今天的记忆是稍微有些早的出门,按照普通日常的普通套路,他在等到车来就可以回去了。

  但今天并不是什么普通日常的一天。

  早见未央瞎晃悠瞎晃悠着来到了一座桥上。桥只是普通的桥而已,不过观景位置不错,早见未央可以欣赏到一个不错的日出。

  今天看到了日出大概是不错的一天,早见未央本来是这么想的。

  然鹅,天不遂人愿。

  早见未央看到了桥一边的画面,是两个人在争执,他看到两人争执不休,快要动起手来,早见未央想他们大概是在打架,自己和他们两个都不熟悉,就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他是这么想的,结果,另一边两人的争执似乎没有结果,就见其中一人不知道哪里找来的铁棍,狠狠的把另一个人打倒在地。

  早见未央:???!!

  不是,你们人类吵完架,打架还带着凶器的吗?这么狠的啊?他见倒下的那人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打人了的那个握着铁棍大喘气。

  早见未央不能再这么看着了,人类是很脆弱的,那么狠一棍,不赶紧把人送医院可能就没命了。

  早见未央赶紧跑到了他们的所在地,就看到人打人的那个已经把被打晕生死的另一个丢到了湍急的河里,早见未央:我怀疑他打人是早有准备,而且我有目击现场!

  那人似乎也没想到会有人来,心急之下,只想把这个多管闲事的人也一起解决。

  早见未央毫无防备的,被人用铁棍大力的打到了脑袋,有些重心不稳的晃了晃,然后被一脚踹进了河里。

  早见未央:???不是,你这个人一言不合就打人也算了,竟然还把我丢河里?!太过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