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朝露王鸣盛梁瓷 > 第86章
 
李容曼一时不敢做什么决断, 不过王鸣盛道行深厚也没什么好惊讶,她打一开始就说了, 王鸣盛可能比女人还了解女人, 三十来岁的男人大多经验丰富,更不要说从小就出校门踏入社会的了。

不过她真没想到梁瓷会这么在意王鸣盛, 也算看走眼了。

梁瓷心情不太好,脸上妆花了也没去卸,搞得李容曼无所适从, 就连呼吸都放轻了,生怕惹她不开心。

早晨,房间里传来轻微响动,梁瓷被惊醒睁开眼动了动眼睛,枕手侧身躺着, 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日那件连衣小裙摆, 皱巴巴裹着没脱, 露出纤细的脚踝。

今日换李容曼一早出去买了早点,两人还真不愧是闺蜜,眼下恐怕是真要一起失恋。

放下东西问梁瓷吃不吃, 她闭着眼摇摇头说没胃口,李容曼叹了口气:“你应该学我,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从来不会跟自己过不去, 跟自己身体过不去的都是傻子。”

说完见梁瓷扭过去身子背对她,嫣然像天塌下来活不成的样子。最近的事情一件件接连而至,她确实经历太多。

李容曼很担心她, 忍不住又说:“不是我诅咒你,像你这样的性格活不长,你还真得改一改脾气。”

倒了水递到她嘴边,梁瓷勉强坐起来喝了两口,眼角还有些红肿,有点像前段时间流行的桃花妆。

又抿了一口水,“我嘴上一遍又一遍的说着理解,昨晚回来又怨实在有些违心……仔细想想,成年人不都这样,就算再怎么样嫌弃嘴上不会当面说出来让对方难堪,相互留着颜面,这叫成熟礼貌。他不直接说自己的想法或许是不想伤害我……或许需要时间缓一缓,我应该理解……”

李容曼说:“你那个体检报告单我能看看吗?”

“被他拿走了。”

“哦,对,你昨天说了。”

“你说他为什么不动声色把体检报告单拿走?”

“反正不会无缘无故拿走。”

梁瓷也这么想,但她还是心有期盼的,摸出手机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自己期盼什么。不过王鸣盛越不联系她,她就越不安。

像往常,昨晚到家就应该给她打电话的,就算不打,一般也会在微信上回一句安全到家,普通朋友都会这么做。

李容曼想了想,迟疑着:“不过你也不要伤心,至少目前为止他没有掉头就走,还有,他如果要暗示你分开,又何必拿走你的体检报告单呢?那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吗?”

李容曼这句话让梁瓷心里舒服很多,她抬眼看她许久,沉默片刻开口说:“我饿了。”

李容曼噗嗤笑了,“来来来,水煎包还有豆浆,我买了五种馅儿,你想吃什么口味?”

她没休息好,太阳穴隐隐跳痛,掀开被子去洗漱,走到盥洗室镜子前看了一眼,眼睛就像刚化了烟熏妆,倒不是很丑,就是显得妆容不精致且很脏。

勉强吃了一个水煎包,豆浆没有碰,胃里就像胀气一样不适,心跳有些急促,睡眠不足特有的症状。

梁瓷这个时候其实挺被动的,不过仔细想想,王鸣盛心里还是挺喜欢她的,不然不可能买了戒指求婚,但她觉得正是因为这样,她不能主动去找他,万一他目前正处于犹豫阶段,自己跑过去卖惨或是死缠烂打影响他的选择,对谁都不好。

所以她只能等等看,看他的态度。

她头次觉得这一天过得漫长,以为过去了一个小时,拿起手机一看才十几分钟,刚才都已经想好了不去联系他,这会儿翻出来通讯录发呆,好想问个明白,别这么吊着她实在难受。一上午心里的想法一会儿一个变化,她差点精分。

梁瓷不喜欢这么被调动情绪,实在太累。

李容曼从超市买了些水果,出门看见鲜花店又进去买了一束鲜花,回来时梁瓷又坐在廊下椅子上晒太阳,她渐渐摸出梁瓷的习惯,心情不好喜欢晒太阳。

她放下东西,额头微微出汗,“我要去看高老师了,你要不要去?”

梁瓷想了下,放下保温杯说:“好啊,我不想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

此刻心力交瘁,有些鸵鸟心态,干脆就把手机扔家里没带。

高永房从加护病房出来了,人虽然没醒,但是脱离了生命危险,高司南很舍得往他身上砸钱,这次去高司南不在,她们听护士说高司南大概要给高永房转院了,转到美国一所昂贵的私人医院。

梁瓷进病房后脸上的口罩没摘,李容曼跟着看护出去不知道去做什么了,病房里只有她跟床上躺着的高永房。

今天有点儿多愁善感,坐在床前眼眶微湿润,淡淡地说:“我大概也要去美国了,高永房你是不是害怕受处分入狱不敢醒来?原来我身体的原因你一直都知道,你们父子俩都是戏精,知道但是也不告诉我……也是,我爸妈都没告诉我,你又何必多嘴呢……你醒来看看这个世界还是挺美好,要是醒了以后别把权和利看那么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一旦事发锒铛入狱,实在得不偿失。”

她转眼又看了看桌子上还有地上送来的花束,大多是已经毕业各行各业的学生过来看望送的,“你看,你也没白带那么多弟子,如今还是有很多人惦记你的……不过你若是洁身自好,身边还有个妻子可以照顾你……可惜你没这个福气。”

说话间李容曼就过来了,梁瓷一直没动手,就在一旁坐着,李容曼倒是尽了尽学生的本分,帮着打扫收拾了一下屋子。

两人从病房处走出来经过门诊大楼,梁瓷包裹的颇为严密,戴着一副黑边的眼镜显得人更有书生气,刚走到大厅中心,两米外是分诊挂号的地方,小护士穿着粉红色的护士服忙碌,周遭熙熙攘攘。

她低着头跟李容曼往外走,这时候跟一人擦肩而过,那人脚下顿了顿,因为梁瓷鲜少带眼镜框出门差点没认出,梁瓷注意到不对劲,抬了抬眼,吴大伟笑着问好:“哟,嫂子。”

梁瓷听这个称呼有些刺耳,默了一会儿呐呐答应。

吴大伟看了眼她身旁跟着的人,脚下动了动,跟梁瓷寒暄:“你怎么在这?”

“过来瞧病人。”

“哦。”

“你呢?”

“盛哥说王琪身体不舒服,六七个月的孕妇嘛,就让我过来看看今天是哪个妇科专家坐诊,他待会儿要过来。”

李容曼笑了一下,“妊娠超过三个月的孕妇身体不适还是挂产科吧,这边分科比较细。”

吴大伟很惊讶,眉头挑了挑:“是嘛,我也不懂,那我待会儿打电话问问。”

梁瓷没多想,冲他点了点头,“是这样的,你还是问问清楚吧……我们有事就先走了。”

吴大伟辞别梁瓷不由得挠了挠头,心想幸亏遇见梁瓷了,不然直接到自助机挂号不得挂错科。

不过王鸣盛千叮咛万嘱咐过,说只找妇科陈医生,如果她不坐诊势必得问清楚几号坐诊。想到这犹豫了,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梁瓷只等王鸣盛开口了,他如果开了口,自己也好赶紧把车子还回去。

李容曼说:“他也不缺一辆车,你是不是傻啊,高永房给你车你不要,如今他出事了我替你庆幸,王鸣盛既然给你开那就是给你了,只是没有把话讲那么清楚,你为什么不要呢?”

梁瓷回过头看她,“分手的话就还回去吧,不分手就要……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想,我这人真做作,你想,分手了话,看见车就想起人,何必呢。”

“那还让他白睡了?”

“男/欢女/爱都是自愿的,又不是卖。”

“可我就是觉得你吃亏。”

“是你太护着我了。”

“我就觉得你跟王鸣盛在一起就是他睡你,不是相互睡。”

梁瓷目视前方开车,听到这句话尴尬地笑了笑,白皙的手指握紧方向盘,“没有……我现在有所改变,也是怀着一种享受的心态的。”

匆匆看李容曼一眼,内心坦荡地继续说:“是以前认识不充分。”

李荣曼看着她,脸上很精彩,梁瓷难不成真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要是这样,两xing建立在相互享乐的基础上,的确是没有谁吃亏谁占便宜的说法。

梁瓷回到家中情不自禁先看了手机,见屏幕上方绿点闪烁心里一缩莫名紧张,盯着屏幕看了两眼才敢点开,从上面浏览到下面眼神又恢复暗淡。

李容曼悄声问:“你在等王鸣盛的消息吗?”

她转过身放下手机,脸上带着不好意思,忍不住问:“周省之有没有找你?”

“刚搬出来头一天希望他找我,接我回去,但是他没搭理,我就直接把他拉黑了,今天上午倒是给我打了两个电话,但在黑名单里我没理,我就不信治不服帖他,治服帖了这个男人我就要,不服帖大不了拉倒。”

梁瓷柔声说:“你不要这样,男人也是有脾气的,他能今天来找你也挺不容易,说明在意你的,要不然干嘛找你……”

李容曼笑了笑,“狠不下心怎么行,狠不下心以后只能被压着,你也知道我就是这么强势的性格……其实也有高老师的原因,最近看见他就心烦。”

“为什么要压着他?”

“感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你平常不也压着王鸣盛?我看你俩关系是这样。”

“我有这样吗?我没注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