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四十四章
 
白天被山田优介带着当了一天山顶洞人, 好好放空了一下自己。当晚上唐辛子再次开机的时候, 她的消息直接炸了。

有同事好友的关心问候,也有一些平时表面和谐的人发来的旁敲侧击的打探。

中介那边倒是表现地十分上心,很快就给出了回复, 发了好几封邮件给她, 邮件里提出了一系列的解决措施和相关案例,起初态度还算中肯, 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最后说着说着便开始规劝她拿点赔偿金息事宁人。

一条玲那边则是气得火冒三丈,作为一名有钱有权的职业女性, 她对这种事的容忍度几乎为零。

最初发邮件的时候唐辛子还犹豫过要不要打扰她,毕竟对方现在正是静养的时候。可有了对比以后,她才庆幸还好告知了对方。

因为是老板娘的缘故,一条玲自然也就不像中介那样有那么多的顾忌。当天晚上她就给唐辛子发了一封邮件, 让她越过田中川,直接去找某位部长写申请调取监控。

然后又详细地指导了她应该将什么材料交到什么样的地方去。

按照以往的规定, 唐辛子所提交的各项材料或者请求都应该先通过她的直系上司——也就是田中川批准。但在一条玲的指示中,她则是完全将田中川给架空了。

“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我认为应该还是有点参考价值的。”一条玲在邮件里这么说道。

唐辛子深深地以为,要不是因为家族里管的严不能随意外出,一条玲一定会带着她手撕田中川。

……

山田优介坐在地板上玩游戏, 唐辛子窝在沙发里心平气和地回完了每一条信息。

游戏顺利打完一个关卡,整个画面又暗了下来。山田优介放下手柄活动筋骨。

漆黑的显示屏里倒映出她的身影,安静地盘坐在沙发上, 长发如瀑般垂在一侧,温顺而乖觉。

他眸光略闪,突然出声问道:“你在餐厅的工作是持续到这个月底吧?”

“对。还有三天。”

山田优介嗯了一声,又装作不经意地问道:“怎么办,那你还想去上班吗?”

唐辛子依旧看着手机,一边和人回复消息一边说道:“去。当然去。”

“啊?”山田优介愣了一下,这个回答实在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他顿了顿,委婉地提醒道:“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也可以不去的……”

按照他下午和对方谈的条件,总不至于连这么个要求都不会满足……

可惜唐辛子却摆摆手打断了他。

她看了眼手机上的聊天记录,抿着唇笑道:“放心,我有分寸。”

发生这种事,该感到羞愧的人不应该是她。要是她自己都把这个当作耻辱打算逃避,那也就没人能拯救地了她了。

在这片土地上,她确实是一个外国人,但这并不代表她就没有任何依仗。她没办法利用法律制裁对方,但并不意味着就真的没有一点办法。

“……”

山田优介下意识地就想劝她,告诉她不需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可是他转念一想,又把话给憋了回去。

他挠挠头,憋了半天憋出了一句“加油”。

反正再不济,也还有他在后面顶着呢。

……

第二天一早,唐辛子收拾好东西,精神奕奕地出了门。

一进休息室,丸井就给她使了个眼色,跑上来挽住她的手臂就往里走。这时候时间还算早,大部分人都还没来,休息室里只有寥寥几个人。

丸井冲着中村点点下巴,疯狂暗示:“助理你昨天究竟怎么回事啊?发消息不回,打电话关机。佳奈子急地差点就报警了。”

被点到名的中村佳奈子冷哼了一声,生怕对方不知道她在生气。

唐辛子昨晚开机后也给她回复了消息,但中村佳奈子并没有回复,后来唐辛子忙着和其他人交流意见,也就把这回事给抛到脑后了。现在想来她应该是生气了。

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和朋友开口,索性说了声“请假了”便关了手机。结果却害得别人也跟着担心了一场,唐辛子着实有点心虚。

她有些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啊,昨天发生了一点事情。没有及时看手机。”

她说着便将自己的东西放下,从包里掏出了几袋在中华街买到的中华特产。虽说价格比起国内来说贵了不少,但胜在味道相近。和其他一些连唐辛子都没听过的特产相比,这已经是最有中国味的东西了。

她笑嘻嘻地将东西分给丸井,又主动递到了中村佳奈子面前。

对方故意避开她,她便跟着追上去,一副心虚知错的样子。

“小姐姐——”

“别跟我说话,看着你就烦。”

唐辛子依旧嬉皮笑脸地:“这可是我特地从老远的地方带过来的呢,只有你们三个人的份。特别好吃,你真的不试试吗?”

听到特别好吃四个字,中村佳奈子有点心动了。

但一想到自己还在赌气,便又收敛起了情绪。

“不吃,拿走拿走。你谁啊,不认识。”

昨天那情形,确实把中村佳奈子给吓坏了。

一大早上来到餐厅,就看见地上一片狼籍,像是有人在这打了一架似的,问保安保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一直支支吾吾地,说是上面处理结果出来了他们自然就会知道了。

中村好奇地和人八卦了两嘴,偶然间从财务部的人那得知当晚唐辛子是最后一个走的。再联想到她那条没头没尾的请假信息,顿时眼皮子就跳了起来。

总不会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吧。

她心里这么想着,忍不住给唐辛子发了几条消息,又打了几通电话,全部石沉大海。

中村一直心神不宁的,其他两人只好开解她别把后果想得太坏,结果唐辛子一整天都没有出现。

……

最后中村被唐辛子缠地没办法,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还是收下了东西。

她一边夸着好吃,一边不忘数落她:“你可别以为就凭这个我就能原谅你。”

唐辛子无奈地点点头,一副你说什么是什么的样子。就在这时,藤原姗姗来迟。

“啊,助理,今天你来了啊。”藤原挎着包进门,瞥了眼唐辛子,像是一点也不意外似的,问候了一声便平静地挪开了视线。

唐辛子拿着东西走上前去:“不好意思,昨天是我太任性了。让你们担心了。给大家带了一点小特产。”

藤原摇摇头,也不跟她客气,直接伸手把东西接了过来。

“谢谢。”

她飞快地瞥了眼唐辛子,欲言又止。但目光落到角落里另外几个人的身上,她眸光微闪,最后还是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储物柜,什么都没说。

一旁的中村不满地嚷嚷道:“哇。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生气啊?还有丸井也是,这家伙昨天可是让我们白白担心了一天啊。”

“我?”被突然点到名的丸井一愣,想了半天傻乎乎地接话道,“为什么不生气……我也不知道呢。大概可能是因为佳奈子你一个人把我们的份都补齐了?而且昨天助理一开始也给我们打过招呼说要请假啊……”

藤原不痛不痒地提点了她两句:“能有空给你发消息就表示还算平安。有时候太过担心反而会给人造成麻烦。”

唐辛子在一旁尴尬地笑笑,没有接话。

中村早就对她的说教见怪不怪了,左耳朵进耳朵出地,难得会听进去两句。她顿了顿,忍不住捡起了自己那颗吃瓜的心:

“话说助理,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她这话一出口,一旁进进出出都装隐形人的员工顿时就竖起了耳朵。

“这个……”唐辛子顿了顿,看了眼休息室另一边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同事,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藤原。后者眼皮子一抬,顿时心领神会。

她瞥了眼中村佳奈子,毒舌道:“你问那么多干嘛。要么就是根本没什么事,要么就是事情大到告诉你也没用,省得让你担心——吃了那么多饭,怎么全长胸上去了。”

中村顿时瞪大了眼睛:“……你太过分了!”

唐辛子:“……”藤原的战斗力一如既往地强。

丸井顿了顿,慢半拍道:“话说回来,昨天助理你没有来,你可没看到经理那副模样。惨兮兮的。”

“怎么了?”

之前打架的时候唐辛子也是在场的。没想到田中川变成了那副尊容还敢面不改色的来上班,也不怕被人追问起原因。真不知道是该说他心大还是该夸他敬业。

丸井摇头:“不知道,像是被谁打了一样。鼻青脸肿的,头上还打着绷带,见谁都是一副欠了他几百万没还的模样。”

藤原随口插了一句:“估计是被他老婆抽的吧。”

不,是被山田优介打的。

不过这话唐辛子也就只是想了想,没有说出来。

中村咦了一声,迅速凑了上来:“我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藤原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你没发现福山玲已经有好几天没来上班了吗?”

前两天在街上偶然看见他们亲昵逛街的时候,藤原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所以也没声张。现在看来两人之间是洗不干净了。

之前他们还疑惑为啥福山玲老是来替田中川给唐辛子传口信呢,想来是早就勾搭到了一起。

她话音刚落,身后忽然传来哐当一声,两个女服务生踩着高跟鞋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顺带砰地一声带上了休息室的门。看样子正是之前和福山玲走的近的池下几个人。

藤原跟着冷笑一声:“舔狗。”

“……”唐辛子眨眨眼,忽然发现虽然平时中村表现地最八卦,但藤原其实才是最深藏不漏的那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