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五十七章
 
山田优介火了。

从无人知晓到声名大噪, 他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

而在这一个月里, 各大音乐榜单周榜稳坐前三,甚至有好几个都是连冠。各大书店CD专辑仅仅一周时间便销售一空,即便是公司早有预料也被搞得措手不及, 不得不紧急追加了好几批, 后期销量一路飙红。

而除此之外,在网上同步发布的第一支MV也迅速蹿红, YouTube播放量短短二十四小时之内就突破了九百万, 第一轮的销售热潮结束之后,数据更是飞速上涨。

而在这之前便上传到了网上的出道现场更是引发了热议, 几乎是一夜之间,网上关于他的新闻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忽然冒了出来。

作为一个刚刚出道的歌手来说,这样的成绩简直是天方夜谭。

公司在他身上下了血本,而他不负众望地挑起了大梁。

拿到最新一个月的数据报表, 高层上下都笑得合不拢嘴。自从半年前小野带领大批练习生出走之后,公司内元气大伤, 之前的几番暗中较量都败下阵来,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一番。

用渡边的话来说,这次山田优介作为黑马横空出世,成功地打乱了很多人的计划。

也许在他出道之前,很多人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在业界里, 他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年轻歌手们的很多爆曲背后很多都能瞧见他的身影。

也正因为清楚他的实力,其他人才更加忌惮。包括小野本人在内,原本预定在十月份左右发新的歌手们很多都不约而同地开了天窗。

在各个业界办公室里, 除了“山田优介”四个字,最常被人提起的一句话便是——“他怎么突然就出道了!”

……

“大家都很忌惮你呢。最近接了不少电话,全是来抱怨你之前音乐做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出道了。都怕你抢饭碗呢。”

渡边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山田优介听,但后者只是平静地点点头,似乎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保姆车开得四平八稳的,渡边坐在副驾驶位上一边翻着手里的行程表,一边继续和坐在后面的山田优介讲话。

“我们时间卡地正好,如果不出意外的应该可以挤掉他们的新人奖。眼看着记名期要截止了,突然被挤下去,估计他们这会笑都笑不出来。”

“今天他们也要去录那个节目,不过应该碰不上。要是对方出什么幺蛾子,直接怼就是了。一群吃里扒外的小兔崽子。”

渡边晃眼瞥过窗外某家连锁店外的男团广告,心情大好。

也该让他们尝尝,眼看着前途坦荡却又突然被人捅上一刀是什么滋味。

山田优介敷衍地嗯了两声,靠在玻璃窗上看手机,似乎有些困顿。

“昨晚没睡好?”

山田优介面无表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近这一个月里我就没休息过。”

天还没亮就得出门,深夜才能回家,有时候甚至还得留在工作地点将就一晚,饶是山田优介早有了心理准备也有些抗不住了。

当初他同意出道是为了回报渡边这么多年的知遇之恩,但却从来没想过变成一头骡子,不舍昼夜地为公司创造价值。

“这个问题我已经和他们谈过了现在主要就是为了稳住流量,今天的节目录制完后,后面的就轻松地多了。真的。最近确实是辛苦你了。”

“行吧。”

山田优介恹恹地应了一声,蜷缩在位子上,有些心烦意乱地望向窗外。

坦白说,他其实并不喜欢上什么综艺。尤其是在搞笑艺人盛行的日本,似乎每个人都得有些搞笑特技或者其他的笑点,否则就会没有镜头,进而没有曝光。

明明一点都不好笑的内容,但大家却都笑着。有时候坐在演播厅里,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异类。

好在公司深谙其中道理,推波助澜地给他炒出了一个慢半拍的呆萌人设,凭借着这种反差,他又小火了一把。以至于求上门来找他的综艺又变多了。

“今天什么时候能录完?”

渡边都不用翻手里的行程表,就能把他的工作安排给背出来。“快的话只要五个小时。结束之后还有一场深夜访谈。”

“……”看来又要到深夜才能回去了。

“今晚要不住酒店吧?电视台离这边还有点远。”今天他们要去埼玉录节目,来回路程比平时在都内录制要远一些。

山田优介想也不想地就拒绝:“我要回家。”

渡边本来下意识地就想劝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硬生生地闭上了嘴。大侄子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女朋友,要是因为工作量太大而谈吹了,那他岂不是成了罪人了。

他叹了口气:“……也行,你这家伙以后一定是个妻奴。”

山田优介懒得和他辩解,索性重新闭上了眼。

开了一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渡边正准备转头去喊他,却见山田优介已经睁开了眼睛,神色恹恹地,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渡边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优介,你没事吧?”

山田优介皱着眉甩了甩头,不知道是不是坐车坐太久了,有些头晕。

“没事。”

“真的没事?”

山田优介抿着唇解开安全带,径直拉开了车门。渡边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回头拉开了副驾驶位前的抽屉,翻出了一瓶万能感冒药。

“你这家伙平时怪癖蛮多的,不穿衣服什么的。现在刚好是换季,别感冒了才好。”他说着便往瓶盖里倒了几粒药,然后又从座位中间拿出一瓶矿泉水来。

山田优介不想接。

“没有感冒。”

他伸手压低了帽檐,又将冲锋衣的衣领往上拉了一些,顿时便遮住了大半张脸。他不喜欢戴口罩,所以便只能用这种方式来遮脸。

“我知道我知道,你预防一下嘛。”渡边完全是一副哄小孩的语气,“感冒了多难受啊,还要和人保持距离,你总不想时时刻刻都戴着口罩吧?”

为了不把病气传染给别人,日本人无论大病小病都会很注意地戴上口罩,并且有意识地和人保持距离。换季的时候大街小巷里几乎都是戴着口罩的行人,久而久之地甚至还隐隐成了一种时尚。

想到这一点,山田优介十分干脆地伸手把药接了过来。他既不想戴口罩,也不想和唐辛子保持距离,更不想把病气传染给对方。

“好苦……”

“良药苦口、良药苦口。多喝点水。诶——这才乖嘛~”

山田优介喝水的动作一顿,厌恶地皱起了眉:“……叔,你的语气好恶心。”

渡边:“……”

渡边觉得,为了带自家这个脾气难以捉摸的大侄子,他真是操碎了心。

*

山田优介到场的时候,其他的嘉宾也已经陆陆续续地来的差不多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们居然在化妆间里碰见了小野手下的那个男团。

渡边似笑非笑地看着那群小年轻,心想对方还真敢来啊。

“渡边先生好——啊,山田前辈,听说首专销量超好,恭喜啊。不愧是前辈您呢。”看着像是队长一样的年轻人带着一众眉清目秀的小兄弟凑上前来笑着问好,语气十分熟稔。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还以为他们关系有多好呢。

山田优介正在上妆,闻言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挪开了视线。

“……”

被无视掉了。

化妆间的氛围顿时就有了微妙的变化。大家都是些人精,一眼就知道这是有好戏看了。表面上不动声色地,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走在最前面的年轻人当即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几个人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正当他们在犹豫要不要赶紧结束话题离开的时候,山田优介又开口了。

“请问你是?”

他面色坦然地盯着眼前的化妆镜,目光纯粹,似乎真的不知道对方是谁。

但这样的话落到旁人耳边,就完全成了挑衅。

男团出道快将近半年了,放在当时也是来势汹汹的,现在双方又是竞争关系,不可能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才对。

来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但面对着化妆间里这么多人,他又不好直接离开,只好咬着牙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朝仓真悟。”

山田优介恍然大悟。

“哦,谢谢。”

他平淡地点点头,然后就没了下文。朝仓再也受不了化妆间里诡异的气氛,带着其他人匆匆忙忙地就走了。

也许是多年练习生生涯教的东西起了作用,临走前他还不忘强撑着笑容跟众人道了个别。

山田优介点点头,回应地最积极:“再见。”

“……”朝仓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撞在门框上。

化妆间里的人都在憋笑。过了一会,渡边凑到了山田优介面前,毫不吝啬地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行啊,小子,挺会气人的嘛。”

“什么?”山田优介没听懂他的意思。

“朝仓真悟啊。现在也是卖的创作型人设。以前他当练习生的时候,还特意找你还指点过他呢——等等,你该不会真的没认出来吧?”

山田优介:“……”

他还真的没认出来。

无关紧要的人而已,记那么多干嘛。



节目录制虽然耗时,但在山田优介单方面看来还是挺愉快的。除了朝仓真悟老喜欢给他递话以外,其他的倒没什么大问题。

一开始朝仓给他递话他没当回事,后来才渐渐反应过来对方是想多给他一些镜头,好让不合群的他下不来台。

山田优介顿时就气笑了,他不喜欢拍综艺,倒不至于上个节目连话都不会讲。本来还觉得节目有些无聊,后来他却发现,看朝仓怎么费尽心机地挤兑他似乎也成了一种乐趣。

其他很多嘉宾不知情,还调侃他们不愧是曾经在一个公司待过的,感情都比别人好上许多。甚至还有人起哄干脆换个位置让他们坐到一起去好了。朝仓表面上笑嘻嘻地,却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

他们跳槽后最忌讳地就是被人挖出以前老东家的事情,偏偏今天却反复被人提起。节目播出之后还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呢。回去之后他必须尽快得把这件事汇报上去,让工作室找的公关有所准备才行。

好不容易捱过了漫长的几个小时,朝仓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朝仓真悟很早之前就认识山田优介了。那会他不仅是制作人,偶尔也会兼任他们的创作老师。当时大家背离里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音痴”,意思是除了音乐以外什么都不会,注定不能走到台前。

结果兜兜转转地,对方居然也出道了。

之前老大把任务交代给他的时候,朝仓就有些犹豫。但几番心理斗争之后,他还是答应了,却没想到一贯面瘫的山田优介今天居然这么难缠。

下次还是避开好了。就算要打压对方,也不是他们这些年轻人能办得到的。

他这么想着,结果就在录制结束准备散场的时候,山田优介却特意绕了大半个场子走到了他身边,一脸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期待下次能再和你一起上节目。”

朝仓真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