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斩破天界 > 第二十九章:楚天龙再现
 
  
“果然是他!”
不出方炎所料,这个名叫路西法,如神魔一般的男子,浑身沐浴着献血,以极为震撼的方式再次出现在他眼前。
他丝毫不费吹灰之力的掌控着别人的生死,霸气无上,与他清纯的面貌判若两人。
“这股气息,怎么这么像神犼大人。”老者发现了男子身上的血迹,清咦道。
不过,旋即他又面色震惊,大叫道:“你你...你杀了犼大人,这是彻底要与我天宫开战吗?”
“和你一样,同样是一条走狗,违背天地的誓约,我想杀就杀。”
正所谓,两方来战不斩来使,那名老者即便面对如此大的威胁,依然没有选择低头。
他面目狰狞,一副狐假虎威的表情,道:“路西法,你应该明白,最后的百年内,整个天界将不会有人是宫主的对手,我劝你现在对我客气些。”
“一条狗也敢与我讨价还价。”路西法握住他脖子的手猛一用力,旋即一股气息从他身体内散发出,铺天盖地。
那个老者的身体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他浑身的骨头在此时尽断,献血不断喷薄而出。
就是如此,他还没有丧命,而是痛苦的大叫着,面目狰狞,眼神恶毒。
他背后的军队动弹不得,被禁锢了空间;见到老者如此,他们也是有心无力。
“和你那主子一样,心里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老者目光如毒蝎,极为摄人,这种人最是阴狠狡诈, 路西法看着他的双眼,面色冷漠。
他手一甩,那位老者就像炮弹一般嵌入了旁边的山体中,顿时,巨石滑落,群山震动。
老者躺在其中,奄奄一息。
路西法背负双手,目视前方,威严的声音从他嘴中吐出:“带上他,回去告诉你们主子,想要那东西的话,叫他自己来取,不要再来试探我,否则的话,死路一条。”
“嗡。”
空气仿佛震颤了一下,笼罩在黑色大军身上的禁锢之力骤然消失,他们的领军是一个粗壮的男子,此时扛起老者就走,没有丝毫犹豫。
身后,黑压压的大军尾随,犹如丧家之犬。
路西法清吐了一口气,将长枪背于身后,对着前方的天空道:“长苏,既然来了,何不下来一叙。”
“哈哈哈,老路,你的感知还是如此敏锐啊。”
话音刚落,一道空间裂缝自前方的空中撕开,一个丰神如玉的男子从中踏出,身着一袭白衣,头发披散在肩后,双目有神,器宇轩昂,一张俊美脸庞让女人都羡慕。
他开口笑道:“我刚一来,你就碰上事儿了。”
路西法也是笑道:“跳梁小丑罢了,你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想来提醒你一下,天宫和他们的一些同僚,可能要对你出手了。”
听得此言,路西法倒并不感到意外,他略显不屑:“那些杂碎,想出手何必拖到现在,估计也是在积蓄力量;不过他们要是敢来,就要考虑崩坏几颗牙齿的准备。”
“那几个老家伙,可能也要对你出手,你要多加小心。”长苏提醒。
不过旋即,他又是一副嫌弃的表情,道:“你浑身怎么脏兮兮的,一会我还想与你长饮呢。”
路西法哭笑不得,这家伙的思路还是这么与众不同,他指了指殿中的巨爪,道:“一不小心,把天宫的那只犼给杀了。”
长苏目瞪口呆,深感这家伙的疯狂,不过他接下来的话语却是与形象大相径庭,一点都没有丰神如玉的感觉。他冲着路西法挤眉弄眼:“躯体你给带回来没?”
“当然。”路西法点头。
“太好了!又有绝世佳肴了。”长苏很高兴,神犼啊,那可是神兽,绝世美味,绝世大补。
一般人招惹此等生物,只有死路一条,也只有这般猛人,才能将其当做美食享用吧。
方炎在一旁目瞪口呆,他真想说,我也想吃;可是他现在只是一道意识,既不能说话,也没有形体。更为重要的是,即便他有幸品尝,也无福消受;那神犼蕴含的能量根本就不是他能承受的,恐怕刚一吸收,就要爆体而亡。
路西法伸手一挥,染血的金甲变成了一袭青衣,极为朴素。
他对着大殿喊道:“无能,准备一下吧。”
“是!”
一道声音从中传出,接着各种工具从法阵中落出。
锅碗瓢盆样样不缺,还有各种神级佐料,眼花缭乱。
方炎看向那些雕像,顿时感觉头脑一晕,这猛人,到底吃掉了多少绝世凶兽啊。
这要是传到外面,非得惊掉所有人的下巴。
长苏叹道:“在你身边,果然少不了山珍海味啊。”
“我像一个吃货吗?”路西法笑道;也只有在知心朋友面前,他才能展现如此真实的一面。
不一会儿,这些器具就都摆弄好了,只差最后一步熬炖了。
路西法操纵起来倒是极为轻车熟路,剥皮,清洗,下料,样样精通。
神犼的能量极为惊人,足足小半日,才熬炖完成。
数百丈的兽体横陈在锅里,散发着致命的诱惑香味;汤汁晶莹,鲜香无比,能量沉淀其中。
“真香啊。”长苏陶醉,旋即大手一挥,一块巨大的胸脯肉被他撕裂开,他狼吞虎咽,一会儿就吃完了。
他脸部通红,殷殷的白气从他毛孔里四散而出,显然是能量巨大,极为大补。
方炎极为羡慕的看着,即便没有形体,他还是感觉到了口水哗哗直流。
路西法笑着看着他,并没有开吃,而是转头对着大殿深处喊了一声:“无能,你也过来吧。”
随着他话语的落下,一道人影从大殿深处飞来,落在他们身旁。
方炎震惊无比,竟然是他。
居然是楚天龙,与那日在山洞一模一样,只不过此时的他更显意气风发,而那时的他虽说模样没变,但眉宇之间的憔悴还是清晰可见。
楚天龙来到路西法身边,行了一礼,就像是士兵对将军的的礼仪,然后盘坐在他们身边,开始享用。
这楚天龙到底和自己是什么关系,莫非我是他的私生子?方炎大胆猜想,不过旋即又被否定了,自己怎么能是他的私生子呢。
这路西法又与自己有什么联系?前有那个挥之不去的梦,后来又在这里见到了他,他究竟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