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斩破天界 > 第五章:修炼
 
  
略显阴暗的房间里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子正在细心地对着一名少年涂抹疗伤药,而在他旁边还有一个人,裹得像木乃伊一样,样子凄惨万分。
“娘,慢点,疼。”方炎出声道。
“好好好,娘轻一点,忍住。”易小玲轻声说道,旋即又抬起眉目看向周凌:“同样是挨打,你怎么这么惨,肿的像猪头一般。”
“我能和方炎比吗?他皮糙肉厚的。”周凌狡辩。
“还敢狡辩!早就跟你们说过那翠雀楼的水有何等的深,你们偏偏不听,这次可好,还能活着回来算你们命大。”一位身着黑色麻衣中年男子坐在方炎和周凌的面前,带着一丝凌厉的看着他们,不怒自威,能坐在这的自然便是周芒。
”好了好了,这次错又不在他们,是那个翠雀楼太霸道了些。”易小玲柔声道。
“哎,”周芒也是叹了口气,他早就与这两个小子说过了,这翠雀楼是那混源镇闫家所开,牵扯的势力极大,不是他们这种小家庭能够招惹的,他只希望能够一家四口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而那翠雀楼显然也是瞧不上他们,不然以他们那睚眦必报的作风,恐怕早就灭了他们满门。
方炎见到周芒那那忧心忡忡的样子,心头荡起了些许难受,终归是实力不够啊,不然又何必受那鸟气,以一力横推之,这天下皆可去得。
况且方炎已下定决心,这翠雀楼给予他的耻辱终归是要还回来的,不管这翠雀楼牵扯何等实力,就算它身后站着闫家,方炎也相信这不过是他前进路上的一颗微不足道的小石子罢了。
在包扎好了之后,方炎和周凌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周凌则是倒头就睡,毕竟受了这么多的伤,是要好好休息了。
而方炎却是知道此时的自己并没有休息的资格,先不管翠雀楼的事,就连他自己的身世究竟如何他都不知晓,楚天龙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他要追寻的,而能做到这些的基础便是变强,强到他足以知晓一切,这种安稳的日子即将消失,他必然不能再一直待在这里了,如果还是那个怕疼的小子,又有何出路。
方炎打算先依照楚天龙的方法达到九阳,步入修士,然后便到大苍城历练找寻自己的身世。
想到这儿方炎则是不再犹豫,起身下了床榻,不管自身的伤势好没好,他要到那个山洞修炼。
这一次他将五步鹰带上了,昨日去翠雀楼时方炎将小五留在了家里,这一次他倒是让小五陪着自己修炼,楚天龙既然说小五与众不同那自然有他的不凡之处,跟着自己历练倒是能够提升小五的实力。
小五见到方炎身上的伤势,眼神中也是透出了异样的神情,站在方炎肩膀上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方炎的脖子,倒是显得极通人性。
“小五,我们走。”方炎挥了挥手,一人一鹰快步走向了北岭山脉。
莫约半个时辰后,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来到了一处洞穴前,迈着稳健的步伐缓缓走了进去。
方炎逐渐向山洞里走去,只见前方十分的昏暗,而这种昏暗只持续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一抹淡蓝色的光芒逐渐出现在了方炎的面前。
那是一道差不多两三丈左右的光阵,刻画着玄妙异常的符文,方炎只是定睛看了莫约数秒便感觉头晕目眩,眉心像是炸裂一般,方炎急忙移开了目光,显然这还不是他能够参悟透的东西。
方炎此时则纳闷了,这楚天龙既然将天雷阵留在了这,为什么不告诉他使用的方法呢?
难道直接坐在上面就可以了,方炎猜想。
随即方炎一屁股坐在了天雷阵上,而就在这时,方炎感觉自己旋转了起来,并不是很快。方炎看向下方,发现是光阵在旋转,知道这天雷阵便是真正启动了,没想到这天雷阵坐在上面便能启动。
方炎则是做好了承受着雷霆淬体的痛苦。
“来吧,既然想要强大,那么无论是什么代价我都能承受。”
方炎大吼之后一层淡淡的紫色光幕出现在了方炎周身,仔细看来那光幕是有一条条细细的电芒组成的,呲呲的电弧声响彻山洞。
那紫色光幕逐渐的靠近方炎,就在粘上方炎身体的那一刻,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从方炎嘴里发了出来,那是一种痛彻心扉的痛苦。
方炎咬着牙不断的坚持着,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但谁曾想真正遭受的时候会有这般就像万虫钻心的痛苦。
而小五见到不断颤抖的方炎,则是呖呖的叫着焦急万分,旋即飞到了方炎肩膀上试图帮他分担些痛苦,而那结果自然便像方炎一般。
虽说痛苦,但是方炎能够感觉到这种方法带来的好处,一丝丝电弧不断地掠入到了方炎的体内,方炎能够感觉到自身的伤势正在逐渐回复,而且这句肉身仿佛蕴藏着一股力量,平常忍而不发,一旦爆发便是一鸣惊人。
方炎在用此法修炼之前便是开通了一阳,那方法便是在瀑布下承受巨大的力量冲击,自然比不上这种痛苦的修炼之法。而方炎发现自己的主经脉在经过天雷淬体后竟然又被重新开通了一次,这一次这条主经脉要比曾经的那条宽大了一倍不止。
让方炎大吃了一惊的是这可是主经脉,是其他八条经脉的聚集之地,主经脉越大说明能够承载的灵气越多,说明其它经脉的品质能够更高。
这可是让方炎迫不及待的想要开通第二条经脉,看一看自己是什么品质。
这时方炎反而觉得这种痛苦是好事,既然这种痛苦能够带给他力量,那么便有坚持下来的理由,就像楚天龙说的凡是有大毅力者,都成为了这世上的巨挚。
而方炎肩上的五步鹰也是在坚持着,可是它却不像方炎那般痛苦,反而游刃有余,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发现一丝丝紫色的电弧正悄然的掠入到它的体内。
方炎能够感觉到恐怕今日他便能够将第二条经脉开辟出来,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那一股阻塞感
只见一丝丝电光正在方炎的主经脉下方一指的位置不断地冲撞着,这里便是方炎第二条经脉的位置,而方炎则是因为这股冲撞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
就这样方炎紧绷着神经,咬着舌头,他怕自己因此而昏厥。
电弧一道又一道不断地冲撞着,而那第二条经脉也被缓缓的疏通,这个过程极为的缓慢,这个时候更为考验的是方炎的意志力,因为两个时辰过去了,第二条经脉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开通,显然这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当然这也就是在方炎这里觉得慢了,毕竟方炎这种引天雷淬体的方法过于变态,其他修炼者恐怕半年甚至一年都不能开出第二条经脉,而天赋弱者恐怕这辈子都不能有丝毫寸进。
一人一鹰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寂静不动,外面的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唯有这山洞里还有一丝光亮,飞禽走兽的声音也是不时的在山脉里响起。
就这样莫约三日之后,方炎看着那条已被开通到最后一点的经脉终于是露出了一抹夹杂着痛苦的笑容。
或许是已经麻木了,经过这几日的淬炼,方炎已经逐渐适应了这天雷阵的威力,虽说痛苦,但已经不想刚开始那般难以忍受。
方炎紧紧的注视着体内的那第二条经脉,方炎想要看看它究竟是什么品质。
随着那一点距离被逐渐的缩小,方炎的呼吸也是渐渐急促,终于那一点距离终于是被磨平,一句粗话爆口而出:
“日你娘,这是什么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