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玲珑阁之引渡 > 女人当自强历篇3
 
  次日,林中云雾缭绕。

  茅草屋前仙鹤鸣叫,配合着瀑布哗啦,茶水咕隆,

  倒也颇有世外之境,仙法盎然之意。

  屋内,

  “阁主。”小童弓身听候差遣。

  “取青烟盏,注流水茶。”黑袍之人依然手持白棋在跟自己对弈。

  “可是,这不是阁中待。。。”小童诧异的抬头。

  “且去。”黑袍之人挥了下手。

  “是。”小童自是不敢再问,恭敬的弓腰下去准备。

  玲珑阁,有三种待客盏。

  其一为,珑烟盏,赤金色,神级贵客,方能享用。

  其二为,雾烟盏,紫灰色,仙级或同等级贵客,方能享用。

  其三为,青烟盏,碧青色,暂未有人享用过。

  此第三盏,谁也不知是何级别的人物享用之品。

  因为,黑袍阁主,从未用此盏招呼过任何缘主。

  “阁主,缘主已到。”小童进屋铺盏时,禀告了许卿已到。

  “请进来。”黑袍之人下完手上棋子,袖袍一挥,棋盘和棋子又已消失不见。

  “阁主好。”许卿进来后,先给黑袍之人鞠了个躬。

  黑袍之人未曾说话,手腕一翻,指向方桌对面坐垫。

  许卿姿势规整的坐下。

  黑袍之人手腕翻指,示意许卿喝口茶。

  许卿看着这个碧青色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杯中似流水潺潺的茶。

  沁香扑鼻,淡而出雅。

  “真好喝,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呢。”许卿一脸陶醉。

  “请继续。“黑袍之人很淡然,及时制止了许卿的滔滔不绝。

  许卿尴尬的笑了一下。

  才又重新说起。

  ~~~~~~~~~我是尴尬的分界线

  许卿和男生,顺理成章的领了证。

  领证没多久,许卿就发现自己怀了孕。

  这时候的许卿,正是人生开心时刻。

  却遭遇了闺蜜的叛变。

  闺蜜联合着竞争对手。

  利用许卿怀孕不能出去见客户,

  在许卿不知情的情况下,

  不知觉的带走了一大批客户。

  在闺蜜提出要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

  许卿还是相信她,

  以为她是真的要离开。

  从未想到,闺蜜是带走客户,

  去了对手那,以低价跟许卿抢客户。

  许卿这个时候才明白,

  那个时候闺蜜提出的条件,

  原来,就是给自己挖的一个坑。

  闺蜜那时候提出的,

  两个人创业,

  不管谁做的业务,

  利润都两个人平分。

  许卿现在想想,闺蜜当时提出这个条件,

  是不是一开始就是为自己今天这一步做打算呢?

  生活还得继续着,

  许卿以为,

  闺蜜事件自己受伤,

  但是家庭这里,自己应该会很幸福。

  却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孩子生下来了,女孩。

  婆家就来看了一次,呆了一上午,就回了老家。

  明确跟许卿说,

  让许卿爸妈来带孩子,自己家没人带,也不会带。

  也许,是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

  觉得不需要做样子了,也不必害怕许卿会离开了。

  婆家说这一年没有好日子,先不办婚礼。

  许卿娘家只能忍气吞声的,先在娘家办了。

  许卿娘家办婚礼,许卿婚纱自己租的,婚庆自己掏钱的,没让男方掏一分钱。

  就连婆家三个人来的许卿老家,也是许卿掏钱买的票。

  也许是意识到许卿太好说话,

  后面的日子,不平龌龊之事越来越多。

  婆家办酒,直接说让娘家不要来人,没有准备娘家人的上席。

  许卿这一点很坚持,许卿坚持娘家必须来人,而结果就是,娘家来人所有的费用,路费,住宿费,都由许卿一力承担。

  甚至于习俗上应该男方给女方娘家的回礼,也因为男生说自己父亲会不开心,而让许卿自己掏钱置办。

  在小孩三个月的时候,

  因为一块西瓜,

  男生把许卿按在地上打。

  许卿这个时候,

  是想过离婚的。

  奈何,

  终归是父母的迂腐,

  也是许卿自个的懦弱,

  害了许卿自己。

  父母认为,已经生过孩子了。

  更加不能离婚。

  因为,家里没有人有离婚先例。

  这样,会让他们成为笑柄。

  许卿很煎熬。

  自此后,

  许卿独善其身。

  慢慢的,

  也不太过多在意男生以及男生的家里了。

  有人说过,

  不在乎,就不会疼。

  而就在三天前,婆家来人。

  也许是意识到责任,

  也许是想要补偿。

  许卿的婆婆和小姑子,

  兴致勃勃的说要带着囡囡去买衣服。

  许卿当时在忙工作,

  想着,是亲奶奶,亲姑姑。

  不至于会害了这唯一的一位孙女。

  却哪想。

  结果会是两个人一起回来的。

  囡囡却不见了。

  “许卿啊,你别怪妙妙,她也是好心带囡囡去玩。谁知道她那么调皮,一转眼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许卿的婆婆首先想到的是维护自己的女儿。

  “你意思,你们没有看好人,还怪囡囡调皮?”许卿气的发抖。

  “什么叫我们没有看好人啊。嫂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小姑子妙妙是一个恃宠而骄的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埋怨起许卿。

  “林谈,你就没有什么话说?”许卿很崩溃,她不想现在这个时候吵。转头问起了老公。

  林谈抽着烟,沉默了一会。“许卿,妈也说了,已经报过警了。也许囡囡就是调皮在附近玩。妙妙也不是故意的。她也是喜欢囡囡。”

  许卿大吼一句,“谁稀罕你们现在的喜欢?如果你们的喜欢,就是把我囡囡弄丢,我宁愿你们一辈子都不要出现!”

  “小谈,你看看你媳妇说的什么话。要上天了!敢顶撞长辈了!你再不管管她,她就要骑在你头上了!”林母装模装样的捂着心脏,嘴里念叨着,气死了,气死了。心脏不行了。

  许卿看着这一家人,戏精般。

  眼睛一闭,缓缓,再一睁,“囡囡能找回来最好。你,你们,最好祈祷我囡囡能早点回来。要不然。。。。哼!”许卿狠狠的瞪了一眼屋内的三人,摔门而去。

  似乎,远远还能听到屋内传来的咒骂声。

  接下来的两天,许卿翻天覆地的找囡囡。

  而罪魁祸首,却无所事事的,漠不关心的依然在家看电视。

  ~~~~~我是气愤的分界线。

  “恨吗?”黑袍之人,轻啜着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赤金盏。此盏,细雕着与之前怀中之似境非境之物一般花纹。似凰似雀。

  许卿摇摇头,“我不知道。大约还是恨的吧。只不过,我现在只想着尽快找回囡囡。其他的,没有心思去想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