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十五章
 
地震没有摧毁房屋,却将房间里的各处摆设弄得一团乱麻。抽屉全部被震开,原本挂起来、摆出来的东西全部掉了一地。

唐辛子看着厨房里一地的碎盘子和流地满地的酱油酸醋,心疼地说不出话来。

她叹了口气,戴好口罩和手套,认命地开始收拾。

似乎是陶瓷碰撞的声音太响了,山田优介很快也被吵醒了。

他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发了会呆,这才慢慢回过神来,然后打了个喷嚏。连带着吹起了一地的灰。

他有些嫌弃地捏着鼻子挥了挥,急忙从地上跳了起来,在身上胡乱拍了两下。

客厅里只有一个长沙发,让给唐辛子之后,他只好自己去睡地上。地毯毛茸茸地,倒也还算凑合,就是地震了之后有些落灰,睡了一觉起来之后腰也有点疼。

“哗啦”一声,厨房里忽然又传来一声清响,山田优介闻声探头看了眼。隐约能看到有人正背对着他弯着腰做什么。

一大清早的,她又在干什么呢?

他走进厨房,唐辛子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运动服,正弯着腰在收拾地上的残局。

她开了纱窗,屋外阳光大盛,满地碎片反射出锐利的光芒,看起来锋利无比。

山田优介皱眉。

“呐,你出去吧。”

唐辛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抬起头来看他:“什么?”

山田优介直接走到她身边,伸手想去拿她手里的扫帚。

“危险,我来。”

厨房本就狭窄,他这会凑上来,空间顿时就变得拥挤起来。唐辛子默默往后退了两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山田优介抬头瞥了她一眼。

“这些处理起来很麻烦的。”唐辛子委婉地提醒道,并没有直接把东西递给他。

玻璃陶瓷的碎片都属于危险物品,为了避免环卫工人在进行垃圾处理的时候受伤,都政府明确规定了居民在丢弃危险物品时需要将其用报纸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给一层层包起来,然后再贴上“小心划手”一类的标签。

她原本是打算先将垃圾都扫到一起,然后再一个个地进行分拣。虽然看起来有些危险,但这已经是她能够想出来的最便捷的办法了。

地震将屋子里弄得一团糟,无论怎么收拾都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

山田优介也同样不松口。

“这些,很危险。”

他下意识地瞥了眼唐辛子的小腿,黑色的直筒运动裤空荡荡地垂在鞋面上,衬得她越发瘦弱。

他忍不住有些疑惑,这样一个小身板怎么这么能蹦跶。先是受了伤之后逞强不让他背,这会又是伤还没好就到处乱跑。

以前山田和美只要一受伤,就会借机指使他干这干那的。哪怕他总是不得要领,常常需要她自己来返工,对方还是乐此不疲地折磨他,并且美名其曰她这是在对他进行家庭教育改造,免得他以后结了婚、认为妻子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

“……”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大男子主义的念头,甚至从来都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但很显然他的姐姐并不这么想。

……

山田优介皱起眉,一脸认真地向唐辛子解释道:“我说啊,如果你出事,作为房东,我会很困扰的。”

唐辛子一愣,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她看了山田优介一眼,然后慢慢将手上的工具递了过去,语气变得冷淡了许多。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山田优介面色微僵,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说错话了。

他顿了顿,讷讷道:“……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唐辛子假装不在意地嗯嗯了两声,匆忙移开了视线,显然不想再谈。

“那厨房里就拜托你了。”

“……好。”

可是临到出门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不放心地回头问了一句:“真的可以吗?”

他看起来就像那种衣来伸手的人,唐辛子实在想不出让他帮忙做家务会是什么样子。

山田优介点头嗯了一声,一脸认真。

“交给我吧。”

唐辛子:“……那你加油。”

唐辛子本来是有些生气地,可出了厨房以后,看到那一片狼藉的景象,又有些闲不住地手痒。最后她叹了口气,又去把吸尘器和抹布给翻了出来,开始收拾客厅。

也许是因为长期生活在这的是个男孩子的缘故,客厅里的布置十分简洁,除了一些灰尘,几乎没有其他什么垃圾。

她将一些被震掉的东西放回原位,又着重整理了山田优介的游戏CD,一叠叠装盘摆放整齐,就连液晶电视也被她用抹布擦了一遍,客厅很快便焕然一新。

唐辛子一路收拾着,转眼间就推着吸尘器来到了楼梯口。

山田优介的房间就在楼梯面前,门关得紧紧的。唐辛子想了想,然后伸手去推。

扭了两下,没扭动。

里面锁芯咔咔地响,听起来像是锁上了。

唐辛子皱眉,是地震把锁里的弹簧给搞坏了吗?还是说这个房间一直就是锁着的?

“山田……”她刚想回头叫人,山田优介忽然就从厨房里蹿了出来,一把扑在门上,将自己的房间挡了个严严实实的。

砰地一声,身前忽然蹿出一团黑影砸在门上,唐辛子猛地吓了一跳。

“山田君?”

少年胸膛微微起伏着,转过头来看着她,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不可以进去。”

“嗯?”唐辛子眨眨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山田优介见状更紧张了。他脸上表情十分严肃,藏在小卷毛下的耳尖却悄悄地红了起来,心脏扑通扑通地,生怕她发现什么。

他轻咳一声,有些不自在地摸摸鼻子。

“房间,我自己打扫就好。总之,你还是别进去了。”

“……”唐辛子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突然想起来,来了快一周了,她好像还真的没有见过山田优介的房间长什么样子。平时他的房间都一直关着门,什么也看不到。

不过日本男生似乎都挺敏感的,也许是他比较注重隐私吧。

唐辛子这么想着,并没有在意。

“那行,一会你自己收拾吧。一楼其他地方我已经弄得差不多了。”其实她本来也有犹豫过,毕竟是对方的私人空间,自己去帮忙整理的话似乎也确实不太合适。

既然山田优介已经开口了,她也就顺着台阶下了。

“那我先去收拾楼上咯?”

“嗯嗯。”山田优介急忙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但想想又觉得自己似乎表现地太明显了,他顿了顿,又恢复了平时面瘫的样子。

“厨房,我也快弄好了。”

“辛苦了。”唐辛子应了一声,正打算提着吸尘器上楼,忽然又瞥到了一丝不对劲。

“你手怎么了?”

山田优介下意识地抿紧了唇,抬头看了她一眼,假装听不懂。原本是拦在门上的,此时却慢慢往下挪了一点。

“被划伤了吗?”

“……没有。你想多了。”他指节微微屈起,然后又迅速松开。他想插兜,结果一摸却发现身上这条裤子根本没裤兜,只好若无其事地掸了掸裤子上的灰,然后偷偷摸摸地想把手往身后藏。

唐辛子顿时更觉得不对劲了。

“给我看看。”

“……我要回厨房了。”山田优介下意识地就想跑。唐辛子一把抓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上几条细长的血痕顿时看的明明白白。

她这才发现,山田优介看着白白净净的,一双手却生得有些粗糙。

他紧抿着唇,瞪着握住他的那只小手,虽然依旧是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但自己却总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地厉害。

被发现了……

明明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能够处理好的,这会却被现场抓包了。

唐辛子有点无奈:“我不是把塑胶手套给你了吗?怎么不戴?”

山田优介绷着一张脸,有些不情愿地吐出几个字:“……不习惯。”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平时不戴手套的时候也很少发生这样的情况,今天却像是触了什么霉头一样,接二连三地摔盘子。怕盘子落到地上引得唐辛子过来,他想也不想地就伸手去接……结果可想而知。

本来想着一会偷偷去贴几个创口贴,结果又被她给发现了。

——简直蠢到家了。现在想想,他真想一巴掌把那时候的自己给拍醒。

“一会还是我来弄吧,我先给你找两个创口贴贴上,要不然伤口容易感染。”唐辛子略微有些惊讶,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一边朝着客厅放家庭医药箱的地方走去,一边念叨:“你要是闲不住,就先去收拾你自己的房间吧。”

“不用了。这只是意外,我很快就能弄好了。”

他难得说了一个长句,语气严肃地甚至带着点不容置疑的味道。

山田优介虽然不太擅长做家务事,但他始终觉得做事情要有始有终。更何况他觉得自己今天已经够丢脸的了,如果这会因为这点小事半途而废了,岂不是更丢人了。

想到这,他的脸更黑了。

“你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回厨房。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虽然过程有点曲折,但厨房里的碎片确实快清理地差不多了。

“等等。”

他回过头,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唐辛子扬扬手里的创口贴。

山田优介僵持了一下,不情不愿地把手伸了出来。

唐辛子顿时笑得眯起了眼睛,下意识地就说了句中文。

“乖啊。”

“……”这个发音他是不是什么时候听过?

山田优介依旧臭着一张脸,但看着少女一脸认真地帮他贴创口贴的模样,不知怎么的,耳尖又红了。

*

一条玲一共给她批了三天的假,头两天的时间几乎都被用在了收拾屋子上。

起初唐辛子以为厨房是最难收拾的,但后来才发现她住的那个房间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因为书柜倒了,书籍资料都散地乱七八糟的。但那些几乎都是山田和美的东西,她也不知道该从何收起,最后还是山田优介一声不吭地找了个纸箱子,将书本全部进去,丢到了储物间里。

再然后,她收获了一堆刚拆封没两天便被摔坏了的化妆品。不但要把玻璃渣捡出来收好,还得跪在地上将地板上一堆凝固的乳液给清理掉。收拾的同时,她甚至听到了自己的钱包在号啕大哭。

清理完那些报废的物品之后,她不得不又去了一趟超市。

这回山田优介似乎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接了个电话之后便匆匆忙忙地出了门,甚至连他心心念念的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临走之前给她留了一个信封,说是让她随便买,看着添置就行。

随便买?

唐辛子觉得有些好笑。只当他是随口说说,没怎么放在心上。后来随手掏出来一看,结果抽出了一叠福泽谕吉。

“……”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力量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