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三十六章
 
接下来的很长一场路里, 佐藤一直在用中文和唐辛子交流, 其他两人即便有心插话,也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佐藤杏偷偷冲着自家哥哥比了个赞。

山田优介面无表情地跟在一旁,像是什么也没察觉到一样。

临近六点的时候, 一行人回到了最初从雷门刚进来的地方。因为佐藤是举家出游的缘故, 现在佐藤兄妹还得去和刚才一直在浅草寺里参拜的双亲汇合。

“隅田川花火大会一般分为两个会场。我们现在的位置正好是在一二会场中间,从这里一直往吾妻桥走, 沿途视野很不错的。”

佐藤直人用心交代着, 唐辛子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又忽然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行走观看的路线。

她连忙摆手:“啊, 可以不用说那么详细的。我们有船票。”

佐藤直人顿了顿,有点惊讶。他还以为唐辛子是打算边走边看的。毕竟屋形船的座位只有那么多,但每年慕名来观礼的人数却在不断的增加。

尽管屋形船的票价高,但也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票的。佐藤家是通过关系拿到了团票, 但更多的人则需要在申请了之后再到官网上去抽奖,抽中了才算付款成功。没抽中的人的钱则会被原路退还。

“屋形船的吗?”

唐辛子点点头, 把票拿出来给他看。

“啊。我们家也是船票,但是很遗憾我们似乎不在一起。”佐藤有些遗憾,他顿了顿又开玩笑似的补充道:“也许能在江面上碰到也说不定。”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唐辛子,像是话里有话。

山田优介抱着手臂在旁边站了一会,这时却突然开口道:“我们该走了。”

唐辛子下意识地看了时间, 发现确实得走了。人流量越来越大,光是他们站在路边这一会,都侧身让过了不少人。

“今天谢谢你们了。”

佐藤直人摇摇头:“不客气。好好玩。”

佐藤杏探出身来冲着他们挥挥手:“哥哥姐姐再见!”

唐辛子还想再说点什么, 山田优介直接拉了她一把。

“走了。”

唐辛子只来得及匆匆和人点了个头,就被山田优介给带入了人群中。下一秒便有人补上了她身后的空缺,没走几步就被人挤得看不清身影了。

“山田君……”

少年紧紧地扣着她的手腕,唐辛子的目光顺着手臂挪到他脸上。

暮色渐暗,街道两旁纷纷开了灯,明黄的灯光交错映在对方脸上。他紧抿着薄唇,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淡漠如斯。

唐辛子心里一怔,又小跑了两步,跟上对方的步伐。

不知怎么的,她觉得今天的山田君似乎有点奇怪。

……

越是临近会场,人流量便越来越大。

起初唐辛子还觉得壮观热闹,到了后来就只剩下了挤和热。

几万人同时涌进了这个片区,即便是再宽敞的街道也会变得拥挤起来。整整六车道的马路全都被清空了,再加上两边的人行道,满满当当地全都是人,连停下来交谈两句都成了奢侈。

但好在并没有什么人抱怨,大家依旧说说笑笑的,几米几米地慢慢往前挪动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唐辛子一开始是被山田优介拉着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则被他揽到了怀里。少年一手扶在她肩头,另一手则虚拦在她身前,几乎全程都侧着身子,以免她被人撞到。

他全程沉默着,却又默默做着这些事。

这样被人小心翼翼呵护的感觉,让唐辛子受宠若惊的同时又觉得有点难以言喻的喜悦。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雀跃什么,像是心底慢慢淌过了一阵暖流,连带着整个人都有点发烫。

一定是现场太热了。

她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但心底的某一处又能明确地感受到,这和之前与佐藤先生在一起时的感觉似乎有点不同。

不会觉得尴尬,也一点都不排斥。

像是一颗水果糖,被人小心翼翼地拨开了表面的锡纸,轻轻舔上一口,淡淡的甜味顿时便在唇齿间荡漾开来。



说是屋形船,其实说得再通俗一些,更像是国内古代秦淮两岸常见的那种画舫。现在在国内的某些景点里也能看到这些,唯一不同的就是,但从外表来看的话,国内景点的画舫可能会更加精致一些。

但上了屋形船之后,唐辛子的观点又发生了改变。

船上的位置不算太多,但晃眼望去也有二十来个。再加之还有一层可供观景的二楼,一艘船少说也能容纳好几十个人。在容纳量上,这一点倒是几乎和国内景点里的船没什么区别。

但最特别的地方还是一楼的坐席。

如果说二楼的观景台可以比其他在岸上的人更直观地享受到烟花盛放时的视觉盛宴,那一楼的座位可以说是更加纯粹的享乐主义。

桌案软垫,蒲扇小酒。从吃食到享受一一俱全。

在船员们的寒暄中,穿着各式浴衣的人们一一登船入座,酌酒呷茶,间或传来几句低声细语。船檐下白色的灯笼轻轻摇曳着,配着窗棂外波光粼粼的夜景江面,倒还真有几分梦回江户的错觉。

唐辛子和山田优介的位置在船尾附近。比起坐在中间的人,虽然空间受限了许多,但船舫两头的视野显然要更加宽阔一些。

酒是有着“国酒”之称的日本清酒,只有小小一个细颈大肚的瓷瓶,旁边放着一只小盏,也是青色裂纹的,和瓷酒瓶一样。看起来颇有格调。

吃食也是十分具有日本代表性的生鱼片。唐辛子看不出来那是什么品种的鱼,但想来也该价格不菲。

编织而成的竹席上,一块块红色的鱼肉在碎冰中堆砌着,显得越发新鲜光泽。几片翠绿的薄荷叶点缀在碎冰上,清新的色彩搭配让人更是心旷神怡。

即便是唐辛子这种对生食敬谢不敏的人,看见这样的画面也不由得心生喜悦。毕竟有时候眼睛比味觉更懂得享受食物。

她跪坐在软垫上,随手拍了两张。

没过多久,也许是游客满了,工作人员在广播里播报了两句即将发船。船头缓缓推开江波,慢慢地动了起来。

窗棂外的灯笼随风摇曳着,清冷的江风吹散了空气中残余的暑气。

桥上人头攒动,江上灯火阑珊。

山田优介在她身旁坐下,也同她一起眺望着眼前的夜景。

尽管两人都静默着,气氛却格外地融洽。

唐辛子轻轻抿了一口清酒,感受着浓醇的酒味在唇齿间弥漫开来,不由得心生感慨。

有钱真好。

*

时间越是临近七点,周围的人便越来越多。隅田川河岸两边人头攒动,声浪一阵盖过一阵,就连船上也受到了波及。

山田优介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也渐渐地开始跟她找话聊。

唐辛子正想旁敲侧击地问问他今晚是怎么了,包里的电话忽然又响了起来。

“啊抱歉,我接个电话。”

山田优介不在意地点点头,却在不小心瞥到来电人的时候,再一次皱起了眉头。

佐藤直人。

怎么又是他?

事实上唐辛子看见来电人的名字时也愣了一下。心想佐藤直人为什么会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过来。

然而她并没有留意到一旁山田优介的反应,只是心里疑惑了一两秒,便偏过头去,自然地接起了电话。

“佐藤先生?我是唐辛子。发生什么事了吗?”

电话那头似乎并没有那么嘈杂,但远远地也能听到岸上的人潮声。

“抱歉,这种时候打电话过来……打扰到你了吗?”佐藤直人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温柔。

唐辛子瞥了山田优介一眼,后者正面无表情地玩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发消息。

刚才明明还好好的,这会又黑脸了……

唐辛子:“那倒不至于……”

“那就好。”佐藤直人嗯了一声:“时间也快到了。我就是来问问,你们到了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漫无目的地找着。他下意识地环视一圈,视野范围内全是霓虹闪烁的屋形船。

“啊,我们已经在江上了。你们那边呢?”唐辛子顿了顿,看了眼周围的建筑物。

“应该快到桥附近了……抱歉,我不知道是哪一座桥。”

那边嗯了一声:“我们也到了。”

唐辛子哦哦应了两声,下意识地将电话稍微拿远了一些,做好了结束对话的准备。

然而过了一两秒,对方似乎也没有要挂电话的打算。

气氛突然就变得沉默起来。

“……”

中途山田优介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盯地唐辛子心里莫名有点慌张,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包了一样。

她在心里嘀咕了两句,干脆侧身背对着山田优介:“呃……佐藤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她就好挂电话了。

总觉得背后那家伙好像还在看她,有点不太自在。

“请等一下。我还有一件事。”

唐辛子手一顿,将电话放回了耳边。

“嗯?”

佐藤直人咳了一声,接着说道:“之前好像一直没有和你说明白。”

唐辛子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了种不详的预感。

但她还是定了定心神,假装镇定:“嗯嗯,你说吧。我听着呢。”

“……”佐藤直人顿了两秒,突然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唐辛子。”

“嗯?”

“我……”

佐藤直人似乎想和她说些什么,这时船上的人们忽然躁动了起来。

咻——

耳边骤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响声,紧接着“砰”地一声巨响,欢呼的巨浪几乎是瞬间便将她淹没。

唐辛子一手举着电话,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天空。

紧接着又是砰砰几声巨响,一簇簇烟火在夜空中肆意盛放开来。

人们惊呼着,呐喊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哗啦啦地闪烁又落下,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轨迹线。

这时候唐辛子开始清楚地意识到——

花火大会,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