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三十二章
 
周三晚上回到家后, 唐辛子先将手里的东西全部放进在了玄关, 估摸着上一次检查邮箱已经是好几天前了,又只好退回门外去开邮箱。

因为平时也没什么要紧事,山田家几乎是要隔上好几天才会检查一次邮箱。但在唐辛子的印象中, 她几乎就没看到过山田优介去打理邮件, 所以自从她接手了家务之后,这也变成了她的任务之一。

和铭牌一样, 邮箱也算得上是日本家庭的一大特色。

以前人们都是通过书信来联络沟通, 邮箱自然显得无比重要。几乎是每家每户都会在门口墙上挂一个大铁盒。但近年来随着书信交流的没落,它的作用几乎只剩下了查收账单和推销广告, 渐渐地人们对它也就失去了兴趣。

山田家的邮箱是那种红色的,像是动漫里经常会看到的那种,但保养地并不算太好。虽然也不至于锈迹斑驳,但起码没有唐辛子曾在各种旅游相片中看到的日式住宅门前的邮箱那么光鲜亮丽。

“左三右九……”唐辛子拧动刻度.轮.盘, 锁芯咔地一声弹开,推开挡板, 顿时露出一叠厚厚的纸来。

她将那一叠东西取出来,重新锁好邮箱,一边翻看着一边进门脱鞋。

“一对一私塾……大学生最喜爱的餐厅评选……”她大致翻了翻最上面几张彩色的,不出意外几乎全都是些广告推销。

而广告下面的则是一些免费派送的无名报纸,页面中缝上经常都是些类似于印度神油的广告。

除此之外就是相关机构寄来的一些水电气费的账单, 以及一些信用卡的消费信息。

唐辛子粗略地翻看了一遍,将几份家庭账单和信用卡账单筛选出来放到一边,打算等山田优介回来之后再给他过目。

中途她不经意瞥了眼信用卡账单上的内容, 最后又默默地收回了视线。

那上面几组满是小数点的数据让她深刻地感受到了他们之间的贫富差距。

她将那些账单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这样一眼就能看到。而剩下的一些报纸啊什么的,她则打算拿到厨房里收集起来。

在日本,垃圾分类实行控油控水政策,所有使用过的废油或者“生垃圾”——也就是厨余垃圾,都需要先倒在报纸或者布上进行控油了之后才能扔掉。

这对于爱做炒菜的唐辛子来说简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几乎每一顿都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需要控油控水的废料。在家里,废报纸这种东西有时候经常处于一种供不应求的状态。

“经济、政治……”她正收拾着往厨房里走,那一堆广告里忽然掉了个东西出来,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她低头一看,是个信封。

她蹲下身捡起来一看,信封上写着“山田先生收”几个字。

信封是那种在日本很常见的长款信封,白底红框,捏起来薄薄的,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寄给山田君的啊。”

“木村惠美……”看见寄信人的姓名,唐辛子忍不住挑了挑眉。她正准备转身将那个信封也和账单放在一起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山田优介的声音。

“你喊我?”

卷毛少年伸着懒腰从房间里走出来,黑色的运动裤松松垮垮地挂在腰间,上半身赤.果着,露出一截精壮的身材。他光脚踩在地板上,一头卷发乱糟糟地堆在头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诶?你在家啊?”唐辛子一愣,旋即又皱起了眉头,“已经是傍晚了啊。怎么又睡到这个时候才起来?”

“我……”

“还有,请把衣服穿好再出来。”

“……”

为了周六能够空出时间,最近一直他一直都在熬夜工作,好不容易回家睡了会觉,结果起床就挨了一顿训。

山田优介挠挠头发,装作没听见,径直走到了冰箱前。

“好饿——嘶……”

一拉开冰箱门,冷气扑面而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好冷”两个字刚到嘴边,忽然又想起唐辛子估计会借题发挥,他又立马憋了回去,只是默默将冰箱门关上了一些。

视线挪到冰箱的一角,山田优介又皱起了眉头。

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还在客厅里的唐辛子,刚想跟她说牛奶没了,就看见她指了指她旁边茶几上的购物布袋。

“新买的牛奶在这里,但是你要先穿衣服才能喝。”

“……”

山田优介有些幽怨地看了她一眼,但最终还是默默地转身回去拿衣服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总是喜欢在这方面跟他计较呢。

不修边幅的卷毛少年两三下套好宽松的短袖,不情愿地走出房间。一出门就看见唐辛子正拿着杯子在给他倒牛奶。

醇香的牛奶在透明的玻璃杯里咕噜咕噜地打着旋儿斟满,空气里也隐隐能闻见那股浓醇的味道,山田优介心里那一点不快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谢谢。”

他矜持地点点头,接过牛奶杯抿了一口,又忍不住偷偷勾起了嘴角。牛奶甜味不浓,是他最喜欢的那一款。

让山田优介觉得特别感慨的一件事就是,这才一起生活了将近一个月,唐辛子总是能够买到让他满意的东西,甚至有些喜好连他自己都没怎么注意到。

明明也没人特地叮嘱过什么,但她总是特别细心。等到山田优介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被这样用心关照过很久了。

山田优介懒散地倚在桌边,一边抿着牛奶,一边透过透明的杯沿瞧她。

因为是刚刚下班回来的缘故,唐辛子身上还穿着职业装。上面是一件白色衬衫搭着领带,下面则是一条灰色的包裙。她化了淡妆,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束在脑后,尽管长相看起来还有点幼稚,但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干练的气息。

……

唐辛子刚把剩下的东西放进冰箱里装好,一回头就看见山田优介正盯着她出神。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她一脸莫名其妙。

“没有。”山田优介垂眸,十分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喝掉最后两口牛奶,他自觉地起身去厨房洗杯子。

唐辛子眨眨眼,在自己脸上摸了两把,确认了真的没东西后又才关上冰箱门。她正准备上楼去换衣服,忽然又想起了刚会收到的那封信。

“啊,对了有你的信。”

“什么?”山田优介拧开水龙头,顿时便涌出了细密的水流。

“信。给你的。”唐辛子直接拿着东西走到了厨房门外,冲着他扬了扬。“我给你放到你房间去吗?”

“给我的信?”山田优介皱眉,有点疑惑。这年头居然还会有人给他写信?

可惜他正在刷杯子,一双手上都是水。

“谁寄的?”

“木村惠美小姐。”怕他不清楚是谁,唐辛子特意带上了全名。

山田优介哦了一声,头也不回道:“你直接拆吧。”

“那多不好啊。”万一拆出一封情书什么的多难为情啊。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不得不承认,唐辛子对信封里的内容还是有点好奇的。

之前中村她们都说山田优介对木村小姐不理不睬地,当陌生人一样无视。可现在看来,两人果然还是认识的。

山田优介无所谓道:“没什么不好的,拆吧。”

“那我拆了啊。”

她撕开封口,从里面掏出了一张票来。

唐辛子不甘心地拿着信封抖了好几下,最终确定了里面除了一张票以外,什么都没有。

老实说,有点失望。

“是张门票。”

“嗯哼。”山田优介关上水龙头,又拿过晾在一旁的干帕子擦杯壁。结果等了一两秒,唐辛子却没继续往下说。

“怎么了?”他回头瞥了一眼,对方站在门边,低头看着手里的门票,不知道在想什么。

“什么门票?”

“啊……没什么。”唐辛子顿了顿,表情有点古怪,“是花火大会……隅田川花火大会屋形船的船票,你去吗?”

山田优介哦了一声,十分爽快。

“不去。”

唐辛子啊了一声,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啊?”

“没兴趣。”

山田优介把玻璃杯放在一旁晾着,一转头就看见唐辛子还愣在厨房门口,可怜兮兮地抿着唇,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心跳忽然猛地快了两下,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他勉强屏住呼吸,若无其事地看着她。

“怎么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可是一看到对方那副毫无防备的模样,他就莫名地有点小激动,好像在期待什么一样。

唐辛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我之前跟你说的约定,也是打算周六去看隅田川的花火大会来着……”

她嘟囔着,头越来越低。

花火大会……

山田优介眸光微闪,可还没等他开始小鹿乱撞地猜测对方是不是在暗示他什么,唐辛子又开口了。

“前辈送了两张屋形船的票,可惜找不到其他人陪我去了……”

找不到其他人了……

山田优介哦了一声,顿时就蔫了。原来他只是一个临时想起来的备胎。

可惜唐辛子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只是觉得他好像忽然间又安静了。

唐辛子叹了一口气:“唉,可是现在你也不去了。只有我一个人……”

票价那么贵,不去的话实在是太浪费了。

山田优介沉默了半晌,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推着往外走。

“诶诶?干什么?”

唐辛子偏头,只能看到他下颌硬朗的轮廓,鼻尖隐约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牛奶香。

心跳莫名地就停了一拍。

山田优介将她推到客厅里坐下,俯身捡起了原本放在茶几上的账单。

他淡淡道:“我去。”

“诶?可是你刚刚不是说……”

“刚才是刚才。”

山田优介抬头瞥了她一眼,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和你一起的话,去哪里都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