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十一章(修)
 
「Satou:地震、没事吧?」

临睡前,唐辛子忽然收到了这样的一条消息。

叮咚一声,将她从昏昏沉沉的僵局中惊醒。手里的签字笔呲啦一声在纸上画出一条长线。

唐辛子精神猛地一怔,这才惊觉,原来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在书桌前打起了瞌睡。

“……居然睡着了。”

她有些懊恼地一拍脑门,兔子支架上的手机无声亮着,时间刚好跳转至夜晚十一点半。

平时在国内的这个时候,她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结果现在一实习起来,她这个早就修仙渡劫的人却是早早地就困得不行。

少女在书桌前傻愣愣地呆坐了两秒,脑子里一片混沌,好半天才清醒过来。

她不禁叹了口气,伸手关掉学习计时软件,然后慢条斯理地收拾好自己的书桌,起身伸了两个懒腰,又才拿起手机朝着洗漱间走去。

佐藤的消息还挂在通知栏里,她顺手就点了进去。

小半天没打开HT了,不知不觉就多了许多未读信息,聊天栏里一片小红点。她趿拉着拖鞋,揉揉眼睛,一边走,一边回复。

「唐:托福。没出什么乱子。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这里地震了?」

似乎是因为职业的原因,佐藤是个夜猫子,这会正是他活跃的时候,所以回复也来得特别快。

「Satou:我看到你的日志了。」

HT也有发布动态的功能,用中文来讲的话,应该叫说说或者朋友圈更为贴切。但佐藤显然还不熟悉这些用法,所以他将它叫做日志。

唐辛子顿时了然,下班回来的路上,她确实发了一条动态。大致讲了一下地震和酒店里发生混乱的事。

「Satou:日本经常会发生地震,你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啊。否则我会担心的。另外,希望今天这场“恶作剧”没有吓到你;)」这段话表达的意思太复杂,他是用日语发的。

唐辛子不禁失笑,怎么他们一个个都觉得她好像被地震吓得很惨的样子?

山田君是这样,佐藤也是这样。好歹她也是曾经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啊。

不过既然他们这么想,那就随他们去吧。她并没有和人分享过去的习惯,也没有这个打算。

“地震啊……”

唐辛子鞠了一捧水拍在脸上,顿时感觉清爽了不少。

擦干手和脸后,她又才在对话框里打了一句“谢谢”,后面跟着一个眯眼微笑的表情,客气而疏离。

然而还没等她发过去,对方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Satou:所以、你是在东京吗?」

唐辛子一顿,不禁皱起了眉头。

什么意思?

佐藤怎么会知道她在东京?自己应该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才对。

唐辛子正疑惑着,恰巧这时手机又叮咚响了一声,软件右上角表示动态提醒的铃铛上冒出了一个小红点,她顿时恍然大悟。

转念一想,她发动态的时候虽然没有主动暴露任何信息,但评论区里却有不少应和她的人,稍微一看就能猜出她应该也是在东京。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唐辛子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出于某些原因,她不怎么喜欢在网上暴露个人信息,但也不是说完全回避这个问题,只是平时不会主动提及而已。

反正佐藤也不是什么陌生人,被他这么一问,她干脆就大方承认了。

「唐:是的,怎么了?」

她略有些忐忑地等了两分钟,然而这次屏幕上却迟迟没有出现“已阅”的标志。

“……话说到一半又不见了。”她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佐藤的工作似乎弹性很大,以前也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聊着聊着就人间蒸发了。所以这会他又玩突然消失,唐辛子也并不觉得意外。

她打了个哈欠,打算回去睡觉。

“明天也要上班啊……”

她嘀咕着,就在她即将走出洗手间的那一瞬间,忽然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脚底的楼板轻轻摇曳着,似乎是水平方向的震动。

余震?

唐辛子心里一紧,但又很快安下心来。一般水平震动都不会有太大的威力,应该没什么危险。

她走出洗漱间,转念一想,害怕洗漱杯什么的从架子上掉下来摔坏,她又转身往回走。

渐渐地,震动似乎变成了垂直方向,震感也越来越强烈。

不太对劲……

唐辛子眼皮跳得厉害,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就在这时,房间忽然猛烈的摇晃了起来!

唐辛子下意识地伸手扶住门框,紧接着身后就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原本放在洗漱架上的瓶瓶罐罐顿时碎了一地!

这根本不是余震!

脑海中猛然闪过这句话,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般,顿时睡意全无!

这可和中午的小打小闹不一样,看这震感少说也有得六级!

“山田君!”

她大叫一声,跌跌撞撞地就要朝外面跑去,然而楼板摇晃地实在是太厉害了,几乎是站都站不稳。

她还没来得及冲到房门口,也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脚下一个踉跄就直接摔了下去!

慌忙之中,唐辛子只来得及下意识地护住头部,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小腿上像是被什么给划了一下,疼地她龇牙咧嘴。

她刚想爬起来,身后书架上的书本资料哗啦啦地掉了一地,砸在她腿上又是一声痛呼。

必须赶紧出去。

不能被埋在这里!

她脑子里这么想着,这时头顶的灯却毫无预兆地暗了下来,世界就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一瞬间,她仿佛只能耳边物品不断摔落着,伴随着大楼摇晃,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甚至隐没了屋外人潮的喧闹。

摇晃。

尖叫。

黑暗。

重重地跌倒。

那一瞬间脑海中的画面忽然重叠,她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灰暗的夏天。

大地在颤抖,房屋在哭嚎,尘土喧嚣宛若困兽嘶吼。人们四处逃窜着,甚至都快分不清究竟是地震晃动了大楼,还是慌乱的脚步撼动了大地。

有人在奋力地奔跑,有人从高楼一跃而下,也有人发了疯似的在呼喊找寻着什么……

尖叫、痛哭、咒骂——

而年幼的她只能绝望地跌落在地板上,眼睁睁地看着头顶那块巨大的天花板在视野中一点点地放大……最后停在了她的头顶咫尺的地方,落了她一身的灰。

视野完全暗下去之前,她最后看见的,是父亲瘦弱却坚实的胸膛。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世界轰然倾塌。

……

“喂 !”

房门砰地一声被人大力推开,唐辛子顿时从混沌中惊醒过来。她费力地昂起头,黑暗中依稀能辨别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他踉跄着跑进房间,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能听得到我吗?”

他蹲下身来想要扶她,唐辛子急忙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我在这!”

山田优介用力拉了她一把,唐辛子顺势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本压在她腿上的书哗啦啦地往下掉。

结果刚一站稳,楼板猛地一摇,她差点就直接跪了下去。

“不行,我有点用不上力!”

她右小腿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划伤了,一用力就疼。不过片刻的功夫,汗水已经湿透了她的衣衫,就连说话都有些哆嗦。

唐辛子抿着颤抖的唇,几乎是瞬间就做出了决断,用力推了他一把。

“时间不多了,你快走,我去——”厕所两个字还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下一秒她便被拥入了一个陌生的怀抱。

温热的、甚至还带着点牛奶的馨香。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她甚至还能听到对方胸腔里强有力的心跳声。

一下一下地,冲击着耳膜。

少年半强制性地将她给拉出了房间,几乎是同一瞬间,身后忽然传来猛地一声巨响,厚重的书柜轰隆一声砸在墙上,落下一地狼藉。

这会也不用再多说什么,山田优介半蹲下去的那一瞬间,唐辛子便毫不犹豫地蹦着单脚跳到了他背上。

他扶着大腿将她顺势往上一颠,一言不发地朝着楼下冲了过去。

……

街道上的情况,比唐辛子想象中的要好很多。

此时正是半夜,天色灰暗如墨。

似乎是地震损坏了线路,街边的路灯也跟着沉默了,就连应急系统都起不了作用,只能借着头顶微弱的月光勉强看清脚下的路。

路边似乎是裂了几道地缝,几株小树大约是正好处在了断裂带上,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夜风习习,卷起一阵尘埃,更显得阴森。

唐辛子有些担心,但山田优介似乎却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也没和她解释现在究竟是要去哪。

好在没走几步路,他们便瞧见了光亮。

星星点点地,越来越亮。

这时候唐辛子才看清,大街上已经陆陆续续地汇集了不少人。

有人打着应急电筒,有人则举着手机勉强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他们大部分都还穿着睡衣,甚至有人只穿了一条裤衩便慌不择路地跑了出来,但此时却没有人会有那个心情再去笑话什么。

人们成群结队地朝着同一个方向走着,又有人不断从各处街角走进队伍来,甚至还有人自发地站在路边充当起了临时指挥员,一个又一个手电筒照亮了他们前进的方向。

人们聚集在一起,间或传来一两声情真意切的问候。尽管他们也惊慌,却完全没有唐辛子想象中的那种绝望和无措。

“别怕,没事了。”

少年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唐辛子闻声回过头来,却只能看清他头顶一个个小小的卷毛涡旋。

山田优介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双手忽然发力,扶着大腿将她又往上推了一些。成片成片的冷光下,依稀可以看见地面上两个重叠的人影。

“……嗯,我不怕。”

唐辛子静静地趴在他背上,扣在他肩上的双手也微微松了些力。一瞬间有些说不上来心里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大地还在摇晃着,她却奇迹般地安下心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