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二十九章
 
唐辛子正困惑着该怎么处理那两张船票,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田中川却忽然把她叫进了办公室。

她抬手在门上敲了两下。

“田中经理?”

“啊, 早上好。”田中川啪地一声关好笔记本电脑,从容地转过身来,连带着座椅也在地上滑动着发出响声。他靠在椅背上, 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办公室里的冷气开得很足, 尽管外面已经是夏季高温,但至少这里感觉还很舒适。西服外套被他脱了挂在一边, 衬衫袖子也被绾到了小臂上, 他坐在转椅上从容地望过来,看起来像是一个高不可攀的成功人士。

不过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两秒。田中川一见到她, 顿时便笑得眯起了眼睛,双手交叠在微微凸起的小肚子上,看起来和蔼了不少。

“小唐呀——听说你昨天去探望过一条太太了?”他叫人的时候似乎总喜欢拉地很长,听起来十分亲切。

“诶?是的。昨天中午休假之后去的。”唐辛子眨眨眼,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话题。

也不知道田中川是从哪知道的,当时这事也是在对方突然批假的时候临时决定的, 她似乎并没有给他汇报过这件事。

“她身体还好吗?”

唐辛子老老实实回答道:“一条前辈恢复地很好。医生说已经没什么大毛病了,不过她家里人似乎很担心的样子,所以打算再多住院观察几天。”

田中川点点头,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那真是太好了。”

唐辛子有些好奇:“经理和前辈是熟人吗?”

田中川听了顿时摇头:“啊,那倒不是, 只是以前有时候来东京汇报工作的时候见过一两回而已。”

他顿了顿,又笑道:“倒是一条太太在我们这些人里还挺出名的,这次突然被调过来过来接她的班, 老实说我也吓了一跳。”

他叹了口气,双手叠在桌上,面露难色:“按理说,我也该去看看她的,不过这次调令来得太突然了,再加上一条太太也是突发情况,最近还有很多交接工作没有做完。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而且……”他停顿了两秒,叹了口气,有些隐晦地啧了一声,“是那位一条太太的话,我去了恐怕也不太好吧……”

那位一条太太……

唐辛子顿了顿,然后才反应过来对方可能指的是一条玲是个事业女强人的事情。

传言里一条玲是个把工作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否则她也不会大着肚子还要坚持上班。这次的事件里无论是家庭纠纷还是工作停职对她的打击估计都挺大的。田中川作为接手了她的岗位的人,去探望她的话确实有点不太合适。

“啊哈哈……”唐辛子笑着糊弄了过去,没有接话。

这时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田中川探身拿过手机瞥了一眼。唐辛子见他似乎有工作要忙,立马乖觉地侧身。

“那经理,我先……”

田中川正在看消息,当即随意地点点头。唐辛子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又听见他问:

“啊,对了。小唐你是第一次到日本来吧?”

“是的。有什么吩咐吗?”

“啊那倒不至于。我只是想着,前段时间辛苦你了。”

唐辛子急忙摆手:“都只是些分内之事,谈不上辛苦不辛苦的。是我应该做的。”

田中川笑呵呵道:“估计你也没有见识过日本的花火大会吧?周六给你放一天假怎么样?正好隅田川的花火大会就在那天,那个可是特别有名呢——去体验一下隅田川的日本风情?”

唐辛子顿时就愣住了,按理说这种明显走后门的事情她是该拒绝的,尤其还是在上班时间。可一想到兜里揣着的那两张票,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她还是想去的。

“这怎么好意思……”唐辛子一张嘴,下意识地就开始了中国式推脱。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田中川嗔怪地看了她一眼,“我又不是什么不懂变通的上司。好歹是小姑娘第一次来日本,怎么说也得去看看花火大会不是?”

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但是从他的表情中,唐辛子也猜出了一大半。

“田中经理……”唐辛子有点感动,作为上司,他居然会为员工想到这些,实在是太周到了。

“工作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还有我呢。”田中川开玩笑道,“嘛,虽然年纪有点大了,但我觉得自己还是挺中用的。”

唐辛子激动地连忙鞠躬。“真是太谢谢您了!”

“别那么客气嘛。举手之劳而已。”田中川作势扶了她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了起来,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她。

田中川还想说点什么,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他瞥了一眼来电人,顿时皱起了眉头。收回手的时候不经意在她手背上滑了一下。

“啊,抱歉。一不小心……”

唐辛子下意识地覆住了自己的手背,摇摇头没有放在心上。

“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田中川摆摆手。

唐辛子当即颔首,侧身退出了办公室,临走之前还帮他轻轻带上了办公室的门。田中川盯着大门的方向愣了会神,眼神逐渐变得戏谑起来。

一条玲回不来那可真是太好不过了。

还有这个小姑娘……

十几秒过去,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田中川懒散地靠在老板椅里,拿起电话的那一瞬间,却又顿时笑得眯起了眼睛,熟稔地换上了另一副口气。

“唉唉,本多部长,是我是我,我是田中。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



山田优介这两天有事出门了,唐辛子下班后也不急着回家,干脆就和三人组一起去了居酒屋。

居酒屋门面不大,街头随处可见。几盏红灯笼在屋檐下迎风飘摇着,隔着一张竹帘背后,屋内人声鼎沸。

“周六?”中村一口扯掉签上的白萝卜,又抿了一口手边的烧酒。大概是酒喝多了脑子有点不清醒,她翻着眼睛算了一会才算清楚自己的假期。

“周六啊……啊啊,那天我在值班啊。”她有些惆怅地说道,“诶,你刚刚说是什么票来着?”

“屋形船的票。”

“屋形船……”中村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顿了顿,她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激动地抓住唐辛子,双眼冒光,“屋形船啊!我可以请——”

“佳奈子!松手啊!”唐辛子正端着酒杯要往嘴里送,冷不丁被她一抓,差点把酒泼了一裤子。

“哦哦抱歉……”中村讪讪地松手。她顿了顿,又一脸兴致勃勃地想要旧话重提:“我——”

“想都别想。”

藤原咔地一声把酒杯放回桌上,毫不留情地打断她的幻想,“你这个月已经请过好几次假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就得扣奖金了。我记得你上个月买包的贷款还没还完吧?”

“我——”中村话还没说完,藤原又淡淡地补充了一句:“哦,还有房租。”

中村哀嚎一声趴在桌上,痛哭流涕。

丸井也喝了不少酒,但她明显比中村安分许多,此时就坐在最边上吃吃地笑。四个人虽然坐在角落里,动静却一点都不小。

日本人经常在下班后和两三个关系好的同事相约喝酒,晚上□□点的居酒屋里几乎全是来喝夜场的上班族,对于这种吵吵闹闹甚至情绪失控的情况,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唐辛子叹了口气,拍拍中村的背帮她顺气:“那就没办法了啊。”

藤原抬头又要了几份烤鸡串,然后又才随口问了一句:“周六的话,隅田川的?”

“嗯。”唐辛子小口小口抿着手里的鸡尾酒,点了点头。

她以前没怎么喝过酒,本来是打算点一杯啤酒充数的,其他三人听说了之后则给她力荐了这个叫做“high ball”的鸡尾酒。虽说是加了威士忌勾兑的,度数很低,但喝起来更像是国内流行的气泡水。

几轮下来,其他几个人都喝地晕乎乎的,也就唐辛子看起来还清醒着。

“真好啊……”藤原抿了一口酒,眼神迷离地盯着某一处,也不知道她在感叹什么。

丸井依旧安静地捧着酒杯,脸上却不自觉地浮现出了小女人的娇态:“屋形船的话,很好看哦。以前男朋友带我去过。”

“啊啊啊你们都是有钱人变的魔鬼吗……我也想去啊呜呜呜……”中村再次发出了哀嚎,仍旧一动不动地趴在桌上,颓废又沮丧。

唐辛子叹了口气:“佳奈子不去的话,剩下一张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丸井笑眯眯道:“没有男朋友吗?”

唐辛子感慨道:“如果有,我就不会来叫佳奈子了。”

中村抬起头:“助理!你太过分了!”

藤原突然出声:“那就交一个吧。”

“诶?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能立马变一个出来呀……”

丸井动作迅速地掏出手机:“我帮你变一个!喜欢什么类型的?年下?年上?”

“等等等等,怎么这么突然?诶?等一下,你这是什么软件啊?为什么会这么熟练,你不是有男朋友吗?”

丸井眨眨眼:“对啊,可是你们没有啊。”

三人:“……”

丸井:“要不用你手机?”

唐辛子:“这和手机没有关系吧!快别喝了。”

丸井又喝了一口,眯起了眼睛:“难道平时就没有哪个男性跟你走得比较近吗?稍微有点意思的也行嘛,约出来一趟又不会掉块肉——掉块肉更好吧?还能减肥呢。”

“……别喝了,你喝多了。真的。”唐辛子试图取下丸井手里的酒杯,却被对方灵巧避开了。

这时中村忽然又猛地一拍桌,唰地一声抬起头来,“我知道该打给谁了!”

藤原哦了一声,继续吃盘里的毛豆:“谁?”

唐辛子顿时觉得有点不妙,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直接将从丸井手里刚抢来的酒杯往中村脸上凑。

“不不不不,你不知道。乖,喝酒、喝酒。”

中村这时候却一点都配合,推开她怪叫一声:“打给她房东!打给她帅气多金的小房东唔唔唔——”

唐辛子捂住了她的嘴,却没能管住她那双散发着八卦之光的眼睛。凭借着平时一起八卦时的默契,其他两人很快便会意,最终这次夜间小酌变成了针对她一个人的逼供大会。

直到唐辛子被三个喝得烂醉的女人半强迫式地怂恿着给山田优介打了个电话,她才突然反应过来。

她为什么一定要邀请别人和她一起去看花火大会,而且还非得是个男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