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四十五章
 
例行晨会的时候, 田中川并没有到场。引得众人纷纷交头接耳地猜测。

在几道并不友好的视线中, 唐辛子面不改色地接过了话筒,越级主持完了晨会。

之前一条玲离职、田中川还没来的时候,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一直是她代行职责, 所以这样的事情她做起来还算熟练。

各部门汇总的前一天的工作总结、新一天的工作任务……一切都被安排地有条不紊。

散会之后, 唐辛子便拿着写好的申请书进了直达楼上酒店的电梯,去找一条玲之前给她介绍的那位伊岛部长。对方签过字之后, 她就能够查看拷贝监控了。

结果她才刚刚敲门进去自报了姓名, 对方抬头看了她一眼,便抛出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唐辛子是吧?你还不知道吗?田中川已经被停职调查了。”

唐辛子一愣:“停职调查?”

对方嗯了两声, 给她递了杯茶,然后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重新坐了下来,两人中间隔着一张办公桌,很有一段距离。办公室里此时也只有他们两人, 但为了避嫌,从唐辛子进来的那一刻起, 门一直都是大大打开着的。

伊岛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唐辛子,心里却有些忌惮。

眼前的小姑娘此时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浓密的长发尽数盘在脑后,一身职业装衬得她干练而精神。只是五官有点过于秀气,脸庞略微有些圆润, 一双眼清澈而黑亮,怎么看都有一种稚气未脱的感觉。像是那种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完美临界点,气质浑然天成, 着实有些赏心悦目。

之前他只是听说过楼下餐厅里给怀了孕还要坚持上班的老板娘找了一个还没毕业的小姑娘当助手,甚至还是个外国人。圈子里的人听了几乎都有些嗤之以鼻的意味,但只是碍于情面没有直接表现出来。

可后来当一条玲出事又找不到人立马接手的时候,一条玲又在股东会上力排众议地把这个小姑娘给推了出来,甚至不惜牺牲静养时间来和他们辩论。

这时候圈内的看法才渐渐有了改变。能被一条玲寄予那样的厚望,这个小姑娘估计本身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事实证明,那一段短暂的时间里,唐辛子也确实做得很不错。起码作为一个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新人,接手那么大一个高级餐厅后,她硬是没有把业绩给落下。

但那时候也只是一点惊讶而已。

真正人让他开始对这个小姑娘有了点印象——甚至有了点忌惮的,还是这次田中川闹出来的办公室丑闻。

因为都是同一个片区的管理层,田中川那人他也算有所耳闻。虽然为人有些劣性根,道貌岸然地,但在经商一方面手段和头脑都还算不错,这也是为什么他田中川曾经在地方上屡犯错误却一直没有受到太大惩罚的原因。

这次调来东京,他也是下足了功夫的。怕一条玲妊娠结束后重揽大权,把自己给一脚踢回东北去,他也是卯足了劲地在拉投资搞活动,想要尽快做出成绩来,好在东京圈内站稳脚跟。

本来眼看着他已经拿下了好几个项目,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阵子了,结果却多喝了两口马尿,一不小心暴露了本性,一脚踢在了铁板上。

当晚半夜被送进警局,第二天鼻青脸肿地上了半天班,下午就被人通知去了总部,然后今天一早所有部长级别的人都收到了关于田中川的停职调查通知以及关于肃清办公室不良风气的警告信。

这些事都发生地太过凑巧,让人不得不怀疑起唐辛子的背后是不是有人在帮她。

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留学生吗?怎么一副深藏不露的样子……

“伊岛部长?”

伊岛一顿,顿时回过神来,

见对方盯着自己微微有些出神,唐辛子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自从出了那件事之后,对于异性同事的相处,她便越发变得敏感起来。这人该不会和田中川是一丘之貉吧?

伊岛见她皱眉,顿时便知道是自己的行为让她误会了。他赶紧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免得对方也以为他和田中川一样品德败坏。

“事情就是这样,今天早上本部已经发布了关于田中川的停职消息,过几天会有新的人选接任经理一职,在此之前,由酒店方面协助处理餐厅事务,过一会你应该就会收到交接通知了。”

他顿了顿,依旧低着头,“你的情况,我从一条夫人那里基本都知道了。现在这个情况,他差不多也得到了报应。也算是实现了你们的目的。所以你现在还要申请截取监控吗?”

唐辛子沉默了。

她显然没有考虑到事情的变数会有这么大。本来她都做好了苦战一番的准备,结果却突然变成了这样。就好像狠心带上了自己全身家当去打怪,最后却发现魔王是一只史莱姆一样——

脑海中突然跳出这样的比喻,唐辛子也跟着愣了一下。随即又在心底无奈地笑了。

一定是最近看山田优介打游戏打多了,连她的思维也跟着被影响了。

她嗯了一声,点点头:“我还是想要申请,可以吗?”

证据总是要握在自己手里才算真的放心。更何况这件事对她来说,并不只是一次单纯的糟糕经历。

总有一天她会走出象牙塔,去面对那些藏在光影下的淤泥。

伊岛也没阻止她,拿过她递来的申请书,利落地盖了章。

临走之前,伊岛突然对她说道:

”你很勇敢也很理智,起码在我们国家,这个年纪里很少有女生能做到你这样。”

“我很期待以后能在工作场合上再次见到你。”

唐辛子礼貌地笑了笑,冲对方行了一礼。

“谢谢。”

……

三天后,唐辛子顺利完成了最后一次工作打卡,临走前无论熟与不熟的人都来和她搭话告别,相互寒暄。

前台三人组特意等到下班之后又拉着她去居酒屋里聚了一回,喝完酒又去唱歌一直玩到了凌晨。

唐辛子被她们灌了不少酒,坐在卡拉OK的沙发上就有些晕乎乎的。最后快要唱完两个小时的时候,她迷迷糊糊地让中村帮她打了个电话。

等到十多分钟后下楼看见了靠在墙边的山田优介时,四个人的酒全都醒了。

吓醒的。

只不过四个人的惊吓都有些不太一样。

而话题中心当时则吊儿郎当地靠在墙上,戴着耳机,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机,像个大半夜出来买啤酒的小混混。

听到动静,山田优介转头看了她们一眼,觉得其他三个人好像有点眼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他下意识地就把视线挪到了某人身上,唐辛子和其中一个姑娘相互搀扶着,脸色有些潮红,一看就是喝过头了。

她看着山田优介愣愣道:“山田君……阿嚏!”

夜风凛冽,吹得姑娘们裙摆飞舞。唐辛子穿着短袖,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

山田优介皱着眉从墙边立了起来,十分自然地从中村手里接过了唐辛子,在其他两人或呆滞或震惊的目光中,熟练地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披在她肩头。

“走吧,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