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十三章
 
最强烈的那一波主震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了。

也许是因为学校里有校医室做医疗储备的缘故,陆陆续续地,附近又有许多伤员被送了过来。志愿者们试图联系附近的医院请求帮忙,但是并没有成功。

伤势轻一点的人大多都只是伤在手臂、背部这样的地方,再不济的就像唐辛子这样伤了腿被人扶着、背着带进来的。

但再怎么说,这场地震发生的时间点实在是太危险了,稍不注意就会睡死在梦境中。如果只是这样的伤亡程度的话,那情况还是挺乐观的。

唐辛子刚这么想着,人群中忽然就传来了一阵骚动。人们纷纷探头观望,然后倒吸一口冷气。

“让让!都让让!”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天呐,怎么会这样——”

“医生!医生!”

人群如潮水般散开,匆忙跑进几个壮硕的身影。唐辛子忍不住坐起身来瞅了瞅,这才看清是几个男人用几床被单叠在一起抬了个人进来。

那人蜷缩着,一声又一声痛苦的哀嚎在黑夜中格外响亮。

之前给人包脑袋的年轻医生快步走上前去,连夜高强度的工作使他看起来精神地有些可怕。一身深蓝色的丝绸睡衣上早就被血迹和灰尘蹭地污渍斑斑。

他随便抹了把脸,跟着搭了把手,将人抬到了软垫上安放着。

“怎么回事?”

为首的人也累极了,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搜救队!老房子……挖、挖出来的……”

近年修建的房子都是有严格的抗震标准的,但一个城市里总会有那么几个地方修建地有老房子。平时小地震抖抖也就过去了,一遇上大地震,危险系数却直线上升。

按他们的说法,估计是老房子塌了,将人直接给埋在了里面。要不是他们路过的时候听到了呼救声,这个中年男人估计就会被活活埋死在里面了。

唐辛子闻言,有些狼狈地别开了眼,又去看躺在软垫上的那个男人。

那人痛苦地蜷缩着,一双腿血肉模糊,看起来十分凄惨。用来抬他的被单上也满是血迹,一滩一滩地,看着有些触目惊心,隔着老远就能闻到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

不少人都叹了一口气,匆忙挪开了视线,低声祈福着,不忍直视。

年轻的医生顿时皱起了眉头:“他这个情况,必须得送去医院动手术才行。”

“可是路上已经堵了啊,又能送到哪里去呢!”

有人叹了口气:“可是他这也太……”先别说在场有没有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就算有,这里的医疗器械也完全不够用啊!

“唉,我们也知道这是在强人所难,但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我们总不能也见死不救吧……”

事实上他们是另一片区域的居民,附近只有公园作为紧急避难点。考虑到周围有一片年代久远的老房区,聚集没多久之后,他们便自行组成了几支搜救队。

原本只是抱着以防万一的心态,没想到还真的发现了倒霉鬼。但是他们那根本就没有医疗点,甚至都没有医疗行业相关的从业人员。情况紧急,他们只好开着车来了小学。

中途遇到了树木拦路,他们只能下车将人给直接抬了过来。这才有了刚会众人看见的那一幕。

……

一瞬间,就连空气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救!怎么不救!”医生咬牙,双眼通红:“……我们先帮他止血!能多撑一会是一会,按照惯例,最迟天亮之前一定会有医疗队过来的。”

“佐藤医生!”

年轻的医生早就累得大汗淋漓了,但面上依旧保持着冷静。

“放轻松,这里是日本。他们早就有经验了。情况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糟糕。”他推推鼻梁上快要滑落的眼镜,沉稳镇静,莫名地便让人觉得可靠。

就像是为了印证他所说的话似的,这时另一个志愿者忽然捂着手机兴奋地叫了起来:“好消息!我和我们院长联系上了!”

“政府和医院都已经启动了紧急部署计划,周围几个都府都已经调出了直升机和医务人员,十分钟前已经启程前往震中地了。”

众人面露喜色,只要那边的直升机来了,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赶紧把这边的情况报上去啊!”

因为通常默认震中地区受灾情况更严重的缘故,所以紧急救灾工作也会抢先考虑震中地区。事实上他们这一片社区里也的确只有这么一个倒霉鬼。早点上报的话,这人得救的可能性优能大一分。

“报了报了!不过刚刚信号不好,不知道他听到没,我马上接着打电话!”

“那就拜托你了!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帮他做紧急处理。”医生将手套重新消了遍毒戴好,低头开始查看伤口。

“来个人,跟他说话,随便说点什么,千万别让他睡过去了!深田小姐,请把剪刀和镊子递给我。神木君,请帮我找个小一点的手电筒来。”

“好!”

“我知道了!”

被唤作佐藤的医生继续指挥,将刚会抬人过来的搜救队往一边赶:“你们往旁边站一点,现在我要剪开他的衣服裤子,光线有点不够,他腿里可能还扎了东西进去。”

几个男人立马退开,护士用托盘将消好毒的器具端过来没多久后,先前被叫去找小手电的人也在人群中借到了东西。

“前辈,你要的小手电!”

“谢谢。”他头也不抬地接过东西,顿了顿,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

“能不能撑过去,总要试一试的。”

医生啪地一声将小手电摁开,眼也不眨地塞进了嘴里叼着。电筒在他手里翻转的那一瞬间,光芒晃动着,亮若白昼。

天还黑着,但人心却是亮的。

……

十多分钟之后,一架轻型EMS直升机抵达操场上空。旋螺桨转动时产生的噪音此时却比天籁还要动听。

目送着伤者被送上直升机后,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一段时间,广播中终于传来了通讯恢复的消息,说是针对通讯信号中断的问题,各大通讯公司推出了紧急通讯政策,东京各地的公共电话亭全部免费开放。

因为路面塌陷和障碍物阻塞的原因,某些地区的路面交通暂时还没能完全恢复。但根据卫星监测和直升机情报反馈,除了一些不符合抗震建筑规范的老房子以外,其余各地的房屋受损情况并不算严重,一切都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根据数据监测,预计在很大的可能性内,将不会再发生强烈的余震,目前似乎也并没有引发海啸的潜在可能性,请市民们放心……”

广播里重复播报着类似的话,唐辛子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地震之所以可怕,一个是因为它本身的威力就很强大,再一个便是因为它极其容易引发一系列严重的次生灾害。

远的不说,就提她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唐辛子至今都还记得小时候故乡发生地震时,那一场又一场如洪水一般的泥石流,和一个又一个埋葬无数生灵的堰塞湖。

也因为这些,救援工作的开展变得越发艰难。就像是连环扣一般,一环扣一环地、恶性循环,记忆中那一场大地震之所以死伤无数,和这些都脱不了干系。

……

听闻后续危险系数降低,周围又有人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转身向着居民区的方向走去,看那架势像是要回家。

“我们要不然也回去拿点东西吧?”唐辛子转头问道。

其实她主要是想回去看看手机还能用不。这会地震的消息肯定早就传到国内了,估计那群夜猫子亲友们都担心地不行。

山田优介闻言,慢半拍地嗯了一声,慢吞吞睁开眼,神色恹恹地,看起来有些困倦。

唐辛子伸手拉着他的袖子就想站起来,被他按住肩膀给推回去了。

他瞥了眼她的腿,语气平静:“我回去。你要拿什么?”

唐辛子有点不好意思,差点忘了自己现在还是个伤残人士。

“呃,手机。还有一些外套什么的……”夜里有点冷,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这会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只可惜她来了之后也还没来得及买冬天的衣服,家里的外套也只有薄的,估计穿了还是免不了要受冻。

“就在衣柜里,随便拿两件就好了。”

山田优介点点头,一声不吭地走了。

十多分钟后,他带着一个装地鼓鼓囊囊的急救背包走了回来,日本每家每户都会准备这样一个包,里面装的都是饮用水和压缩食品。

他递给唐辛子一瓶矿泉水,然后又递给她一件——呃,黑色的男式长款棉衣。

“山田君?”唐辛子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他有些困顿地眯着眼睛,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言简意赅:“这个大,裹一下,暖和。”

确实够大,她甚至可以扣起来当作睡袋了。

“……谢谢。”

唐辛子拉好拉链,在少年身边重新躺下,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变得暖洋洋的。

暖到她没过一会就热出了一身薄汗,只好又默默拉开。

山田君真的是个好人啊。

就是有时候傻乎乎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