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四十一章
 
因为临场证据不足的原因, 田中川当晚除了被警告了两句, 并没有受到什么处罚,反倒是山田优介因为打架斗殴,差点被刑事拘留。

渡边大半夜地接到警署电话, 顿时吓得一哆嗦。带了个律师急急忙忙地就赶过来了。一进门就看见小房间里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胖子正在里面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而他的大侄子则垂着头, 一言不发地坐在房门外的长椅上,身边还紧挨着一个小姑娘。

山田优介此时头发乱糟糟的, 身上还有几块被撞出来的淤青, 但看起来并不严重。尽管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但很明显可以看出, 他此时浑身肌肉都紧绷着,像是一只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狮子。

如果不是旁边的小姑娘一直拉着他,他可能早就忍不住冲出去了。

两个值夜班的警务人员坐在桌前记录,那头屋里正在接受审讯的田中川还在辩解:“我那时候喝了酒, 做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反倒是这家伙,突然冲进来把我打了一顿……”

山田优介闻言微微握紧了拳头, 唐辛子急忙拉住他,摇了摇头。

“山田君……”

他做了两个深呼吸,回握住了唐辛子的手。捏了捏,让她安心。

“那时候餐厅里黑灯瞎火的,哪里看的清楚什么东西啊。我还以为餐厅里遭贼了呢, 所以也跟着还了手,这算是正当防卫吧?”

……

“性骚扰?怎么可能,我就是看她一个年轻小女孩大晚上一个坐车不太安全, 想送她回家来着,可能当时浑身酒气地被她会错意了……哎哟喂你看我这脑袋。对不起啊,当时脑子有点糊涂,也没想到酒驾的事。还好小唐没答应我,这事也没发生,不存在酒驾的。”

……

不得不承认田中川在做商人方面确实有几分天赋,但却是个油嘴滑舌的奸商。一张嘴说得天花乱坠,黑白颠倒。山田优介在旁边忍了又忍,可偏偏他嘴笨,这时候又不允许随便插话,憋了一肚子的火。

就在这时,跟在渡边身后一起进来的男人走了上去,打断了田中川无理的控诉。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是律师小野泷。从现在开始,我将全权负责此事。为了更加公正地了解我的当事人的情况,可以请这位先生再从头到尾地仔细说一说吗?”

忽然被人打岔,警察也有些不快:“这位先生,我们现在正在取证,请您不要打扰我们的工作。”

“事发突然,我对这件事也只是一知半解,所以想要再从田中先生口中听听他的描述,这一点也不能通融吗?想必二位也想早点解决这件事情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小野泷一边笑眯眯地说着,一边摸出自己的名片递了上去:“再次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小野泷,请多多指教。”

两位警察觉得这人有点莫名其妙,结果看了他递过来的名片后,两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最终他们什么也没说,默许了他的行为。

……

那头小野泷自作主张地合上了房门,这边渡边冷笑一声,走过去踢了山田优介一脚:“你小子,能耐了啊?”

山田优介抬头瞥了他一眼,没吭声。但渡边很容易就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你来干什么”几个字。

渡边顿时恨得牙痒痒:“要不是我这张老脸还算有点用,恐怕要等您登报了,我才能知道消息是吧?可以啊,还学会冲冠一怒为红颜了?你这样我怎么向公司交代?”

一旁的唐辛子听了这句话,顿时有些不太自在。她心里本来就有些过意不去,这下更是觉得愧疚到如坐针毡。

对方显然和山田优介认识,听口气似乎还是他的上司。而山田优介则像是公司里那种备受瞩目的精英骨干,否则也不会让上司大半夜地特地跑来警署捞人。

一想到自己好像给对方添了麻烦,唐辛子更惭愧了。

说实在的,当时她也没想到山田优介把她送上车后,居然转身就去餐厅里把人给吊打了一顿。最后两个人一起被请到了警署来喝茶。

当时冲出去阻止他打出人命的那一瞬间,那种满腔怒火的模样,那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桀骜与张狂。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唐辛子愧疚地低下头,谁知她话还没说完,渡边忽然就换上了一张亲切的笑脸看了过来。

“你就是唐辛子是吧?小姑娘别怕啊,有啥事叔叔给你撑着。我就是教训教训这个鲁莽的臭小子,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唐辛子满肚子道歉的话顿时就被堵了回去。她勉强扯扯嘴角,扯了扯身上的薄夹克,露出一个笑容,“谢谢……”

山田优介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充耳未闻。

除了依旧紧握着唐辛子的手以外,几乎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渡边见了他这副模样,顿时又是生气又是心疼。他还想再说点什么挖苦山田优介两句,一名警察突然开门走了出来。

“抱歉,接下来我们需要再向当事人求证一些重要的细节。其他的陪同人员可以在外面等一等吗?”

山田优介下意识地就要站起身来,却被警察给制止了。

“啊抱歉,我们需要一件件地处理,首先是针对唐小姐的提问,可以请您也稍微在外面等等吗?”

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唐辛子,后者抿了抿唇,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唐辛子此时仍旧穿着那套工作制服,外面则又披了一件银白色的夹克,就是尺寸看起来大地有点不太合适。她将夹克的拉链老老实实地拉到最高,只从下摆处露出一截黑色的制服裙。原本上班时盘起的头发也被放了下来,一头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脑后,衬得她越发乖巧。

就连警察跟她说话的时候,都不自觉地放柔了语气。

刚会坐着还没发现,这回站起来了,渡边才发现少女身上披着的外套似乎有点眼熟,像是山田优介平时穿过的。

渡边眯着眼在两人之间来回扫了一圈,忽然觉得,自家大侄子这次恐怕是真的开窍了。

山田优介抬头望着她,唐辛子也学着他刚会那样,轻轻捏了一下他的手。

“没事。在外面等我一下。”

“请跟我进来吧。”

……

等到几人从警署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无论是唐辛子还是山田优介或者田中川,几个人都被轮番问了个遍。

不仅仅是他们,就连警察都有些疲惫了。

最后事情还是没有定论。按照两个值班警察的意思,就是让他们私下解决,两两相抵一笔勾销。

田中川嘴上说自己委屈,心里却是一百万个乐意。甚至连医药费的事都没提,只想赶紧走人,尽快把这一页翻过去。

这边山田优介倒是倔强地不愿意松口,然而渡边却在拼命地给他使眼色。

日本法律在性骚扰上管得没那么面面俱到,在这打架斗殴这方面却是管的相当严格,别看平时那些热血电视剧里拍地像黑.帮火拼一样,一旦被送到警局里来基本都是五天起步的拘留。

山田优介现在正是快出道的时候,闹出这样的事情,要是被人挖出来了那就是盖了戳的黑料。

而站在唐辛子的角度来讲,这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根据政府修订的《男女雇佣均等法》规定,企业有责任在雇用管理上防止发生性.骚.扰事件,也有义务在公司内部设立相关的解决部门。不过大部分都是形同虚设而已。”小野泷这么给她解释道。

他嘲讽地冷笑了一声:“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但事实上,这个国家对于性.骚.扰的态度就是这样让人火大。他们只负责警告和规劝,却并没有规定任何明确的惩罚措施。”

所以,即便是他们坚持耗下去,也不一定会有结果。虽说警察的提议听起来有些不太负责,但确实是眼下最好的解决办法。

对此,他也无能为力。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日本的职场中存在着很多阴暗面。而性.骚.扰则是最典型的一种。根据每年的数据报道,起码有三成的日本女性遭受过职场.性.骚.扰,但大部分都会为了生计而忍气吞声。

每年也有各种各样的相关提案被送到国会上。但无论反响再怎么强烈,也只是提案而已。

小野泷叹了口气:“……让你有了这么差劲的经历,真的很对不起。我应该代替我的国家向你道歉。”

唐辛子愣了一下,垂下了眼眸:“这不是小野先生的过错。”

小野泷笑了笑,没有说话。

一时间,空气又安静了下来。

警署厅外依旧是风雨交加,唐辛子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衣服。一头长发在脸上胡乱地飘着,掩住了她大半的表情。

唐辛子现在脑子里也很乱。

起初她是痛苦又愤怒的,因为这是这么多年来从未经历过的社会阴暗面。可现在她整个人的心境忽然又平静了下来,平静地宛如一潭死水。

她也没有想好究竟是按警察建议的那样到此为止还是继续告发,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很累。

她心里清楚地明白,无论在哪个国家,性.骚.扰都是一件很难界定的事情,只是在日本又尤其突出罢了。

她想了很多理由来开解自己,只是或多或少的,还是会有些不甘心。

真的,就这样放过他了吗?

……



因为担心自己出门遭到迫害,田中川执意让警察开车送他,说是自己伤得太重,不好挪动。两个值班警察虽然满腹抱怨,但还是尽责地把他送了回去。

渡边开车把唐辛子和山田优介送到了最初山田优介停车的地方,又载着小野泷离开。

一路上,山田优介几乎全程都沉默着。

“好冷啊,我们快回去吧。”唐辛子自说自话地笑了笑,打破了空气中的寂静。

就在唐辛子转身要去开车门的时候,一直没什么动静的山田优介突然伸手拉住了她。

“怎么了?”

唐辛子下意识地回过头去,下一秒便被拉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猝不及防地,撞在了他结实的胸膛上。

他双手禁锢在她腰上,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隔着胸膛,她甚至能听见对方强有力的心跳。

唐辛子眨眨眼,有点没回过神。

“山田……君?”

他双臂不自觉地收紧,过了两秒又慢慢松开。

就在唐辛子以为他会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将脸埋进了她的发间轻轻蹭了蹭。

语气沉闷而严肃。

“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你是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