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二十五章
 
“山田君……”

唐辛子浑身僵硬, 尴尬地回过头去。山田优介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 此时正站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浑身气压低得可怕。

“对、对不起!”唐辛子一个激灵,慌乱中还不忘帮他拉上了门。结果房门砰地一声合上, 在寂静的公寓里显得更为突兀了。

那一瞬间, 她仿佛看到山田优介的脸更黑了。

唐辛子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你在不在……”结果没想到门一推就自己开了。

山田优介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现在看到了?”

唐辛子被他的语气给吓了一跳, 顿时脑袋一抽, 愣愣地回了句:“看、看到了……”

“……”山田优介抿了抿唇,“让开。”

唐辛子乖乖让路, 中途忍不住抬头瞥了他一眼。

少年肩上还挎着一个黑色的背包,神色颇为不悦,眉头紧锁着,半阂的双眸中隐约透露出几分烦躁。

这样的山田优介让她觉得有点陌生, 甚至有点害怕。

客厅里的灯依旧大亮着,从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玄关。

唐辛子这才想起来, 刚会进门时急着找人,她甚至忘了锁门。想来山田优介应该是恰好在她后面不久就回来了,怪不得她没听到他进门的声音。

他一步步地走近,塑料拖鞋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却听地她越来越紧张。

眼看着对方就快走到面前, 唐辛子鼓起勇气开口:“我带了一点人形烧回来,你要不要试一下……”

他闻言顿住脚步。视野中蓦地出现一片宽阔的胸膛,唐辛子睫毛轻颤, 不敢抬头。

她听见他停顿了一两秒,又才淡淡地回了句:“谢谢,不用了。”

克制而疏离。

咔嚓一声,锁芯转动。那扇引发了这一起事故的房门再度被打开,露出了那个几乎从未被人知晓过的秘密世界。

山田优介提着自己的东西转身进了房间,紧接着一道不轻不重的关门声响起,将两人彻底隔阂了开来。

唐辛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懊恼地叹了口气。

她好像惹怒自己的房东了。

看着那扇禁闭的房门,唐辛子觉得有点脸疼。

她头一次深切的意识到,也许自己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了解他。

……

说到底两人也只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而已。

*

山田优介一进了房间便迅速锁上了门,看着自己那堪比狗窝的屋子,只觉得天都快塌了。

他不过就是中午出门时走得太急忘了锁门,怎么就恰好被她给撞见了呢!

他有些暴躁地取下身上的背包,刚想随手往地上一扔,脑海中忽然又钻出了唐辛子那张写满震惊的小脸,默默地将手给收了回来,乖乖把包给挂到了墙上。

“唉……”山田优介哀嚎一声,认命地开始收拾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山田优介平时有点小洁癖,像个文艺小清新的草食男,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也有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

尽管他也不至于邋遢到将房间弄成垃圾堆,但在收拾整理这一方面他却很少上心。

小时候父母经常不在家,小孩子忘性大,经常是在哪用了就把东西往哪丢,也没人告诉过他们要放回原处、或者自己整理,久而久之他就养成了这个坏毛病。

后来长大之后,他渐渐明白了这样做不太好,但也仍旧没有改掉的打算。直到唐辛子过来借住,山田和美给他耳提面命了好多遍,他也下意识地收敛了许多。

起码每天唐辛子下班之前,他都会把客厅给清理一下,免得留下什么混乱的痕迹。平时也十分克制地没有当着她的面放飞自我。

然而千算万算也没料到,她会一不小心走近自己的房间。

他啧了一声,将地上的那些衣服踢到一起,看也不看地直接卷起来,全部丢进了脏衣篓,地上瞬间空旷了大半。

半个小时后,山田优介拿着干净衣服进了洗澡间,身后的房间整洁地几乎焕然一新。

虽然清理的方法有些粗暴,但不得不说效果真的是立竿见影。

进了洗漱间后,山田优介并没有急着洗澡。他洗干净了手,又鞠了两捧水拍在脸上,抬头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

他下意识地抿紧了唇,双眉紧蹙着,神情严肃极了,但仔细一看就能发现黑色碎发的缝隙间,有什么东西红地一塌糊涂。

居然被喜欢的人看到了自己最糟糕的一面什么的……

也实在是太羞耻了。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还不如早点承认了,自己也能也过地舒坦点。

想通了这一点,山田优介鼓起勇气打开了房门。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走廊的壁灯开着,一楼却一个人也没有。

没有人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地小声背单词,也没有喷香扑鼻的饭菜香味从厨房里传来,更没有人笑着抬起头看向自己,用那种像棉花糖一样的软糯嗓音问候一句“晚上好。”

整个屋子空荡荡的,好像又回到了自己一个人住的那段时间。

山田优介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楼上的房间,房门紧闭着,只能看到门缝里依稀透露出的一点光亮。

他想了想,将笔记本电脑和耳机都从背包里拿了出来,坐到了客厅里,开始处理那些白天没来得及处理完的音频干音。

这样唐辛子只要一下楼,他就能看到。

他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中途饿慌了,去餐厅里找吃的,除了惊喜地发现桌上还有留给他的晚饭以外,他还翻出了唐辛子刚会提到的人形烧。

红豆味的,吃起来还带着一丝甜味。

山田优介嘴里叼着一块人形烧走回客厅,一双猫儿眼却又忍不住地往楼上瞟去,心里隐隐地像是在期待着些什么。

然而别说是下楼,一整晚,他甚至都没看见唐辛子出过一次门。

以往她还会偶尔下来倒两杯热水,今天却是连门都没开。甚至连走路的动静都没听见。

直到二楼房间里的灯也都彻底熄灭了之后,山田优介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唐辛子不会是生气了吧?或者……被他吓到了?

回想起自己刚刚的表现,山田优介觉得他好像找到了关键点。

可事实上,他也只是太过紧张了而已啊……

山田和美之前特意叮嘱过他,说唐辛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骨子里却是一个挺要强的小姑娘。

异国他乡的,也没几个熟人,现在又被自己当时的反应给吓到了,她该不会正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哭吧?

山田优介越想越远。

他有些懊恼地在头上胡乱抓了一把,一头小卷发顿时就变成了鸡窝。

纠结了两分钟后,山田优介叹了口气,径直走向了厨房。

*

事实上唐辛子并没有生气,也并没有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

她只是单纯地有些失落,以为自己打扰到了山田优介的生活。

想想也是,两人非亲非故的,他也不缺自己那点租金,能够让她这么舒服地住进来,完全是看在了山田和美的面子上。

不过好在暑假也就只有一个多月了,等到开学之后,她就可以直接搬进学校安排的留学生公寓了。在那之前,她还是少给对方添点麻烦吧。

这么想着,唐辛子很快便投入了学习之中。只是偶尔行动的时候也比平时注意了许多,尽量不发出大的声响,以免打扰到住在楼下的山田优介。

也许是今天逛街消耗了太多的精力,题没刷几套,她很快就有了倦意。

眼看着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转到了十一点,唐辛子干脆也放弃挣扎了,直接洗漱关灯,上床睡觉。

然而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起初唐辛子只以为是幻听,并没有在意。毕竟家里只有她和山田优介,她更是住在二楼,平时几乎没有人会来敲她的房门。

叩叩叩。

唐辛子睁唰地开眼睛,还真有人在敲门。

山田优介?

除了他,唐辛子想不出都这个点了还会有谁能够跑到家里来敲她的房门。

可是,他来找她干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睡醒,脑海中忽然就鬼使神差地冒出了一个荒诞的念头:该不会是因为自己撞破了他的秘密,要来灭口吧?

下一秒唐辛子便被自己无聊的脑洞给逗醒了。

看来还真的是困傻了。

门外敲门声又响了一次,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来,摁开了墙壁上的开关,这才穿好拖鞋去开门。

“请稍微等一下。”

唐辛子快步走到门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这才拧动了把手。

锁扣咔嚓一声松开,露出一道缝隙来。

“有什么事吗?”

她从门缝中露出半张脸来,第一眼就看见了顶着一头海藻乱毛的山田优介,和他手中那个突兀的“托盘”——

那是她前两天才买回来还没怎么用过的创意砧板。

说是创意砧板,其实也就只是一块打磨平滑的板子,四角被磨圆了,像是一块木垫。因为太好看了,她还没舍得用,就一直放在案上了。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对方把它当托盘用了,还是因为砧板的正中央,此时正明晃晃地摆着一杯牛奶。

但显然山田优介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区别,他揣着心事急慌慌地,也没找到唐辛子把平时吃饭时用的托盘给放哪去了,看见这个长得差不多便直接拿来用了。

见唐辛子开了门,山田优介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然后将手里的东西往她面前推了推,依旧面瘫。

“给你的。”

“这是?”

已经从卷毛升级为海藻的少年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盯着唐辛子略显疑惑的脸庞,没头没脑地说了一个长句。

“今天你没有下楼喝水,所以我给你送牛奶上来了。请喝吧。”

喝水?牛奶?

唐辛子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她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对方清澈的眼神。

希冀、又小心翼翼。

“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