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三十九章
 
七月流火, 八月未央。

一转眼, 唐辛子已经在日本待了快将近两个月了。

八月份正是日本大学生结束了考试、刚刚开始放假的时候,餐厅里又来了好几名做假期兼职的在读大学生。除了日语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唐辛子的工作也越发地得心应手。

唯一有一点让她常常感到有些困扰的便是:田中先生最近似乎老喜欢把她叫进办公室里谈话。

“唐助理, 田中先生正在办公室里等你呢。”穿着工作服的女生冲着唐辛子甜甜一笑, 做了个请的动作。她胸前的铭牌上写着“领班:福山玲”几个字。

这一个月里,很多时候都是她在帮忙传话, 即便唐辛子一开始没怎么关注过她, 也该混得脸熟了。

唐辛子这时候正在和新人谈工作上的事,听见这话, 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但她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好的,辛苦你了,福山小姐。我等下就过去。”

“不客气。”福山玲甜甜地笑了笑,眼底深处却有些轻蔑, 但她掩饰地很好。

福山玲踩着高跟鞋走开,唐辛子转头继续和那个女生讲事:“这两种酒以后可千万别再搞混了。虽然名字发音很近, 但是原材料的生长环境不同,酒的品质也不一样。价格差别很大。”

“真的对不起……”

“还好这次是熟客,要不然就麻烦了。你回去再好好看一下酒类说明吧,以后点单的时候注意多核实一下,多问两次总比拿错了好。”她鼓励性地拍拍对方的肩膀, “好了,去工作吧。”

女生神情窘迫,连忙点头。

唐辛子三言两语地交代完手上剩下的事, 转身往办公室走。

她走了之后,其他人继续做事。福山玲在自己负责的区域巡视了一圈,回头就看见之前挨批评的那个女生正站角落里偷偷玩手机,拇指狠狠地戳着屏幕,像是在泄愤一样。

她看了一眼对方胸前的实习生铭牌:“小林?”

被点到名的女生唰地一声抬起头,下意识地就把手机往身后藏:“对不起……”

福山玲笑着摆摆手:“别那么紧张,我又不是唐助理……”

这话一出口,气氛突然就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两个女人视线交汇,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就变得心照不宣了一样。

被叫做小林的女学生小心翼翼地打量了福山玲一眼。“难道说……”

福山玲只是看着她笑,轻描淡写地避开了这个问题,转头问起了她今天上午的事。

“我听人说,早上你给客人点错酒了?”

谈到这个话题,小林顿时脸色就变了。她犹豫了两秒才点了点头,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福山玲顿时就乐了,有戏。

她假装关心地问了一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林抿抿唇,又有些戒备地看了福山玲一眼,像是确定了对方是可以信任的人之后,又才小声嘀咕:“明明是那个客人自己说错了……”最后唐辛子却主动拉着她去道了歉。

最后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但福山玲却是知道的。

或者说,福山玲从其他女服务生口中知道的东西要比她这一两句话更加形象生动地多。

池下她们那几个女服务生和前台的人关系不太好,而唐辛子本人却和前台组里最能蹦跶的那个三个走得近,自然也被记恨上了。只是碍于职位关系,大家平时都不会表现出来,但实际上心里怎么想,谁也说不准。

真要福山玲来说的话,如果是她在唐辛子那个职位上,碰到当时那种情况,她也会选择同样的做法。

毕竟个人道歉事小,要是被客人投诉餐厅欺骗消费者,那才是真的闯大祸了。

但很明显,现在她不能这么说。

福山玲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辛苦你了。当面道歉确实需要点勇气……唐助理毕竟还年轻,做事也特别认真。她其实也是为你好,要不然被客人投诉了就麻烦了。”

小林有些敷衍地嗯了一声,但显然并没有被她这句话给安慰到。

福山玲见火候差不多了,也准备抽身离开。就在她准备出声提醒一下小林,让她玩手机小心点别被看到的时候,小林突然低着头嘟囔了一句。

“明明是个外国人,却还要来指手画脚的,真的很让人火大啊……”

福山玲这下彻底乐了。她倒是不知道,原来这批进来的兼职生里还有这么上道的人。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冲着小林勾勾手指,压低了声音:“我跟你说个秘密吧。”

小林抬起头来,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福山玲神神秘秘地指了指餐厅最里面的经理办公室,却什么都没有说。

小林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眼,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又了然地挪开了视线,心底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

“唐助理她……”

她像是想要求证似的看向福山玲,福山玲却耸耸肩,一副谁知道呢的模样,转身往外走。

背过身来的那一瞬间,她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

她可什么都没说。



唐辛子礼貌地敲了两下,门内很快就传来了回应。

“请进。”

唐辛子推门而入,田中川正坐在电脑桌前处理什么文件。看见唐辛子进来,他从容地合上文件夹,转手放进了一旁的收纳盒里。

“经理,您找我?”

为了避嫌,唐辛子把门大大地推开,田中川却朝她招了招手,满不在乎地催促道:“快把门关上,一会办公室里的冷气全跑没了。”

唐辛子有点不太愿意,但想想对方似乎说的也在理,她顿了顿,犹豫了两秒又把门给带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外面有人正探头探脑地关注着这里的情况。

锁芯咔嚓一声合上,顿时将外面的喧嚣隔绝开来。只有他们两人的办公室里一时只能听到签字笔在纸上摩擦的沙沙声,安静地出奇。

唐辛子站在门口,莫名就觉得办公室里的氛围有些压抑。

“怎么了?站在门口不进来?”田中川抬头看了她一眼,“帮我把那边最下面的那个抽屉里去年三月的财务报表拿过来一下。对,第二个柜子,最下面那个抽屉。”

“好的。”唐辛子应了一声,走到柜子面前。因为抽屉在最下面一层,她不得不整理了一下制服裙蹲下身去。

黑色的制服裙紧紧地裹在身上,因为脚上还穿着高跟鞋的缘故,这个动作做起来还颇有点吃力。

找了两分钟,唐辛子终于把对方所说的那一份财务报表给翻了出来。她起身走到办公桌前,将文档递了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走过去的时候,田中川一直盯着她笑。唐辛子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好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回以礼貌的笑容。

反正在日本职场里,有什么听不懂不了解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只管笑就行了。

“请您过目。”

“谢谢。”田中川将文件接了过去,看也没看地就放到了一边。末了还冲她笑道:“过目就不用了,你办事,我放心。”

“……”唐辛子只好又尴尬地勾了勾唇角。

她顿了顿,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道经理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是草藏先生投诉了吗?”

一提起这个事,唐辛子顿时心都悬了。

草藏先生是今天中午被兼职服务生点错酒的那一位,算是餐厅的常客了。

作为一名年轻有为的小老板,他本来是点了一瓶名酒打算充充场面的,结果却因为服务生的失误,被换成了另一瓶价格相对来说低了很多的酒。

上错酒被发现了之后,不仅仅是弄错酒的服务生小林,连带着唐辛子也被臭骂了一顿。偏偏对方谈吐优雅,骂人都不带一个脏字,唐辛子只好强拉着小林一直给对方赔笑。

早上田中川外出考察去了,不在餐厅里。剩下的就是唐辛子官职最大,关键时刻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好说歹说才让对方消停了。

总不能是出了门就翻脸不认人,打了个投诉电话吧?

田中川闻言笑了,连忙摆了摆手:“别紧张别紧张,没有的事。”

他指着办公室里的小沙发,示意唐辛子坐下。唐辛子屁股刚落,田中川便站起来走到了饮水机前,从柜子里拿出一次性杯子。

“要喝茶还是白水?”

唐辛子反射性地站起来:“啊,太麻烦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坐下。”田中川不赞同地训了一句,接了一杯白开水。

烧开的矿泉水咕噜咕噜地往纸杯子里注,他一边接一边说道:“我记得在你们国家,似乎都喜欢喝热的?”

他顿了顿,看着唐辛子笑道:“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多……喝热、水?”

要不是唐辛子猜到了他会说这句话,差点没听出来说了啥。

“对,居然连这个也知道,真厉害啊……”唐辛子有些拘谨地笑了笑,接过水杯捧在手里。

田中川慢悠悠地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陶瓷的茶杯被搁置在茶几上,发出一声轻响。唐辛子看着他落座,也才跟着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田中川:“中午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处理的不错。草藏先生没打什么投诉电话,你别想多了。”

唐辛子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田中川见她这模样,顿时就乐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你这丫头,年纪轻轻地,怎么就满脑子都是工作工作的?我前两天不是才给你放了假么?没出去玩?”

唐辛子点点头又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道。“……算是玩了吧?”

上个休息日,唐辛子去逛街买衣服了。和国内淘宝盛行不一样,日本虽然有亚马逊,但衣服一类的东西还是在实体店边试边买的比较多。

因此唐辛子还专门去了新宿,而作为乱喊名字的惩罚,山田优介则跟在她身后当了一天的拎包工。

唐辛子一路上都在纠正他的称呼和发音,但那家伙就是咬定了“糖心”这个名字死不改口。一路上糖心长糖心短地,商场里有国人遇见他们两,少不得就会交头接耳地,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

当时唐辛子面红耳赤地,恨不得挖个坑把山田优介给埋进去。最后这事恼得唐辛子当天晚上都没做晚饭,在山田优介苦大仇深的表情中,唐辛子毫不客气地给他了一碗泡面。

……

田中川笑眯眯地看着她:“你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呃……就是去逛了一下街而已。”因为拿到了七月份的工资,所以她便想买点东西犒劳一下自己。

田中川了然地点点头,感慨道:“逛街……果然你们女人都喜欢做这种事啊。”

“……呵呵。”唐辛子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只觉得自己脸都快笑僵了。

田中川又问:“其他的呢?你平时爱旅游吗?好不容易来一趟日本,东京周围的那些景点去了吗?”

唐辛子摇头:“目前还没什么时间……”

田中川唔了一声:“我这里倒是有几张富士山的招待券。是客人送的,要不过两天你跟我一起去吧?还可以泡温泉呢。”

“诶?”唐辛子一愣,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那怎么好意思呢。”

田中川不以为然站起身来走了两步,绕到唐辛子身侧,靠在沙发上:“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我助理,不就跟我秘书一样吗?出去谈个生意,带个秘书多正常的事。”

他说的振振有词的,可唐辛子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她坚持推辞:“真的不用了。谢谢经理这种时候还考虑到我。但我这人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怕到时候给经理添乱……”

她话还没说完,肩膀上忽然就多出来一只手。田中川在她肩上拍了拍,却没有挪开,似笑非笑:“瞧你这话说的,这不就是带你出去见世面的机会吗?”

唐辛子仍旧皱着眉头,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肩,但仍旧没有避开对方的手。

“可是店里也得有人看着……”她硬着头皮道。

田中川啧了一声,像是被她给推辞烦了。他慢悠悠地走回办公桌前,将茶杯咔地一声放在桌面上。然后绕回了自己的老板椅上坐下,取出了另一个文件夹。

“那也行吧。店里也确实得留人看着。”他在花名册上翻了翻,目光落在了福山玲的名字上。

他翘了个二郎腿,不动声色道:“一会我会把新的勤务安排发到你邮箱里,今晚做成表格发到我邮箱里。”

“好的,我明白了。”唐辛子松了一口气,急忙应下。虽然时间有点赶,但也不是不可能完成。

田中川头也不抬地摆摆手,“其他也没什么事了,你出去吧。”

唐辛子连忙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那我先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