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唐辛子山田优介 > ☆、第一章
 
“姓名。”

“唐辛子。”

登记的人抬头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眼前的少女穿着一身朴素的白裙,明显还是一副学生模样,乌黑的长发肆意披散在脑后,一张未施粉黛的小脸怎么看怎么可爱。

她眨眨眼,声音软绵绵地。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今天来报道的新人?”

“是的。请多指教。”对方微笑道:“我可以进去了是吗?”

“……可以。”

“谢谢。”唐辛子又微笑着冲她点点头,转身朝着经理办公室走去。

几个前台小姑娘对视一眼,又瞅了瞅名单上“唐辛子”三个大字,窃窃私语起来。

那么温柔的一个姑娘,为什么要叫小辣椒啊。



唐辛子是东京大学经济系的交换留学生。虽说她下半年才大三,但这并不妨碍她在假期间通过中介机构找到一份兼职工作并且提前访日。

原本也有很多小伙伴一同来应征这家名叫凯撒罗的大酒店,结果没想到最后只留下了她一个人,并且还是作为经理助理的身份。

要知道其他人去的地方,做的工作大多都是前台啊侍应生什么的。经理助理这样的工作简直就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

“因为我已经怀孕了,但是还要等几个月才能休产假。现在就换人的话对公司也不划算,我自己也不乐意闲着,干脆就决定找一个助理。”

顶头上司一条玲这样笑着王校长nb说道,她故意放慢了语速,唐辛子勉强听懂了个大概。

对方穿着一身职业女性的装扮,很明显可以看出已经有些孕肚了。

一条玲虽然看起来性格十分温和,但对于工作上却意外地严谨。她并不愿意做一名全职太太,所以才会带着身孕也要坚持上班。

等到她不得不休假的时候,恰好唐辛子的暑假也过完了。

“当时还以为你是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呢,没想到面试的时候表现那么出色。”

唐辛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初面试的时候一条玲也在,对方好像很欣赏她的样子。

“谢谢。”

唐辛子抿唇一笑,嘴角两个隐隐约约的酒窝煞是好看。

一条玲越看越觉得顺眼,心情大好。

“下次记得化淡妆,就算你皮肤好也不行。在日本,化妆可是基本礼貌。”

“对不起……下次一定注意。”

“走吧,现在我带你去熟悉熟悉工作。”



酒店经理的工作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除去任务划分管理一类的,关键就还是在于对于人情世故的处理上。

第一天上班,一条玲对她的要求并不苛刻,白天的时候带着她在各方面熟悉了一下,晚上则让她自己在角落里好好学习观摩,明天一早上交一份心得体会。

凯撒罗大酒店一层是东京有名的豪华餐厅,往上数才是真正属于酒店的业务。

在一条玲的计划中,唐辛子主要的工作重心还是放在餐厅这一块,兼顾酒店。

“餐厅管理的学问可是很大的。”

唐辛子叹了口气,耳边全是一条玲的这句话。

她自然不会觉得一条玲让她在角落里好好观摩就是让她傻看着,如果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那她估计在这里干不了几天就得走人了。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面前的侍应生一脸疑惑地转过头,看清是她后又松了口气。他略微犹豫了一下,似乎是不太相信这个看起来一脸柔弱的小姑娘。

“你不相信我吗?”她好脾气地笑道。一双眼弯成月牙儿的模样,侍应生顿时就看红了脸。

“刚才上餐速度有些慢了,一号桌的客人似乎不太满意……”他露出了一副困扰的表情。

唐辛子却了然地点点头,合上自己的笔记本。撩开鬓发别在耳后,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得干练起来。

“走吧。”



“今天是星期一诶!是小王子吧?!”

“上周他好像都没有来诶……这周——”

“诶来了来了!”

唐辛子刚刚解决完一桌客人纠纷,走到前台处就听见那一群小女生一副特别激动的模样。

“你们在说什么啊?”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温软的声音,还以为是哪个女服务员小姐妹呢,前台之一的藤原想也没想就说道:

“当然是在说山田先生啊!”

“……山田先生?”对方似乎有些疑惑。

“你连山田先生都不……”藤原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转过头才发现站在她身边的居然是经理助理!

完了,开小差不会被记过吧。

可是助理小姐怎么看都是一个软萌的妹子,应该不会那么狠心的吧?

“他很有名吗?”软萌的助理略微偏头思考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措辞。

视线中恰好看见一个身形单薄的男人从更衣室的方向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身剪裁得当的礼服,一双腿笔直而修长,留着一头自然卷的碎发,尽管看不清他的脸庞,却依旧觉得美得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二次元美少年。

见唐辛子似乎没有在意开小差的事情,藤原也硬着头皮回答了两句。

“呃……他弹钢琴很好听。”

求求你快走吧。

“关键是脸长得很好看!”旁边的小姑娘还以为助理也对他有兴趣,顿时就憋不住了。

“还有他那忧郁的眼神!每次和他对视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忧郁的海洋!噢!达令!你为何总是如此令人着迷!”另一人夸张道,胸前别着的铭牌上写着“中村佳奈子”的字样。

虽然她语速快得唐辛子几乎没听懂她在说什么,但是从肢体动作上也大致明白了过来。

这位姑娘一看就是个戏多的……

“不过感觉他很难接近啊……一看就像是受过情伤一样。诶……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不会让他那么伤心!”小女生叽叽喳喳。

“藤原你推我干嘛,你自己不也说过想做他的音乐缪斯吗?”

藤原赶紧瞪了她们两眼,没看到助理眼神都变了吗,少说两句吧!

“这样啊……”

唐辛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几人说话间,男人已经走到了大厅中那台黑色大钢琴的面前。

他伸手抚摸过琴身,动作轻柔地像是在对待什么挚爱之物一般,然后才慢慢地坐了下去。

这一动作就仿佛是某种特殊的信号一般,餐厅里慢慢就安静了下来,不约而同地将视线转向了他。

看到这一幕,唐辛子总算明白为什么之前一条玲告诉她,“周一的餐厅并不需要怎么操心”这样的话了。

因为大部分的客人,与其说是是来享受美食,更不如说是都是奔着这一首钢琴曲而来的。

山田先生入座的那一瞬间,仿佛周围的灯光都黯淡了一般,只留他一人在主场闪耀。

只看见他略微低头试了试音准,紧接着臂膀微动,指尖起舞。

起调。

漫步。

行云流水。

一场听觉盛宴。

*

一曲终了,他毫不留念地起身离开,至始至终没施舍过任何一道眼神,也没说过任何一句话,甚至连谢场礼都没有。

仿佛他只是为了来使用钢琴而弹一曲,身后那一道道钦佩的目光于他而言都宛若世间尘埃一般不值一提。

可即便是这样,掌声仍旧经久不息。

没过多久,那位山田先生便收拾好东西低调地离开了酒店。

他穿着一身休闲至极的衣服,朴素到甚至有些不起眼,气质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他背着双肩包,双手十分随意地揣在裤兜中,戴着一副入耳式耳塞,面色冷淡地显然是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酒店的旋转门中倒映出他的模样,浅棕色的双眼中,冷漠至极。

“诶……今天只弹一曲是因为心情不好吗?”

“看见没看见没,那个眼神呜呜呜……”

“看见他寂寞的背影……我的心都要碎了。”中村一脸心疼的模样。

“……也许,他只是不太擅长与人交流什么的……呢?”唐辛子眨眨眼开口道。

“那岂不是更萌了!真想用姐姐炙热的怀抱去温暖他啊!”

藤原:……你在助理面前这样说真的好吗?

*

唐辛子并没有和前台的小姐姐们聊太久,转身又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之中。她一晚上就像是海绵一般迫不及待地吸收着各方的信息。

客人们的语速大多很快,有人了解到她是外国人后也会刻意放慢速度,又顺口和她聊两句,一来二去倒也在常客前混了个脸熟。

那位山田先生走后,又有另一名少年接替了钢琴伴奏的工作。

在前台小姐姐们“这个也好帅”的窃窃私语中,唐辛子也抽空瞥了一眼。

那孩子长着一副乖巧的模样笑起来却极具侵略性,正是时下流行的小狼狗设定。

他穿着同样的演出服坐在钢琴凳上,却是完全不同的气质。

唐辛子对钢琴不太了解,只直觉后面这个孩子弹也十分悦耳,甚至还有许多连她这样的外行都能感受出来的炫技一般的操作。

但真和要之前那如流水般轻快的一曲相比较的话,又总感觉似乎少了些什么。

……

“唐小姐?”身后突然有人叫了她一声,唐辛子立马回过神去换上了一副甜美的笑容。

“在的,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

夜晚十点。

昏黄的路灯下,唐辛子提着一袋打折商品,慢慢地挪着步子。

夏日的夜风轻轻吹拂着,耳边蝉鸣不断,树叶婆娑作响,飘落在她的裙摆之上。一个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竟然也有些轻松写意。

几分钟后她终于走到了某处两层小公寓前,从包里翻出了钥匙。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钥匙轻轻地对了上去。

咔嚓。

锁芯转动,从玄关处透露出一丝暖色的光芒。

唐辛子提着手里的购物袋,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关门。

她犹豫了一番,又才轻声道:“我回来了。”

客厅中传来电视游戏的声音,并没有人回答她。

她抿抿唇,跪下身将自己的鞋子鞋尖朝外放好。长发不经意地从肩头垂落,拂过了旁边一双男士球鞋。

想了又想,她顺手将那双乱踢的鞋子也重新放好。

两双鞋子隔着些距离并排在一起。

路过客厅的时候,只看见某个灰色的身影正一动不动地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游戏摇柄,眼也不眨地看着电视机上的小人。

他似乎是才洗完澡不久的样子,脖子上还搭着一根毛巾,湿漉漉的卷发尽数捋在脑后,罕见地露出了他过分精致的容颜。

年轻人紧抿着薄唇,浅棕色的双眸中倒映着电视的光芒,清冷而又熠熠生辉。

她在玄关处踌躇两秒,将购物袋轻轻放进厨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门的那一刻,客厅中忽然传来一道“VICTORY”的电子音。

紧接着便是一道温润的男声,带着些后知后觉的傻气。

“……啊……欢迎回来。”

语气淡漠到几乎没有任何起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