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四十章
 
最近唐辛子总是觉得有人在看她。

可当她回过头来找的时候, 却又什么都没发现。大家都专心做着自己手里的工作, 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她自己琢磨了好几天也没琢磨透彻,索性把这事给忘到脑后了。

直到某天下班聚餐的时候,藤原突然过来问她, 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藤原酒杯往桌上一放, 开门见山道。

丸井和中村两人点完单就去上厕所了,现在还没回来。一张桌上只有他们两人。

唐辛子举着酒杯的手一顿:“什么得罪人?”

她一个兢兢业业的良民能得罪什么人?

藤原屈起手指, 无意识地在桌上敲了两下。她眯起眼睛:“你先想一想, 最近有没什么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奇怪的事情……”唐辛子沉思了两秒:“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在餐厅的时候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但是回过头去又什么都没有……”

“那不是错觉。”藤原迅速接话, 一脸严肃。

“诶?你别吓我?”唐辛子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

她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默默地往里面挪了一个位置。外面冷风口正对着她,吹得人后背凉飕飕的,总觉得像是在讲什么灵异故事一样。

藤原从盘里捻起一搓毛豆, “我听说,最近有人在私底下传你和田中经理的事情。”

唐辛子顿时便皱起了眉头:“我和田中经理?”

藤原嗯了一声, 给唐辛子夹了一块糖皮豆腐。“吃点好吃的缓解一下情绪——这种话,多半是从池下那群人里面传出来的。也就她们一天有那个闲心嘴碎。真是龌龊。”

唐辛子叹了一口气。她实在想不出来自己平时究竟是哪里得罪了那群人。但看藤原的反应,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是因为老是被叫进办公室的缘故吧?”

藤原一顿:“……你这么一说,被他叫进办公室的人还真不少。”就连她们几个前台也被叫进去过,不过都只是过问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看她们都是些经验丰富的职场老鸟, 对方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藤原冷笑一声:“我看那个老家伙看着也不像是个什么好东西。还弥勒佛呢,老狐狸差不多,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反正你也上不了几天班就要离职了, 最近这段时间还是小心一点吧。”

“别看那些人表面笑盈盈的,日本职场水深得很。你一个外国人在这边无依无靠的,脾气性格又好,简直就像是送上门来的软柿子,谁都想来捏两下。”

唐辛子嗯了两声,扒拉着盘子里的食物,有点心不在焉。

中村和丸井这时候也走了回来。一边整理着裙子往地板上坐,一边问道:“你们两在说什么呢?”

藤原:“说你的弥勒佛。”

中村哎呀一声,把腿伸进桌下缝里:“什么叫我的弥勒佛。能给我加薪休假的上司我都喜欢!”

唐辛子:“……”

*

暮秋时节,正是临近开学的时候。

按照交流协会的要求,赴日实习的工作本来应该是要到十月中旬才能结束。但当初签合同的时候,一条玲考虑到唐辛子十月份就要开学的缘故,双方商量了之后将合同时间给缩短了一些,但相对地,也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扣除了一些休息日。

忙碌了一个暑假,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唐辛子就可以彻底解放了。

一想到这一点,唐辛子顿时心情舒畅了许多。

九月下旬,田中川出差去静冈县——也就是他之前和唐辛子提过的去富士山玩的那件事。几天之后,他神清气爽地回到了东京,并带回来一个大单子。

下个月,他们将要和楼上酒店一起承办一场青少年国际交流会。

虽说这的确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但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又得重新做一次下个月的财务预算。

因为时间相对来说有些紧迫,又恰好赶上月底结算,这两天各个部门几乎都忙得不可开交。白天各个分部门跑外勤联系采购,晚上财务部的人则要加班加点地做财务报表。

今天客人们走得早,前面的服务岗位倒是不需要有人留下来值班。几乎是到了规定的时间,大家就都收拾好东西下班了。

三人组丢给唐辛子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手挽手喝酒去了。而唐辛子作为经理助理,写活动策划的重任便落到了她身上。

财务室距离经理办公室不远。大家都在这里加班做表,唐辛子干脆也把笔记本抱了过来,坐在沙发上开始写策划。

有人一开始看见她还愣了一下:“小唐你怎么过来了?经理不是让你去他办公室写吗?”

唐辛子笑道:“跟大家一起加班比较有动力点。”

避嫌还来不及呢,大晚上地,她疯了才去经理办公室写。

“那倒也是。”那人笑了笑,随即又有些犯难:“不过我们这东西太多了,暂时好像腾不出什么空桌子来,你不介意吧……”

唐辛子急忙摇头。“我只是写个策划而已,有沙发坐坐就够了,你们忙吧,不用那么麻烦。”

对方点点头:“那也行。你先忙,我也去工作了。”

唐辛子嗯嗯两声也开始干自己的事情。中途收到一条山田优介的短信,说是已经出差回来了,问她什么到家,要是时间太晚了的话要不要他来接什么的。

唐辛子瞥了一眼,没有理他。

这家伙哪是关心她什么时候下班,分明就是想问她什么时候能回家做饭。

也不知道山田优介什么时候染上的习惯,对她做的饭格外中意。唐辛子自认为自己水平也没有多高,可偏偏他却非常爱吃。

要不是唐辛子还要上班,他甚至还异想天开地差点提议让对方跟着他一起去出差。

……

一想到这事,唐辛子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十指在键盘上摁地噼里啪啦响。

也就是山田优介长得好看,所以怎么犯蠢都让人生不起来气,要是换成别人,她肯定觉得莫名其妙。

……

工作一旦投入了进去,时间便过得很快。唐辛子圆满地敲下最后一个字,抬起头来揉了揉脖子,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财务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小唐,一会你关下灯窗啊,我把钥匙给你帮我锁下门吧。我再不回去要赶不上末班车了。”最后一个也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走了。

“行。你放那吧。”

“谢了,改天请你喝酒。”对方一边说着,瞥了眼手表,拿起公文包便往外跑。房间里顿时就只剩下了唐辛子一个人。

唐辛子也跟着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快到十点半了,比平时下班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

她那趟电车十一点停运,但好在车站离地近,现在收拾收拾赶过去还来得及。

想到这,她当即整理好邮件发送到田中川的邮箱里。正当她起身关窗户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大家还在忙啊,赶紧下班吧,要不然一会赶不上车——咦,小唐?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了?其他人呢?”

田中川推开门走进来,唐辛子下意识地眼皮跳了跳。他面色潮红,像是喝了点酒,眼神看起来似乎也有点不太正常。

“正要下班呢。森田前辈去上厕所了,还没回来,我帮他关窗。”唐辛子撒了个谎。她口中的森田前辈就是刚会走掉的那个男人。

“噢……你一会怎么回去?这么晚了,要不我送你吧?”田中川走了进来,十分自然地带上了门。

唐辛子咔地一声锁上窗户,迅速将笔记本电脑往包里一塞,也不看磕没磕到,一边讪笑一边快步往外走。

“不用了不用了。我这去搭电车就好了,很快就到家了。”

“那怎么行呢。你这么漂亮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地,一个人在外面怎么让人放得了心呢。还是坐我车回去吧。”

田中川跟着转了过来,堵在她的前路上。唐辛子下意识地就想换个方向,却又被对方不动声色地给堵上了。唐辛子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心里打起了鼓。

一个财务室就那么大点地方,两人挪了几步,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田中川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唐辛子头皮都快炸了。

“对了,小唐你还是个学生吧?我记得你的合同好像过两天就到期了啊,以后有没有想过继续留在这边做兼职啊?”

“哈……以后的事情哪说的准呢,还是得看了学校安排才能做决定吧……不好意思啊经理,我得去赶电车了。”唐辛子目光胡乱瞥着,就是不看他。

“急什么。一会没车了,正好我送你啊。”田中川呵呵笑了一声,“这边的工资水平还不错吧?虽然也不算太高,也总比那些时给七八百日元的便利店好得多。”

唐辛子尴尬地笑了两声,点点头:“餐厅对我很好,非常感激……”

田中川话锋一转。

“听说你来做这个项目是为了接下来交换留学这一年的生活费?不过你这两个月满打满算也就五十万日元吧?再刨去这段时间的花销……那么点钱,在东京可撑不了几个月啊……”

唐辛子已经彻底笑不出来了,她冷下脸来,警惕地看着田中川。

“所以……经理你是想说什么?”

田中川轻笑一声,步步逼近:“小姑娘还是太年轻了,做秘书却连自己的职责范围都搞不清楚……不过没事,我这里倒是有一份又赚钱又轻松的工作,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了……”

他嘿嘿一笑,顿时就变得猥琐起来。就在他想要扑过来的那一刻,唐辛子眼疾手快地拿起桌上的美工刀挡在身前。

刀片咔咔咔地冒了出来,在灯光下泛着寒光。

“……离我远点。”唐辛子戒备地看着对方,紧张地心跳都快蹦出来了。

田中川果然停下了脚步。他有些为难地看了眼唐辛子手里的美工刀,目光落在她紧绷的小脸上,忽然又笑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么冲动做什么?”他满脸和气地压压手,却像是根本不受威胁似的继续靠近,“放下放下,有话好好说。”

唐辛子傻了才听他的。当即拿起包,举着刀就想往外撤。田中川步步紧逼,她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心却快跳到嗓子眼来了。

“从第一天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说了,声音真好听啊,真想听听你在床上喘是不是比这个更——”

“滚你妈的蛋!”

唐辛子爆了一句国骂,抓起桌上的文档砸了他一脸,A4纸满天乱飞,她下意识地就往门口跑。

“想跑?!”

田中川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唐辛子反手就是一巴掌,结果脚下穿着高跟鞋,一个没站稳,差点扭了脚。要不是田中川还扯着她,就直接摔下去了。

“嘿,看来你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蛮想留下的嘛。兼职的事,做做才知道怎么样嘛,保证让你爽……”

他后面又说了什么污言秽语,唐辛子根本就没听懂。但从他的表情来看就不像是什么好话。

田中川扑过来抱她,唐辛子想也不想地直接抬腿踢了上去。那胖子顿时就哀嚎了一声,控制不住地倒了下来,连带着唐辛子一起撞到了墙上,力道大得她顿时闷哼一声。

唐辛子低声骂了一句,一脸厌恶地把他推开。嘭地一声又撞在了后面的办公桌上。见他一张脸涨地通红,双眼怒瞪,像是要发怒的样子。唐辛子想也不想地拿起包就往外跑。

田中川不死心地想要拉她,唐辛子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了一跤,高跟鞋还掉了一只。

她干脆把另一只鞋也给脱掉,捡起来直接冲田中川丢了过去。

背后传来哐当一声,唐辛子抱着包拼命往外跑。中途撞歪了不少桌椅,等她冲到街边的时候,忽然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腿软了。

她惊魂未定地喘着气,回头看了眼田中川没有追出来,哆哆嗦嗦地从包里摸出了手机。

报警,报警。

一时间,她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两个字。

前言不搭后语地跟警察解释完之后,唐辛子总算冷静了许多。

她光脚瘫坐在街边,脚上丝袜被磨破了好几个洞,浑身上下都泛着酸疼。道路两边行人寥寥。偶尔有人路过,瞥了她一眼,又冷漠地匆匆离开,一副不愿意惹事的样子。

唐辛子握着手机,茫然地看着这异国街头,一头长发被夜风吹得凌乱不堪,忽然就有些悲从中来。

她想回家。

……

唐辛子又在地上呆坐了一小会,天上飘起了小雨。她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深夜的凉意透过那层破烂的丝袜直直地往里钻。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唐辛子接通电话,机械地举到耳边,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糖心?要回来了吗?好像下雨了,带伞了吗?”

一听到他的声音,唐辛子不知怎么地,鼻头就酸了。

她蹲在路边的屋檐下,眼泪止不住地往外冒。

“你来接我一下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