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朝露王鸣盛梁瓷 > 第90章
 
生活就是一盆狗血, 指不定哪天不小心就被泼了一身,经历过前夫跳楼事件以后梁瓷也算明白,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 就比如晚上赵女士打来电话,提起远方侄子, 说14岁脚踏三只船找了三个女朋友,被他爸妈知道揍了一顿。

梁瓷在这边听了失笑,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还是应该谴责, 赵女士询问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她都好久没见到女儿了,再不回来她就要开车过来,左右也就三个小时的路程。

王鸣盛的那条消息梁瓷犹豫许久还是回复了:我没事,已经到家了。

发完以后以为他会回复, 没想到等了许久他也没动静, 临睡前有些落寞, 翻来覆去睡不着,盯着屏幕足足有半个小时,电量快耗尽的时候给王鸣盛拨了一通电话, 没接。

有点像十几岁热恋期的少男少女,这一通电话拨过去人就有些执着, 特别想他接听, 偏偏他没有接,梁瓷顿时就慌了。

反正打了一通也没脸没皮了,还要什么架子, 于是又拨了一通,等到第三通打过去的时候如梦初醒,忍了又忍才没像个疯子一样继续骚扰下去。

现在的心态来说梁瓷还真不想再待在这里,不过第二天总算来了一件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称作喜事的喜事。

高永房醒了,而且是她从医院回来这天他就忽然醒了,醒了以后想要见她。

这个时候王鸣盛没回电话。

学校的调查至今没有结果,或者有结果没必要通知她,梁瓷也不知道他会受到什么惩罚。

不过老高褪残了,终生的,医生说能恢复成这样已经是超过预想,后期做复健作用也不大,梁瓷心里却想,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一条腿不一条腿的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只是他那么要面子的人,大概会比较难以接受。

阎王殿走一趟想要见面梁瓷自然不会不去,过去的恩怨也没必要再计较,自从高永房出事以来,现在想一想上段婚姻,都像上辈子发生的事一样。

高司南在病房垂着手,看见她也没打招呼,直接起身离开,梁瓷今天穿的有些厚,高司南是昨晚八点多通知她的,她一直没看手机,今早看见早饭都没吃就赶了过来,所以怕冷,多穿了一件棉衣。

高永房脸色很不好,苍白没血色,嘴唇也是白煞人的模样,她主动走过去坐到高司南让出的位置,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问好。

是叫一句高老师,还是叫一句高永房?

正犹豫着他就开口了:“昨天迷离的时候好像听你说要去美国?”

梁瓷慢慢深吸口气,迎上他的目光:“是,N大有意向让我过去做博士后,一年后去美国留学,大概待个两年吧。”

“美国的学校,是你自己联系的吗?”高永房嗓音有些沙哑。

“我没有这么厉害,可以联系到美国那边。”

高永房指了指床前的桌子,“水果,想吃什么拿着吃。”

她勉强低头笑了笑,双拳不由自主握紧,听他礼让下意识脱口而出:“谢谢高老师。”

说完两个人都愣了一下,高永房一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度,仰躺着动了动腿,手背搭在发际线的位置,他虽然大病初愈刚醒来,但仍旧有几分魅力大叔的气质在。

“你给我讲讲你出国的事。”

“按照国家的规定带底薪进修,底薪比这边开的多,大概月8000吧,美国那边安顿好以后每年资助9000美金,会比较忙碌,也花不着钱。”

“归国以后留校吗?”

“留不留无所谓,有更好的选择就会去更好的高校。”

高永房沉吟了会儿,侧过头看了看她,“是挺诱人的条件,但辞去这边的工作去那边博士后工作一年,万一不能出国怎么办?万一再不能留校任教就两头落空了,风险有点儿大……现在国内的人才层出不穷,国外的人才也开始有回涌的势头,上面制定千人计划是为了什么,为了吸引海外更多人才归国……你去N大呆一年变数太多,不如直接从咱们学校走,向院里打申请,让他们资助你直接出国,不仅省了一年的光阴,回来后资历深了,过两年就直接评副教了。”

在学习上的事情,梁瓷从来不会质疑高永房的远见卓识,可惜她刚毕业没有人脉资历,去国外访学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需要有人牵线搭桥才好,没等她说话,高永房感叹说:“上次给你车你也没要,左右想想,觉得挺亏欠你的,以后不管我是免职还是入狱,你多少都得受牵连……不过我现在说话还有点份量,你如果想深造想学习,按理说这些事应该是为师的给你找人。”

梁瓷摇头说:“错了,荣辱与共啊,以前沾你的光,现在不过是还给你罢了。”

他沉默了会儿,认真说:“我在美国加州大学有个旧友,当年去美国认识的,他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这人有些爱国情怀,一直在培养中国留学生,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近现代语言学算得上特色专业,你去很合适……你如果有这个想法,回去向院里打申请报告,立个军令状吹吹牛,两年争取发三四篇高质量的论……”

说到这微微叹息,“我跟王千人还有些人情债,你找他帮你写推荐信……到时你直接从学校去加州大学读博士后,保留着这边的职位去进修是最好的选择。”

梁瓷听到最后已经完全愣住,木讷地看他许久才晓得问:“你为什么这样?”

说出口有些后悔,她其实没必要关心原因。

高永房理智地说:“文人相轻自古而然,毕竟是我牵连你,总得想办法把你拉出去,等你从美国回来了站稳脚跟,也没人敢拿我的事排挤你。”

只要美国那边联系好确定了,打申请出国并不是很难的事,毕竟到时发表论文,无论一作加州大学二作本校,还是一作本校二作加州大学。对国内的学校必然都是一种捆绑提高知名度的行为,而且挂上加州大学的名号认可度更高,高校是最喜欢这样培养人才的。

梁瓷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被他提出的建议鼓动了,这么好的事就像一块肥而不腻的五花肉,谁放弃谁傻缺。

现在也唯有上进可以弥补她内心的空缺,梁瓷甚至会想,如果这辈子达到一定的成就,她是愿意献身学术的。

女人想要功成名就就得牺牲一些现实生活中的部分,比如家庭,比如生育,就如杨丽萍女士为了保持身材献身演艺事业,继承发扬孔雀舞而不生育。

梁瓷觉得自己从前眼界太窄只局限于安逸的生活,现实不让她安逸,未来她就得奋起上进。

“好,我考虑考虑,能不能给我三天时间?”她没有推辞也没有答应,不过内心的天平肯定是偏向高永房建议的这个走向。

“这个是肯定的,你回去慢慢想,想好了去找王千人,以后不要来看我了,给小李说一声,不要来看我。”

他说的这个李是李容曼,在这种事上高永房明显比他们看的明白看的开。

梁瓷一直热血佛腾着,走到医院外面被冷风一吹才冷静少许,打车直接回住处。

这个时候王鸣盛依旧没回电话。

她觉得自己有点厚脸皮,特别想把打给他的那几个未接记录删掉。

这么想着司机到地方,她线上转账过去才推门下车,刚到院子里还没上楼就听见询问声:“你好,请问梁瓷是住这儿吗?”

上午九点多张燕微刚醒,盯着一头不服帖且有些毛燥的头发出来,梁瓷站在楼下,背对着说话的人,微微抬眼:“您好,我就是。”

这人手里提着两个水果篮,有点儿像从巷子口水果市场拎的,红提和草莓看上去水灵灵透着新鲜,极有可能是一大早刚送到市里的新货。

她慢慢转过身,衣着臃肿奔着保暖去的,脸上干干净净一点儿粉黛没施,所以晓得有些苍白平淡,等到梁瓷的视线扫到她的肚子才了然,原来是个孕妇。

张燕微走下来去厕所,到梁瓷身边时悄悄问了一句:“这是谁啊?”

“我不认识。”

张燕微笑说:“吓我一跳,怀着孕找你你还不认识,不会是王总的老婆吧。”

“别瞎说,他是单身。”

“姘头啊。”

“他不敢。”

“瞧你句句维护他。”

梁瓷有些尴尬地咬了咬嘴唇,这都是下意识的话,她其实也不知道王鸣盛敢还是不敢,张燕微这么一说搞得她有些紧张。

手中微微出汗,细声说:“我就是梁瓷,请问您是?”

她放下东西礼貌说:“你好你好,我是王鸣盛的姐姐,王琪。”

梁瓷听说过,不过后面听到她说“我是王鸣盛的”这几个字的时候心还是提到嗓子眼,真怕她说“我是王鸣盛的老婆”。

搞清楚身份后她就更疑惑了,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上楼去接她手里的东西,语气客气又不卑不亢:“王琪姐你好,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王琪脸上有一丝尴尬与难言,梁瓷开了门请她进门,脱了外套正要给客人端茶倒水,对方连门都未进,扶着门框心猿意马地笑了笑:“我不渴,那什么,这种事让我来办真是难为我,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我妈在巷子口车上,想见见你,跟你说说话。”

梁瓷弯着的腰瞬间僵硬,笑容也僵在脸上,下意识摸了摸杯子,隐约觉得是不好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梁瓷:我好怕,什么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